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688 我胡說還是你不肯承認

^
  
  楚云升記得刺神之后,他抱著柳璃的尸體,背靠女兒,坐落在冰天雪地之上,意識的確很模糊,但仍清楚地看到了小老虎、秦奇英,還有蜀都的陸挺,以及大量的部隊,這一切不可能都是假的,因為就算自己當時死了,也不可能那么迅速地想象出那么豐富的細節出來,他是人不是偽碑,即便是偽碑也不可能瞬間做到。
  
  所以,他想,一號老頭應該是在說謊,編造一個事實來忽悠自己,而說謊的目的,自然便成了他想要找出來的東西,便越發地冷靜說道:“然后呢?我知道我死了,且不說這本身就是一個病句,就說我真的死了,然后我現在知道了,又能怎樣呢?我仍舊站在這里,活在這里,和你對話。”
  
  一號老頭嘆氣道:“看來你的內心還是不想承認,否則我們的確不會在這里對話,而是你應該醒來,然后……”
  
  他言至于此,便不再說下去了。
  
  楚云升好笑道:“我已經死了,怎么醒來?”
  
  一號老頭蒼老的面孔抖動一下,認真地說道:“你的確死了,這點毋庸置疑。你還記得刺神之戰時,你曾射出一只破天而去的毀滅之箭嗎?”
  
  楚云升點點頭,融合八百珉體后,他當時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用黑氣化箭破天一射,而且也記得格域使大喊這是毀滅之箭,但他自己卻并不這么認為,所以立即回答道:“射過,但它是破天,不是毀滅。”
  
  一號老頭不介意地擺了擺手,微微調整了一下坐姿,條理清晰地說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理解,就比如一只匕首,拿在你手里覺得是防身的工具,落在別人眼里卻是殺人的兇器,區別僅是如此而已。你用它來破天,而它卻將別人帶入片刻的噩夢,本來以你當時的力量也做不到這點,但偏偏我之前又給了你寒武魂引,那是一個生存了無數年的悠久生命種族的精華,在極端的時間內,便讓你的那支箭成為絕世“兇器”,當然也成為了你死亡之后最后的避難所。”
  
  當初北極基地上的破天一箭,的確觸動過寒武魂引,并因此最終才凝聚成絕世無雙的箭勢,但楚云升并不覺得這和他的生死有什么關系,眼神一動,反問道:
  
  “避難所……你的意思是指我現在只是一團黑氣?這是謬論,身體沒有了,生命又如何能存活?”
  
  一號老頭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楚云升,平靜地說道:“你說的對,身體滅亡,零維空間自然消散,生命也就不復存在,無法感知任何世界。可你覺得自己還存在,所以解釋不了,為了合理,也為了保證你想象出來的世界不會陷入邏輯上的矛盾進而崩潰,因為你的潛意識是清楚明白的,于是,你想象出了沒有身體的老幽。
  
  然后,又賦予它高等生命的來源,這樣你就可以完美地擺脫這個麻煩,將解釋不了的事情全都推在老幽身上,如此一來,有了它的存在,你的存在就同理合理了,但為了避免老幽“揭穿”你,也為了使你所想象的世界更加完美,你甚至特意安排了它失憶,讓它看起來有能力解釋它自己為什么能合理存在,但就是永遠想不起來!因為你自己不知道,所以也無法讓它知道,只能用它失憶來解決,不得不說,你在這點上很聰明,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最好的辦法,可以讓你繼續欺騙自己下去。”
  
  楚云升眉頭不經意地跳了跳,他聽得很仔細,一號解釋的也很流利,老幽的存在他的確沒辦法解釋,也的確認為老幽可能來自高等生命,自有它存在的道理,只是因為它尚未恢復記憶而無法說明,為此他甚至還在懷疑老幽是降臨者,所以一號這么說似乎也有道理,但他仍有反擊的理由,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敏銳地說道:“按照你的說法,我現在只是一團黑氣,沒有身體,零維應當消散,那么,我為何還能存在?如果你也解釋不了,那么你以上所說的都不成立。”
  
  一號老頭點點頭,沒有遲鈍地說道:“我自然能解釋,實際上你自己也是知道的,在你想象的這個世界中,你想要清醒的意識已經變著法地提醒過你一次了,是在南京逃亡的時候,只是被你的潛意識給無視了,強迫你自己沒有朝那方面去想,而且巧妙地用你所知道的理論給化解了。
  
  北極基地一戰,你那破天一箭當時射穿的其實并不是天空,而是宇宙的膜,那時候,按照你手里古書說法,當時地球正處于天軌交合的關鍵時期,無比強大的維度震蕩力量,將地球所在膜中的那一微點變得極為脆弱、混亂。要不然,即便你有一萬個寒武魂引,再多的黑色能量也不可能射穿它,那不是人力可以辦到的!
  
  即便是你那本書的主人也未必能夠做到,所以當初將地球封鎖在三維空間的勢力只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而且我敢斷定,它們一定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甚至是同歸于盡的殉葬!
  
  然而,膜外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因為宇宙無邊無際,沒有邊界,這點你可能不太容易理解,沒關系,我可以盡量把它描述得簡單易懂一點,你可以把它看做為在空間與時間上都沒有意義的地方,任何事物包括空間、時間、以及生命在內,到了這里都會變得沒有任何意義,也就是我剛才說的不存在。
  
  通常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出現在不存在的地方,因為正如你自己所說,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病句,即便你擁有在寒武魂引的幫助下可以射穿“膜”的黑色能量所打造的毀滅之箭,也是不可能的,但你還有另外一樣東西,那本書的主人交給你的碎片!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它后來包裹著你的意識,用黑色能量來維持你在不存在中存在,在無意義的地方保持你自己的意義,兩者缺一不可。
  
  所以你現在還能感覺你的存在,便是這個原因,但這并不代表你還活著,因為你是在不存在中存在,在無意義的地方維持意義,所以對整個世界來說,你是不存在的,也是沒有意義的,的的確確地已經死亡了,消失在世界的任何角落,而且永遠回不去了。”
  
  楚云升沉默了一會,一號老頭這番話說得很長,他需要時間消化,片刻抬頭道:“我見到那箭黑氣回來了,就在那只槍上。”
  
  一號老頭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你的理解仍被局限在空間的概念束縛上,“膜外”難道就是指外面遠一點的地方?那是空間的概念。對于空間與時間都不存在任何意義的“膜外”,黑氣在那里并不重要,因為它在那里都是不存在的,但那只槍倒是存在的,不過我想,因為黑氣在膜外的不存在干擾到膜,使得膜產生扭曲,那只槍多半也會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但它只是消失,卻是實際存在的,總會被人發現,或者出現在某個地方,有可能還在地球上,也有可能不在,或許此刻正靜靜地懸浮在宇宙太空中某個偏僻黑暗的角落,又或許埋在某個無人的星球上,或者有生命形態的星球,總之都有可能,膜的知識我能知道的甚為稀少,無法計算。”
  
  楚云升眉頭輕微地皺了一下,他的確在后來得知那只槍不見了,而且沒人知道是誰拿走的,天空之城只檢測到了一個背影,卻始終找不到符合背影的人,出動了很多軍隊拉網式搜索也沒有發現,從這點上來說,一號老頭的解釋越來越嚴絲合縫了,但他總覺得有哪里不對,沉思片刻,疑云一閃,道:
  
  “那箭黑氣在我刺神之前射出,而按照你的說法,我是死在刺神之后,試問我將死未死之時如何來得及躲入黑氣?”
  
  一號老頭聽楚云升說完,更為同情地看著楚云升,語氣低沉回答道:“其實你知道,只是不想面對而已,既然非要我說出來,那就由我來說吧。你在刺神之前,本就危在旦夕,零維不穩,強行融合了八百珉體,希望借此飲鴆止渴的辦法來提升實力與格域使一戰,所以即便沒有刺神,你也注定了是要死亡的,七彩漩渦的刺神只是加速你的死亡時間。
  
  當你的身體崩潰,零維破碎時,意識已經全在那只槍上,因為你要靠那只槍刺著七彩漩渦,讓它無法帶走你的妻女,那時候的你,全憑借一股意念在苦苦支撐著,你不能倒下,也不敢倒下,只想刺著它,直到死去!”
  
  楚云升眉頭再次跳動一下,似乎被逼到了墻角,掙扎一般地截口道:“胡說,槍怎么可以承載意識!”
  
  一號老頭望著他,見到他的反應,頓時提高聲音,刺耳反問道:“我胡說?還是你不肯承認?且不說那支槍是由珉體融合而來,本就具有生命承載的能力,也不說那些碎片的暫時保護,就說你的黑氣!你的邏輯能力一直極強,不可能不知道它梭天而回是要回到哪里!?如果你活著,它為什么不回到你的身體中!為什么要回到那只槍上!告訴我!?現在就告訴我!?”
  
  ******
  
  這兩章邏輯性很強,所以很難寫,請應許我寫慢一點,防止出錯。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