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684 是你

^
  
  螳螂捕蟬終有黃雀在后,埋伏與忍耐了這么久,為的自然是偷襲成功,當十幾道影子破土而出,楚云升便聚精會神,沖出住宅區,從它們的背后,凌空發出這一箭,意在殺它們個措施不及,若是能一箭干掉其中最強的敵人,自然更好。
  
  既然是偷襲,便不能有多少廢話,一切要以到達目的為第一準繩,楚云升是這方面的熟手,又怎能不知道?
  
  可他還是開口說話了,攻擊余小海的白衣晶光之人速度實在太快,出手又極為凌厲,若是再不說話現身,余小海怕是活不過下一刻。
  
  出自于救下余小海的本能,楚云升毫不猶豫地開口自曝,但他卻忘了,他的箭速已經超出音速,話音未到,箭芒代表著他已至十幾道影子跟前。
  
  微微扭動的強勁箭身,高速突破音障,在所有人聽到它破空而來的聲音時,它已經逼至眼前。
  
  踩著余小海的那人很驚訝,因為那只箭身上沒有任何的元氣能量波動,想要發現它,只能通過空氣的震動,也就是音速,但它已經超過了音速,所以看起來,它像是無聲無息中忽然出現的幽靈之箭。
  
  驚訝只是在幾十分之一秒內的反應,下一刻,那矢纏繞著黑芒猶如閃電的箭影便穿過他的胸腔,然后一路向前,接連穿過他身后七八個影子,最終從追上來的老幽身邊電光閃過,嗆地一聲,釘在一輛破碎的坦克裝甲上,尾翼兀自顫鳴不已。
  
  白衣晶光之人,抬起頭,看向箭芒來襲的方向,此刻那聲冷哼仍尚未抵達,但他似乎已經看到箭軌之后的楚云升,卻詭異地微微一笑。
  
  時間仿佛靜止了一秒,被箭芒穿過的那些影子,似乎也沒有任何的變化,就像剛才的那一箭真的就是幽靈之箭,并沒有存在過一般,一切都是幻覺而已。
  
  又或者,再等待著什么,遲遲不肯顯出它的威力。
  
  暗夜之中,那聲姍姍來遲的冷哼終于在這種寂靜的等待中到了!
  
  “是么?”
  
  只有兩個字,尾音冷冷下沉,在寒冰般的空氣中微微震動。
  
  音波所及之處,恰好趕上箭芒延遲的威力展現,自踩著余小海的第一個白衣晶光之人起,直至其后的七八個影子,每個人胸前正口位置猶如鞭炮般響起一連串爆裂,花朵一般的黑霧在他們胸膛上依次盛開,所產生的巨大斥力,像是有一雙手,強行將他們身上的戰衣向兩邊撕碎拋開,飛落在兩旁的血尸上,緊接著,他們身形劇烈晃動,如斷線的風箏順著箭芒穿過的軌跡方向摔落跌去。
  
  看在其他人眼里,七八個影子以及白衣晶光之人此刻的瞬間重創,似乎僅是那一聲冷哼所致!
  
  世間真有人強至如此么?
  
  單憑一聲隔空而來的冷哼,就能將踩踏余小海等覺醒人如螞蟻一樣的七八個高手,震得七零八落!?
  
  遠處基地觀察室中的軍方高層,一時緘默沉寂,神情黯淡……
  
  即便是知道其中緣由的老幽,也不禁一怔,楚云升戰力提升的速度,連它都開始有點羨慕了。
  
  夜空之中,最后射來一道冰晶如霜的影子,由于光線與視線問題,楚云升一步從黑暗中踏出,像是來一束自遠方的投影,立即就出現在眾人跟前,降臨在戰場之上。
  
  他手里的強弓已換成利劍,負在空中,劍尖寒芒畢露,凝結出雪白色的霜華,映射在他那光滑猶如鏡面般的銀光冷面具一側,寒漠而沒有表情,令夜空下的戰場,頓顯得格外的蕭殺與寒冷。
  
  原先踩著余小海的那人,白衣已碎,晶光也不再,露出內里一身黑色的緊身衣,看起來像是某種制服,做工極為精良,血液便順著那些精致的地方流了出來。
  
  但那人沒有和其他人影一樣跌倒,只是有些狼狽,在不遠的地方穩住身形,仍是微微地浮現笑意,眼神中也似乎有了新的興趣,從口袋里掏出一支手柄一樣的東西,看著楚云升淡淡說道:“這樣才對!不像剛才的那個窩囊廢!”
  
  楚云升看了他一樣,然后將坑中的徐小海掀翻出來,褪去他的戰甲,發現他已經重度昏迷,身上五個血洞汩汩地流血不止,鼻孔中更是只有一息游絲,命懸一線,便立即給他封上一張攝元符,向后連退數步,將他交給正帶著幽靈戰士們全線壓上的林水瑤,沉聲道:“馬上帶他回輪休點治療,想盡一切辦法都要搶救回來!其他幽靈戰士換范舉帶隊繼續進攻基地總指。”
  
  林水瑤知道余小海對楚云升重要性,立即讓兩個幽靈戰士抬著他,一起向后方輪休點撤退。
  
  與此同時,楚云升將余小海身上剩余的所有攻擊符包括那張沒來得及使用的四階元符全都取了回來,腳尖點著地面,猶如一陣清風,越過一個尸堆,落在正拿著手柄的那人身前,擋住他們跟上的去路。
  
  “老幽,剩下的機器人都交給你了!其他覺醒人戰隊與幽靈戰士們立即攻下軍方總指,不得有誤!”
  
  楚云升蕩開寒冰劍,鏗鏘有力的將命令利用寒冰劍尾鞭屬性送向整個戰場,重振眾人戰志。
  
  方才一箭穿梭,他便看出了一些異樣,除了踩著余小海的那個白衣晶光之人,其他七八個影子雖然中箭,但并沒有流血,剝離戰衣之后,反倒是一陣噼里啪啦的電光,顯然是某種型號的人形機器人。
  
  和黃山的三腳機械兵不同,它們和正常人類等高,有手有腳,酷似人類,流暢的金屬光澤散發著科學之美,墨色玻璃一般的面罩冷酷中帶著嚴肅凌厲,而冷白色的外殼又將它們變得殺氣騰騰。
  
  它們的手即是武器,武器即是手,處遠時,手臂上便翻疊出藍光射線,處近時,便握有冷光兵器,力氣極大,行動極快。
  
  楚云升剛才的一箭,雖然沒有達到“嘯云”境界,但卻是實打實的以嘯云箭法射出,再輔以黑氣為攻,殺傷力極強,其中七個人形機械人受損嚴重,戰力必然直線下降很多,剩下的另外八個,以老幽的實力,再加上從暗中疾馳趕來的十二冰火戰隊以及八大幽靈戰將從背后再偷襲,即便殺不死,也能攔住一陣子。
  
  雖然不知道多能族為什么要制造這種好看不好用的機械人,但楚云升并沒有掉以輕心,尤其是在他的面前還有一個正將手柄按下隨即展開一道流光護罩的人。
  
  “弦波罩?”
  
  楚云升微微一訝,冷聲道:“但你不是多能族的人,你是誰!”
  
  那人微微一笑,兩指并劍,劃出一道白光,道:“以你的實力,的確有資格知道我是誰,可惜還是不能告訴你。”
  
  楚云升揮劍振起,冷哼一聲:“裝神弄鬼之輩,除了多能族,剩下的只有卓爾星人,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不是“不能”說,是不敢說,因為你根本沒信心打贏我!否則告訴一個死人是沒什么能與不能的。”
  
  那人無所謂地輕笑道:“你越來越聰明了,可惜我還是不想告訴你,哈哈!”
  
  須臾間,那道白光便穿過流光罩面來到楚云升身前,撞上寒冰劍發出的十二道將忙,便猶如拍上礁石的怒濤,濺出無數水花般的光芒點,然后被一截截撕碎與抵消,最終仍有六道劍芒銳嘯著沖出光團,凌厲射向流光罩中的那人。
  
  那人其實戴著一個戰盔,只是那個戰盔上面罩可以傳神地協同出他的表情,見楚云升已經可以發出十二道劍芒,似乎感嘆一聲:“你又進步了……一號說的沒錯,你的戰力一日千里,若不早日滅掉,日后怕是更加麻煩。”
  
  接著,他揮舞左手,緊緊篡起,像是要捏住什么東西一樣,扯住一陣能量亂流,干擾六道劍芒的方向,然后立即縱地而起,驚險中與六道劍芒交錯而過,右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又多出一柄光芒長槍,狠狠扎向楚云升。
  
  !
  
  一張冰困符飄出楚云升的手心,在半道上凝結出一個巨大的冰錐,將死死困在里面,而六道劍芒隨即從后面劃出一道道弧線,穿梭而回,一道接著一道地刺入冰錐,堅冰碎片亂飛中,鏘鏘之聲不絕于耳。
  
  楚云升有意控制劍芒順著一條直線進行攻擊,想要殺此人,必須先破其流光一般的護罩,否則極難。
  
  不到片刻,最后一道劍芒也鉆入進去了,但在同時,冰錐咔嚓、咔嚓兩聲,爆裂為無數碎片,那人頂著被前五道劍芒刺凹陷下去的流光罩,反借助劍芒的沖力,更加加速向楚云升沖來,手中長槍微抖,竟然從中軸線四散張開,分為四片,急速旋轉,脫離槍柄而去。
  
  楚云升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也不怕,仗著斗篷戰衣、冰晶戰甲以及三階六甲符的重重保護,欺身上去,一連砍出十數道劍芒,再強行將四五張攻擊符貼在對方的流光罩上,最后才飛身閃開,完全不顧那四片槍旋對他的絞殺。
  
  轟鳴的爆炸聲與刺耳難耐的尖銳聲幾乎同時而起,攻擊符的威力全部展開,爆裂的火焰與冰哮中穿梭著十幾道劍光流影,將那人掩殺在一團煙霧之中。
  
  而此刻,他身上的冰晶戰甲竟然也破碎了,雖然是在南京時打造的二品戰甲,但竟然堅持不住四片槍旋對它的絞殺!
  
  等兩方都塵埃落地時,那人左手輕揮,震去身上浮冰煙灰,走出一片狼藉的爆裂點,隨手扔掉一只手柄,又重新取出一只,打開,啟動。
  
  對面的楚云升也換上一副新的戰甲,冷視著他,靜靜不動,思考著對策,如果此人和自己一樣,有著大量流光罩可用,殺他可就麻煩了,至少在軍方部隊打通道路前來救援前滅不到他。
  
  于是眼光略略瞄向戰場的一側,希望老幽等人盡快消滅機械人,攻下軍方總指。
  
  那里也是一片混亂,老幽戰得氣喘吁吁,卻橫眉怒眼,十二冰火戰隊齊力偷襲了一只機械人,重挫之下,埋伏不動的八大幽靈戰將忽然出現,將其一舉消滅,但同時身形也全部暴露,其他機械人立即將主要目標對準他們,致命的藍光線與冷光兵器接踵而至,主力傷亡也開始出現。
  
  &bsp;而遠方的坦克履帶聲越來越逼近,過不了多久,或許就能出現在戰場上,如果再不解決,他們面對的將是一場絕大部分人都將陣亡的血戰。
  
  楚云升冷冷地盯著頂著流光罩的那人,目露寒光,準備動用那張四階攻擊元符,那是將兩只不同元氣融合在同一張攻擊符中的構造,所釋放出來的威力,遠不是單一種元氣相互疊加在一起所能制造出來的殺傷力可以比擬的,殺他,應當不難!
  
  那人似乎也有些驚訝地看著楚云升,那四片槍旋看起來平平無奇,實際上威力極強,而楚云升只是換了一副戰甲,并未有受傷的樣子。
  
  他皺著眉頭,仿佛自言自語一般說道:“原來你的符文技術也進步了,就更加不能留你了!”
  
  這話剛說完,便有一道白衣白影,似從天外飄來,蕩劍而下,寒聲道:“那么,你也留不得了!”
  
  “是你!?”
  
  楚云升與頂著流光罩的那人幾乎同時脫口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