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682 凜冽逼人的氣勢

^
  
  軍方基地外圍,一處黑燈瞎火的居民樓。
  
  一個火紅的影子疾奔而來,咻地一聲鉆入其中一棟,消失不見。
  
  片刻之后,位于頂層的房間中,影子再次出現,隱動的火能量漸漸在戰甲上暗弱下去,周圍隨即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而那幽暗之中,一個冰冷的聲音寒哼一聲:“趙寶柱,你好大的膽子!”
  
  那影子在這聲冷哼中竟大氣也敢透出一口。
  
  幽暗中的冰冷聲音又道:“我問你,出發之前,讓你幾時在此匯合!?”
  
  那影子小心翼翼地結結巴巴道:“三、三、三點。”
  
  冰冷聲音冷冷道:“現在幾點?”
  
  那影子咽了一口吐沫,緊張道:“三,三點,多,多一,一點,大、大、大人,您聽我解釋,路上遇到突然情況,有敵人埋伏,我浴血奮戰,拼”
  
  冰冷的聲音當即打斷他道:“騙我更是罪加一等,你以為沒人跟著你嗎!”
  
  那影子頓時不敢說話了,只能聽到粗重的呼吸聲,以及心臟怦怦直跳的聲音。
  
  冰冷的聲音沉默片刻后,沉聲道:“你們的幽教主和余隊長正在里面廝殺血戰,你來遲了也好,此時殺進去或許更逼真,我給你戴罪立功的機會,若是攻不下來,你拿腦袋拿見我吧。”
  
  那影子終于松了一口氣,咬牙道:“您請放心,我趙老三吃您這碗飯,就一定為您賣命!”
  
  說完,那影子退后兩步,蹭蹭幾聲消失在房間之中。
  
  不多時,住宅區外邊有一道紅色的影子在黑暗中拉出一條直線,身后跟著一只只呼嘯的巨蟲,像是流星雨一樣,筆直沖入遠處戰火沖天的軍方基地。
  
  火光將這里的世界一分為二,里面是白熾燃燒的地獄,而外面則是黑暗的海洋。
  
  兩者交接的地方,光明與黑暗銜接之處,已是一個無人的環形圈,圈內的人死戰不已,圈外的百姓倉狂想要逃離這里,擁堵成一道道龐大的人流,將剛來的軍隊隔絕在外。
  
  “先生,這個人下流無恥,終究不可大用。”幽暗的房間中,又有一個聲音低沉說道。
  
  那先前冰冷的聲音,此刻靜靜道:“他這次又看上誰了?”
  
  低沉的聲音道:“人太多,看不清。”
  
  這時候,一聲爆裂的巨響刺破天空,一道極強的白光從軍事基地中閃起,剎那間將方圓數里照得雪亮。
  
  光芒透過窗戶,進入幽暗的房間,將里面的人影投射在雪白的墻壁上,一條一條,像是排列的柵欄,左邊十二道,右邊八道,只有中間的一道人影形成一個奇數。
  
  那個人影的主人正是楚云升,站在窗前,目視那道如白晝般的光芒點,皺眉道:“其勝,你的意思我明白,但眼下如箭在弦上……等穩定下來,他要再敢胡來我自然不會手軟。”
  
  接著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你是新建的十二人冰火戰隊隊長,屬覺醒人戰隊,而他是老幽的人,恐怕不會服你,你暫時別管這個事了。”
  
  他這么一說,右邊的八個人影仿佛松了一口氣,似乎真的擔心被覺醒人戰隊的隊長橫插到他們頭頂上來。
  
  他們是幽靈戰士中實力最強的八個,服老幽,服副教主,甚至連林水瑤都能服,但就是不能服余小海的人,有些矛盾已經根深蒂固,哪怕如今是穿同一條褲子,也得分出個左右褲桶來。
  
  至于楚云升,那是連教主大人都要小心伺候的主,早就不在服與不服的范疇,是褲子上面的腰桶,兩條褲腿爭功的對象。
  
  白光漸漸暗淡下去,房間漸漸重復黑暗,同時也將八大幽靈戰士的表情掩蓋入幽暗之中。
  
  楚云升仍盯著如火如荼的戰場,目不轉睛,似是隨時即將拔劍的利鞘,蕭立肅穆。
  
  他的目光所及之處,出現了幾道影子,狼狽地從戰場跑了出來,像是挨了一頓疼揍最終被踢出來的白食客那般凄慘,跟著又有更多的影子奔了出來,狼狽不堪。
  
  “你們站著不要動,我去看看!”
  
  楚云升眉頭微擰,交待一聲,接著身形一動,便從房間中消失。
  
  一兩分鐘后,穿過重重住宅區的他,來到另一處據點,這里有大量的覺醒人與幽靈戰士在輪休輪戰。
  
  他沒有驚動任何人,徑直走入一個小棚,里面只有一個女人。
  
  “您來了,他們”林水瑤站起來,然后說道。
  
  楚云升點點頭,道:“我看見了,這是第幾次了?”
  
  林水瑤冷靜地說道:“第三次。”
  
  楚云升一邊掏出大量的攻擊元符和攝元符放在林水瑤面前的桌子上,一邊深思道:“方越候的戰術效果很好,現在軍隊和市民難民全堵在了一起,每動一步都極為困難,但如果我們再攻不破,時間一旦拖久,他們總有辦法打通道路。”
  
  林水瑤也皺起小小眉頭道:“他們事先應該是有準備的,肯定算到我們肯定會突襲基地,所以在這里也布下重兵,余隊長冒充您和教主一時之間攻不進去,也在情理之中,他們應該不會起疑心。”
  
  楚云升搖搖頭:“說不好,如果是我的話,不會接連退回來三次,與我一向的戰斗風格不符,這一點,他們不會看不到。”
  
  林水瑤思忖片刻,凝眉道:“確實有可能,不過,余隊長實力遠不如您,即便只以攻擊符文出手,也支持不了太久的時間,必須回來輪休作戰,而教主之前又受了傷……”
  
  接著,她眼神一動,道:“只要我們趕在其他部隊打通道路趕來救駕前攻破基地,那么不管他們有沒有懷疑,就必須要動用一直暗藏著隱忍未動的底牌來扳回局面,否則基地被占、降令發出、大勢頃刻即倒,他們也沒回天之力,所以現在逼出對方底牌的主動權還在我們手上,如果等打通道路的救援部隊一到,就該他們逼我們的底牌了。”
  
  楚云升點點頭,如今的局勢便是如此,林水瑤說的一點都沒錯,但她的級別在戰前并不能知道所有詳細的計劃,能猜到并推算出來,的確是個聰明的人。
  
  這時候,門口一陣騷動,老幽和余小海一前一后“噗通”進來。
  
  一個化作青煙悠攤在桌子上,一個掀起和楚云升一模一樣的戰盔,拿起水杯,咕咚咕咚地猛灌涼水,看樣子是被火燒煙熏得快成人干了。
  
  見楚云升也在,老幽郁悶地說道:“領導,這活沒法干了,多能族那群寄生蟲開足馬力發動激勵波,那些士兵像是收音機一樣全都受到諧振,大叫大吼地沖上來,都是不要命的打法,比機器人還機器人,小人吞都來不及吞,轉眼就能被人堆淹沒,您要是不信,問姓余的小王八蛋,他比我還慘。”
  
  余小海咽了一口涼水,雙眼間透著驚恐,雙腿發軟道:“楚哥,你是沒看見,那些活生生的人就像是被控制住了大腦,成了瘋子的行尸走肉,斷個胳膊看都不看一眼,斷個大腿還能用嘴巴咬住你,剩下半截身子了,沒法打了吧,可他們竟然還會抱著你的腿……那哪是人啊,簡直是僵尸!”
  
  楚云升聽著他倆你一言我一語,眉頭緊鎖,敲擊著桌面,片刻才道:“多能族的精神控制的確可怕殘忍,防守基地的軍隊本又是重兵,你們一個帶傷一個初歷,能打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他難得地說出夸獎的話,余小海倒還沒什么,老幽只覺得蒼天開眼了,一翻累死累活的拼命,終于得到了認可,這段時間,它又是竭力研究歷史,又是“耐心”指導科研,現在又要連番大戰,忙得焦頭難額,傷都來不及養,它容易么!?
  
  “不過,多能族現在精神控制的極限也只能是這么大的區域,所以”楚云升馬上又接著說道:“如果這一次再攻不破,等敵人打通道路,我們前面打得再好,也全是前功盡棄!”
  
  老幽渾身一哆嗦,極其郁悶地說道:“領導,除非先破了他們的激勵波發射器,要不然,即便攻下來,時間上也”
  
  它說著說著發現楚云升的眼神不對,立即轉口,無奈道:“那您再給我兩道黑色能量吧,有這東西在,小人還能頂得住。”
  
  楚云升對它的這個要求也不吝嗇,抬起手指,一共逼出三道黑氣,還多出一道,纏繞在老幽的青煙周圍,然后將一大堆攻擊元符推向余小海,道:“攻擊符一次不能給你太多,他們暗藏的力量隨時可能會出現,我需要盡量保持最大的戰斗力從背后截殺。”
  
  余小海無所謂地說道:“沒事楚哥,你就算給我再多,中途我也一樣得回來輪休,要不可就真掛了。”
  
  楚云升看著他與自己一模一樣的戰甲,沒說話,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讓余小海冒充自己上戰場,對余小海而言實際上是在冒著生命的危險,隨時都有可能喪命,這一點都不夸張,只要對方一旦認定是他就是楚云升,很可能立即就下死手,如果自己只要有一個救援不及,后果便不堪設想。
  
  本來楚云升是想讓老幽冒充的,但考慮到如果讓老幽冒充便沒人可以再冒充老幽,如果只有“他”自己出現,而老幽卻沒出現,敵人即便不懷疑,也會暗中地方,遍地排查,直到把老幽找出來為止。
  
  最終選來選去,只能讓余小海冒充,一來這件事危險實在太大,只有余小海和他的關系才愿意干;二來,余小海現在的實力也算還可以,套上一模一樣的戰甲,只動用攻擊符,暫時不會露相。
  
  當然楚云升也不會讓他送死,在那間幽暗的房間,他時刻盯著戰場的一舉一動,即便出了趙寶柱那件事,他也一刻沒有放松過,而且,他給了余小海自己唯一一張四階的攻擊符,那是浪費了巨量的元氣才勉強成功一次的符文,讓余小海在最緊要的關頭能有個保命的東西。
  
  楚云升替他把頭盔戴好,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奇怪地問道:“那個趙寶柱呢?他怎么沒跟你們一起退回來?”
  
  老幽和余小海對看了一眼,似乎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后才說道:“領導,您的那些黑脊赤甲蟲比多能族還玩命,那是不死不休啊,那些士兵再怎么瘋狂,對它們竟然沒有絲毫影響……還有那個趙寶柱也跟吃了春藥一樣,還在里面拼命呢。”
  
  楚云升沒想到趙寶柱還真有一股子狠勁,這么一個人,偏偏又是那副德行,不禁也郁悶道:“等會你見到他,讓他別把我的黑脊赤甲蟲都拼光了,它們可都是寶貝。還有,林隊長,這個人以后你得多管管,你以前在娛樂圈,對付這種人,應該有辦法。”
  
  林水瑤微微一怔,趙寶柱什么德行她自然是知道的,可管就管吧,什么叫“你以前在娛樂圈對付這種人應該有辦法”?合著在他的眼里,自己就那么不堪?難怪自己不論如何努力表現,他都對自己疑神疑鬼,不冷不熱,原來是這個原因,林水瑤頓覺得一絲委屈,這個家伙實在是太可惡了,把她看成什么人了?
  
  楚云升沒時間留心她的小心思,把趙寶柱這個大麻煩交給她后,便再次隱匿身形,幽靈一般閃出大棚,一路潛行返回原據點。
  
  激戰還在繼續,幾分鐘后,老幽和余小海帶著輪休后的覺醒人戰隊與幽靈戰士重新沖入戰場,廝殺聲越加地變得瘋狂濃郁起來。
  
  站在窗戶前的楚云升仍舊一言不發地緊緊盯著整個戰場,等待著他的敵人出現。
  
  在他的身后,左邊十二個冰火戰隊成員與右邊八個幽靈戰將如同雕像一樣,紋絲不動,他們將跟隨楚云升在最后關頭出鞘,一戰而定勝負。
  
  時間一點一滴地向前流動,分散在前線的軍隊正全力爭取打通道路,天上的直升機如同飛舞的蝴蝶不停地向戰火中的基地運輸最大限度的士兵,而方越候一方的直升機則拼命地攔截,在城市的上空爆發出一簇簇煙花般的激烈空戰。
  
  大規模的地面戰爭因為擁堵的人流已經打不起來了,畢竟一個月前大家都是人民子弟兵,作為下層的士兵與底層軍官,誰也不愿意、不會也不敢用坦克壓著密密麻麻的老百姓身體開路,更何況那里面還有他們自己的親人和朋友。
  
  現在,誰都知道決戰的勝負就在軍方的基地,誰先趕到誰就勝,然而只要基地再堅持一段時間,位置占優的浦西軍隊很快就能打通道路趕回來。
  
  雙方都在等打破僵局的事情出現,軍方基地是在等自己的軍隊,而楚云升是在等老幽和余小海攻破他們的防線。
  
  時間仍在流逝,隔著窗戶,楚云升已經能夠聽到遠處坦克的轟鳴聲了,再攻不下來,他必須主動出擊了。
  
  他知道戰場上必定慘烈到了極點,老幽和余小海,甚至是那個討厭的趙寶柱都盡力了,如果還不能攻下來,只能說明敵人事先做足了完全的準備,他們的腦袋不比方越候差多少。
  
  這個時候,戰場忽然起了變化,爆發出一陣似是壓抑了很久的勝利吼叫,多能族的精神控制似乎被人破壞了!?會是誰?
  
  他沒時間多想,望遠鏡中很快便出現兵敗如山倒的陣勢,覺醒人戰隊與幽靈戰士在老幽與余小海的帶領下,正以排山倒海的氣勢壓上去!
  
  同時,也是最危險的時候來了!
  
  軍方基地的一角忽然閃出一陣紅光,像是破土的利器,十幾道凌厲的影子激射向高歌猛進的老幽和余小海,強大的能量波動連楚云升都能感覺到它們身上凜冽逼人的氣勢。
  
  終于等到了!
  
  楚云升一腳踹破窗戶,率先從中穿出,凌空中,一張硬弓,閃爍著寒芒,拉開到極限,箭鋒聚集著驚人的能量,犀利遙指。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