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678 你不懂你要記住

^
  
  一天后,浦西軍方總部,會議室里,所有人面前都擺著一份報告,讀完之后,全都面色凝重。
  
  一夜之間,7號與8號倉庫中的所有物資竟然全都不翼而飛了!連一條內褲都沒有剩下。
  
  安保系統沒有出現問題,監控系統也沒有出現漏洞,當時負責看守的人員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難不成鬧鬼了!?”
  
  坐在會議桌首座的將軍,年紀約莫六十左右,黑暗降臨時,由北方臨時調來坐鎮,因為曾在軍區工作過,不少人是他的老下級,更是親信,所以威信力方面甚至蓋過陳司令員,此時,目光正冷峻地掃過眾將與政府官員,沉聲說道。
  
  “總指揮,鬧鬼不至于,肯定有人在背后搗鬼。”坐在總指揮右手邊的姚副總指揮,淡淡地說道,他是行政官員,也是宋子淮曾經的老對手,這件事本來和他關系不大,是軍方的事情,但物資沒有了,他面臨的麻煩就大了,滿城的嘴巴可都跟著他要飯吃呢。
  
  如果那些嘴巴全都張開,然后緊密地排列在一起,連一座山都能吃掉。
  
  “陳副總,您覺得會是誰?”總指揮將目光移向原先的陳司令員,聲音稍為緩和,像是在征詢意見。
  
  陳之洞眼皮跳動了一下,像是剛睡醒一般驚醒,四下望了望,見眾人將目光都望向自己,頗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還是先聽聽祝參謀的意見吧。”
  
  總指揮的目光中掠過一絲陰霾,卻沒有再說什么,仍是沖陳之洞微微笑了笑,然后望向祝熙瑞,語氣便隨之而嚴肅,但神色中卻帶有鼓勵:“既然陳副總這么說,祝參謀就談談吧。”
  
  祝熙瑞暗暗苦笑了笑,自從他明確地支持總指揮,陳之洞便若有如無地與他保持距離,并且在大事上基本不發一言,不過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平靜道:“除了楚云升自然不會有第二個,八天前的一戰尚歷歷在目,他能在空中憑空掏出那么多的東西,想來也必然有辦法藏起同樣的物資,并做到無聲無息。”
  
  他開口后,便立即有火族的代表點頭道:“不錯,他能使用我族的戰衣,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根據情報顯示他的確可以開啟隱匿身形的功能。”
  
  副總指揮姚越是個戴眼鏡的胖子,此刻推了鼻梁上精致的眼睛,插嘴道:“既然這樣,貴方就是有辦法檢測出來了?”
  
  火族代表冷漠地說道:“可以試試。”
  
  接著便是一番部署,會議到此結束。
  
  然而,倉庫神秘失竊事件卻并沒有因為火族的加入而結束。
  
  第二天,3號倉庫所有物資不翼而飛,第三天,11號倉庫物資消失一空,第五天,13號倉庫被“搬”到一半時被發現,安保人員傷亡過半后,連對方影子都沒有發現。
  
  第六天,5號糧食倉庫遭到洗劫!
  
  第七天,軍方坐不住了,政府那邊也坐不住了,每一天一次的會議越來越激烈,只有陳之洞一人眼皮搭著眼皮,似睡非睡。
  
  “如果多能神族解決不掉這個問題,也不用他們過江來攻了,全都餓死算了!”姚越副總指揮一邊,一位精瘦的政府官員,幾乎拍著桌子說道。
  
  這幾天以來,隨著一間間倉庫被盜,物資驟然空前緊張,來要飯吃的各個部門幾乎快將他撕成了碎片,因而情緒甚為激動。
  
  火族的代表已經不說話了,他們的檢測手段也基本失敗,但仍然冷漠地望著那名精瘦的官員,像是看一個小丑一樣的目光。
  
  面對群情激奮,多能一族的代表終于開口道:“根據我們的情報,楚云升必定使用了一種高科技的符文技術,等級比之以前可能要高出許多,目前我們最先進的儀器只夠保住最大的兩個倉庫不被盜竊,其他的……”
  
  他無奈地說道:“暫時沒有想到辦法,只能希望諸位加強防范,人成圈,層層重疊,堵住所有的缺口,每一個地方都要密集的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姚副總指揮頓了頓,沉聲道:“我們最多只能支持半個月的時間!”
  
  他是行政上最高的長官,對全城的物資消耗最為清楚,也最為權威,說出這番話,便猶如將一顆石子投入平靜的湖面,頓時炸開了鍋,紛亂起來。
  
  “安靜!”總指揮長拍了桌子,冷聲道:“無論如何請諸位守住最后的倉庫,不惜重兵防守,只要堅持過這個月,北極基地以及各神族新的援兵就會陸續趕來,鏟除此魔指日可待!”
  
  ……
  
  第八日,祝熙瑞的住所。
  
  “爸爸,聽說9號倉庫又遭洗竊了?”祝凌蝶望著面容極度疲倦的父親,小心地問道。
  
  祝熙瑞將陷入沙發的身體拉出來,憔悴地說道:“凌蝶,我想過兩天就把你媽媽和你送去北極基地。”
  
  祝凌蝶渾身一顫,不敢置信地說道:“爸爸,難道您?”
  
  她從來沒有見過父親如此沮喪過,不由得心驚。
  
  祝熙瑞嘆息一聲道:“當初動用那枚導彈,軍內便產生了嚴重分歧,多能一族又控制了很多人,最終還是發出了那枚導彈,有些人便心灰意冷,不僅在高層,下面軍官中也有這種情緒,如今倉庫接連被盜,更是人心惶惶,這仗還沒打就輸了一半。”
  
  祝凌蝶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不解道:“多能一族如此……爸爸,您為何還要支持他們呢?”
  
  祝熙瑞看了女兒一眼,苦笑道:“你不會也以為是爸爸與方越候不和的原因吧?就算你爸這么小氣,方越候也不會。我和他只是理念不同,爸爸認為楚云升是魔,他卻認為是希望,我們只是在走不同的路,而目的卻差不了太多。”
  
  祝凌蝶神色一動,猶豫了片刻,才遲疑地說道:“爸爸,其實,我一直想不通您為什么一定認定楚云升就是魔?”
  
  這個問題她盤旋于心已經很久,也是苦苦思索不解的地方。
  
  祝熙瑞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女兒,微微笑了笑,緩緩說道:“一鏡大師不會空穴來風,我很了解他,他一定看到了什么。”
  
  祝凌蝶不放棄地繼續道:“可一鏡大師所說也未必就是真的,而且他在那天大戰后就回岐山了,到現在也沒有半點消息傳來,如果楚云升真是魔,他怎么又不管了?他不是寧死也殺掉楚云升么?”
  
  祝熙瑞欣慰地看著女兒,從公文包里掏出十幾張表格,遞給她道:“我的女兒果然張大了,的確,僅憑大師幾句話,爸爸也不會確定的相信,你看看這些表格,上面全是楚云升聚集起來的人以及他們的資料,除了一個宋子淮,半個方越候,你再看看有幾個“好人”?自幽靈教主以下,作奸犯科的,腦袋有問題的,窮兇極惡的,要多少有多少,聽說他最后在城區還招了一個好色邪淫的家伙,所謂物以類聚,可能連楚云升自己都還沒發覺。”
  
  祝凌蝶飛快地將表格掃了幾眼,卻仍堅持道:“爸爸,僅憑這些,也不足以證明他就是魔啊?”
  
  祝熙瑞皺起了眉頭,覺得女兒有些異樣,不過沒多想,沉默片刻道:“一鏡大師說他是該死而未死之人,推算出楚云升的父母不但會橫死,而且在他出生前,他母親在懷胎里曾經還死過一個孩子!”
  
  祝凌蝶頓時毛骨悚然道:“怎么,怎么會這樣?”
  
  祝熙瑞搖搖頭道:“起初我也不相信,到了上海后,爸爸調了他以及他家庭的詳細檔案與資料,與一鏡大師所說分毫不差!但即便這樣,我仍不相信,還曾秘密拜訪過楚云升的姑媽,從她口里得到證實,楚云升的父母的確曾懷掉過一個孩子,尚未出世,八個月大的時候便忽然死亡,按照他們老家的風俗,擔心死嬰會帶走下一個孩子,所以連他父母都不知道這個未出生的孩子最終被老人埋在什么地方,而楚云升更加不知道,根據他姑媽所說,楚云升的父母也從來沒有告訴過他這件事。”
  
  祝凌蝶驚呆了:“他們,他們臨終的時候也不曾告訴楚云升么?”
  
  祝熙瑞面色古怪道:“他們是橫死,即便想說,又怎么來得及?”
  
  祝凌蝶倒吸了一口涼氣,半響才說道:“那他也太慘了。”
  
  祝熙瑞神情暗淡道:“你不懂,這個世道讓他曾經有多慘,他就會在將來讓這個世道有多慘!”
  
  祝凌蝶內心中一陣驚懼,幾乎失神。
  
  祝熙瑞拍了拍她的肩膀,站了起來,安慰道:“所以爸爸寧愿和多能一族合作,他們雖然看不起人類,蔑視生命,但他們需要我們。”
  
  接著,他慘淡地笑了笑:“這種可憐的需要,便是我們存在的價值,至少我們還可以茍延殘喘下去。”
  
  祝凌蝶抬起頭,望向曾如山的父親,艱難地說道:“有希望嗎?”
  
  祝熙瑞淡淡一笑,不知道從哪里忽然來了一股強大的氣勢與驕傲,眼神犀利道:“當然有!凌蝶你要記住,不管是多能一族,還是冰火等族,這些自命高等的種族,永遠無法逃避一個現實:他們始終只能以人類形象而存活在地球上!
  
  不管他們怎么漠視、打壓、鄙夷我們,又怎樣地視我們如低等生命,都改變不了這一事實,即便是楚云升,也首先是一個人。
  
  所以,至少在這片土地上,人類才是最大!才是真正的主人,誰也改變不了!”
  
  *****
  
  第二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