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676 永遠不要試圖去看真相

^
  
  雖然把其他人都綁在自己這輛危險的戰車上,或許有些不道德,但從方越候決定出兵浦西的那一刻起,他們便沒有了后路,只有與自己一起走下去,哪怕是一條死胡同。
  
  楚云升能明白這個道理,宋子淮更能明白,所以他的堅持戰勝不了楚云升的堅持,正如宋子淮自己所說,較之江對面的勢力,楚云升和老幽才是他們最大的優勢,如果沒有這一人一鬼,他們也就什么都不是,所謂的堅持也無從談起。
  
  所以,宋子淮希望堅守半年然后再出擊,而楚云升則是速攻流,雖有矛盾之處,但無論選擇哪一種策略,決定權的基礎仍在楚云升的手里。
  
  當然,楚云升也需要獲得宋子淮等人的全力支持,單憑武力炫耀與迫使其服從,達不到這個效果。
  
  這個世界不是每個人見到武功蓋世的人都會瑟瑟下跪與巴結的,別人不說,就說火族那幫子倔人,每個人的骨頭里都透著“你可以拿走我的生命,卻征服不了我不屈的意志”的靈魂,或許是它們歷經苦難浴火重生后的驕傲,但要征服它們,的確不直接如殺了來得簡單。
  
  “我做出這樣的決定自然有我的道理。”楚云升頓了頓說道:“退一萬步說,即便江對面沒有動靜,我們也撐不過半年時間。有些情況你們并不知道,城外黑暗的地帶所蘊藏的危險絲毫不弱于任何敵人,你們以為和食人生物取得了平衡,其實不然,要不了多久,蟲子的大軍就會兵臨城下,到時候別說我們,就是你所知道的冰火兩族都要避其鋒芒,現在鬧得最兇的多能一族也得躲到北極基地,小小的浦東之地,你認為能撐得住嗎?”
  
  宋子淮皺起眉頭沉思,敏銳地抓住核心道:“它們會有統一的指揮系統?”
  
  楚云升點點頭道:“很多種類的食人生物或許只是散兵游勇,但有幾種生物卻不是這樣,其中赤甲蟲組織最為嚴密,比起人類最精銳最紀律的部隊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很快它們的指揮者就會出現,或者已經出現了,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宋子淮思索道:“我們所控制的城區有七個空間入口,每一個入口都有重兵把守,只要從里面沖出來任何生物,都會在第一時間殺死,到目前為止,應該還沒有發現更高級的生物出現。”
  
  “空間入口不止城區有,外面更多。”楚云升沉聲說道:“不過這些空間入口最終都會隨著時間推移而衰弱,最終將消失的無隱無蹤,而蟲子的指揮者未必全是從空間入口進入,它們的生命信息分散在蟲子區域的各個角落,只有當……這些我會和孫教授去交流,換句話說,它們肯定已經來了。”
  
  在這之前的七天里,楚云升和孫教授通過話,第一次了解了蟲子進入地球的方式,神奇的幾乎無法令人想象,每一個鉆出空間通道的生物,都會在極端的時間內飛速進化,以此種方式成功地避免了由高維進入低維會被撕碎身體的后果。
  
  這時候,如果一個反應不及,就會讓它們成功進化完畢,顯露原型,到那時,再想要殺死它們那就難多了,唯一的機會只有在它們出現的一剎那,以各種武器強行摧毀它們尚未向適應四維進化的原始身體,而黑暗未降臨時,沒有暗能量可以給它們加速進化之用,一群大媽阿姨都能將一個肉球折磨得奄奄一息。
  
  所以守住了空間入口,便等于鎖住了蟲子以及其他生物進入的通道,但地球實在太大,不可能將所有的空間入口全都守住,能鎖住的只是極少的一部分,第三方蟲子大軍遲早會來,時間上甚至都可能沒有太大的差別。
  
  宋子淮眉頭緊鎖,站起來來回走了兩步,問道:“我們還有多長時間?”
  
  這時候,他不得不相信楚云升,而且他也看得出來楚云升是為了說服他才透露出這么多的信息,而不是威逼他,或者直接找人換掉他,雖然那樣他也會“屈服”,但不會拿出全部的精力與影響力來支持這場速攻行動,最少也會做一些尋找退路的準備,到了他這個層次的人,對形勢的判斷一旦形成,很少會受到別人的影響而改變,除非像是楚云升透露出的這種驚人的消息。
  
  “兩個月,最多還有兩個月!”楚云升斬釘截鐵地說道。
  
  宋子淮思索片刻,此時,每一個決定都生死攸關,不得不慎重:“雖然有些冒昧,但我還是想問一下,統一全城之后,你將準備用什么辦法來抵擋它們?”
  
  他知道楚云升既然急于統一全城,那必定是想到了如何應付的策略,而這個策略也必定與統一全城有關,但因為楚云升的神秘,他一時之間想不出來是什么樣的策略,而他又急于知道,所以有此一問。
  
  卻沒有想到,楚云升似乎很“殘忍”又很無奈地說道:“人命!用人命去填!”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面對洪水一般的鐵甲蟲流,即便出了劍嘯,也得用人命頂住缺口,更何況,劍嘯需要三元天中層境界,兩個月的時間太緊了。
  
  宋子淮聞言,臉色頓時有些蒼白,竟踉蹌了一下,過了好久才緩緩無力地說道:“原來……原來你一切都算好了,你讓我在黑暗降臨前用廣播電視傳播信息,不是為了救人,給他們一線生存的希望,而是為了誘引他們來填命……你……”
  
  他本想說“你太殘忍,太可怕了”,這種殘忍不是殺人,而是殺心,以他的智商很快就想到楚云升的一系列計劃,先給予收到信息的人一絲生存的希望,誘引他們拖家帶口地前來避難,然后當蟲子圍攻的時候,為了讓家人親人能夠活下去,他們又不得不“自愿”地去拼命去填命,如果最后僥幸慘勝了,活下來的人還不得不感謝始作俑者!
  
  楚云升無聲的沉默下,宋子淮嘆息一聲,仿佛瞬間蒼老了十歲,他始終是一個和平時代的官員,雖然身處高位,也曾經黑厚,但黑暗時代戰爭的血腥與殘酷,卻未曾經歷過,最終無力地陷在沙發里,默默道:“……算了,如果將來還有史書,罪名就讓我來承擔吧。”
  
  他的這個決定是要幫楚云升扛起所有的罵名,雖然楚云升并不懼怕罵名,但仍有一絲感動。
  
  宋子淮這樣的官員所在乎的無非是權力和名聲,對于名聲,尤其是中國人,千古以來,都極看中這點,哪怕生前做了再多的壞事,為了死后的一個謚號都能吵得朝廷翻天,雖然如今已經是末世,仍在乎這點看起來似乎可笑,但有些根深蒂固到骨頭里的東西,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世間的事情往往便是由許多這樣可笑的東西所統治著,就像抬頭三尺有神靈一樣。
  
  “其實……”楚云升想辯解一下,但后繼無力,說那些人本來也還是要死的?還是說這樣做起碼可以保住他們親人的性命?說什么都不合適,因為所要說的對象不是宋子淮。
  
  是非曲直其實不在史書,而在于當下活著的人的感受,在于當時又有哪條路可走?
  
  楚云升給出的這條路,看似殘忍可怕,但總歸是一條路,雖然血腥無情了一些,卻有活下去的希望,只要永遠不要試圖去看真相,糊涂一些,仍舊可以幸福地直到死去。
  
  所以有時候了解到真相未必是什么好事,因為無力改變什么,所以只能徒增痛苦與煩惱罷了,楚云升的頭頂上也有真相,也有看不見的黑幕,但他很少想去解開,原因便是如此。
  
  沉默之后的宋子淮漸漸平靜下來,條理清晰地說道:“這件事方副司令必須知曉,隨后,我會找他細談,盡快拿出一個方案,一個月內將所有的資源與力量用于軍工軍事擴張,新軍擴充到7個師,原主力師盡量提前改裝武器,能改多少是多少,覺醒人方面歸你直屬,怎么提升我們不干涉,需要什么直接向總勤詢要。”
  
  楚云升點點頭,飛快地說道:“軍隊的覺醒人要調給我,余小海手下的那些人原先都是老百姓,打起仗來無組織無協調,需要嚴格訓練才能發揮更高的戰斗力,其次,我把老幽調給你們,有它在,科研、武器什么的,可以加快速度。”
  
  “另外,我會單獨行動,一個月內將讓浦西那邊一片混亂!”
  
  宋子淮擔憂地說道:“你要潛伏過去?會不會很危險?他們肯定有所防范。”
  
  “危險應該不會,但你需要替我絕對保密,連方越候都不能向他透露。”楚云升慎重地說道,如今危機四伏,浦東浦西相互不知道安插了多少臥底間諜,一旦風聲走漏,那就不是行動了,而是自投羅網。
  
  宋子淮點點頭,道:“需要我做什么?”
  
  他沒問楚云升想去干什么,便是要連自己也保密了。
  
  “偷糧!”
  
  楚云升卻主動說了出來,他也想不說,但不說不行,糧食等物資存儲的地點在黑暗降臨后是絕密,知道的人很少,與其去問其他人,還不如問宋子淮,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宋子淮默然無聲,沒有問他怎么偷,也沒有問偷來后將放在哪里,他很睿智地選擇忽略這些問題,徑直回到辦公桌后,打開鎖死的保險柜,取出一副地圖與文件,交給楚云升道:“大黑暗前,所有從各地運來的物資,包括糧食、生活用品、衣服等等,所存放的地點,全在這張文件與地圖上,當時的安保系統也有備份,但現在肯定有所變化,你要留心一點。”
  
  楚云升拿起地圖和文件,仔細看了看,對這座城市他很是熟悉,很快便選取好幾個目標,然后收回口袋里,最后說道:“我這次來,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有一個叫一鏡大師的人,跟隨軍方一同撤入上海,對這個人,你知道多少?”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