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673 就一下也不行么

^
  
  與老幽的談話結束后,楚云升也越來越來覺得邪門了。
  
  他不信有神,自然也就不信有鬼,但那聲厲叱卻始終讓他心里有些膈應,什么叫我已經死了?什么叫執迷不悟?還禍害生靈……
  
  總之是一頭霧水,想也想不明白,便不禁有些煩躁起來。
  
  自從進入偽碑后,他本以為會順風順水,畢竟走過一次的路,再走一次應該容易得多,現實卻仍然是處處艱難,一個不小心,隨時就有喪命的可能。
  
  他現在很想知道,背后陰謀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一號老頭?如果是的話,他心里還能有點底,畢竟打過交道,多少了解一點,如果不是,他該怎么辦?怎么提防?
  
  在軍車開往科研基地的路上,這些問題一直糾纏著他,尋思著對策。
  
  想來想去,覺著還是先把實力提升上去再說。
  
  他主動將第二枚玉牌與古書融合,利用古書放出的光芒,加速傷勢的恢復,同時也發現,第三枚玉牌正指向北方。
  
  如果沒有出錯的話,應該在楚術門人的手上,也就是一號老頭手上,很顯然那就是一個陷阱。
  
  幸虧他蘇醒后沒有急于過去,要不然憑借當時的那點實力,那是有去無回。
  
  為今之計,也只有先統一浦東與浦西,沖上三元天中層境界,帶著黑脊蟲大軍殺上北極,一戰而定乾坤。
  
  如果第四枚玉牌也在北極,那便正好一同取了,如果仍在港城,那么蕩平北極之后,再揮軍南下掃蕩即可。
  
  關鍵是北極一戰,極有可能是一場生死決戰。
  
  所以三元天中層的境界一定要達到,以劍嘯的威力方可力戰群雄。
  
  不過眼下這段時間,只能是暫時修養,靠合體黑脊赤甲蟲提升上來的三元天畢竟和真正的三元天不同,那些赤甲蟲是以燃燒命源的方式融入進來的,實際上就是一種變相的自殺,一旦分離出去,也是死亡了的蟲子,所以它們在合體中不具備自我修復能力,等到他恢復到一定程度就需要馬上把它們分離出去,否則永遠無法完全恢復到正常狀態。
  
  除此之外,和真正的三元天純元體不同,合體后的三元體既不是逆元體也不是完全的純元體,而是一種帶有紫紅色的元體,那是融元體向三元提質變時摻入赤甲蟲火屬性的結果。
  
  戰力上自然次于逆元體,而純元體他沒有修過,所以也不知道。
  
  但好歹也是三元天境界,楚云升也不想立即分離解體,以三元天的境界可以臨時干很多二元天境界干不了的事情。
  
  比如制元符所消耗的元氣能量大大減小,比如可以制四階的高水平攻擊符,還比如,也是最為重要的,他可以乘此機會鍛煉第六根分叉線,至于第七根就不要想了,時間短根本來不及。
  
  但楚云升不敢在合體的三元天境界上修煉,萬一再走入歧路又將是百忙一場,第六根分叉線屬于零維空間,和外部修煉目前不搭嘎,所以他才敢試試,現在又有立方體“罩著”,膽子也就稍大一些。
  
  軍車很快抵達位于浦東的科研基地,他這副摸樣也見不了人,干脆誰也不見,徑直讓余小海找個大一點的房間,一頭鉆入進去,全力恢復身體機能。
  
  為了方便與外界聯系,從戰場搶來的通訊設備也被用在房間里,剩余的都交給了科技人員去分解研究,有老幽這個知識淵博的特殊生命體在,科研進展非常順利。
  
  和支持浦西的多能族完全不同,楚云升不出房間也能想到,多能族必定不會傾囊相授,封鎖一些關鍵技術是肯定的,而老幽則是知道什么說什么,在技術方面不會有所保留,不是它對孫老頭他們有什么好感,完全是因為楚大魔頭的淫威,再加上它本身對這些吞來的東西也看不上眼,自然沒什么隱瞞的必要。
  
  當然了,誰要想學它的神功那是萬萬不行的,其他的還好說,只要是它教內中人,總會傳授一些零零角角的東西,但淵眼神功是絕對不行的,連提都不準提,當成寶貝一樣捂在心里。
  
  等楚云升走出87號房間,已經是一個星期之后了,這時候的老幽,從曾經的幽靈教主搖身一變,竟然成了科研基地的幽靈教授!
  
  而且還是人人敬仰的大教授,面對高知識分子的尊重,老幽似乎并未感到任何的榮幸,連不屑都沒有,只是一種完成楚云升交給它任務的機械冷漠。
  
  除了在楚云升面前老幽表現恭順外,在其他人面前,它一律是冰冷的、嚴肅的,甚至是陰沉的,有一種骨子里看起不人類的定勢,和腳底下的爬蟲沒什么兩樣。
  
  如有科研人員來請教它,它只會冷冰冰地說道:“去把這個象限調整一下,去掉一個變量,然后用這個次級粒子的動量值與漲落分布對應一下剛才那個強相互作用力的影響。”
  
  然后便不予理睬,若要再問,便是一句陰沉的話:不懂就不要問!
  
  這種狀況一直維持到楚云升走出房間,它的態度在當天便發生180°大轉彎,尤其是在楚云升出現的場合,它必將熱情、親切而且富有耐心,有問必答,有求必應,幾乎令那些教授博士們嗔目結舌。
  
  楚云升沒去管他,因為管不了,這是本性問題,老幽對人類只有兩個地方有興趣,一個是吞食,一個是欣賞末日極樂中那種生命的原始沖動。
  
  而這兩個興趣已經被楚云升堵死,它便再沒什么其他的興趣了。
  
  乘坐電梯,再穿過長長的走廊,經過一路雪白的墻壁,楚云升獨自一人來到科研基地的26號病房。
  
  兩天前,在楚云升的治愈元符與六甲符雙重作用下,一直處于重癥昏迷的宋影醒了,但還不能下床活動,身體極度虛弱,被昏迷折磨的瘦弱身體更顯得憔悴萬分,令蘇簌揪心不已。
  
  走近床前,楚云升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靜靜地望著她時而微微蹙起的秀氣淺眉,似乎又做了什么噩夢。
  
  許久后,宋影輕輕睜開暗淡的眼睛,看見了楚云升,張開薄薄嘴唇,努力地作出一個微微的笑容:“你來了。”
  
  楚云升不知道說什么,只是淡淡的笑道:“我變成了這樣,你也認得出來?”
  
  死去的蟲子已經分離出去,露出了楚云升原本重傷后的模樣,雖然恢復了一些,但仍是恐怖嚇人,在外面都是要帶上面具的。
  
  宋影虛弱地伸出手,想要撫摸他那張扭曲如火燒過一般的臉,柔聲道:“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能認得出來,哪怕是來生。”
  
  她的眼神漸漸凄迷起來,像是隨時都要離去一般。
  
  楚云升心頭一顫,抓住她纖白的有些病態的手,塞入被子,重新掖好,不想再繼續這樣沉重的話題,取笑道:“你還真厲害。”
  
  她微微地笑了起來,像是從心里面的笑,洋溢著自信,自信她在來生也能把這個男人認出來。
  
  然后她閉上眼睛,一陣揪心的抽搐,像是有一根釘子在釘入腦門,等再睜開眼睛,已是滿頭的瑩瑩汗水。
  
  “我這是要死了么?”宋影虛弱地說道,她望向楚云升的眼神沒有對死亡的畏懼,只有不舍的惋惜。
  
  楚云升笑了笑,說道:“說什么呢,有我在,你怎么可能會死?就是到了陰曹地府,我也會把搶回來。”
  
  “你真好。”她又是一陣抽搐,這一次像是真的要死去了一般蒼白,過了好久,才張開眼睛,帶著祈求的眼神,仿佛再不說便永遠沒有機會說了一般,凄凄道:“你能吻我一下嗎?”
  
  楚云升意識到這個話題越老越危險,他只是想來安慰安慰這個小姑娘,無緣無故能為自己做那么多事情,他還是很感激的,卻沒想到竟是這樣的尷尬,到了這步田地,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就一下,也不行么?”宋影幾乎是在懇求地說道,她的眼神原來越暗淡,似是那風中的殘燭,隨時都可能熄滅。
  
  楚云升不想欺騙她,決定還是說個明白:“小影,其實你沒有必要這樣,我們認識也沒多久,你連我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你心里面產生的那些想法其實都是我眼睛的問題,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不過你放心,我會讓老幽想辦法治好你的。”
  
  宋影用力撐起身體,幾乎帶著哭腔道:“就親一下,求求你了。”
  
  楚云升扶著她躺好,安慰道:“你可能是做了一個噩夢,好好休息,睡一覺就好了,我過兩天再來看你。”
  
  宋影眼神中流露出絕望,夢囈般地痛苦說道:“我是不是病的太難看了?”
  
  楚云升越來越尷尬,這小丫頭混思亂想的都快魔障了,孫教授明明說她沒事了,怎么像在弄得跟快死了一樣?還是趕緊閃人的好,趕緊逼老幽想點辦法出來,等她狀態穩定一點之后再來,于是起身便要離開。
  
  “別走好么?我好怕。”宋影突然抓住他的手,顫抖地說道。
  
  楚云升微微一怔,正要說什么,耳朵竟聽到了一股陰風,頓時寒聲道:“誰?”
  
  與此同時,立方體又一次毫無征兆地打開,籠罩在他與宋影周圍。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