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667 誅魔

^
  
  老幽比楚云升還怕死,不用人催便絞盡腦汁地用力回憶道:“形成陷阱的能量場不可能屏蔽大自然中所有的基本作用力,像這種低能級水平的俘獲陷阱,大都靠電磁相互作用力,對引力是沒辦法的,所以您現在還能感覺到重力……對了,就是這個辦法!領導,加速,竭盡全力地加速,加到一個恐怖的速度,根據物理定律,速度越快,質量越大,所受到的引力就越大,破開陷阱就不是什么難事!”
  
  它這么一說,楚云升還真想起來,他曾聽曹正義說過,在黃山的時候,那個叫阿娜顏的冰使就是試圖用拼命加速突破神域封鎖,當然后來神域是被冥撞毀的,也沒人知道那樣做是不是能夠成功。
  
  如今形勢岌岌可危,也只能試一試了,不過在這之前,必須先要清理一下隱患,剩下的這點點黑氣,起碼要把幾個躲在下面逼得他與老幽上躥下跳的家伙清除掉一到兩個!
  
  要不然別說加速了,能抗住洪水一般的打擊就不錯了。
  
  他和老幽迅速形成背靠背的戰斗陣型,老幽負責吞噬來襲的金色巨拳,他則拉起強弓,一條黑矢首先瞄準對戰甲威脅最大的狙擊子彈,火能覺醒者的防護能力弱于金能覺醒者,更容易也更快地能解決掉。
  
  至于楚術門人的十二支劍,有十二個人,說不定還有候補,解決起來太麻煩,他們想刺就讓他們刺吧,殺人的同時想一點代價都不付出,自古便沒那樣便宜的好事,只能靠戰甲先擋一陣子。
  
  大概是認為楚云升已被困住,且一直也沒有突破封鎖向外具有能力攻擊的跡象,那名槍法奇準的火能狙擊手早已不再隱藏,將所有精神專注于傾力發射最大殺傷力的連擊子彈,意圖擊穿楚云升的戰甲。
  
  她的槍法準,但楚云升的箭法也是苦練出來的,剩下的便是比誰更強更快。
  
  右手來開弓弦,一度黑氣順著箭支蔓延,楚云升雙目驟然凝聚,將視線與來襲子彈相重合,微微調整箭尖,指尖輕輕一動,就要射出,這時
  
  地面上,五道冰火等元氣能量分別從黑暗中不同的角落向一個點匯聚,溢滿街道,狀如河流奔騰,像是上帝用一只巨筆在人間勾畫,形成一幅巨大的星芒圖案,黑暗的世界里,站在夜空上,可以將這副橫跨幾十個街道的宏圖震撼而清晰地收入眼底。
  
  五道能量奔流不息,光輝映射,宛如蒼茫大地的脈搏,此間所有的子彈、火炮、刀光劍影、轟天金拳……所有的攻擊,在它們的面前,全都黯然失色,仿佛這天上地下,只有它們的存在。
  
  它們在楚云升與老幽的正下方匯合,然后相互交融,螺旋纏繞,最后瞬間扶搖直上,如同刺開蒼穹的利劍,穿過楚云升,穿過老幽,凌厲射入萬米高空!
  
  利劍般的五色光柱中,戰甲只抵擋了不到數秒便咔咔裂開,然后隨著第二道光柱沖天而起,如萬道利劍穿胸,崩地一聲,戰甲化為飛灰!
  
  轉眼間,第三道接著又起!
  
  楚云升與老幽,一人一鬼如身處煉獄,突如其來的打擊下,幾乎同時昏死過去,連痛來不及感受到。
  
  光柱凌厲地沖刷下,他們的身體漂浮起來,看上去像是死了一般失去了控制,落下,再被沖起,再落下,再再沖起,如同虐殺。
  
  地面上所有的人震驚地望著一幕,包括始作俑者,竟有些對這股光柱的力量感到瑟瑟發抖。
  
  光是看都能感覺到心驚膽顫渾身冰涼,里面的兩個人呢!?
  
  第四道光柱再次而起,沖天直上,如貫穿天地的洪流,滾滾而過,仿佛可以沖垮人世間的一切邪魔污垢。
  
  楚云升的衣服瞬間被撕碎,接著肌膚一寸寸綻裂開來,猶如被敲碎的玻璃,鮮紅的線條沿著裂紋,麻網一般密密麻麻浮現、出現,最后迸裂出來,一滴滴血珠跟隨光柱洪流向上飄起,遠遠望去便是一片人形血霧。
  
  而老幽,原本濃郁的青煙先是一絲絲地揮發著,然后大股大股流逝,最后竟如開水般沸騰,它緊閉的眼睛顯出萬分痛苦的神色。
  
  光芒照亮夜空,即便幾公里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黑暗中,一只、兩只、三只……越來越多的蟲子開始仰望那里,目光漸漸凄厲起來……
  
  第五道光柱接踵而至,洶涌澎湃,沖刷黑暗天空。
  
  此時,楚云升從猝然的昏厥中痛醒,望著沖刷而過光柱,什么也沒有想,立即做了三件事,第一件,給只剩下一縷青煙的老幽分去一大半黑氣護體,第二件,取出備用的火紅戰甲,激活,第三件,將剩下一小部分黑氣纏繞在自己身上。
  
  三件事做完,他鎮定地盤膝坐下,眉梢微動,那是刺痛中的神經反應。
  
  光柱沖過的力量將戰甲再次裂開一道道龜紋,他依舊一動不動,與光柱搶每一秒的時間恢復身體傷勢。
  
  他不知道這些光柱從何而來,為何如此威猛,完全超出記憶中世界正常的進程速度!
  
  但他知道自己原本的計劃沒有錯,現在卻錯了,那么錯在哪里?為什么地面上的人實力遠超他的記憶?
  
  他需要一個邏輯上的解釋,哪怕是假設的解釋也行,因為這太重要了,如果弄不清楚這點,后面每一步都會從沒錯變成錯,步步踏錯。
  
  他想了無數個解釋,假設了無數個解釋,從一號老頭全力圍剿他到格域使參與進來,統統推算了一遍,卻發現沒有一個是可能的。
  
  然后,腦袋清空,擴散思維……忽然,他意識到了什么,猛地睜開了眼睛,一股涼意侵入后背脊梁!
  
  為什么冥要派黑脊蟲進來?如果僅是為了對付另一批專門來殺他的蟲子,冥完全可以在外面解決,在蟲子的世界解決。
  
  為什么地面上的人實力會如此之強,遠超他的記憶?如此強大的五色光柱明顯是由大量的覺醒人合力并發出來的,他們從哪里在短短的一個月內聚集這么多的覺醒人?
  
  如果打破思維上的局限,大膽做出假設,那么只有一個可能
  
  偽碑外有人想殺他,有人在操縱干涉,不管這個人是怎么做到的,肯定是想將自己殺死在偽碑里!
  
  頓時,便有一種無力感充斥楚云升的腦門,身在偽碑怎么和偽碑外的人斗?如果偽碑外的那個人可以通過某種方式干涉偽碑推演,那么那個人對于偽碑里的世界來說就是神,他深處這個世界如何斗過一個這樣的“神”?
  
  第五道光柱已經刷過,第六道光柱遲遲沒有出現,楚云升搖搖欲墜地站了起來,俯瞰鱗次櫛比的腳下城市,黑暗大地中,五道能量流漸漸細弱,星芒圖案也漸漸變暗,似乎在靜靜等待著下一次的光輝映射。
  
  隱隱約約間,他恍惚聽到來到五個黑暗角落傳來眾志成城的聲音,不太清晰,似乎是“誅魔!”
  
  當周圍的一切都寂靜下來,這些聲音便越來越清晰,轉眼間便形成一股浩大的聲勢,響徹在城市的上空。
  
  誅魔!誅魔!誅魔!
  
  在這股眾志成城的聲音下,地面上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熱血沸騰,戰意紛飛。
  
  “老子是魔?”
  
  楚云升慘笑一聲,他渾身已然重傷,但還沒死,既然沒死,那就絕對不能死!
  
  整個世界仿佛又突然安靜了幾秒鐘,然后槍聲再起,拳鋒再現,刀光再出。
  
  楚云升卻忽然笑了,笑聲中崩裂正在愈合的肌膚,鮮血四射,悠悠“醒”來的老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似乎朦朦朧朧。
  
  “老幽,在你的世界有神嗎?”楚云升飛指彈出一張攻擊符,迎接上閃入進來的刀光,淡淡道。
  
  “冥君大人即是神!”老幽想了想,看起來很認真地說。
  
  “但是神也要遵守世界的規則,物理的規則,化學的規則,光速的規則!”楚云升拔劍激射六道劍芒迎上夜空中襲來的狙擊子彈。
  
  “奇點的規則出問題了。”只剩下一縷幽魂的老幽,雙眼空洞地說道。
  
  “它必須依靠這個世界來殺死我,所以它的力量也有限制。”楚云升劍指沉寂的五色光柱。
  
  “但它們來了!”老幽驚恐地說道。
  
  “大腦袋說過,偽碑之類的事物大約只是彩虹橋的出入口,所以我剛才想錯了,那人操縱不了什么,也就不可能成為什么神,那它肯定就躲在偽碑里!”楚云升將兩張張冰崩符貼在金色拳鋒上,轟碎它。
  
  “可惜,冥君大人也失蹤很久了,不知道藏在哪里。”老幽似乎是在無意識地焦急夢囈著。
  
  “我要把它找出來,然后殺了!”楚云升向下轟出一張火卷符,席卷起十二道劍跡。
  
  “我也要把它找出來,然后”老幽突然像是又一次“醒”過來,啊了一聲道:“領導,您這是要殺誰啊?”
  
  “他們誅魔,我便弒神!”
  
  楚云升劍指大地,氣勢磅礴。
  
  一人一鬼,一言一語,似乎在相互說著對方聽不懂的話……
  
  ******
  
  下一章,似乎是高潮了,我抓緊碼出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