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665 數襲齊發

^
  
  祝凌蝶坐在通訊軍車里,出神地望著眼前閃爍不停的燈光,一條條信號波從受阻的混亂磁場中穿透出來,匯聚在這臺先進的通訊設備上,再由它轉向總指,然后反饋回來,將戰場上的所有情報展現在總指的指揮室,并接受命令。
  
  據說是黑暗降臨前一刻的時候,首都方面的一位大佬下令轉運一批先進設備過來,封鎖得很緊,每一臺設備旁邊,都有一名甚至多名的首都方面人員看守。
  
  就如她旁邊的這位,消瘦干練,很少說話,但從雙眼中可以看出像是一個被洗腦后的革命分子,堅定且不受誘惑,始終嚴格地看守著車里的通訊設備。
  
  “出來了!”
  
  一個頻段上有人喊了一句,接著還是那個聲音,驚道:
  
  “注意!他從十六樓上直接跳下來了!裝甲二連小心……”
  
  后面的話已經沒有必要聽下去了,那個人的速度仿佛比信號波還快,隔著通訊車的車窗,祝凌蝶清楚看見一道流光般的劍芒由天空射入大地,窒息的安靜之后,如雨一般的火球強節奏地敲擊大地,瞬間一片火海,當死亡的嘶喊聲與大地的震動同時傳到通訊車時,祝凌蝶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如被火雨敲擊般震動。
  
  “這就是他的力量么?”
  
  “父親的決定也許錯了……”
  
  她無暇多想,通訊車上另一個頻道已然打開,命令覺醒人部隊立即向3號街道結集圍剿。
  
  在離開通訊車的那一瞬間,她望著撲面而來的黑暗天空,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兇兆或許,她會死在那個人的手上。
  
  她一直有一個巨大的疑團,久思不解,他為什么會認識我呢?她發誓從來沒見過這個人,難道一鏡大師說的是真的么?所以父親才會……
  
  ******
  
  從十六層樓上跳下來,是一個危險系數極高的舉動,波紋水鏡也未必能夠承受得了累加的重力慣性,但楚云升還是跳了,這是最快離開大廈的辦法,也是最佳突襲總指的戰術。
  
  老幽只得當了一回“馬”,忍受著楚云升附屬著本體元氣踏在它背上的重腳,以“血肉之軀”為領導這桿槍鋪開一條凌空前進的道路。
  
  它呈直線向斜下方高速飛行,像是一抹筆直飄飛的青云,只不過,人家是青云直上,它和楚云升是青云直下。
  
  當下方在楚云升離火符攻擊下成為一片火海后,參與包圍的各方實力便迅速于他更前方結集,同時各種打擊瘋狂撲來。
  
  “老幽,拉起,轉向!”
  
  楚云升凌空重重一踩,借助冰晶戰甲的浮力,再次躍起一個高度,射出第二只頂著離火符的火元氣箭。
  
  幾乎沒有什么重量的老幽在空中緊急停車,火箭一樣竄向另外一個方向,將身形高高拉起。
  
  未及它感到青云直上的豪氣,便被楚云升一腳踩在頭頂上,還不得不運氣身體中的能量形成對楚云升腳底元氣能量的反沖,給他向上的作用力。
  
  它以為它已經表現得很出色了,但楚云升眼里還不夠看,比起冥的凌厲、速度與精準計算,它就是一臺緩慢的拖拉機。
  
  如果是冥,載著他沖出這種程度的包圍圈,簡直不費吹灰之力,而且一人一蟲都同時具有強大的攻擊能力,不像現在,能出手攻擊的只有楚云升一人,老幽只能作為一個飛行滑板,還是間歇性的。
  
  下方開始密集響起槍聲,其中夾雜著大量狙擊手的暗中狙擊,給楚云升造成了一定的麻煩。
  
  子彈的確暫時穿透不了斗篷戰衣、冰晶戰甲已經六甲符所結界成的層層防護,但動量是存在的,元氣也只能抵消一部分,如果是在地上,可以借助地面的力量強行抵消另一部分動量,但在空中,作為無根之萍,一旦被擊中,注定要空中搖擺。
  
  老幽抵消不了太多的這樣雜亂的子彈動量,畢竟它沒有實體,每一次充當飛行滑板,都需要消耗一部分能量作為產生對沖反作力之用,加之它之前又受了傷,如果頻繁墊在他腳下為他抵消打中的子彈動量,很快就會支撐不住。
  
  但空中優勢是楚云升突襲軍方總指的關鍵,如果從地面上展開,不管是多能族的人,還是軍方的人,為保衛總指,堆都能把他堆死。
  
  這時候,又有一發子彈高速射中他,將他凌空射飛幾個跟頭,好在老幽發揮拼命三郎的精神,及時趕到腳下,將他穩住。
  
  是大口徑狙擊步槍,而且還應該是一個火能覺醒人,并且能力極強,槍法極好,否則不可能在高速變換運動中打中他。
  
  普通老百姓自然覺醒的不可能有這么好的槍法,肯定和軍方有關系,在楚云升的記憶中,似乎只有三人能夠做到!
  
  除了蜀都的神槍手安子,其他兩個都是女人,一個是穿著一身風衣的高挑女子,始終跟隨在祝凌蝶身邊,冷峻異常,強強斃命,且彈無虛發,僅憑借聲音便能確定目標,一槍致命。而另一個是在港城出現,騎著摩托追殺當時還是蟲子的他,這位更加恐怖,運動中都能將連續不斷的子彈打入同一個彈孔!
  
  這兩個女人,楚云升都不知道名字,有時候他都懷疑是不是同一個人?槍法太準太好,比起他苦練二十年的箭術都不逞多讓,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或許便是真正的天才。
  
  但不管是誰,楚云升現在都必須把她干掉,否則以她的槍法,再加上多能族可能提供的狙擊槍,以及她自身的火能力,將對自己產生致命的威脅。
  
  僅剛才的一槍,便讓冰晶戰甲嘎吱吱的作響,雖然沒有破裂出裂紋,但殺傷力已證明非常巨大。
  
  再讓她開幾槍,也不要突襲軍方總指了,拍屁股逃命吧。
  
  “能確定她的方向嗎?”
  
  楚云升同時要應付大量攻擊,有來自地上的密集彈火與防空炮,有來自空中武裝直升機的機炮,等等,數量太多,無暇顧及剛才一槍的能量波動軌跡。
  
  但老幽本就是能量形式體,對能量的感應可能還勝過他,也許能捕捉到狙擊手的方位。
  
  老幽墨跡了一會,吞吞吐吐道:“要是再打你一槍,我肯定能確定。”
  
  它說完閉上耳朵,準備等楚云升發怒,卻不料楚云升只說了一句:“好!我放慢速度,誘引她開槍,你注意捕捉!”
  
  它不知道,一旦在戰斗中,楚云升的注意力將直線上升,一切為戰斗服務,絕不會做任何削弱戰斗力的事情,更不可能有功夫去找它的麻煩。
  
  躲開了一只看似強大實際上現在威脅力反而不大的火箭彈,楚云升削出六道劍氣,將一架遠處武裝直升凌空向他射來的彈雨絞碎,身形在空中稍微頓了頓,形成一個人為的破綻。
  
  誘餌放出去了,就等著狙擊手上當了。
  
  一秒,兩秒,三秒!
  
  楚云升與老幽都高度地凝聚神經,時刻準備捕捉來自地面上如樹林一般的樓宇間某個角落的槍聲與能量波動。
  
  四秒,五秒
  
  槍聲仍然沒有響起,而他身體就要下落了,楚云升心中一沉,很顯然,他被識破了,狙擊手是個頂尖的高手,沒算計到人家,反被人家耍了。
  
  楚云升一肚子悶氣,但很快沉靜下來,踏著老幽的脊背,咻地一聲俯沖上一座六七層高的樓頂,然后疾跑幾步,又從樓房另一側騰空躍出,飛向另一座較高的樓頂。
  
  找不出來,那就跑,狙擊也是有范圍的,一旦跑遠了,再好的槍法受限于槍支本身,也無可奈何。
  
  由于他一直在空中,地面上的包圍力量原先組織的很多部署都失去了作用,比如大量阻攔工事,正常的覺醒人部隊,以及裝甲部隊等等,只有對空武器以及武裝直升機對他產生威脅,從而使得總體的包圍效果大大下降。
  
  最為倒霉的是附近居民,從槍聲響起,便不斷地有人被誤傷,有包圍勢力產生的,也有楚云升產生的,誰也脫不了干系,尤其是低空炸彈、混亂子彈以及楚云升的攻擊元符,波及最為廣泛。
  
  大概下面的人也意識到楚云升要加速突出去,向空中的槍聲更為密集了,火箭彈也多了起來,更大規模的人員調動迅速向他附近結集。
  
  這和楚云升預計的情況不同,仔細一想,很可能是多能族向軍方提供了新式通訊設備,要不然,地面上的反應不可能如此準確迅速。
  
  不過這樣也好,所有人都被他吸引來了,林水瑤和那位什么副教主攻占科研基地的行動就會更加的順利無阻。
  
  但到目前為止,多能族的打擊還沒有出現,楚術門人的高手也沒有出手,身后還有一個幽靈一般的狙擊手,形勢仍不容樂觀,隨時有墜落的危險。
  
  當他從第二座樓頂滑出,像第三座樓頂蕩去的時候,地面與空中的攔截力量突然同時加大火力,更加確定了楚云升對他們擁有先機通訊設備的猜想。
  
  先是一前一后三架武裝直升的猛烈彈火,接著地面上出現防空密集速射炮,更有起碼成連級建制的士兵向空射擊,甚至還出現了一枚不知道怎么飛起來的導彈!
  
  一時之間,楚云升身邊擠滿了各種金屬彈道,刺耳的破空聲已將耳膜暫時失聰,只能從視線中感覺身處密密麻麻的煙花中一般絢麗燦爛。
  
  一道道冰旋符立即轟出,六道劍芒也隨之而出,將他周圍形成能量與金屬激烈對抗的墳墓,每一秒,有無數的子彈擊中冰刺,每一刻,都有大量炮彈被劍芒撕碎,巨大的沖擊波相互撞擊干涉在一起,形成一股足以撕裂空氣的能量亂流。
  
  楚云升不得不忙于應付隨時撕裂的能量亂竄,老幽也左躲右閃,騰挪空間。
  
  這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狙擊槍響了,一響便是三發!
  
  其中每一發都比第一發更為精純,更為強悍,順著同一個方向,排成一條幾乎筆直的直線,似乎帶著必殺的決心射向凌空中的楚云升。
  
  與此同時,下方街道一角,十二個身穿刺著楚字戰衣的持劍人,分列成劍陣,一十二劍齊發,劍光與黑暗之中交相輝映,其中一人,厲聲道:“陣成,劍出!”
  
  與與此同時,兩個斗篷人,嘯音中化作一道烈焰,從對面的樓宇窗戶中射出,兩柄細長戰刀相互攪架在一起,不停轉動,能量成本激增,刀光寒意直逼而來。
  
  與與與此同時,地面上,楚云升下方的正前方,一個身穿筆直軍裝的面孔堅毅軍人,將聚集已久的能量轟擊在拳鋒上,決堤一般的金元氣能量宣泄而出,他向前疾馳幾步,向楚云升所在的位置,一拳打出,所有的金元氣瞬間凝聚成一只與他一模一樣的拳頭,然而破空而出,順著他重擊的拳鋒方向,越來越大,直至形成一只巨大無比向天轟擊的金色鐵拳!
  
  于此同時……
  
  ……
  
  老幽驚呼一聲:媽呀!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