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662 剎那間的驚心動魄

^
  
  他的聲音低緩而又平靜,像是拂過水面的微風,令眾人心中泛起陣陣波瀾,再轉頭看去,正好看見楚云升從陰影中顯出那張平平無奇的臉來。
  
  “你是誰!竟敢對教主大人不敬!”
  
  人群中沖出一名狂熱的男教徒,怒指楚云升,張目呵斥道。
  
  不是每個人都有門外大漢手里那張也并不很相似的畫像,能在此刻第一眼認出楚云升的人少之又少,大廳中又以幽靈神教的人居多,基本都是最狂熱最忠心的分子,任何對教主的不敬,便是對他們的侮辱,絕對不可以容忍的,即便那個領頭而來的中年男人也不敢露出絲毫地對他們教主的不尊重。
  
  呵斥聲接二連三的響起,轉眼間便連成一片,形成一股浩大的聲討氣勢,蓋向楚云升,若非這里是主廳,沒有老幽的話沒人敢動武,狂熱的教徒們早已一擁而上了。
  
  教主神威,豈容褻瀆!
  
  見過教主曾施展過非人間神功的人,早把教主視為上帝的化身,或者是來自高等生命解救地球的天使,即便需要用肉體與生命向教主祭祀,某些狂熱到極點的教徒也會毫不猶豫地獻出自己。
  
  先前,來賓中有一面相丑陋的男人出言略有諷刺教主曾有過獻媚的歷史,便讓幽靈神教少男少女們面生怒色,此一刻,這種護教的情緒干柴遇到烈火,擋都擋不住了。
  
  呵斥與聲討聲中,也有那個幾個冷靜的人,眼神中透著一絲驚訝。
  
  其中便有一直站在老幽身邊不發一言的林水瑤,語氣中按捺著一絲驚喜的味道,做出某種意味深長,介于既想讓聽出來又不想讓人聽出來之間的提醒:“是楚先生!”
  
  老幽也看見了,但電光火石之間,臉上方才狂傲的笑容尚未散去,剛剛又說出那番霸氣之極的豪言壯語,不知道是不是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還是事情轉化太快,總之它還沒有說話,它的新任副教主反倒搶先開口了,當然他的矛頭與楚云升無關,似乎在他眼里這位平平無奇的年輕人不可能威脅得了強大的教主,他大概只是想乘此良機在教主面前打擊一下林水瑤:
  
  “林小姐不虧是演員啊,演得多好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在提醒我們呢,真是一片好心啊!可惜你騙不了我,是按捺不住了吧?何必裝成這副忠心干爹的模樣呢,心里不知道該有多高興了吧!”
  
  林水瑤向看白癡一樣看著他,笑了笑,出奇地沒有反駁他,不知是什么意思。
  
  但楚云升卻知道,這位精明的林大模特,是想接著別人的口來表達她想說但不能說的話。
  
  接下來,他即便把老幽殺了,林水瑤憑著這幾句話透出的信息也可以自保其身,反之,若是萬一老幽把他殺了,她到時再反駁也不遲。
  
  以前楚云升就領教過她的精明,想不到如今仍是這么的圓滑,若非他是重返偽碑之人,對曾經的人和事占有了解上的優勢,以他正常的本領,一句話之間,不可能看出來這么多的東西。
  
  進入偽碑,便等于再活一次,若還是像以前一樣,那就是真的可以笨死了。
  
  他仍舊一步步走出來,不急不緩,對那些狂熱的男女教徒視如不見,雙眼冷峻地看著主位上的老幽。
  
  “我想起來!原來是他!”明媚如春天的少女,本吃驚地望著從角落走出來的楚云升,緊鎖起眉頭,此刻忽然舒展開來,恍然大悟地說道。
  
  “是誰?”她身邊英俊的男人卻鎖起了眉頭。
  
  “宋影生日宴會上……”那少女話鋒一轉道:“你不用知道這個,你只要知道他就是楚云升就行了。”
  
  “是他!?”那男人猛地抬起頭,仔細望去。
  
  這個當口,除了楚云升,誰也沒注意到這座大廈的“主人”,幽靈神教的教主大人,渾身上下濃郁的青煙凝聚出駭人的威勢,形如一只猙獰的眼睛,如果此時有人也用眼去看“它”,便似身處幽不見底的深淵,讓人產生一種靈魂即將出竅,然后有一股來自黑暗,強大且非人間的力量要將自己強行拖入進去,一直墜落到深淵底部的感覺,而那里仿佛是十八層地獄,幽暗無光,永不見天日。
  
  此時的老幽,仿佛不安,掙扎,擔心,底氣不足,下不了決心……似乎想要放棄,可又有一絲不甘心,也正是這絲不甘,令它鼓足勇氣,運起全身的功力,將猙獰的眼睛努力撐開一道極為細小猶如發絲一般的縫隙,偷偷地向楚云升瞄了一眼,似乎是打算先小心地試探一下。
  
  然而那道幽暗的縫隙與楚云升的對視的一剎那,老幽啊地一聲刺耳鬼叫,滿大廳的人全都突然安靜下來,吃驚地望著它。
  
  誰也不知道,在這剎那之間,從楚云升的眼底深處凝聚出一道劍一般的黑暗光芒,踏著億萬碎片射出,隱約間似有一片片殺伐之音,老幽拼盡老命地試圖把縫隙合閉,移開化作眼睛的身體,但它根本來不及,隨著殺伐之音瞬間出現、瞬間消失,一連串連續在千分之秒內極短時間中的無數悶哼聲從它體內急促響起,像是剎拉間受到了無數次攻擊而受傷的聲音,但外人聽不出來聲音是連續的,只以為老幽短促地啊了一聲,然后火燒屁股般地從主位上飛奔下來……
  
  楚云升同樣也很詫異,他以為那就是老幽所聲稱的神功,便聚集了一道黑氣從對視的眼睛中射出,對付老幽,最有效的就是它了。
  
  卻不知道物子碎片為什么也跑出來參合一腳,像是他本能的反擊,如同迎面打來一個拳頭下意識地伸手去擋那般自然,接著,仍出于這樣奇怪的本能反應,猶如為了避開那個拳頭而進行的下意識閃避,他發現自己跑到了零維空間,僅在里面呆了不到一秒的時間,還算臨危不亂的他,急忙借助立方體沖出來。
  
  而此刻老幽已經飄到他的面前,楚云升心中一沉,正要向后蕩開身體,拔出寒冰劍,只見老幽一改剛才霸氣威風的模樣,膽顫心驚地抖動道:“冥君大人,您可終于回來了,小人,這個,小人,剛才”
  
  它結結巴巴,一邊瞄著楚云升的臉色,一邊急得直冒“汗”,顧不上體內翻江倒海的內傷,似乎想要趕緊解釋,而且必須得說些什么,仿佛如果不立即解釋通的話,就會馬上完蛋般緊迫,可急切之中,又不知道怎么解釋,一時語塞,楞是往下說不下去了,找不到任何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時候,林水瑤突然走上前,語氣恭敬地接口道:“楚先生,是這樣,干爹按照您在南京所布置的要提高實力的要求,這些日子以來一直苦練神功,最近終于了有了成效,猴急著想向您匯報顯擺呢。”
  
  接著,她向老幽“取笑”道:“干爹,我這么說您,您不生氣吧?”
  
  她有意無意地試圖把氣氛緩和下來,將一場無聲的高端對攻說成猴急的顯擺。
  
  老幽楞了一下,然后眼鏡一亮,腦袋頓時搖得如撥浪鼓一般夸張,臉上浮現出“不好意思”的羞愧,說道:“不生氣,不生氣,嘿嘿,是匯報,是顯擺,,,冥君大人,您不在的時候,小人是時刻都不敢忘記您的教誨,每天都要復習三遍,把您老人家的話牢記在心里,領會精神,落實在行動上,認真練功,組建勢力……”
  
  隨著它滔滔不絕的馬屁,滿大廳的集體陷入錯愕之中,這還是剛才那位威風凜凜的一教之主嗎?這還是那位高高在上接受教徒們崇拜的教主大人嗎?這完全就是一個馬屁精啊!
  
  除了林水瑤以前有過免疫能力尚能保持鎮定外,其他忠心耿耿的教徒們聽著自己所崇拜的教主大人恬不知恥地拍著那些本應該是他們向教主拍的馬屁,不知道是該憤怒,還是該震驚,腦袋里一片短路。
  
  那位新任的副教主張了張嘴,又閉上嘴,一個箭步沖上來,“誠摯”地補充道:“教主大人說得對啊!”
  
  而站在另一層的中年男人以及明媚少女則全是一片無語,在他們的眼里,楚云升只站出來說了一句“幽大教主還真是威風啊!”,這位兇名威震全城的幽靈教主便啊地一聲驚叫,然后便忙不迭地飛奔下來大拍馬屁,一副忠心耿耿的獻媚模樣。
  
  什么神功大成,什么卑微的人類,此一刻,全都灰飛煙滅,連個響動都沒有!
  
  老幽也感受到了這些人對它的鄙夷,但它似乎毫不在意,撇了撇嘴,嘀咕道:“你們這種層次的渣渣懂個屁,高手之間的過招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老子要不是以前吞得多,差點死了無數次,那種層次的驚心動魄,要換了你們早連渣都不剩了!”
  
  嘀咕完,老幽一抬頭小心地瞄了一眼楚云升,見他正盯著它看,渾身一抖,讓開身位,學著以前副教主恭維它的話,連忙道:“領導,您請坐,請上坐。”
  
  楚云升沒理它,又看了一眼林水瑤,冷笑道:“匯報?顯擺?老幽,你自己信嗎?”
  
  老幽頓時如入冰窟,渾身透涼,急道:“這個,領導,那個……”
  
  “神功大成,卑微人類……看樣子,你也是個降臨者了!?”楚云升冷冷說道,眼神中露出一絲懾人的殺機。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