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660 我若想殺也就殺了

以力對力,是楚云升為避免不消耗過多本體元氣而制定的節約打法,以戰刀的鋒利與堅韌程度,配合上楚云升二元天的境界,強力切開一只原始形態的赤甲蟲完全可以做到。
  
  一元天的時候,沒有劍氣,沒有戰甲,實際上也是這種打法,為此他還總結出了殺蟲三劍式,每一式都是以力對力的硬碰硬打法,現如今早已練得滾瓜爛熟,對蟲子的結構也了如指掌,在別人眼里看起來不可思議,在楚云升這里并不存在。
  
  一刀劈開一只赤甲蟲,震懾了后面追來的覺醒人小隊,也震懾了王一見與樓上的趙寶柱。
  
  突然冒出這么一個高手來,實在是雙方都始料未及的,任何人面對那只切開赤甲蟲甲殼如同切開西瓜一般的寒紋戰刀,都覺著一陣陣的頭皮發麻,誰的腦袋比甲殼還能堅固?
  
  趙寶柱眼珠子一轉,隔空喊道:“這位大兄弟身手非凡,哥們佩服得很,不知道是那個部門的高手?我是幽靈教主座下……”
  
  說到這里他突然啞火了,因為楚云升壓根就沒聽,猶如猛虎一般越過王一見等人人頭,縱入正竭力死戰的蟲群。
  
  以戰刀強行對抗甲殼堅固的赤甲蟲!
  
  從沒有人見過如此的打法,更沒人見過如此迅速的殺戮,即便是幽靈教主或者軍方的金剛獸前來,也未必能夠做到。
  
  稍次一點的人,目光都來不及看清戰群中刀光的軌跡,除了一片刀光,還是一片刀光,跟著就是飛濺出來的赤甲蟲尸體,血肉模糊,為避免被砸中,眾人不得不退開到三十米開外。
  
  殺戮的速度是加速的趨勢,每死一只,速度便更快,但也有人看明白了原因,原來楚云升只殺其中一方的蟲子,而對另一方那些有黑脊線的赤甲蟲視而不見,因此,隨著時間推逝,被殺的一方越來越少,黑脊一方則越來越多,形勢便更加地朝著一邊倒去。
  
  等到殺戮聲漸止,樓道門口除了六只帶傷的黑脊赤甲蟲,便是一地的尸體,濃稠的黏液如同在地面上鋪了一層瀝青,踩在上面就是一個深深凹陷的腳印。
  
  如此一來,后面追來的覺醒人小隊更加驚悸,也更加的警惕了,以至于他們來的目的都暫時忘了,誰也不敢亂動,只期盼著這位閻王爺趕緊殺完走人。
  
  趙寶柱意識到不妙了,他似乎覺得眼前這個人很熟悉,一定在什么地方見過,但一時卻想不起來,當他將目光從楚云升身上轉移到手臂中勒住的女孩時,突然哎呀一聲,一拍腦袋,想起來大學城小樹林的那晚,終于知道這人是誰了。
  
  “操,原來是他,難怪那些小騷貨喊他傻子!沒想他現在厲害到這種程度,真他媽的是老子克星!”
  
  趙寶柱見事不對,也顧不上通知來支援他的覺醒人小隊,轉身就想遛了,先前還有赤甲蟲堵替他在門口,現在這位閻王爺全給收拾了,如果等他沖上來,那里還能有命在?
  
  招呼房間里面幾個同黨,便準備從后窗跳樓閃人,此時卻聽到樓下一陣驚呼。
  
  趙寶柱忍不住探頭望了一眼,頓時驚得魂飛魄散!
  
  只見這位閻王爺不知啥時候穿上一身冰寒透骨的戰甲,身披一件飄飄如火云般的斗篷,踩著空氣,對,絕對是空氣,扶搖直上,手中的戰刀更是凌厲,只在空中斜斜一劈,便有三道火芒刀光急速飛竄上來,呼吸之間,鋁合金窗戶連同周圍的墻壁被切為一團碎片,紛紛飛落向地面。
  
  如果僅是這樣也就罷了,不過只是一個人,想想辦法說不定也能對付,誰能想,那六只帶傷的黑脊赤甲蟲竟然不顧傷勢,擺出一副“忠心護主”的架勢,一邊三只,順著墻壁蹭蹭蹭地往上飛爬。
  
  此時,他哪里還敢跑?
  
  趙寶柱見過世面,腦袋很清晰,以這尊閻王的速度,知道自己根本就跑不掉,與其被追上,還不如下去與兄弟們匯合,仗著人多勢眾,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至于求饒,他徑直略過了,能眼都不眨一下就將七八只赤甲蟲屠戮一空的人,能是個心地善良之輩么?再者說,大學城小樹林的那次,在他心理上也有過濃濃的陰影。
  
  所謂一家歡喜一家愁,趙寶柱這邊愁云慘淡,王一見那邊卻是喜上眉梢,驚喜萬分。
  
  前一刻,他還在驚心楚云升會不會被赤甲蟲殺了?這一刻,他竟擔心楚云升會不會那么簡單就把趙寶柱這個王八蛋痛快地宰了,那就太便宜他了。
  
  但若是讓王一見知道趙寶柱此刻竟希望楚云升是個善良之輩,只怕當場能吐血,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各人飛轉心思的時候,趙寶柱終于等不住了,楚云升沖上來他便完了,于是當機立斷,對同伴呼喊一聲,勒著女孩的脖子便往地面上強跳,墜地受傷是難免的,但總比死在這里強。
  
  為避免兩個人的重量會加大與地面的沖擊力,更為了阻擋楚云升對他的襲擊,剛剛躍出窗口,他便將懷中的女孩狠狠砸向楚云升,然后借助推開的反作用力,再向遠處蕩開,朝著前來援助他的覺醒人小隊方向落去。
  
  令他郁悶的是,同屋的幾個同黨也不比他笨多少,知道王一見等人的最大目標是他,若是跟著從前面跳出窗口難免會成為阻擋楚云升的炮灰,這幾人腦袋瓜一轉,索性按照原計劃,從后面窗戶跳樓跑了。
  
  他們不來找楚云升的麻煩,楚云升也沒工夫去追殺他們,腳蹬在墻壁上,反彈出去,伸手接過面色蒼白的女孩,凌空一連踩出十幾個波紋水鏡,才將兩個人的重力堪堪抵消掉,飛落在王一見等人面前。
  
  但他沒有出刀,雖然在空中他完全有把握以刀光追上趙寶柱,卻始終沒有這么做。
  
  “傻子?真的是你!”王一見略顯得有些激動,表情有說不出的驚訝。
  
  “你女朋友交給你了。”楚云升將手中的女孩交給王一見,簡潔地說道,根據他的了解,王一見這個懶人能這么拼命救一個女孩,十有八九應當是他的女朋友。
  
  “呃,這個,這個”
  
  王一見搓著手,想說什么,被楚云升打斷,指著覺醒人小隊道:“等會再說,我先找他聊聊。”
  
  趙寶柱跳下地面,骨頭震得生疼,心肝五臟晃動不已,難受到了極點,正準備開溜,聽見楚云升這么一說,頓時又是一個激靈,知道是跑不掉了,被人家盯死了,倒也血性,走出人群道:“這位大兄弟,我們好像無冤無仇吧,現在人也還給你們了,難道還要殺掉我不成?如果是這樣,雖然我不如你,但有諸位兄弟在,也不怕和你拼一拼!我們幽靈神教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他一口氣先說了軟話,再仗著人多,最后抬出幽靈神教的牌子,料想楚云升即便有心為王一見出氣,最多也只是痛打自己一頓,斷然不會殺人。
  
  卻不料,楚云升淡淡道:“即便是你們那個什么破教的教主,我若想殺也就殺了。”
  
  趙寶柱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如此不將教主大人放在眼里,即使是覺醒人部隊的那個刺頭,也只敢冷嘲熱諷教主,殺掉教主這樣話的,從來都沒把握說過。
  
  不僅是他,周圍的覺醒人小隊也是一片愕然,心道這家伙不是瘋了吧,敢挑戰教主?就連王一見聽到楚云升直叱“破教教主”,也不由得地心中一慌,生出一股后怕,暗地里使勁地給楚云升打眼色。
  
  楚云升卻沒理他,收起戰刀與戰甲,顧自說道:“你若不信也沒關系,等會我還要你帶路去見你們的教主。”
  
  此言一出,趙寶柱一方齊齊往后一退,有幾個人已經準備回去報信了。
  
  不過楚云升雖然厲害,但僅憑他一個人想單挑整個幽靈神教,他們還是不相信的,趙寶柱兇狠的眼神一閃,抓住了機會鼓動道:“兄弟們,看來這人擺明了是和我們神教作對,大家不要怕,我們一起上,未必打他不過!”
  
  那覺醒人小隊眾人心中頓時大怒,原來只是趙寶柱一個人的事情,這混蛋轉眼間就把他們全都牽連進來,如果大家打過一場也就罷了,問題是從頭到尾,他們壓根就沒和楚云升動過一根手指頭,你趙寶柱惹下的事,憑什么要我們提著人頭去拼那柄寒紋戰刀?
  
  楚云升一步步走上前,冷冷道:“我要殺你,他們一個都不會死,你信不信?”
  
  他這是擺明了車馬炮,這句話的殺傷力比威脅將他們全部殺死還要大,只有實力到了很高的程度,才能有信心說一只殺一人而不傷及其他任何一個人。
  
  當然楚云升也不是對這些人有什么好感,他只是想問些事情罷了。
  
  覺醒人小隊的領頭人這時候急忙站出來表明道:“這位大兄弟,我們來之前并不知情況,既然您是高手中的高手,我們也有自知之明,不是不為兄弟拼命,實在是拼了也是白拼,趙寶柱我們交給你,你和他單挑,我們絕無二話。”
  
  他這話看似是說給楚云升聽得,實際上也是在說給同伴們聽,該退讓時當退讓,但也不能影響團結與士氣,否則以后誰還會為神教賣命?
  
  趙寶柱臉色頓時一片死灰,知道沒人能保住他了,索性把心一橫,準備和楚云升決一死戰。
  
  楚云升搖了搖頭道:“他還不夠資格和我單挑。趙寶柱,我看你也是個聰明人,我到現在也不動手,你明白什么意思嗎?”
  
  趙寶柱眼神一動,試著說道:“憑你的實力,我的確已經死很多次了,這個我自然明白,所以我想你不會殺我,但這話我不能說,說了,說不定你反而要殺我。”
  
  楚云升笑了笑道:“若是放在以前,我一刀也就把你殺了,沒心思和你嗦,現在卻不同,我反不想殺你,你還用點用處。”
  
  趙寶柱眼睛一亮,但隨即很郁悶地說道:“命在你手,你怎么說就怎么辦吧。”
  
  王一見見楚云升大有放過趙寶柱的趨勢,趕緊插嘴提醒道:“傻呃,楚大哥,楚哥,這家伙不折不扣就是人渣,這些天來都不知道干了多少壞事,人神共憤,千萬不能這樣就饒了他,只要他躲過今天,背后肯定還會陰你,狗概不了吃屎的。”
  
  趙寶柱立即瞪了王一見一眼,把王一見恨到了骨頭里,眼見出現了一絲轉機,這小兔崽子好死不活地跳出來,說出這番話來是要置他于死地啊!
  
  他心臟不由得地怦怦直跳,楚云升接下來的話,可能直接將決定他的生死。
  
  楚云升過了片刻,直到趙寶柱快熬不住的時候,才緩緩說道:“一見,我和很多人打過交道,有些人壞,就寫在臉上,一看便知,所以我不怕,而有些人壞,卻隱藏在心里,最是可怕,還有第三種人,他們長著大眾的臉,像你我一樣都是普通人,你不會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壞什么時候好,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
  
  趙寶柱就是第一種人,他壞,就寫臉上,是個人一看就知道,連他的那些同伴都知道,這樣的人,對我來說并不可怕。”
  
  王一見若有所思,便不再說話,不管如何,能殺掉趙寶柱的是楚云升,不是他們,勸一勸,提醒一下,是出自于好心,怕楚云升上當,卻是不能僭越做主的,這個分寸是要把握好的,要不然會招人討厭的。
  
  其他人也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不殺趙寶柱,只是覺得可惜,這么一個禍害人渣,一刀殺了只有人叫好,絕對沒有人同情半分。
  
  只有楚云升知道自己為什么不殺,他向趙寶柱揮了揮手,道:“你跟我走,帶我去見你們的教主。”
  
  說完又回頭對王一見說道:“你替我聯系覺醒人部隊的余小海,讓他盡快來這里等我,我去去就來。”
  
  趙寶柱眼神納悶,若是見教主大人的話,用不著非得他啊,還去去就來,仿佛幽靈神教總部是菜園子一般隨進隨出,等到了楚云升的車上,他才知道了真正的原因
  
  “我問你幾件事,你要照實回答,如果敢瞎說或者蒙我,你應當知道后果。”
  
  “您放心,您盡管問,我要是有一句瞎話,你直接滅了我!”
  
  “你倒挺干脆,這頭一件事,很簡單,你是不是可以控制那些蟲子?或者有與它們可以產生某種溝通的能力?”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