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657 我回來了

^
  
  老幽正陶醉于白花花赤條條的朦朧影子中,猝然聽到如此不和諧的話,頓時大怒:“誰!是那個王八蛋講的!老子明天就把他吞了!老子怕誰?老子誰都不怕!”
  
  那新任的副教主陰冷地看了一眼懷中的女子,得意地冷笑一聲,然后轉頭又裝作憤怒的摸樣道:“還能有誰?當然是覺醒人部隊的余小海那小王八蛋說的,上次他還當眾打了我們的人,教主大人,您老脾氣好能忍這小子囂張,咱們這些做干兒子可忍不了他,都等著聽你發話呢!”
  
  老幽哼哼地氣怒道:“我不過看在某些面子上,不和他一般計較罷了,這龜兒子竟然屢屢和老子作對,真是作死了,活得不耐煩了,看老子改天不把他滅了!”
  
  它說得很狠,但語氣中終歸有些底氣不足。
  
  那新任的副教主沒聽出來它話里的那絲意味,以為教主是真動怒,還想加一把火,燒燒這位教主大人,突地感覺到臉上一涼,然后就是濕漉漉的液體滑過臉龐,再一看原來是那女子將一杯水潑在他臉上,然后極其厭惡地推開他的摟抱,徑直走到老幽跟前,認真地說道:“干爹,我也聽到一些傳聞,本不想……可再不說或許就遲了。”
  
  老幽很不滿她的話,什么叫遲了?于是,哼了一聲:“什么傳聞!?”
  
  那女子見狀,便謹慎地措辭道:“最近城防傳來消息,說有一批人從南京活著逃出來了。”
  
  她這話剛剛落音,剛剛還一副威嚴模樣的老幽便渾身一抖,經過幾次克制才調整好鎮定的音調:“接著說,你接著說!”
  
  那女子眉頭稍稍皺起,更為小心地說道:“確切的消息軍方已經封鎖了,但有傳聞說有一柄懸于蒼天的利劍出世了,斬殺四方……干爹,您想南京剩下的人中除了他還會有誰!?”
  
  老幽手中浮起的酒杯咣當一聲落在地上,臉色大變,咻地一煙站起來,來來回回飄動身體,急促地喃喃自語:“不可能,不可能,我已經感應不到他了,怎么可能還活著,這么可能呢!”
  
  那女子壓低聲音道:“干爹,您再想想最近城里的另一個傳聞,軍方都派人來問過您的那個,一道紅云透著寒光,干爹,您難道忘了他搶來的斗篷正是紅色的呀!”
  
  老幽哎呀一聲,拍著虛化的大腦,露出驚悸的神情。
  
  這時候,那新任的副教主從后面竄出來,冷哼道:“干爹,不管是誰,咱們幽靈神教還能怕他不成?來一個咱殺一個,來一雙咱殺一對,再者說,那人不是還沒來嘛?”
  
  老幽雙眼一沉,一腳把他踹飛,怒罵道:“你懂個屁,你就是個錘子!”
  
  那女子抓住時機乘熱打鐵,指著場池中淫靡放蕩的人群,提醒道:“干爹,如果讓他知道您這樣……,那可要是出大事了啊。”
  
  老幽猛地一個激靈,像是被蝎子蜇了屁股那般,急跳起來,驚恐大喊道:“全都給我滾出去,滾!滾!滾!全都滾!那個誰,趕緊,趕緊把外面的牌子給摘了,什么牌子?還能什么牌子,當然咱們幽靈神教的牌子,趕緊摘了!快快快!”
  
  場池中幾乎已快是赤身裸體的男那女女們頓時被嚇了一大跳,除了幾個還在瘋狂“癲癇”中的家伙,其他人都膽顫心驚地望著暴怒邊緣的老幽它可是吃人的魔鬼啊!
  
  信任的副教主爬在地上,保住老幽虛化的腿,哭喊道:“教主,干爹啊,這牌子咱可不能摘啊,摘了就沒臉啦!”
  
  老幽臉沉如水,不予理會。
  
  白花花赤條條的男女們趕緊找褲子的找褲子,找內衣的找內衣,實在什么也找不到的,扯一塊桌布裹在身上就驚慌失措地奪門而逃。
  
  不過一小會,一個年輕人抱著寫著“幽靈神教”的牌子跑進來,老幽的臉就更沉了,幾乎就要滴出水來一般嚇人。
  
  那女子還想說什么,老幽卻冰冷地伸手阻止住她,似乎恢復了鎮定,看著那塊牌子,沉聲道:“給老子再掛出去!”
  
  “干爹?”那女子幾乎失聲道。
  
  “你也閉嘴!”老幽陰沉地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姓余的那小王八蛋勾勾搭搭,人類的智慧,哼哼。”
  
  “干爹,我是在為您考慮啊。”那女子驚悸地爭辯道。
  
  這時候,新任的副教主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插嘴道:“你是為教主老人家考慮嗎?你以為教主老人家會怕那什么狗屁懸于蒼天的什么劍嗎!?她這是吃力扒外,您就把她交給我來處置吧,一定會讓您老人家滿意!”
  
  面對他的連身責問,那女子想分辨,卻看到老幽越來越陰沉的臉色,便緊緊閉上嘴巴。
  
  “夠了!你也滾蛋!”老幽指著新任副教主鼻子罵道:“去把老子的幽靈戰士叫來。”
  
  新任副教主不過是吃喝玩樂供它娛樂的主,老幽心里可清楚的很,目光隨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哼哼道:“楚魔掌,我不會怕你的!楚魔頭,我才不會怕你呢!我老幽可不是以前的老幽了!”
  
  ******
  
  楚云升抵達上海城外,已是離開鬼鎮后的第七天。
  
  之所以要耽誤這么多天,是因為他需要足夠多的元氣儲備與戰甲材料,高速上、鐵路邊都成了他的主獵場,人類看不見蟲子怪物,但它們可得見人類,這些地方都是它們出沒幾率較高的位置。
  
  雖然拿逃難者做餌子,說起來有些殘酷,但好歹也算救了他們一命,而且,等他們進城之后,傳言一起,多少可以為他在進入上海前造點聲勢出來。
  
  他就是要讓上海的軍方與政府知道,他楚云升來了!
  
  至于老幽,說實話,他壓根就沒放在心上,一個人不人鬼不鬼,在黑氣面前戰斗力只有5的渣渣而已。
  
  七天下來,這兩條線上的落單生物被他偷襲了個遍,只要被發現的,幾乎一個不拉,全部擊殺斃命。
  
  奇怪的是,始終沒有再見到除第三方蟲子以外的另外兩方蟲子,它們就像消失了一般,不見蹤影。
  
  楚云升分析無非有兩點,從南京城剛一出來便能遇上它們,說明它們一直在南京外圍結集,就等著發現自己,然后致命一擊,現在被自己逃了,肯定是貓在什么瘋狂營造黏液之地,等珉出現后,必定還會卷土重來。
  
  殺他一方如果這樣做,黑脊一方也肯定類似,蟲子的世界他太了解了。
  
  那么等待他將是一場恐怖級別的大規模戰爭,此刻越是寧靜,屆時爆發的便更猛烈。
  
  所以,他必須盡快、更快的提升實力!
  
  與大腦袋一戰留下的重傷也逐漸恢復過來,正抓緊一切時間向二元天第二層境界沖擊。
  
  曾幾何時,就是這區區的第二層差點在寫字樓頂的大樓上要了他的性命,原因只是因為一個字符涵義不明而已,那時幾乎是拼了性命去搏一回,真真是兇險萬分!
  
  然而,第二層境界的修煉給他留下的深刻印象并不僅是這一項,借助蟲子催生黏液開始加速修煉的起點也是第二層,之后,他便走入“歪門邪道”的捷徑,并沉迷于此,最終也被折磨的死去活來,但竟然以逆元氣成就了三元天。
  
  當然逆元氣是不是這個原因引起的,他至今也不知道,那會太混亂了,又是命源,又是沖擊零維空間,直到最后一步步走入修煉上的絕境,連前輩都自言無力回天,他也只能等死而已。
  
  如今在偽碑之中,楚云升雖然知道不是真實的,但他想按部就班地修煉一回,戒浮戒躁,以正確的方法修煉到正確的三元天,一來保證在拿到全部玉牌前保持穩定的戰斗力,二來,他也想看看,這樣修煉下來,真正三元天應該是什么實力?或者更貪心一點,可否沖破四元天?
  
  時間上,他想是來得及的,畢竟一到四元天之間的修煉步驟與古書字符他都很熟悉了,大的問題上出不了太嚴重的差錯,只要保證穩定的進度,在偽碑結束推演前,一定有機會沖擊四元天。
  
  其實,他還有一個更大的野心,只是不太現實,難度實在太大,可以說是希望飄渺之極,以至于他也只是想想而已,都沒敢列入計劃之中。
  
  那便是沖擊九元天!
  
  誕出那思維無法理解的一靈!
  
  前輩說過,只有沖破九元誕出一靈,他才有得救,否則仍是死路一條,無藥可救。
  
  雖然他曾隱隱約約地感覺到應該還有另外一個方法獨立于古書體系的方法,但沒有任何的頭緒,只是一種感覺,還是很虛無很模糊的感覺,比起成就九元天還要不靠譜。
  
  在偽碑之外,他已經活不了多久了,擺在他面前的只有這么一個極不可能的機會,或許即便沖破了九元天,誕出了這一靈,到偽碑也不管用,可畢竟這已經是他最后一個能看見的機會,說沒有期望是騙人的,他還想著看著女兒長大。
  
  可那是九元天啊!
  
  他掙扎了這么久,連四元天的門檻也沒有跨過,那上面還有五個元的境界,豈是那么容易的?只怕用盡他一生也無法企及。
  
  “前輩還真是幽默……”
  
  楚云升看著遠處隱約出現零星燈光的城市,感慨道:
  
  “上海,我又回來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