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654 緊緊握住手中的劍

^
  
  “啊!”
  
  一聲滲人的慘叫打斷了楚云升的思緒,聲音由隊伍右側燈光不及的黑暗中傳出,距離楚云升等人的位置稍遠一點,但在寂靜如死去的黑夜里十分刺耳,分明是臨死前的慘呼。
  
  “老馮你們去看看怎么回事。”
  
  楚云升回頭向馮英西下令,根據元氣波動的情況來看,大約也只是一兩只赤甲蟲的樣子,馮英西手下現在有十三個覺醒人,加在一起,如果連一兩只赤甲蟲都應付不了,他們在黑暗的曠野里就走不了多遠。
  
  馮英西知道楚云升對覺醒人要求出奇的嚴格,也不說什么應聲就走,于堅自愿一同去幫忙,雖然他們的作用不是很大,但好歹也有幾條槍。
  
  “羅班長,我有個任務交給你。”楚云升目視前方,神情有些無奈。
  
  “您說。”羅大聯抱著突擊步槍,上前一步說道。
  
  從最初的六七個人,經過火車站的收攏,如今羅大聯身邊一共聚集了十五名幸存下來的散兵,基本來自于原徐州步戰旅,他們直系家屬在黑暗降臨前由于軍區的運作大多已轉運到上海,故而也沒別的地方可去,只想盡快回到上海與家人團聚。
  
  這也是他們愿意跟著楚云升的原因之一。
  
  “距離上海還有很長的一段路,黑暗中,什么樣事情都可能發生,像剛才的突發情況還會有很多,你們是軍人,和馮英西他們不同,遇到事情不應該慌張亂跑,穩住隊形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自己先亂了陣腳,不管敵人是誰、在哪里,最終都將不戰而潰。”
  
  楚云升見過太多不戰自敗的例子,有時候僅僅一只蟲子從黑暗中鉆出身軀,就能使一隊的覺醒者不戰自潰,一場原本有八成以上把握贏的遭遇戰,硬是演變為四散奔逃的鬧劇。
  
  羅大聯明白楚云升所指的事情,不禁羞愧道:“我們剛才的確有點亂。”
  
  “也不能全怪你們,我事先也沒交代好。”楚云升認真地說道:“所以我現在有個任務要拜托給你和你的戰友們,后面的這段路上,不管發生了什么,遇到了什么,又或者我去哪兒了,你們都不能亂,替我保護好蓋伊婭,一定要安全將她送到上海,萬一我沒有跟上來,不要交給軍方和政府,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明白嗎?”
  
  “明白!楚先生,沒有您我們這些人不可能活著走到這里,就沖著這個,您放心,兄弟們就是拼了性命,也會保護好她。”羅大聯握緊槍聲道。
  
  “拼命就算了吧,誰也不比誰的命金貴,這些話我曾經聽過很多,做不得數。”楚云升看向紛亂隊伍的目光更顯得滄桑,和他年輕的面容格格不入,最終不知對誰喃喃說道:“也許,她是你們能活下來的唯一希望……”
  
  羅大聯尷尬地笑了笑,楚云升的話雖然很露骨但直插人心,如果楚云升不在,他們又陷入生死存亡的重圍,他會因為一句口頭的承諾就用寶貴的生命去保護與自己無關的人嗎?他不知道,因為沒有發生,所以不知道。
  
  前方的廝殺聲越來越猛烈,激烈的槍聲與蟲子的嘶鳴順著冰冷的空氣飄來,隱隱約約能聞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我們走吧,該去看看了,再不去怕是又要死人了。”
  
  楚云升估計馮英西等人沒有對付蟲子的經驗,十有八九已經處于下風,他要再不去,越打越害怕的覺醒人弄不好馬上就能一哄而散,各自逃命。
  
  脊背上有一條巴掌粗黑線的赤甲蟲也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趨,似乎楚云升要到哪它就決定跟到那兒,沒有任何離開的意思。
  
  楚云升拿它也很頭痛,赤甲蟲不是珉更不是殤,跟它沒辦法交流,原本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坐騎,就因為聽不懂指揮,只能變成的跟屁蟲。
  
  一人一蟲加上羅大聯等人很快來到隊伍右側的戰場,周圍的幸存者早跑干凈了,只剩下一具血腥的兩截尸體,以及大呼大喊竭力奮戰的馮英西等人。
  
  有的時候,在恐懼面前,大聲喊叫也是一種壯膽,給人直面絕境的勇氣。
  
  說是戰場,其實也就是一個田頭,里面的莊家早已枯死,有一個火元氣覺醒人跳大神似得到處放火,燒得桔干莖枝噼里啪啦歡快作響,且有越燒越旺的趨勢,卻沒有實質性的作用。
  
  但這還算是好的了,起碼可以起到干擾赤甲蟲的微弱作用,另一個冰元氣覺醒人才真正令楚云升見到什么叫瞎搞,前面的那位在放火,他便跟在后面滅火,偶爾還把冰塊砸到自己人人群中,惹得馮英西一陣陣破口大罵,但也于事無補,此人壓根就不是戰斗,完全是在破壞。
  
  真正給兩只赤甲蟲帶來威脅的只有四五個人,以馮大老板為首,兩面“救火”,才勉強保持這只毫無戰斗力的覺醒人小隊沒有被蟲子消滅。
  
  原本以為只是來打醬油的于堅等特警,反而發揮了令楚云升意想不到的效果,他們運動在圈外,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以精準的槍法猛烈點射赤甲蟲眼部口腔以及重要的活動關節,整體訓練有素,分工明確,配合無間,給兩只赤甲蟲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看來,他們能在黑暗的野地存活到現在,依仗的并不是運氣,而是更強的適應能力與戰斗能力。
  
  楚云升一出現在戰場上,戰局立即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又有一只蟲子從黑暗深處奔來,速度非常快,如同一匹疾馳的駿馬,應是全力奔跑下的極限,可能察覺了這里的動靜趕來的,也可能是其他原因,在它出現的同時,楚云升發覺了它,身后的黑脊蟲子也發現了它。
  
  然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疾奔而來的赤甲蟲直接無視了田野中跳大神的、充當消防員的等等諸位初哥,直撲向戰圈外的楚云升,在半路上,與猝然出擊的黑脊赤甲蟲沖撞在一起,緊跟著,兩只赤甲蟲便展開激烈的廝殺,看得眾人目瞪口!
  
  何止他們目瞪口呆,另外兩只赤甲蟲也是目瞪口呆,茫然地看著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兩個同伴絲毫沒有遲疑的自相殘殺。
  
  原先的戰場驟然冷卻下來,新的戰場逐漸血腥起來,后來的兩只蟲子仿佛有什么血海深仇,廝殺的激烈程度瞬間升級到你死我活的地步,連楚云升都反應不及。
  
  它們相互死死咬住對方的身體,一對恐怖的大鉗子更是無時不刻地試圖夾斷對方的大腿,吐出來的腐蝕性粘液遍地都是,落在地上咝咝地冒著燙人的白煙。
  
  同時它們也在不停地嘶鳴,你一聲我一聲,一聲比一聲刺耳尖銳,仿佛在傳遞著某種信息,看看先前的兩只還在發愣的蟲子就知道,一會在奔來的赤甲蟲嘶鳴聲中想要去攻擊楚云升,一會又在黑脊赤甲蟲的嘶鳴聲中茫然地停下腳步,這么來回折騰下,終于惱火了,干脆誰也不聽,仍然殺向老對手馮英西等人。
  
  嘶鳴聲越來越高,越來越尖銳,穿過黑暗的田野,飛向黑暗的更深處。
  
  楚云升恍惚間明白了什么,馬上取出強弓,強忍傷勢復發的痛楚,接連放出兩只寒冰箭,將攻擊馮英西等人的那兩只赤甲蟲一一射殺,在提起戰刀,掠向已與黑脊赤甲蟲廝殺為一團無法再用寒冰箭射殺的最后一只蟲子。
  
  那只蟲子被黑脊赤甲蟲鎖死,殺掉它并不困難,刀鋒帶著烈焰從它腦袋與身體之間切過,頓時就有一大團的綠色體液從胸腔中噴射出來,落在地上蟲腦袋還在不屈地向天空嘶鳴不已。
  
  這就是赤甲蟲,這就是蟲子,遠非一群烏合之眾的浮游可以比擬的!
  
  然而此刻,大地上已傳來不需要元氣感應就能明顯感覺到的劇烈震動,似有千軍萬馬在奔騰,一種大軍壓境的恢宏氣勢撲面而來。
  
  馮英西的面色頓時一片慘白,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更有膽小一點的,雙腿都在打顫,雖然他們經常聽楚云升提起一旦遇到大規模蟲群就是死亡之吻,但畢竟誰也沒見過,也就感受不到,更不會放在心上,然而現在連見都還沒見到,僅僅那股鐵甲洪流般的氣勢,便足以讓人肝膽俱裂了。
  
  “快走!”
  
  楚云升第一個反應過來,眉頭幾乎擰成了川字型,以不到一千人的隊伍即便加上他,也不夠赤甲蟲大軍塞牙縫的!
  
  馮英西、于堅、羅大聯等人幾乎是機械地移動腳步,誰都萬分地清除,這一次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人的兩條腿怎能跑過速度快如風的蟲子?
  
  這時候,從地上迅速爬起來的黑脊赤甲蟲拼命地用腦地頂著楚云升,讓他剛快跑,頂了幾次,見楚云升沒怎么動,它急了,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不顧它已經受傷的大腿,竭力地頂著楚云升,幾乎是在懇求他趕緊走,走得越遠越好。
  
  楚云升望著它幾乎折斷的大腿,知道帶它一起走已是無望,一狠心,向后退開腳步。
  
  黑脊赤甲蟲見他終于要走了,默默轉過身,在馮英西等人的目光中,做了一個他們永遠無法理解的舉動它拖著那條殘廢的大腿,一瘸一拐,艱難卻毅然地沖向越逼越近的鐵甲洪流,弱小如螞蟻一般卻決死地以自己的身軀阻擋在滾滾大軍來襲的路上。
  
  每個人在敬佩的同時,心中都無不生出陣陣寒意,他們將要面對的將是怎樣的一種敵人!?
  
  楚云升看著黑脊赤甲蟲在黑暗中顯得極為孤零單薄越行越遠的身影,緊緊握住手中的劍。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