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653 你到底在哪里

^
  
  特警們的營地不在附近,距離這兒大約有2公里的路程,幾十分鐘前,他們聽到了火車的聲音,猜測可能有什么事情發生,一翻整頓武裝后,便摸著黑趕過來,走在半道上,遇到了羅大聯的哨兵,因為緊張,槍走了火,所幸沒有傷到人。
  
  于堅提出想要返回一趟營地,來回可能會耽誤點時間,但楚云升同意了,因為有一個特警在等他的期間犧牲了,遺體是沒辦法運回去了,只將其骨灰帶給犧牲者的家人,也算是“死了見尸”了。
  
  焚燒遺體的工作交給了火元氣覺醒人,出于對死者的尊重,楚云升告訴于堅,回到上海后,他會親自登門把骨灰交給死者的家人,或許在馮英西的眼里,他這是對于堅等人的收買人心之舉,但楚云升只會做他認為對的事情。
  
  在這期間,羅大聯的兩副簡易擔架也做好了,材料都是拆取于火車上的雜物,簡單拼湊而成,樣子難免就丑陋了點,但都這個時候了,誰還會計較呢?
  
  藍發少女卻堅持不肯躺在羅大聯的擔架上,誠惶誠恐地說出一大堆沒人聽得懂的話,只有楚云升理解她的意思,不是因為擔架的簡陋,而是,讓兩個人類,好吧,兩個蓋伊抬著她,對她而言,是沒辦法想象也沒辦法接受的事情。
  
  看她強行撐著表明自己還能行走的樣子,楚云升也就不逼她了,等燒暈了,自然就躺上去了,不過等她再醒來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被嚇哭?
  
  于是在出發的時候,隊伍里只有楚云升一個人坐在了擔架上,成了唯一個老弱病殘者。
  
  但就是這個“老弱病殘”的人,不管他坐在那里,還是躺在那里,都沒人敢忽視他的存在,一柄曾懸于蒼天的利劍,擺在任何地方,都能讓人感覺到它身上所散發出的陣陣寒意。
  
  一千多人的選擇便證明了這點,除了一小部分人決定涉險趕回位于其他省市的老家,剩下的大部分人都選擇跟在這位老弱病殘的身后,前往上海避難。
  
  在這件事情上,馮大老板幾乎沒費什么口舌,領導者也依然是他,楚云升仿佛對權力沒有興趣,但實際上他只猜對了一半,楚云升著實是不想應付那些瑣碎的事情。
  
  前往上海的道路充滿著各種可能,無法預測,就像黑暗遮蔽了人類的視線,從而使得原本平平無奇的曠野平添了幾分恐慌感,誰也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怪物將從黑幕里突然跳出來,攻擊他們,撕咬他們,然后連皮帶骨地吞下去。
  
  前方就像張開了巨口的怪獸,而他們正排著隊伍一點一滴地走入進去,四周仿佛有無數雙貪婪的眼睛在注視著他們,移動著腳步,尾隨在身后,隨時準備撲上來,將弱小的人類變成一堆食物。
  
  失去城市的庇護,在黑暗的野外,人類就像是剛出生的嬰兒,極難生存下去。
  
  然而他們這一路走得出奇的平靜,沒有想象中恐怖怪物,也沒有如楚云升所說的蟲群,就連在野外生活了十來天的于堅也覺得不可思議,難道真得像幸存者們所說的那樣怪物們都在躲避楚云升這柄上天之劍?
  
  關于這一說法,于堅在隊伍中認真打聽過,有些不太相信,楚云升的確很強,但絕不可能強到可以自由來去天空的程度,那哪里還是人?分明就是吞云駕霧的怪物了!
  
  他決定還是找楚云升問個清楚,如果楚云升真有趨利避禍的能力,那接下來的這段路便可以輕松多了。
  
  “這你也相信?”
  
  于堅將心中的疑惑講出后,便遭到了楚云升徑直的反問。
  
  “但他們”于堅想回頭指向馮英西等人,說明疑惑的來源,但馬上就被打斷了
  
  “不要回頭。”楚云升淡淡地說道:“我們被盯上了。”
  
  “被盯上了?”于堅心中一驚,他是老特警了,偵查與反偵查手段在他手里都是小兒科了,怎么就一點沒有察覺被人盯上了呢?
  
  但再細細一想,背后便是一身冷汗,幾大百近千人的隊伍走了這么久,別說怪物,一只小貓小狗都沒碰上,這本身就很不正常。
  
  到底是誰盯上了他們,以至于其他怪物都不敢靠近?于堅并不害怕,但很緊張,他心里很清楚,能夠做到這點的,絕對不會是普通的角色。
  
  不過楚云升是如何發現的呢?
  
  他察看過楚云升的資料,以前就是一個普通人,雖然后來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但那是戰斗方面的,偵查與反偵察經驗不是隨便可以憑空冒出來的,得需要長期的訓練與實戰才行。
  
  還有,為什么不讓自己回頭?要知道隊伍里面很多人都在東張西望,向后看的更不在少數。
  
  “它一直在試探我,你站在我附近就不要回頭,否則它會以為我害怕了。”楚云升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平靜地說道:“沒事,你就當什么都沒有發生,離開我附近,該干什么還是干什么。”
  
  “是什么東西?”于堅見楚云升沒有一點慌亂的樣子,心中還是很佩服的,作為一個老特警,被槍指著后背的事情他曾經歷過,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滋味,沒有十來年的老特警,而且還是特別優秀的那種,根本做不到如此的鎮定。
  
  楚云升以前只是一個普通人,他是哪里來的這些心理素質?于堅感覺到自從第一次見到楚云升,這個男人身上就像籠罩著迷一樣的色彩,無論怎么看,都沒辦法看得清楚。
  
  “不知道。”楚云升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我只“看”到了一雙“眼睛”。”
  
  “會不會是大型章魚怪?”于堅想到南京靠江,結合最近的遭遇,做出猜測。
  
  “不是。”楚云升安靜地說道:“你不用猜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從我們出發沒多久,它就一直跟在我們后面,最靠近的一次是在我們的左側,但它很小心,非常的小心,我們隊伍中的覺醒人它都一一偵測過。”
  
  于堅見楚云升說得非常清楚明白,以為他有了對策,心中便揚起希望道:“它是在害怕您?”
  
  “如果我沒有重傷,大約能和它打個平手,現在卻不是它的對手。”楚云升冷靜地說道:“不過它疑心太重了,大概并不能確定我是不是受傷了。”
  
  于堅看了他一眼,不解道:“您不是已經在擔架上了嗎?它還能看不出來?”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你是用你的思維去想問題,它是人是鬼我們都不知道,你怎知它會如何想?或許在它看來,我能坐在擔架上被你們抬著,正說明了我人類生物群中擁有很高的地位,更讓它不敢輕舉妄動。”
  
  于堅驚訝地望著楚云升,半響才道:“您不去當刑偵警察真是可惜了。”
  
  他哪里知道楚云升能有如此敏銳的觀察能力,和自身素質沒有半毛錢的關系,實在是因為經歷得太多,幾十年沉淀積累所得,又做過一段時間的蟲子,看問題的角度便顯得更加的靈活。
  
  他只是被楚云升年輕的外表所蒙蔽而已了。
  
  “別說話,有新東西過來了!”楚云升眉頭微微一皺,此刻元氣波動在他手中提著的劍鞘上十分敏銳,而劍鞘的尾端從衣服后面撐出來,像極了浮游的尾鞭。
  
  “開始靠近它了!”楚云升眉頭皺得更深了。
  
  于堅此刻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打擾到楚云升神秘的隔空感應。
  
  “它疑心太重,很猶豫!”楚云升沉著氣,像是臥在草叢中蓄勢待擊的猛虎,一動不動。
  
  “那東西開始攻擊它了!”楚云升一句跟著一句心驚肉跳的話令于堅心跳加速,誰能想到在他們身后的黑暗中正進行著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
  
  “它它看向我了!它擔心,,,機會來了,,,正是此時!”
  
  楚云升突然從擔架上一躍而起,冰晶戰甲飛速浮現,踏著人頭,身如離弦之箭向隊伍后方飛掠,腥紅的斗篷戰衣在阻力下高高飄起,像是飛蕩在黑暗中的一片火云,發出炙熱而迅猛的光芒。
  
  于堅嚇了一跳,楚云升說走就走,連個預兆都沒有,而他身后的逃難隊伍更是驚詫,直覺得一團火焰從頭頂疾速掠過,快得嚇人,其中還有一部分人感覺腦袋上被誰輕輕踩了一下。
  
  行進的隊伍頓時混亂起來,慌張中相互推搡甚至踐踏,也不管危險來自哪兒,無頭蒼蠅一樣本能地朝前方擁擠。
  
  于堅一邊沉聲呵斥,穩定隊伍,一邊叫上自己的隊員向隊尾火速趕去,子彈全部上膛,保險打開,一場血戰就要開始了。
  
  受到他的影響,羅大聯以及馮英西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在緊張氣氛下,丟下不戰自亂的人群,也都各自帶著自己的人也跟了上來。
  
  而此刻的楚云升已經一騎絕塵般沒入隊尾的黑暗之中,只有那火紅的斗篷在眼睛里可以留下一道殘影。
  
  等到他們匆匆趕到時,發現楚云升正和一只蟲子在對峙,氣氛相當的怪異。
  
  “是赤甲蟲?”于堅奇怪道。
  
  赤甲蟲的名字在黑暗降臨前就是楚云升提出來的,后來上海方面對這種蟲子的命名便直接將其采用過來,倒是省了很多事情。
  
  “不是,它已經走了。”楚云升目光一刻都沒離開過面前的那只蟲子,仿佛另外在思考著什么。
  
  于堅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邊持槍戒備,一邊急促提醒道:“楚先生,蟲子有好有壞,你要小心!”
  
  在眾人頓感緊張的目光中,楚云升卻做了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他將戰刀收回刀鞘,然后就這么筆直地走到那只蟲子面前,靜靜站立了一會,最終居然伸出右手撫摸它的腦袋!
  
  “楚?”曾被襲擊過的于堅心懸到了嗓子眼,仿佛下一刻,蟲子就會暴起,一口咔嚓掉楚云升的腦袋。
  
  但他們愕然的是,那只蟲子竟然主動地將腦袋靠上去,像是一只討好主人的小貓,溫順無比。
  
  于堅和馮英西等人腦袋快暈了,是的,有的蟲子的確不主動攻擊人類,但也和人類保持著距離,兇神惡煞的模樣,什么時候“溫順”到任人撫摸的程度了!?
  
  楚云升的身體并沒有恢復太多,能撐到站在這里,完全是為了嚇走那雙疑心太重的“眼睛”,為此還特意選用和赤甲蟲一樣的火能量,讓那雙“眼睛”誤以為他和蟲子是一伙的,誰想到……
  
  他的目光從赤甲蟲背上的黑脊滑過,望向遠處的黑暗:“冥,你到底在哪里?”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