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639 熟悉的食物

^
  
  藍發少女的提醒聲,立即驚動了巨型浮游,那是一種形如三角風箏的單尾浮游,透明的身體散發著幽然暗淡的藍光,光芒不再是由反射形成,而是自它體內向外主動散出,標志著不同于其它普通浮游更高等級的身份它有了光。
  
  得益于風箏形身體結構,三角單尾浮游俯沖速度相當得快,細長的尾鞭在高速下沖中呈S波浪形在身后拖曳扭動,大約以此調節方向和以振動波反射來測量空地深度,當然應該還有與目標的距離探測。
  
  從三四層樓高的位置沖下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楚云升可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一個十五六少女嘴唇邊的一張紙片上,在三角單尾浮游高歌猛進的一剎那,他拉開弓弦,箭鋒直至浮游腹部。
  
  灼熱火元氣像進度條一樣從箭尾迅速蔓延至箭首,點燃銳利箭尖,再向前兇狠離箭沖出三寸,向冰寒夜空露出烈焰獠牙,盡顯其暴虐本色,然后,倏然拉回,火勢順勢匯聚蓄于箭鋒之上,熾熱的高溫將周圍空氣中水分蒸發為一屢屢白霧,咝咝作響,霧氣的顆粒折射下,發出刺眼的光芒,明亮地映入楚云升戰笠邊緣線壓住的漆黑瞳孔,猶如暗夜中食人的兇獸,冷酷而專注。
  
  三角單尾浮游似乎也感覺到了危險氣息,急沖直下的身形立即做出調整,將第一目標更改為更具有威脅的持箭人身上,想要返回是來不及了,最好的辦法就是先干掉最有威脅的目標。
  
  嘯!
  
  它剛剛調整好方向,楚云升的打擊就到了。
  
  竄出弓體的利箭燃燒著烈焰,箭鋒刺入空氣發生劇烈摩擦,形成一個耀眼尖錐,里面炙熱高溫,外面罩著一層泛著寒芒的白霧,那是氣化瞬間來不及揮發的水分子,遠遠看去,就如射向黑暗天空的流星。
  
  面對種內競爭取得優勝的高級浮游,楚云升不敢小看,一出手第一次攻擊就是注滿元氣的最飽和打擊。
  
  然后,不等攻擊結果如何,立即收弓換刀,準備近戰。
  
  箭和浮游的速度都很快,相互之間距離也不遠,嘯音傳到耳膜的時候,眼睛就能看到它們在一條直線上互不相讓地迎頭撞上,但如果細看或者放慢視覺速度,就會發現一場驚心動魄的速度之戰。
  
  是的,比拼的就是速度!浮游的反應速度與楚云升箭的速度。
  
  當箭鋒頂著耀眼尖錐筆直刺向高速俯沖下來的浮游,對沖相加的速度能夠給浮游的反應時間不多,可以說是極少極少,連眨眼的功夫的不會有,更何況雙方幾乎是在同一條直線上,沒有任何臨時改變方向規避的機會。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相互撞擊是必然的。
  
  但這只從煉獄般的競爭廝殺場上活下來的高級浮游做到了,視覺上已經不可能看到它的反應動作,因為時間太短太短,超過視覺神經的反應速度,因此看起來,就像神奇的魔法一樣,箭從它的身體里徑直地穿了過去,昂首射向黑暗的天空,什么都沒有發生。
  
  只有等到下一刻,視網膜急忙將新的影像通過繁忙的神經傳向更加繁忙的大腦,才能看到這只高級浮游在那一剎間收縮了三角身體,將兩邊的副翼膜合攏到以身體中間線為基準的一條直線上,速度驟然加快三倍以上,正以驚人地氣勢箭射而來。
  
  這一招是它管用的伎倆,也是它能夠在眾多浮游種內廝殺中存活下來的必殺技,很容易讓對手誤判它的速度,在俯沖的最后關頭還能突然加速三倍以上,很少有敵人能夠料到,在最后這么短的距離上,基本沒有任何敵人可以逃脫過它的雷霆一擊,因為連反應的時間都不夠。
  
  但它卻不知道它面對的是誰!
  
  一個從比它所經歷的更為殘酷的死亡戰場上活下來的人,遭受過數不清地壓根就沒間斷過的連續打擊的人,是不存在反應速度的,他的刀就是反應速度,他的劍隨時都在任何敵人攻路線上等待著。
  
  電光火石之間,它沒有意識,下面的人也沒有意識,雙方都是戰爭中的幸存者,最后關頭,依靠的都是直覺、經驗還有最重要的信心!
  
  哧
  
  這不是撞擊的聲音,是熾熱的通紅鐵塊侵入冰冷水池發出的氣化聲。
  
  楚云升的戰刀從它直線身軀大約三分之一位置劃過,大量冰元氣霧化出的白氣從刀刃滑過浮游身體的位置上升起,像是古代的烙刑,受刑者浮游,發出凄厲的“慘叫”,聲波幾乎可以刺穿人類耳膜所能承受的極限!
  
  它的尾鞭極度痛苦地蜷縮成一團,像是一種本能的反應,只有遇到天敵時,它才會這么做。
  
  然而這個世界,它們是沒有天敵的,從幾天前就已經證明了,這些“記憶”信息通過大量吞噬同類被儲存在它身體中的某個剛剛形成的特殊有機體中,將來或許還可能形成遺傳信息。
  
  它被那柄刀鋒蕩開了,但沒有死,也沒有一分為二,否則它就必須首先考慮活在后面的屁股位置還是活在前面的頭部位置,而不是憤怒地反擊。
  
  身體進化后的高度韌性與柔性救了它,當然充足的冰元氣能量也是它能活下來的原因之一,不管怎樣,它都憤怒了,因為身體中有機體內的記憶信息告訴它,下面那個持刀的生物只是一個食物。
  
  一個食物竟然敢傷害食主,這是絕對不能容許的!
  
  它直線般的身體再度弓起,積蓄著驚人的力量,尾鞭也翹起來了,顯示著它應有的怒火。
  
  但在這個時候,它“看見”了持刀食物身邊站著的那個原以為也是同類食物的生物,竟然顫栗了一下,莫名其妙地產生一種想逃跑的沖動。
  
  它不是普通的浮游,一個擁有了專門有機體承載記憶信息的高級體,原本分散隱性存在身體其他部分中的記憶信息也被化學復制集中到里面去,變得更加清晰和準確。
  
  它不是害怕這個生物,因為這個生物也是一種食物,而且是很熟悉的食物,但絕不應該是這里的食物。
  
  這里應該是沒有天敵的食物天堂,讓它們被壓抑不知多久的進化能力迅速爆發,而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食物,讓它“想起”它們原來的世界,記憶信息中最恐懼的部分就和這種食物聯系在一起。
  
  那是一部血淚斗爭史,為了生存也為了繁衍,它們和這種食物血腥戰斗了無數年,漫長的歷史漸漸滲入到它們的遺傳信息之中,代代相傳下去。
  
  它驚恐地高頻振動尾鞭,想要把躲藏在黑暗中通常和這個食物一起出現的敵人找出來,它現在幾乎處于崩潰和絕望之中,因為根據遺傳信息,如果一開始它就能發現對方,或許還能血戰一番,但如果被暗中鎖定了,只有死路一條!
  
  只有一兩秒鐘的時間,對這只高級浮游來說,幾乎一生那么漫長,可不是一生么?一旦死亡,一生就到此終結了。
  
  兩秒鐘多一點點后,搜索完成了,以它能夠做到的最大速度完成了!
  
  然而它驚喜萬分地發現,竟然預想中的敵人沒有出現!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它不知道通常應該和這個熟悉食物一同出現的恐怖敵人為什么沒有出現,這不是它這種簡單結構的生物可以思考的事情,實際上它也幾乎沒什么思考能力,所做的一切都是憑借記憶信息作出的應有生物反應。
  
  此時此刻,單線程的它幾乎已經忘記了剛才差點要了它性命的新世界食物的存在,等回過神來,揮發著火焰的刀芒只距離它不足三分之一尾鞭的距離。
  
  是該要吃掉這兩個討厭又嚇了它一跳的新老食物的時候了!
  
  這只高級浮游信心十足地準備釋放弓起的直線身體,以驚人的能力彈射出去,但在這個時候,一陣美妙的聲音從空氣以每秒三百四十米的速度傳來,遠超它的釋放速度。
  
  聲音來自四面八方,它幾乎無法準確定位,那是空間的聲音!
  
  這個時候它才意識到,過度緊張那個沒出現的強大敵人,讓單線程的它又忘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楚云升是以刀芒斬出第二刀的,這只高級浮游的速度實在太詭異,說不上快,因為快的生物比它多得多,但它的速度具有突變性,尤其是沖刺時還能陡然變速,就像先進的反防御導彈一樣,沒辦法準確給它計算運動軌跡。
  
  火元氣形成的刀芒雖然在殺傷力上稍遜于刀鋒直接命中的效果,但速度和數量足以封死住它可以運動的各個方向,再輔以連續不斷的攻擊,殺死這只高級浮游只是早晚的事情。
  
  時間肯定會多一些,一擊斃命就不要想了,畢竟是一只高級的浮游,就是蟲子達到二次形態,以他一元天境界應付起來也相當吃力,而且他剛剛遭受了大腦袋的“訂書機”式打擊,斗篷戰衣和六甲符的防護能力都大幅下降很多。
  
  就在這只浮游準備躲避第一道刀芒時,楚云升也聽到那陣美妙的聲音。
  
  所不同的是,聽到突如其來的聲音后,楚云升馬上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這次攻擊,斬殺出三道刀芒,鎖住浮游的前進方向,然后立即以極高的警惕架刀防住身體重要部位,并尋找聲音來源。
  
  而那只高級浮游卻剎拉間像是中了某種咒語,頓時魔障起來,迷迷糊糊喝多了一樣飄在空中發呆!
  
  這個時候居然發呆,那就是找死。
  
  三道刀芒毫不客氣地攻取它身體的前段,一刀接著一刀當頭威猛劈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