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636 我就是一個人類

^
  
  “它們是誰?”楚云升動容道,心中泛起一陣陣異樣,這種感覺曾經出現過,但一時之間也想不起確切的是在什么時候。
  
  大腦袋連連搖頭:“沒人知道,從來都沒人知道。它們仿佛下定決心要消滅它們自身存在過的一切痕跡,除了因為永鎮封壓的出入口留下的沒辦法擦去的痕跡外,至今為止,我們在八域星系中所遇到且交流過的其他降臨者中還沒有一個人從別的任何地方發現過它們的蹤跡,所有關于它們的傳說都從各方生命對彩虹橋出入口的永鎮封壓神話一樣的技術的了解中流傳與編造出來的。”
  
  “它們有名字么?或者有什么特征?”楚云升開始搜索自己腦袋中能夠對得上號的勢力,不由自主地有些激動,好似有一層紗,一觸即破。
  
  大腦袋說過,他現在就站在橋口,身后就是橋,而橋是大腦袋的說法,在楚云升的體系里,那就是偽碑!
  
  大腦袋不耐煩了:“不是和你說過了么,除了封鎖出入口必須的技術痕跡外,其他任何東西,包括工具在內都被銷毀了,以我們的技術能力,只能復原到當初場景,感受其中的氣氛,剛和你講過的驚慌、恐怖、痛苦和無窮的悔恨。這還是在它們對現場的鎮壓封鎖被松動后才能獲取的,否則以我們的技術,屁都看不到!”
  
  線索到這里就中斷了,大腦袋不愿多說,楚云升也想不出什么個所以然,只是不解道:“既然入口被永鎮封壓了,你們又是怎么進來的?”
  
  大腦袋憐憫地笑道:“你不是會傻了吧,我剛不說過松動了嗎,別我再問為什么松動了,它們的戰爭和技術沒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們只是根據入口永鎮留下的痕跡,首先得出我們頭頂上這八大星系河圖之間的關系,然后經過上萬年對它們技術的日夜研究,重新修復了入口的部分缺口。”
  
  “是一塊石碑嗎?黑色的!”楚云升幾乎要跳起來了!
  
  大腦袋驚訝道:“什么石碑?你們的入口是石碑?這也太扯蛋了!”
  
  見大腦袋不像是說謊,對石碑的確一無所知,楚云升剛激動起的心情,如同被淋了一頭冷水,喪氣道:“那你能和我說說入口的形狀摸樣么?說不定能喚起我的記憶。”
  
  大腦袋小手一揮:“不就是個橋門么,像你這種小腦袋小胳膊小腿的,可以用巍峨來形容它。”
  
  “門?”楚云升頓時又來了興致,不是石碑,也可能是偽碑啊,馬上追問道:“門是怎么形成的?崩塌?”
  
  他還記得寒武前人在制造偽碑的時候,曾經經歷了重大失敗,發生了坍塌,眼看失敗地一塌糊涂,誰也沒想到竟然在崩潰的無序中誕生了偽碑。
  
  大腦袋撅起嘴,做出思考的模樣,只是半響也沒個動靜,最后什么也沒想起來,懊惱道:“我還真不知道,你能不能不要問這種高難度的問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去其他星系對低等生命冒充使者的降臨者,又不是科技方面的人員!”
  
  楚云升卻仍不肯放過它,繼續道:“你再想想,我只要知道有沒有發生過坍塌,別的不需要,仔細想想。”
  
  大腦袋敲著腦袋瓜,顯得很苦惱:“什么坍塌,那是能量收縮!是為了形成負引力場,唉,這個說了你也不懂,就算有過吧。”
  
  楚云升訕笑一聲,心中大致鬧明白了,寒武前人制造的偽碑極有可能就是大腦袋所說的彩虹橋的入口,只是大腦袋祖宗的技術遠先進于悲劇的寒武前人。
  
  看樣子,1號老頭還是說了謊話,大腦袋祖宗制造了偽碑卻沒有遭到毀滅的打擊,否則大腦袋也不會“滾”在這里,寒武前人被滅族肯定還有其他原因。
  
  不過他仍是心驚肉跳,如果偽碑成了什么彩虹橋,譚凝說的那一套說不定就不管用了,那他可怎么回去?
  
  解鈴還須系鈴人,還得要問大腦袋才行,便指著冰晶天空上的星系河圖概括道:“我大概有點明白了,這么說起來,彩虹橋就是橫跨這八大星系的關鍵,而它的出入口曾被不明原因地封死過,現在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出現了松動,于是我們就進來了,也就是降臨,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我們降臨到這里的目的是什么?”
  
  任何決定和措施的背后,都是有動機的,費了上萬年的代價跑到這里來,如果只是觀光旅游什么也不為,顯然是不可能的。
  
  大腦袋猶豫了一下,糾正道:“你真是忘得太多了,我們不是降臨在這里,我們是要通過彩虹橋降臨到其他星系,星系與星系之間被廣袤真空的黑暗河域隔開,只有通過這種方式,我們才能達到其他星系。”
  
  “降臨到其他星系?”楚云升驚訝道:“我記得能進彩虹橋的都是意識,身體還留在入口的地方,降臨到別的星系,哪里來的身體?怎么降?”
  
  大腦袋傲聲道:“有身體怎么能叫降臨?自然是降臨到低等生物的身體里,我們在八大星系河域都建立了許多基站,當然在那些低聲生物眼里這些基站建筑物都是奇跡,是神殿、神壇、神廟等等之類的神圣地方,我們會從它們中間選出忠誠的信徒作為仆人,在我們離開的時候看管基站,并按照我們和它們的約定,遵照例行的降臨時間從民間選取符合要求最適合我們降臨的祭祀貢品,在它們那叫神選,圣女圣男什么亂七八糟的,能被選中不但是它們的榮幸,它們自己也會覺得萬分的榮耀,在降臨前擁有極高的地位……”
  
  大腦袋的話戛然而止,因為它發現楚云升眼神逐漸變冷,似有一股殺氣在眼底聚集,它恍惚間好像聽到又好像沒聽到一陣隱約的殺伐之音。
  
  大腦袋暗自嘀咕了一聲:“靠,這家伙不會是傳說中的同情分子吧,這么稀有的異端,居然被我給碰上了,難怪會丟失記憶迷失在彩虹橋里,保不齊是被追殺所致的吧……”
  
  楚云升沒它想得那么邪乎,只是聽大腦袋說的那番話覺得十分刺耳,也根究不了具體原因,或許是大腦袋蔑視和玩弄的語氣,就好像再說楚云升自己以及曾引以為豪的人類,因為他就是大腦袋這些高等生命口中的低等生物。
  
  想起和他在北極地下大戰過的“格域使”,口口聲聲也是降臨,方式也和大腦袋說的差不太多,而受害者當頭就是讓他心中劇痛的柳璃……
  
  “我們還是就事論事吧。”楚云升揮去這絲作為人類的感情波動,岔開話題道:“下面具體說說怎么個從彩虹橋里降臨法,我們研究一下,詳細想個辦法。”
  
  大腦袋暗忖楚云升可能是一個同情黨異端,立馬變得小心多了,思量著說道:“彩虹橋里的世界沒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說起來彩虹橋應該比封住它出口的那些神秘生命還要古老,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通過彩虹橋,我們可以從本星系降臨到其他星系,但它的內部一點也不比外面的世界簡單,甚至更加精彩、神奇、宏大,完全不應該被稱之為“橋”!
  
  它不是什么時空隧道,讓人從這頭直接穿梭到那頭,那種隧道是不存在的,彩虹橋是一種復雜的宇宙學和空間學,如果它們不是自然形成的,那么建造出它們的生命簡直不可以想象!
  
  不管是我們,還是其他星域的降臨者,不管有多強大,技術有多么的先進,到了這里面,都得老老實實的按照一代代先輩拿生命換回來的經驗步履薄冰,稍有差池,就像你我一樣,被死死困在里面,說不定一輩子都出不去了!”
  
  大腦袋至今回想起自己出錯的時候,仍舊有點膽顫心驚:“從來沒有人敢深入了解彩虹橋,曾有一個老降臨者臨死前說過,彩虹橋真正的作用并不是聯系星域,降臨不過是我們能利用它最為簡單的一個地方。
  
  在彩虹橋里,有兩層世界,無數記憶體,第一層,來自降臨者記憶體的源世界,也叫原意層,一個降臨者一個源世界,同一個彩虹橋空間里可以容納不計其數的源世界,這就是它不可思議的地方。
  
  這些源世界通常情況下相互獨立,并不交叉,如果不能蘇醒,一輩子就在里面循環困著吧,蘇醒之后,想要降臨到別的星系,就必須侵入到目標星系記憶體的源世界,并打入第二層!
  
  這第二層,被稱之為潛意層,也叫里世界,到了這里,也就到了目標星系的彩虹橋出口位置,也就是橋口。對我們來說是出口,對被進入的記憶體來說,這里就是它們進入彩虹橋的入口坐標。
  
  據說最初的彩虹橋里只有八個基本原始記憶體,十分古老,用來連通八大星系河域,后來經過無數年的降臨建設,彩虹橋里不停增加和削去各種各樣被用來做“橋梁”的記憶體,但只有這八個最原始的記憶體無法改動更無法銷毀。
  
  所以,想你和我這樣被困里面的降臨者,失去了原本坐標,一切都混亂不堪,想要出去,只能找到傳說中的八大古老記憶體。”
  
  “八大古老記憶體?是失去了原本坐標……”楚云升眉頭微沉,感覺有點不對勁,大腦袋得出結論的邏輯很模糊,似乎只在強調結論,他的思維跳躍一下,再往前思索大腦袋的話,突然道:“按照你的說話,現在我們所處的位置是潛意層里世界!?”
  
  大腦袋很干脆地說道:“你一進來,我就告訴過你了,這里是橋口,當然是潛意層里世界了。”
  
  楚云升心中一沉,再問道:“那,是你的,還是我的?”
  
  大腦袋長縫大嘴巴抹過一絲詭異的笑容:“當然是你的,看看這座南京城,怎么可能是我的?”
  
  楚云升眉頭一陣跳動,運起火焰戰刀,沉聲道:“那你怎么會在這里!?”
  
  大腦袋“憐憫”地嘆息道:“你說我怎么會在這里呢?”
  
  楚云升將它前后的話連貫在一起,一下子就明白了,冷聲道:“你入侵了我的記憶體!外面那些浮游是你的世界!”
  
  他一直在奇怪,自己原本的記憶中,壓根就沒有浮游這種怪物,就算被偽碑改動了記憶,也應該是有出處的,不可能憑空虛化出來,原來是大腦袋入侵了自己的記憶體源世界,而且還被它不知不覺中打入了第二層里世界。
  
  大腦袋哈哈大笑道:“你也不能怪我,彩虹橋里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大意,我入侵你的記憶體時,壓根就沒感覺你的源意識發動“非我”識別的免疫保護,我輕輕松松的就進來了,你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還有,如不是你繼續消失了好多天,我也不可能大搖大擺地攻入最難打入你的潛意層里世界,等你出現了,我已經躲在里面了,你說,不怪你自己怪誰?哈哈。
  
  現在說什么都遲了,你以為我屬鴨子的嗎?沒事在這里和你閑扯聊八卦?就這么點事,我至于裝傻充楞和你從遠古時代慢慢談起么?不就是為了拖一拖時間么,讓我能夠完全控制住你的潛意層里世界。
  
  唉啊,可憐的家伙,其實在我連一個小小的“食物”都不肯給你的時候,你就應該發覺我是沒什么誠意的,嘿嘿,你就認命吧!等我一口吞了你……”
  
  楚云升站著沒動,他一直都在戒備,不能算是被突襲,只是被拖延了時間讓對方準備好了而已,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人家知道的比自己多,屬于防不勝防的范疇,因此很鎮定,快速分析自己處境,既然馬上就要刺刀見紅,而且大腦袋正直信心十足的時候,正好給了他最后一個機會獲得自己想要確定的也是最需要最重要的東西大腦袋所說的信息真假,于是他很平靜地說道:“既然我已經是死路一條,我也沒什么好說的,我只想問問你,你剛才和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還是你瞎編的?”
  
  “都快死的人了,我有什么好騙你的?讓你恢復點記憶,對我的降臨也是有好處的,你就安心上路吧。”大腦袋連連搖著手指,裂開卡車大的大口,從地上皮球一樣彈起來,再猛撲下來。
  
  楚云升料想大腦袋勝券在握下不會騙他,想要確定已經確定,立即揚起戰刀,快速向大腦袋斬出三道半月火刀,并為使大腦袋分心道:“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壓根不是你以為的降臨者,更沒有迷失,我就是一個你們認為低等生命的人類!”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