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632 氣泡后的世界

^
  
  戰斗中的楚云升向來異常鎮靜,一刀削去劉四的腦袋后,馬上就意識到隨劉四身后補上來的“同伙”異狀,處理時間尚在胖子發現不妙之前。
  
  第一刀揮出拉起的刀尖迅速在空中向下扣轉,順著原路毫不猶豫地拉回,形成第二刀攻勢,刀鋒仍然直取那人的腦袋。
  
  凌厲的火元氣攪亂著遷躍層的變化,凝聚出一柄半月彎刀,一路擦過司機和胖子的面頰,幾乎燒起他們的頭發,浮光掠影般驚人掠過。
  
  刀光速度很快,非常快,猶如閃電雷鳴,只在一念之間,但仍然遲了。
  
  那怪人極舒服而滿足地呻吟了一聲,像是極度空虛的深洞被輕輕撓了一下癢癢,又找回了填滿的感覺,在楚云升刀鋒直逼眼前的前一刻,身體化作無數的碎片,分解、破裂……
  
  “快走!”楚云升不明究竟,為以防萬一,提高聲音催促道,一邊立即拉起繩子強行帶著后面三人穿過遷躍層。
  
  撕裂感過后,幾人面面相覷,這是從未見過這種事情,除了楚云升能以超強的臨戰心理素質依舊保持鎮定外,其他幾人都心有余悸地砰砰直跳。
  
  “都、都要沒事吧?”馮英西拖著繩子由前頭折返回來,不放心地挨個問道。
  
  胖子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吞咽咽喉中后怕:“沒、事。”
  
  但看他的動作,感情現在的害怕并非是劉四兩個怪人,而是被楚云升那一刀給嚇得!
  
  “屁眼,你怎么樣?”馮英西不再管胖子,徑直朝屁眼走去,路到一半腳突然停住,看得出他是強行鎮定心中的緊張:
  
  “屁眼你沒事吧?”
  
  胖子被馮英西的表情嚇了一跳,一轉身,又是一跳:“媽呀!”
  
  只見屁眼雙眼空洞洞地看著前方,無神無力布滿迷惘,像是丟了魂一樣,木呆表情與劉四一模一樣,嘴里也如同一轍地不停喃喃念叨聽不清的胡言亂語。
  
  接著,他摸索著像是要找什么東西,雙手順著繩子朝胖子身上走去。
  
  胖子被嚇得連滾帶爬趕緊往前跑,可繩子還連在一起,一掙一拉下,反而扯動“屁眼”朝著他加速筆直撲過來。
  
  這時候,刀光再次閃起,一刀切斷繩索,跟著一個人影沖上來,飛起一腳便將“屁眼”迎面踢開。
  
  “楚先生,別殺他!”馮英西看清是楚云升,嚇了一跳,急忙懇求道:“不管他怎么了,還是請您留他一命吧。”
  
  馮英西受不了剛才還是“兄弟”的屁眼,一個好端端的人,只是因為被劉四身后的人看了一眼,現在就要殺掉他,太殘酷了。
  
  “我要是想殺他剛才斷得就不是繩子了。”楚云升搖了搖頭,人是他叫來的,出了事他也是有責任的,但如果剛才不過當機立斷,胖子恐怕也要步劉四和屁眼的后塵。
  
  劉四和那個怪人的事情實在是太古怪了,沒有預兆沒有先例,如不立即采取措施,防不勝防,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馮英西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只是一切都太過突然,毫無防備地就失去了一個好友,讓他在心理上適應不了這種無情的殘酷。
  
  對他們來說,黑暗時代才剛剛開始沒幾天,每一個人的死亡和失去都是那么的沉重,和從黑暗中來的楚云升完全不能相比。
  
  “這里太古怪,我建議你們還是先回去等著,我一個人去藍泡就行了。”楚云升解開身上的繩子馬上下了決定。
  
  越往里走可能存在的危險就越高,馮英西和胖子雖然是覺醒者,但能力太弱,遷躍環軌走法楚云升已經知道,再讓他們深入很有可能都會死在里面,他們上一次全身而退的運氣這次未必還能有。
  
  “可是”馮英西楞了一下,再看看滾落在遠處的屁眼,猶豫道。
  
  “你們放心,如果發現什么東西,我會帶回來給你們,這個承諾依舊有效。”楚云升一言九鼎,說出來過就不會食言。
  
  馮英西連連搖頭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屁眼,他,他可怎么辦啊?”
  
  楚云升欣賞重感情的人,但這是黑暗時代,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風險的,既然決定來闖這里就要有心理準備,誰也逃不掉,包括他自己,思索了片刻說道:“你們先回去,留在這里也于事無補,既然出了意外,就要把損失減少到最小。不過,人是我叫來的,我會盡我的努力去想辦法,說不定還有得救。”
  
  馮英西也聽得出楚云升的話里安慰他們的成分居多,但人是楚云升叫的不錯,可決定是他們自己下的,在火車站的時候,楚云升并沒有拿刀逼他們進來,出了事情,各人自己兜著也是自然的,現在楚云升還表示會盡最大努力想辦法救人,馮英西更沒什么可說得了,再者楚云升讓他們提前回去,也是為他們的安全考慮。
  
  “謝謝你了,楚先生,你也要小心。”馮英西突然莫名其妙地說道,雖然不是什么發自真心對親人朋友的關心,但也不全是虛情假意的客套話,因為他突然發現楚云升可能很重要,對他對整個火車站的人,也許是一個重大轉機。
  
  死守在火車站暫時的確沒什么問題,但終究不是長遠之計,一旦糧食吃完,或者浮游哪天攻進來,遲早是一條死路,楚云升的出現,讓這條死路多了一種可能,逃出南京逃亡上海的可能。
  
  馮英西他在火車站不顧老婆的擔憂作出跟來的決定,何嘗不抱有一絲幻想,楚云升來這里尋找出路的想法和他這今天一個人暗中所思所想的合到了一處去了。
  
  見識過楚云升在邊緣深處的實力后,馮英西更加堅定了這種想法,他和胖子再留在這里,只能成為楚云升的累贅。
  
  沒了馮英西等人的負擔,楚云升原地稍稍休息了片刻,取出斗篷戰衣,并注入黑氣能量而不是本體元氣。
  
  至今為止,他所能使用出的能量中,唯獨黑氣特立獨行,不受維度限制,不受暗能量密度限制,一切制肘在它面前都形同虛設,剩下這段最接近藍色氣泡也是最難走的最后一段路,非得有它不可。
  
  只是可惜尚未找到自如進入零維空間的辦法,無法正常利用物子碎片匯聚的“人身”一點一滴處理并儲存大量的黑氣,否則以它超越本體元氣的強大,足以應付目前的所有危險。
  
  好在斗篷戰衣的功能特性不錯,不虧是火族巔峰時代的科技產物,為數不多的黑氣作為能量動力源注入戰衣,斗篷就能將黑氣的效果發揮到它所能支撐和轉化的最大程度,如同楚云升的劍式規則。
  
  好處很快彰顯出來,包裹著布滿已霧化黑氣的斗篷穿越遷躍層時,身體上的撕裂感大大下降,像是憑空在兩個空間嫁接出一個黑霧保護住的通道,如果黑氣數量足夠,楚云升敢確定肉體的撕裂感將消失得一干二凈。
  
  與此同時,通往藍色氣泡的“通道大門”也在斗篷膨化出的黑霧下被打開,再往前越是強的能量或者元氣越難行動穿梭,可以想象,如果沒有黑氣,想要闖進遷躍層越來越密集、越來越核心的藍色氣泡以他一元天的境界,可能性基本等于零。
  
  但黑霧的消耗也是驚人的,為了維持住足夠楚云升人身通過遷躍層的通道,黑霧必須保持遷躍層入口和出口打開的穩定,每通過一次,就有不少黑霧被消耗掉,并且隨著距離越來越接近位于核心的藍色氣泡,消耗量也逐漸變增大,一開始還是只是成倍的增加,漸漸地就成幾何級數跳增,所消耗的黑霧數量觸目驚心。
  
  在距離藍色氣泡不足十米的距離上,第一次注入的黑氣終于即將消耗殆盡,眼湊著近在咫尺,伸手似乎就能摸到的藍色波紋,直面由它發出的強勁引力波,就像飛行逼近太陽恒星跟前感受溫度的航天器隨時都有可能被“火化”,楚云升如同引力波中的一片樹葉,也隨時可能被它摧毀。
  
  這種情況下,任何冒險都將直接面臨死亡的威脅,遷躍層的強度足以將沒有黑霧保護的任何生物撕成碎片。
  
  幾乎沒有絲毫的停頓,楚云升立即第二次向斗篷戰衣補充黑氣,這里是死境絕境,片刻不敢耽誤,每多停留一秒,黑霧就消失一大片,耽誤不起。
  
  引力波下,殘留在遷躍層上的黑霧泛起陣陣漣漪,像是水怪沉入湖底后留下的殘影,一層層泛起,一層層消失,再往前五米,遷躍層的密集幾乎全都重疊在一起,肉眼根本無法分辨它們之間的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間距,而泛起的黑霧漣漪相互連貫在一起,像是在滴入水下并渲染開來的墨汁,形成一朵妖異的黑色花朵,盛開在藍色氣泡流光幻化的表面上。
  
  花心中最為黑色濃郁的地方是楚云升,費了九牛二虎冒著巨大危險來到藍泡下,他反而很小心,先從物納符取出一只箭支插入藍色氣泡再拔出來確定無恙后,才再用手指嘗試進入,寧愿停留在外面多消耗一點黑霧,也必須將風險降到最低。
  
  誰知道進去后會怎樣?后面躲著的又是什么?
  
  連續試驗三次,直到一只完整手臂伸入又能安全取回后,楚云升才放心全身進入,但手里已經拿著火焰戰刀,隨時準備突如其來的不測。
  
  可當他鉆過藍色氣泡泛著流光的壁層,抬起頭,睜開眼睛,卻一下鎮住了,瞪大了眼球,吃驚地望著氣泡后面的世界!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