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628 卑鄙無恥

^
  
  “怕你?”瘦瘦男人不屑地嘲笑道:“你就吹吧,死吹吧,小子,我勸你還是趕緊滾吧!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說話間,兩人一退一追的位置已經到了玄武湖邊,瘦瘦男人從懷里掏出一只手雷,特意向楚云升晃了晃,刺激楚云升般高聲道:“再問你一聲走不走?不走就別怪老子再給你加點菜!”
  
  這么多年,楚云升終于見到一個臨戰智商比自己低太多的覺醒者了,見他耍寶一樣拿出手雷,頓時樂了:“你扔啊,我保證你扔完就后悔!”
  
  瘦瘦男人怒道:“小子,別想拿話激我,激我,我也會扔!”
  
  說完他還是猶豫了一下,見楚云升仍沒動靜,一怒之下立即將手雷保險打開,用力拋了出去,這時候第一批趕來的浮游正密集飄游到楚云升跟前,一只只鞭毛凌空飛舞。
  
  本來,楚云升準備一口氣將這群浮游當場格殺,以此來震住這個活寶,沒想到他還要扔出手雷制造更大的動靜,引來更多的浮游。
  
  出發的時候,楚云升粗略地計算過,只要依仗好強大的戰斗力,即便再多的浮游,只要不是一下子把他圍死,邊退邊戰,以他的速度和六甲符的屏蔽氣息,即可退可戰,問題不大,說不定還能大量搞到正缺少的卵冰體,用來提煉冰劍呢。
  
  但他現在并不想這么做了,瘦瘦男人在楚云升看來毫無作戰經驗,連退路都沒想好,和他身經百戰比起來就像小孩子過家家一樣可笑。
  
  為什么要特意跑出候客廳才開槍吸引浮游,不就是擔心聚集來的浮游對候客廳里面的人產生生命威脅么?
  
  說不定還有瘦瘦男人的家人在里面!
  
  當然這也不能怪瘦瘦男人沒有經驗,黑暗剛剛降臨不久,前幾天還是上街買菜打醬油的平頭百姓,轉眼就想切換到和楚云升一樣歷經過生死的水平,是完全不可能的。
  
  學人家扔手雷!?楚云升暗道:我看你怎么著急,怎么來求我!
  
  于是楚云升在瘦瘦男人勝券在握得意洋洋的目光中,轉身就跑,方向直指候客廳,于此同時,他也掏出手槍,乒乒乓乓地朝天上亂射:
  
  “就你會開槍?我也會!”
  
  瘦瘦男人一開始以為楚云升嚇跑了,等槍聲響起,見楚云升帶著一大群浮游筆直往候客廳飛奔,頓時愣住了,然后一個激靈,大罵道:“無恥!卑鄙!”
  
  無恥也好,卑鄙也好,楚云升才不管這些,轉眼人就飛奔向二樓檢票門口,意圖十分明顯。
  
  瘦瘦男人雖然實戰經驗遠不如楚云升,但還沒有傻到家,一看就急了,而且是真急了,立馬奮起直追,一邊追一邊三尸暴跳道:“你要是男人就別跑!”
  
  楚云升的速度豈是瘦瘦男人能夠比擬的,批上斗篷戰衣,即便是上坡的高架橋,一旦沖刺起來,力量和速度便如閃電一般展現出來。
  
  光是看到楚云升不但比他快,還遠比浮游快的力量型奔跑速度,瘦瘦男人就充滿了絕望,以前幾次屢試不爽的策略,轉眼間便敗得“血本無歸”。
  
  看著楚云升越來越接近檢票口大門,而自己卻被拉開的越來越遠,瘦瘦男人真的后悔了,腸子都悔青了,甚至直接跨過“后悔”的階段,墜入顫栗的深淵,如果浮游跟著楚云升沖進去,而楚云升又專門找人多的地方扎,那后果……瘦瘦男人已經不敢想了。
  
  “胖子,老王,快帶大家躲起來!老婆,老婆,快帶兒子跑啊!跑啊!快跑啊!”
  
  瘦瘦男人對楚云升的速度與狠毒都不報什么“希望”了,轉而向候車廳發出急促而凄厲的警報。
  
  他胡亂地開著槍,以此來期望能夠讓候車廳里人明白他的意思。
  
  可是不知道里面的人是會錯了意思,還是想來救他,又或者想擋住楚云升,原本只是站在玻璃墻內人影,突然大叫著沖出來兩個,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像是街頭沖鋒的小混混。
  
  還有個女的,站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抱著一個小孩,極度緊張地望著外面的局勢,見瘦瘦男人好像有點失控,一顆心懸到嗓子眼,揪著衣服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滾回去!”
  
  楚云升實在太快,剛剛還在遠處,眨眼就奔到跟前,速度遠超沖出來兩人心里的估算量,兩人一前一后還未發起進攻,就被楚云升一人一腳踢回候車廳。
  
  浮游游動速度有快有慢,十來只中,快一點的就緊跟在后面,楚云升只是為了嚇唬嚇唬外面的那個領頭男人,不是真要制造什么血案,這兩家伙沒頭沒腦地沖出來純粹是找死。
  
  “胖子!屁眼!”
  
  高度緊張且極度憤怒中的瘦瘦男人,已經沒有足夠的冷靜和腦力看出楚云升這兩腳的真意,還以為楚云升是大開殺戒了,頓時眼就紅了,凄厲一吼,像一頭狂暴的公牛,滿眼都是楚云升血紅的斗篷。
  
  正當他血沖大腦準備不顧一切,以滿腔怒火給那兩人報仇的時候,突然見楚云升猛地轉身,凌立在檢票口,雙眼中逼人的目光在地上手電照耀下冷冷地掃了他一下。
  
  瘦瘦男人兩條腿頓時邁不動了,用盡全力也抬不起來,像是前面有著萬丈高的門檻,他覺得自己慫了,軟蛋了,對不住沖出來想救他的兩個哥們。
  
  可他不慫不行,那個年輕男人背后就是檢票口,一步跨進去,他老婆孩子就全完了。
  
  他仿佛被斗牛士捅干血,只有等待宰割或憐憫的絕望,他用中國人最古老的方式來詮釋一切跪在地上,向楚云升不停地磕頭,一個接著一個,重重地敲擊地面,一言不發直到頭破血流,在他已經嚇呆住的老婆模糊淚水中拼命地磕著,拋棄一切尊嚴。
  
  他只求能夠換取對方一絲的憐憫。
  
  楚云升只掃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無論瘦瘦男人跪還是不跪,他都要開始殺浮游了。
  
  一段距離的奔跑,也不全是為了到達檢票口嚇唬他們,同時也將浮游們的距離來開,使它們有前有后,便于射殺。
  
  嗖!嗖嗖!
  
  一支支火元氣箭帶著死亡的氣息刺向“張牙舞爪”撲上來的浮游,當頭一只被射中燃起熊熊大火,接著就是第二只,第三只!
  
  楚云升放箭速度極快,如果不是元氣流速有限制,還可能更快,而精準性更是箭無虛發,一箭干掉一只,如行云流水般干凈利索。
  
  一旦進入戰斗狀態,楚云升都會不斷調節攻擊節奏和身體機能的協調,協調中,兩者相互平衡達到最佳狀態的時間便衡量了戰斗的艱難度與危險度,時間越短戰斗最容易,時間越長則最艱難,而一旦打破平衡,要吃力拼命的時候,就是最為危險的境地。
  
  不過這些都是需要靠大量本體元氣來支持的,驚人的消耗是玻璃墻后面的人所不知道的。
  
  在他們眼里,第一次見到如此強大的人,幾乎不用任何援手,只憑一人和一只老掉牙的弓箭,就能將死神般的浮游徹底擋在門外,一只只射落。
  
  如果說浮游是他們的惡魔的話,他們竟有一種感覺,這個男人似乎是浮游的惡魔。
  
  因為,當他五箭射完,第六支箭還在弓弦上嗡鳴,被洶洶烈火阻隔在后面的剩下幾只浮游本能地產生了驚慌!
  
  是的,驚慌!
  
  望著同類的慘死,浮游“張牙舞爪”的鞭毛顫動出的音波更多的是恐懼和緊張。
  
  它們用音波“望著”楚云升,卻不敢再前進半分,有一只甚至下意識地向后飄移。
  
  楚云升馬上意識到,浮游和蟲子是不同的,它們無組織無紀律,“社會結構”甚至還不如孢子深林中的生物。
  
  蟲子的恐怖之處,并不只在于它們單體攻擊力的兇猛和強悍,更在于它們絕對服從于嚴酷的組織和紀律,命令一旦下達,沒有恐懼、沒有死亡、只有不計一切代價地潮水攻擊!
  
  至死也不會回頭半步!
  
  孢子森林有綠波坦蟲有恐怖之子,為什么在大多數情況下仍是打不過一個即便是孤立的珉?原因就在于此。
  
  孢子森林的生物只是共同生活在同一個森林中,當集體利益被威脅或者有什么人召集的時候,才會七拼八湊起來組成“八國聯軍”,反觀蟲子,從珉一直到最小的赤甲蟲,無一不是令行禁止,目的明確,紀律嚴明,戰場計算能力和控制能力恐怖得令人嗔目結舌,甚至在必要的時刻,珉都可以犧牲。
  
  再看看浮游,簡直就是一群散兵游勇,上一次在街道上救下羅大聯等人時,因為時間急促,楚云升沒來及仔細觀察,現在細看下,即便浮游擁有克制蟲子的冰結構能量,只怕也無法抵擋殤珉控制下蟲潮大軍,除非它們的數量達到了一個無法抵抗的程度。
  
  像是要驗證他的推測一般,幾只被嚇破膽的浮游后面,密密麻麻的漂游來成群成群的浮游大軍,像是蝗蟲一般密集,果然數量驚人。
  
  浮游之多,已經不是楚云升現在能夠一力殺絕得了,向玻璃墻后面說了一句:“找地方躲起來!”
  
  然后,他一邊開著槍吸引浮游群,一邊向另外一個方向急奔。
  
  瘦瘦男人剛剛也被楚云升的驚人殺傷力鎮住了,腦袋還在一團亂麻中,又見楚云升開槍吸引浮游跑向另外一方向,終于明白了怎么回事,一咬牙,也不敢回候車廳,怕把浮游也帶去了,同時為了那里的安全,他提起腿就往楚云升身邊跑,想要幫楚云升一起把浮游吸引走。
   br/
  楚云升也不管他,經過剛才一翻打擊,估計這位老兄沒什么脾氣了,等擺脫浮游,想必他也老實了。
  
  不過這位老兄身上的薄膜的確很不尋常,因為他跑得沒楚云升快,總是很悲催得被楚云升吸引來的浮游追上,但就是這層薄薄的半透明膜,幾乎所有的浮游要么不想碰它,就是碰了對它也無可奈何。
  
  難怪他敢用“驅虎吞狼”的蠢辦法來對付自己,等會一定要問問清楚,楚云升心中暗忖,一邊瞄準一個橋洞,全力和浮游拉開一段距離后,立即收斂起身上所有的本體元氣波動,一頭鉆入進去,死死不動彈。
  
  浮游探尋目標的方式一是音波反饋,一是元氣波動探測,橋洞中七曲八繞音波效果好不,楚云升又不動彈,如一塊石頭一樣穩固,只有一絲微弱的呼吸聲,而元氣波動有六甲符在,幾乎等同隱形。
  
  追食上來的浮游群“眼睜睜”地看著楚云升消失了,頓時失去目標,滿腔的怨氣全部撒到悲劇的瘦瘦男人身上。
  
  可他就是一個烏龜,頂著一個烏龜殼愣是巋然不動,在密密麻麻的浮游堆中,竟然還能有條不紊地保持爬行速度。
  
  他也不敢直接爬到楚云升跟前,如果把浮游引來,楚云升大不了再跑,但他絕對逃不掉楚云升的一支火箭報復。
  
  對他無處下口的浮游們,“望著”一個美味卻一點辦法都沒有,糾結了半天終于依依不舍的漸漸離開,飄起升空。
  
  沒有浮游群的阻擋,瘦瘦男人的爬行速度終于上升了一大節,兜了一個圈坐到楚云升旁邊。
  
  頭頂高架橋上的浮游聚集得太多,全都阻塞在一起,一時半會也散不去,楚云升和瘦瘦男人也不能說話,只能大眼瞪小眼,不到片刻,瘦瘦男人就敗下陣去。
  
  陰險、狡詐、不要臉,是他新給楚云升取代的評價,但心眼還算不惡毒。
  
  楚云升對他倒是沒什么評價,一邊想著自己的心思,一邊漸漸有點著急的等待浮游散去。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兩人依舊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姿勢,楚云升正要稍稍動一下,就見另一個橋墩下鬼鬼祟祟的有個人影。
  
  “有人!”楚云升低聲道,一邊戒備。
  
  瘦瘦男人趕緊用電筒照了一下,頓時驚訝道:“胖子?你沒事了?怎么跑到這里來,你不要命了!?”
  
  那人影看清了瘦瘦男人和楚云升,急忙跑過來,露出一個碩大的身軀,顛著肚子肉氣喘道:“哥,終于找到你了,快出來吧,外面出大事了,別躲了!”
  
  瘦瘦男人急忙打著手勢道:“你小聲點,浮游下來了不得了!”
  
  胖子擦了擦腦門上的汗水,張嘴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說,一把拉起瘦瘦男人就往外跑:“你出來自己看看就知道!”
  
  瘦瘦不知道是不是經過剛才的事有點虛脫了,竟被胖子一拉,就跌跌撞撞地出了橋墩,順著胖子的手指抬頭一看,頓時嘴巴成了o型,結結巴巴道:“這,這是怎么回事?”
  
  楚云升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于是跟著小心出來,抬頭望去,也是愣住了。
  
  只見半個小時前追得他們滿地打滾的龐大浮游群,正在自相殘殺,相互為食!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