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627 婚飛

^
  
  沒有活體可供觀察,楚云升對赤甲蟲為何攻擊他的研究也只能到此暫時停下,相信將來還會碰到,總有機會搞清楚原因的。
  
  三具蟲甲淬煉不了戰甲,暫且存放在物納符里,等日后積累多了再說。
  
  卵狀冰晶也是個好東西,用攝元符抽取干凈里面的冰元氣后,剩下的冰體仍然透著寒意,堅固也不缺乏韌性,唯一缺點就是太小,用來淬煉急需的戰甲也仍是不現實,不過可以試著提煉出一柄冰劍出來。
  
  對付要殺他的赤甲蟲,最好的兵器是冰屬性,寒冰箭適合遠戰,近戰上目前只有火焰戰刀,同屬火元氣,用來反擊赤甲蟲,并不是最劃算的。
  
  沒辦法,楚云升現在不得不數著元氣過日子,和覺醒者不同,他們資質好,恢復元氣的速度快,而他必須依靠攝元符來支撐戰斗力,一旦用完只能抓瞎。
  
  如果能提煉出一柄冰劍,用最小的代價反擊赤甲蟲,至少就能節約出一部分本體元氣,用于更為需要的地方,以加快突破二元天境界。
  
  不過目前他手里只有七個卵冰體,一個是商用樓短空浮游的,另外六個是剛剛殺死的,卵冰體很小,最大不過一只鵪鶉蛋,想要提煉冰劍,數量還不夠,起碼百枚以上。
  
  拾掇好這些東西,房間也被弄得臟兮兮的,沒辦法住人了,楚云升換了一間房,反鎖好所有門窗,好好睡一覺恢復精神和體力,然后就要全力考慮如何離開南京了。
  
  ******
  
  酒店底層大廳,“三人組”正在一個個核實是否覺醒,是否在邊緣地帶有過特殊經歷。
  
  一個女孩蹙著下巴望著玻璃墻外的黑暗世界,漸漸的在她的瞳孔中亮起一個又一個的斑點,藍藍的光芒,密密麻麻。
  
  “快看!”女孩捂住嘴巴,幾乎窒息地說道。
  
  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美麗,黑暗的夜空中,一只只拍打著精美剔透翅膜的“蝴蝶”,散發著優雅的藍光,如同暗夜中的迷幻精靈,在城市的上空不停地穿梭匯聚。
  
  即便知道那種美麗背后的危險,仍讓人心中產生無法平息的美感。
  
  “是浮游中的王者,前幾天我們遇見過一只,天啊,它們竟然有這么多!”有個戴眼睛的人驚嘆道。
  
  “它們在干嘛?”羅大聯走到玻璃墻,仰望城市上空的藍色海洋,警惕道。
  
  “繁殖,一定是繁殖,有性繁殖!”戴著眼鏡的男人苦苦思索道,像是還有一個問題沒搞懂。
  
  “繁殖?繁殖跑到天上干嘛?”羅大聯搞不懂了,卻很擔憂,這么的浮游如果沖下來,他們就完蛋了。
  
  “我想想!”戴眼鏡的男人突然一拍大腿,道:“是婚飛,一定是婚飛!公主將找到自己的王子,形成一個新的王國!”
  
  羅大聯愕然,道:“什么是婚飛?”
  
  三人小組中的中年男人似乎懂一點生物知識,給羅大聯解釋道:“當它們成熟后,大群大群地飛行聚集在一起,在飛行中尋找配對,可惜僧多粥少,競爭十分殘酷,只有最為雄壯的雄性才有資格與雌性交配,脫落翅膀,繁衍下一代,形成一個個新的群體。”
  
  袁小憶被他們兩個大男人夾在中間位置,說什么交配,頓時面紅耳赤,覺著還是戴眼鏡的那位說的簡單、浪漫。
  
  可惜羅大聯一句話就終結了所有人的“驚嘆”:“這么說,浮游的數量又要激增了?”
  
  實際上其他無性繁殖的浮游每一天都在不停的繁殖著,只要有食物有營養,它們就像一臺不受控制的繁殖機器。
  
  中年男人和戴眼鏡的那位都紛紛低下腦袋,藍色浮游“婚飛”帶來的窒息美感瞬間蕩然無存,浮游數量越多,人類滅絕的越快!
  
  大廳中的氣氛頓時又變得壓抑起來,每個人都在繃緊著神經,不知道有沒有未來。
  
  剛睡下不久的楚云升再次驚醒,出現在樓道口。
  
  ……
  
  城市上空的浮游“王族”們依舊婚飛著,前前后后一共持續了五個多小時,楚云升決定乘著浮游內部這個亂勁,立即潛入火車站。
  
  覺醒者一共只發現了三個,一個冰屬性,兩個火屬性,都是沒什么強大攻擊能力的普通水平。
  
  根據每個人不同的資質方向,有人覺醒就會有強大的攻擊力,有人覺醒就和余小海一樣,一點毛毛雨而已。
  
  楚云升對他們本身期望就沒多高,所以也不在意,帶著他們只是為了壯壯聲勢,搖旗吶喊而已,如果可以嚇唬著霸占火車站的覺醒者們就再好不過了,能節約下不少的元氣消耗。
  
  誰知道那三人膽子實在太小,一聽說楚云升要去攻打火車站,還要一路潛行冒著被浮游襲擊的危險,說什么也不肯去。
  
  楚云升一氣之下,決定不教給他們任何功法,任其自生自滅,一個人鉆入黑暗之中,連羅大聯等士兵都沒帶。
  
  火車站距離酒店位置大約7公里左右,以楚云升正常的速度很快就能到達,但避開浮游,速度上要大為下降,以潛行狀態摸過去。
  
  有夜視儀,視線不成問題,花了近兩個小時,楚云升終于有驚無險的來到南京火車站外圍廣場。
  
  廣場對面是玄武湖,上空有三兩只浮游飄蕩,構成不了威脅,霸占火車站的覺醒者應該在車站里面,廣場是一個人都沒有。
  
  楚云升為節約時間,大搖大擺地從二樓候車廳正門走進去。
  
  “站住,你是什么人!?”
  
  剛進候車廳,內層高處原本是快餐店的欄桿后面就冒著八個持軍用弓弩的人,沉聲呵斥道,看樣子他們也不敢動用步槍,以免驚動外面的浮游。
  
  “你們這里誰負責?讓他出來。”楚云升抬頭道。
  
  欄桿后面剛才說話的那人,冷冰冰地說道:“不管你是誰,趕緊出去,這里已經有主了!”
  
  楚云升笑了笑,驟然拔刀,斬出三道火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舉摧毀八只弓弩上箭頭,精準無比的刀法暗示著,剛才只要稍稍偏移一點,斷下來的就不是箭頭,而是人頭!
  
  “現在可以讓你們負責的人出來了吧!”楚云升收起戰刀,冷聲道。
  
  欄桿后面的八個人面色鐵青,但又不得不承認剛才差點見了閻王,心臟也是一陣抽縮,是高手,而且還是一個絕頂高手!
  
  這時候,右邊的階梯上走出一個瘦瘦的男人,身上披著一件薄薄的膜狀東西,淡淡笑道:“這位小兄弟真是好身手,不知道光臨我這里,有什么事情要幫忙?”
  
  楚云升琢磨著這個人就是頭了,便開門見山道:“本來是想來借點糧食,但我改主意了,只想來看看這里的火車是否能開出南京城。”
  
  瘦瘦男人先聽到楚云升準備來借糧食,還是淡淡的笑容,后面聽到楚云升說要借火車,臉色頓時一變,道:“開不出去,你請回吧。”
  
  候車廳里只有幾束電筒光,夜視儀也不可能看清楚人的面部表情,但楚云升聽得出他語氣中的變換,顯然不是一個很有城府心機的人,一言一行都掛在了臉上嘴上。
  
  “你們試過了?”
  
  楚云升估計十有八九這里面一定有玄機,更加不會放過了。
  
  瘦瘦男人立即很確定地回答道:“不錯,試過很多次了,出不去!”
  
  楚云升臉色一沉,上前一步,沉聲道:“但我想試一次!”
  
  瘦瘦男人臉色越發地陰沉,斷然拒絕道:“會開火車的人已經死了,就算我讓你進去,你也沒辦法開動。”
  
  楚云升一步步上前,雙眼逼視他,步步緊逼道:“你在說謊!”
  
  瘦瘦男人將楚云升不屈不饒,頓時怒道:“朋友,什么事都要適可而止,我給你面子,不等于我就怕你!”
  
  楚云升抽出戰刀,一邊加速一邊冷聲道:“大家都是為了找出路,你的事情我不想管,但你要擋我出去的路就不行,而且火車站也不是你家的!既然不怕,就來試試!”
  
  瘦瘦男人冷哼一聲,伸出右手,憑空似乎用力一抓,一大團冰能量頃刻凝聚在他手上,再一松開,上百道細小的冰刺呼嘯向楚云升破空襲來。
  
  楚云升看著有點熟悉,一邊揮舞戰刀激出火元氣來回絞殺,擊碎來襲冰刺,一邊加速欺身上前:“可惜你是個男的,如果是個女的,說不定還是個冰族復蘇前身!”
  
  瘦瘦男人見一擊阻擋不了楚云升,立即從旁邊跳下臺階,朝著門口飛奔。
  
  楚云升微感驚訝,候車廳都是對方的人,在這里群攻自己才是最好的策略,這人怎么朝著外面跑了?
  
  驚訝歸驚訝,他馬上就追了出去,以他的速度,這人根本跑不掉。
  
  一出候車廳大門,瘦瘦男人做出了一個更令楚云升想不通的事情,他竟然拔出腰間的手槍,連續不斷的朝天射擊!
  
  很明顯,這是要吸引浮游過來,想利用浮游攻擊自己?楚云升一邊追擊一邊納悶:這樣做,你也跑不掉啊!
  
  但很快,楚云升就明白了他為什么敢開槍了。
  
  被槍聲吸引來的浮游,明明看見了瘦瘦男人,卻對他包裹在那層薄膜里的身體毫無辦法,好像是可以克制它們獵食的天敵一般。
  
  “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有鰾衣護體,浮游拿我沒辦法,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死的!”瘦瘦男人狠狠地冷笑,仿佛看見了楚云升要被浮游消化為一灘黏液。
  
  “是么?”楚云升看著飄蕩過來的十多只浮游,刀身注滿火焰,詭異一笑:“不過,我想,它們可能更加怕我!”
  
  ******
  
  今天生日,收到很多祝福,感謝大家,謝謝!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