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619 靜默

^
  
  “特別廣播!特別廣播!”
  
  無線電中傳來播音員沉重的聲音,千千萬萬的人家圍聚在廣播前、電視前,聚精會神的聆聽著……
  
  “如果您還能聽到這則消息,請馬上拿出紙和筆,立即記下即將播出的內容!注意,請不要使用任何電子錄音設備!”
  
  “這里是上海安全區,東經121°,北緯31°。”
  
  ……
  
  廣播、電視信號以六種語言版本向全球播出,內容涵蓋上海安全區位置,逃生指南,黑暗降臨后的生存技能,以及可能出現的危險。
  
  播音員沉重的聲音一遍又一遍的播放著,信號通道里充滿了各種雜音,全球各地政府都在做最后的通知,美國總統、法國總統、俄國總統,中國……紛蕪繁雜,上海的不過是其中的一條,淹沒著喧雜的無線電海洋中。
  
  突然間,唰的一下子,所有無線電信號全部靜默了!
  
  寂靜,一片寂靜,整個世界一片寂靜!
  
  ……
  
  通訊室里所有人都默默摘掉耳機,沉默著,心情沉重。
  
  大家都將目光看向楚云升,仿佛他就是未來黑暗的中希望一般,希望他在這個時候說點什么。
  
  楚云升站了起,推開沉重的大門,走出通訊室,一句話也沒有說。
  
  黑暗永遠的降臨了!
  
  ……
  
  對偽碑中的人來說,一個充滿未知、危險、迷惘的時代開始了,而對楚云升來說,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回到了那個熟悉的黑暗時代。
  
  重返偽碑的世界,即便身處陽光下,楚云升的心仿佛已屬于黑暗時代,陽光時代早已離他越來越遠,似乎只有黑暗才是他生存的地方。
  
  門外的天空和記憶中一樣的黑暗、一樣的沉重,看不到未來,也看不到希望。
  
  路邊的街燈下,飄起一片片雪花,飛舞在朦朧的光芒中,一個穿著格子衣服的女孩,戴著可愛的絨毛帽子,站在那里,沐浴在燈光下,伸出手接著冰涼的雪花,又抬起頭,仰望雪花們來的地方,那無盡的黑暗深淵。
  
  楚云升的記憶中是沒有雪的,也是沒有女孩的,只有冰涼的尸體,和流不盡的血液。
  
  他抽出戰刀,沒有火焰,任由那些散漫的雪花落在寒芒逼射的銘紋刀面上。
  
  大街上,零星的人影停下匆忙的腳步,門口處,警衛們轉過身體,賓館里,人們紛紛起身靠近窗戶,沒人說話,沒人出聲,都把目光投向那個人、那只刀。
  
  余小海在窗前,宋影也在窗前;老幽在窗前,林水瑤也在窗前;于堅在窗前;楚也在窗前;莫無洛在窗前,盧國隆也在窗前;通訊室的人在,辦事處的人在,幾乎所有賓館的人都在注視著……
  
  此刻的夜,如無線電一樣靜默。
  
  火,無聲無息出現在刀尖之上,精靈般的閃騰著,它的光,兇猛剛烈,刺破寒冷的黑暗,將影子映射到每一塊窗戶玻璃上!
  
  當每個人的瞳孔中都出現那束精靈般的火苗時,它便似有靈性的越燒越大,轉眼便燃遍刻著精美銘紋的刀身,形成一條怒燒的火龍。
  
  突然,楚云升高高躍起,刀光四射,如怒海驚濤拍擊海岸,一柄柄半月火刀,尖嘯著漫天飛舞,刀刀斬向對面廢棄的SUV車。
  
  他身體空中轉體,連帶著刀身拖旋,劃出一道長長的弧形,火焰在弧形線上烈烈燃燒,當他面向賓館飄飄落下,那些燃燒的火弧線如一只巨弓纏繞在斗篷的周圍,一直橫跨至指向地面的刀尖。
  
  在他的背后,火光飛揚,一彎彎半月火形刀,將汽車掀起在半空,瘋狂廝殺!
  
  一片殘骸飛出,一片片燃燒為灰燼,喧囂中,化作沖天的火焰與無數的塵埃……
  
  頃刻的功夫,塵埃散去,火焰落下,一切重歸靜默。
  
  楚云升收刀,默默離開,依舊一句話都沒有說。
  
  然而,窗戶后面的那一雙雙眼睛里所看到的,比說什么有管用!
  
  ******
  
  “你要學?”
  
  楚云升本是計劃要睡覺的,昨天就一夜未眠,今天再不睡,肯定會頂不住,他這邊剛躺下,余小海就情緒亢奮的來敲門。
  
  問明來意后,竟然是要學自己剛才一式裝裝樣子的“刀火攻”。
  
  “學,一定要學,太帥了,簡直帥呆了!你都不知道,宋妹妹的眼睛都看直了!”余小海磨拳搽掌的,十分興奮。
  
  “這個你還真學不來。”
  
  楚云升不是打擊他,不說余小海將來是冰元氣的覺醒,即便是火元氣,剛剛裝樣子的“刀火攻”他也不可能學會。
  
  那里面隱藏了部分黑氣,要不然就憑現在的境界,既想要發出那么多柄火形刀,又想斬碎鋼鐵做的汽車,根本就做不到。
  
  見余小海如同遭受重擊,霜打的茄子一樣蔫吧下去,楚云升安慰道:“不過,可以教你學別的。”
  
  “真的?”余小海眼神一亮,又來了精神。
  
  楚云升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不太喜歡余小海這種玩世不恭的性格,或許和自己這么多年的沉重經歷有關,便嚴肅說道:“海子,如果你只是為了要耍帥,我教你什么都是浪費時間。你不知道將來的殘酷,我能理解,不是親眼所見的人永遠無法想象那樣血腥的世界。我不會耍帥的東西,只會殺人的本領,沒有華麗的招式,只有一擊致命的血腥與殘酷,你要想清楚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在這番話里,“不是親眼所見的人”,楚云升已經將自己的秘密說到了極限,再多就不能說下去了,希望能讓余小海意識到他所即將面臨的世界。
  
  之所以敢和余小海這么說,是因為在和余小海相處的時間里,余小海身上有一點令楚云升一直很欣賞,余小海熟悉他的性格,除了女人方面的事情,從來不質疑和刨根他所不想說的其他隱私,或許得益于多年來在工作上余小海對他的信任,換句話說,楚云升和余小海默契之處在于不需要和其他人一樣,反復強調“和我合作不準問為什么”之類的話。
  
  “殺人?”余小海也安靜下來,楚云升曾殺過人,他隱隱約約從宋影那里知道一些,還為此震驚了好久,他總覺得現在的楚云升和他認識的楚哥有什么地方不對勁,但又說不清楚,他是個粗線條的人。
  
  “殺人,殺我跟你說過的蟲子,還有其他生物,你不殺它們,就要被它們殺掉。想要活下去,就得會這些殺人的本領。”楚云升語氣平淡,看似輕描淡寫,然而每個字的背后都充滿了沾滿血腥的歷史。
  
  “楚,楚哥,我其實……”余小海很亂,好像一夜之間,世間就要大變樣的感覺。
  
  楚云升站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頭,放松語氣道:“我知道你的小毛病,也沒指望你能改,只是想讓你明白,外面的世界變了,每個人都得跟著變,不變的下場就是被淘汰。行了,不說這些了,東西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你按照上面的方法練就行,不光有你的,還有其他人的。”
  
  “其他人?”余小海不解的問道。
  
  楚云升點點頭,笑道:“就是讓你找的紙條上的人,要不然我費那么大的力氣找他們干什么?今天正好有機會,我和你再講講,軍方和宋子淮還有孫教授那邊我都打過招呼了,從今天起,你們這些人中就逐漸就會有人會有某種能量方面的“覺醒”,一共有五類,根據你身體的狀況,不出意外的話是冰能量體系,其他人還會有火能量等等,你的任務就是在他們覺醒的時候,告訴他們應該怎么去做,還有一些基本的修煉功法,在我沒回上海前教給他們,總之只有一條,讓他們聽你的就有好處,不聽你的,等我回來處理!”
  
  余小海眨了眨眼睛,愣了半響,不好意思地說道:“不是,楚哥,你能說慢點么,我這腦袋瓜子不夠用了,你的意思是你已經那什么覺醒了?而我們也會跟著覺醒,然后也會和你一樣有那種神奇的能力?還有……”
  
  “你坐下來,我們慢慢說。”楚云升倒了一杯茶,盡量放慢語速,詳細的和余小海一條一條的交待。
  
  這些事情都關系到將來他能手握多少數量的覺醒者,擁有什么樣的戰力等等,按照記憶軌跡的發展,在未來,不僅要面對上海內部的權利斗爭,還有一號老頭的威脅,以及五族聯合等等,而首當其沖的就是要在蟲潮大軍中守住上海安全區。
  
  經過這么多年的經驗教訓,他盡量給余小海明確化簡單化的設置目標,就像告訴盧國隆,你的任務就是聽我的命令,除此之外一切不用管。余小海的任務就是讓覺醒者們清楚聽他的就有好處,不聽的,就楚云升回來一一處置,就這么簡單。如果復雜了,反而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做什么好,進而做的越多越壞事。
  
  對覺醒者們的控制,余小海沒這個能力,也沒有足夠的威望,就算有,楚云升在沒有得到蟲子的控制權前還不想交給他,畢竟他不是冥,一鏡老頭的話就像劍一樣懸掛在楚云升的頭頂上,只有冥才會真正無視那柄劍。
  
  所以對覺醒者們控制的核心,不僅只有后續的功法,因為五族也能提供,還有從安全區的利益上,武裝、能源和資源上的控制。
  
  安全區共同利益的打造不是楚云升的強項,丁顏才是這方面的高手,但武器、能源和資源是楚云升的優勢,在這上面,他是不會謙虛的
  
  和余小海交待完,楚云升實在是困得不行了,于堅還想來找他,統統被拒在門外,然后悶頭大睡。
  
  醒來后,他就收到一個來自軍方加急送回南京的震驚消息,在上海又發現了一個“肉球”生物!
  
  *****
  
  今天第一更。第二更在晚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