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616 人才計劃

^
  
  驚恐萬分的霸王龍猛地一頭“撞上”楚云升,頓時視野內一片黑暗,等再睜開眼,已經是房間中了。
  
  黑氣的數量實在太少了,只夠看見短短的幾個瞬間,但霸王龍在天外拳鋒下驚慌失措的畫面卻永遠定格在楚云升的腦海里。
  
  他想起一個典故,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只不過這條魚太大了一下,竟是遠古的王者霸王龍。
  
  那這一拳真正的目標是誰呢?
  
  楚云升又想了另外一個畫面,曾經將他震撼的無以復加的畫面
  
  “一個傾盆大雨的黑夜,無窮無盡地雨點狂暴地鞭打著戰火紛飛的大地,轟鳴聲,戰呼聲、嘶喊聲、瀕死前絕望的凄厲聲,充斥并膠合在漫天的雨聲中……
  
  剎那間,一道閃電劃破天際,一只遮天蔽日地拳鋒穿過厚厚地云層,帶著劇烈摩擦而產生的火焰,呼嘯著從天而降
  
  轟……隆隆……
  
  一聲穿越天地的巨響,山崩地裂,海水倒流。
  
  音波撕碎了雨點,掀起了百米高的嘯浪,席卷而去。
  
  濺起的煙塵泥土沖上了萬米高空,橫掃天地……
  
  以致整個星球抖動了一下,偏離了原來的軌道……大量的生物開始了漫長地死亡與滅絕之路……”
  
  它們是同一個拳頭嗎?
  
  一個是在夜晚,一個是白天,如果是,這只拳頭必須足夠大,大到在晝夜分界線的兩邊都能看見,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觀!
  
  又或者,它根本就是故意打在晝夜分界線上。
  
  可將同一件事情,又如此清晰的“記錄”下來,目的是什么?換句話說,為什么“黑暗降臨”和“地下湖泊”都“記錄”著這件事情?
  
  是在暗示著什么嗎?
  
  楚云升所知道的信息太少了,如果煥或者,哪怕是皇北櫻在這里,說不定都能替他解答一二,這幾個都是活得夠久的人。
  
  但如果縱向對比一下,隱約中,楚云升也能發現有點蛛絲馬跡。
  
  第一次黑暗降臨,他看見了血一樣紅日,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第二次他睡著了;第三次,他看見了極為壯觀的天地造世奇景;第四次因為黑氣不足,什么也沒看見;第五次和第四次一樣,黑氣不夠;第六次,也就是這一次,天外拳鋒的大背景下,驚慌失措的霸王龍在逃命。
  
  一共六次,都是以同一個星球,或者說就是地球為觀察點,太陽、地下湖泊以及霸王龍可以拿來為證,但也不絕對就是,同時又遵循一條時間脈絡,由遠至近,順序記錄。
  
  由此可以判斷,第四次和第五次也一定是重大的歷史事件,但最為關鍵的是第二次,一定蘊藏著巨大的秘密,偽碑外和偽碑內兩次他都“睡著了”,要么是他不夠資格去“看”,要么就是被刻意掩蓋了。
  
  而這一切都與黑氣有關,如果沒有黑氣的存在,他什么也不會看見,如果沒有黑氣存在,他和一鏡老頭的“位置變異”也不會知道!
  
  因為黑氣,他似乎觸及到了一個“凡人”不應該知道的秘密,這個秘密甚至要高于古書和前輩的神秘,讓楚云升第一次對丁顏和一號老頭都說過的話感到心悸他或許真的卷入了一個秘密的世界與戰爭。
  
  楚云升馬上想起了是黑色石碑,只有它才是唯一能夠讓前輩推崇的東西,或者說是打開那個秘密世界的大門或接口。
  
  楚云升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偽碑也是一道門,連接著兩個世界。
  
  突然間,楚云升有了一絲不知對錯的體悟,關于真假的體悟,偽碑在他來的那個世界是偽碑,然而在偽碑里,正如偽碑中的人認為偽碑中世界就是真的一樣,會不會偽碑在偽碑里就成了真碑!?
  
  一個龐大到不可思議的世界在楚云升的腦袋里恢宏地露出隱隱約約的一個影子,他知道自己目前所認為的東西和真實的真相必定相差十萬八千里,但僅僅是這樣,他也被嚇到了。
  
  必須盡快破譯古書的全部內容!
  
  楚云升第一時間有如此強烈的想法,寒武前人和水晶衣服因為偽碑的戰爭,前輩這種級別的人即便以前不知道,來到地球后一定很清楚,他老人家肯定會在古書上記載著什么。
  
  前輩的見識、經歷以及眼界等各個方面都遠不是自己能夠比擬的,他的判斷也肯定遠比自己準確。
  
  想要全部破譯古書,就必須盡快建立安全區,利用集體的智慧與力量取破解,單靠他一人之力太難也太慢。
  
  專業的事情當然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楚云升立即行動,通訊在黑暗中暫時中斷,他就親自出動,去找方柏瀟,讓軍隊出面,將南京乃至華東地區的文字語言專家全部送往上海,強制執行。
  
  比起交給余小海的覺醒者計劃,破譯行動突顯的更加重要,一鏡老頭那番話雖然沒什么人相信,但總給楚云升一種不踏實的感覺,就像懸掛在頭頂的一只利劍,隨時會掉下來刺死自己。
  
  楚云升這輩子好的預感從來不靈,壞的預感卻屢試屢爽!
  
  方柏瀟在賓館外一直備有一輛越野軍車和司機,以方便楚云升聯系自己,現在終于派上了用場。
  
  到了軍區指揮部,方柏瀟正在和方越候密談,秘書不敢進去打擾,楚云升只得在外面坐等。
  
  這個空擋,楚云升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杜岐山的師長楊萬里。
  
  楊萬里不算是方越候的人,在黑暗時代兩人還有很多矛盾,當時楚云升去方郁森家要林水瑤的時候,楊萬里還給他派兵派人。
  
  而楚云升雖然也不待見方越候,但對楊萬里也沒什么好感,主要就是杜岐山鬧的。
  
  看楊萬里急匆匆的趕來,估計是有什么要緊的軍務需要向方越候匯報,不和歸不和,工作上還是有從屬之分的。
  
  “楚先生?”楊萬里在陳司令家見過楚云升,主動上前打招呼。
  
  楚云升也站起來,客氣道:“楊師長,你好。”
  
  “您認識我?”楊萬里似乎很吃驚的樣子,當時在陳司令家,好像方柏瀟都沒來得及將其他高級軍官介紹給楚云升。
  
  楚云升一帶而過地說道:“楊師長大名早有耳聞,聽說貴師今晚要開拔去上海?”
  
  師級以上的部隊調動都是軍事機密,按照常理楊萬里是不會和楚云升說的,起碼也會委婉的帶過去,但楚云升的情況很特殊,以目前的形勢來說,也不需要對楚云升進行保密,所以很直接的說道:“是的,今晚六點,楚先生是想和我們一起回上海?”
  
  “那倒不是。”楚云升搖了搖頭,走近楊萬里,想了想道:“我想向楊師長借一個人一個團,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楊萬里奇怪的看著楚云升,那意思是你想要兵可以去跟方柏瀟要啊,他手里都是精銳部隊,怎么跟我要起來了。
  
  當然這話只能心里想,是不能說出來,楊萬里很婉轉地說道:“楚先生,您可能不知道,團級以上凡是不符合既定軍事任務的調動,師里是沒有權利批準的。”
  
  “這個我清楚。”楚云升點頭說道:“我會和方副司令申請肥的,只要你同意。”
  
  楊萬里眉頭微微一皺,他實際上已經委婉的拒絕了,再說楚云升和他也就一面之緣,開口就要他一個團,說好聽的是看中他的師,說不好聽的是想奪他的權,他所在師是裝甲兵師,除了炮兵團和高炮團,只有三個裝甲團,剛剛從徐州調至南京,如今的局勢,任是誰也不愿意把手中的槍桿子分出去。
  
  楚云升理解他的猶豫和不愿意,當即大開空頭支票道:“楊師長,我在公開場合不止一次說過,將來的武器必定會大變樣,就像你們押送往上海的那件武器一樣,上海安全區建立后,我會大量制造,到時候我可以答應你,優先給你們師裝備,而且我借你們一個團也只是讓他們送一批人去上海,到了上海之后,還是歸你管,我只借用一小段時間。”
  
  楊萬里不是傻瓜,但也不認為楚云升在撒謊,但凡那天在陳司令員家親眼所見的人,都會對楚云升一身神奇的裝備大感興趣,尤其是軍人,更是敏感。
  
  再見楚云升像是下定決心跟自己要一個團,楊萬里除了暗自覺得今天倒霉碰見楚云升,也不想在將來在上海太過得罪這個新冒出的人物,審時度勢下,郁悶地問道:“你想要誰?”
  
  楚云升立馬說道:“杜岐山杜團長以及他的裝甲團。”
  
  的確,楚云升不喜歡杜岐山,但這和佩服他是兩把事,在他所熟悉的部隊中,杜岐山這個家伙,是唯一能夠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仍能夠運用各種辦法,最終犧牲自己,也要堅持將科學家們送到目的地的團長,就沖著他這份軍人執著的精神,將破譯古書所需的專家們交給他,是最讓楚云升放心的。
  
  如今距離蟲子降臨還有20來天,變數不會太大,杜岐山應付起來綽綽有余,即便萬一有什么情況,楚云升相信他也能挺得住,交給別人還真不放心。
  
  楊萬里連連搖頭,笑道:“楚先生,你一開口就要走我最好的一個團長!行,就沖著你的誠意,我答應你只要軍區同意,我沒什么意見!”
  
  “謝謝!”楚云升趕緊說道,生怕他反悔不承認了。
  
  這時候,方越候的秘書禮貌地敲了敲門框道:“楊師長,楚先生,方副司令請二位?”
  
  楚云升相讓道:“楊師長是軍務,耽擱不起,我找方師長就行。”
  
  秘書感激的說了聲謝謝,他著實不知道先安排哪一位先見副司令員,如果換做任何兩個人他都有辦法安排出一個先后次序,主要是楚云升太特別,沒軍銜沒資歷沒級別,但又是個極為重要的新人物,任誰都頭疼。
  
  從辦公室出來的方柏瀟見到楚云升很驚訝,看了一眼離去的楊萬里,進會議室坐了下來,知道楚云升喜歡抽煙,遞過來一只道:“出什么事了?”
  
  “軍區撤離和疏散的方案下來了吧?”楚云升為節約時間,直接說道:“有一批人你一定要幫你優先保護起來,再安排人將他們集中送往上海,必須萬無一失。”
  
  “什么人?”方柏瀟沒有回答楚云升的第一個問題,也徑直道。
  
  “我手上還沒有詳細的名單,不過我已經安排上海來的人去查了,等名單出來,就要麻煩你的兵一個個去“請”,這兩天南京一定夠亂的,沒兵壓不住,而且的你師對南京也最熟悉,其他省市的,還需要你想辦法動用航兵團和集中大量武裝直升機接人。”楚云升一口氣的說道。
  
  方柏瀟思索片刻,說道:“軍區和各省政府早上通過電視會議,已經有了“人才計劃”,會不會和你沖突?這是其一,其二,接下來軍區將大規模疏散百姓前往上海,還要派出兵力將各地糧庫集中運輸、能源集中、兵工廠拆搬等等,恐怕兵力不足,其三,上海那邊由警備區負責接受人員和物資,那邊的人我們暫時控制不了,如果從各省向上海陸續送人,那邊沒有談好的話,恐怕他們配合不了,會徹底亂了套。”
  
  楚云升沒想到軍方和政府一旦運作起來,竟然還有這么多事情,他本以為就是撤退雖然復雜但沒想到這么龐大,按照這個規模運作下去,到蟲子來的時候,也未必能撤的干凈。
  
  不過別的事情也輪不到他管,只能說道:“我要的都是文字語言方面的專家,軍區和政府估計一時半會也顧不上他們,兵力的問題你盡量抽就行,上海警備區不用管,你只要把人先都集中到南京來,自己地盤你也運作方便,之后我找人一起送過去。”
  
  方柏瀟權衡再三道:“我盡最大努力吧,你準備讓誰送?”
  
  楚云升不打算向他隱瞞,而且也要通過他讓方越候批準,但稍微注意說話方式:“楊萬里師長的一個團,他們主力今晚就去上海,由他們的人送過去可以繞過上海警備區直接接收這批人,省下很多麻煩,而且你不覺得這是拉攏這個裝甲師的一個好辦法嗎?”
  
  方柏瀟大概也猜到了一些,不過是在等楚云升自己說出來,聽完后笑道:“他們可不是那么好拉攏的,你可能想得簡單了,就這樣吧,后面我知道該怎么辦,讓上海的人查到名單后直接聯系我秘書,你就等消息吧。”
  
  楚云升見事情已經辦妥,便起身準備告辭,走到門口的時候,轉身建議道:“如果平民太多,軍區可以考慮大量擴編軍隊,一來減少平民壓力,二來那些蟲子來了,犧牲的士兵將會太多太多。”
  
  還有一個很隱晦的意思,一旦擴編軍隊,多出來的官位,就是兵權。
  
  方柏瀟點點頭道:“半年前,軍區響應軍委號召就開始在做民兵動員,擴編計劃已經開始了。”
  
  他這么一說,楚云升倒真想起來,的確曾有個軍委大員曾來過軍區,要求加強民兵建設,本以為是個政績工程或口號,卻沒想到應在這里。
  
  既然人家早就“料到”了,楚云升也就不在這里獻丑了,在這種大事大局上,他沒什么優勢,只能以黑暗時代所見的經驗提個醒而已。
  
  出了軍區,他沒有回賓館,讓司機自己回去,然后開著軍車一路出城,奔向蘇皖交界的方向。
  
  那里有一個默默無聞的小糧庫,經過方柏瀟的提醒,軍方正在對糧庫調運,再去遲的話,恐怕黃瓜菜都涼了。
  
  無論什么時候,自己的手里還是有糧才踏實一點,而且小糧庫里還有一個重要的土元氣覺醒者盧國隆!
  
  作為稀有的土元氣擁有者,對防御力有著不可低估的巨大作用,這個人必須帶走。
  
  ******
  
  第二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