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611 追本溯源

^
  
  楚云升刀已經抽了出來,火焰順著刀身向刀尖咝咝蔓延,赤紅的斗篷戰衣在黑氣下,瞬間全黑。
  
  老頭尖叫的同時,他也似乎明白了點什么了,但又不太清晰,不是他的身份問題,而是那股柔和能量帶來的疑惑。
  
  一鏡大師已經徹底陷入瘋狂,眼睛瞪的如鈴鐺那么大,其他人還在愕然之際,他似乎一刻也等不及了,張牙舞爪著要撲過來掐死楚云升。
  
  聽他跳躍起帶起的風聲,絲毫不像是一個老態龍鍾的八十歲老頭,尤其是雙手間隱藏的柔和能量,如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樣,具備了驚人的殺傷力。
  
  “找死!”
  
  楚云升微微側身快速積蓄力量,飛揚起右腿,將元氣聚集在腿部,觸發從神域學來的十六章圖本體戰技,強勁氣流順著右腿肌肉與骨骼,猛地猝發摔踢出去,一股巨大的沖擊力頃刻間爆發出來。
  
  老頭雖然瘋狂,但還沒有迷失,見楚云升如雷霆一擊的一腳踹來,撲面都是狂躁的沖擊力,急忙合攏雙手并掌擋在胸前,他撲起的太急,楚云升的腳風也太快,時間上來不及避讓,只能以這個辦法以雙手硬擋這記腳擊。
  
  所謂元氣外露,腳與手尚未接觸,楚云升精純的本體元氣便撞上老頭的柔和能量,一股是剛勁威猛的氣流,一股是柔和似水的海綿,沒有激烈的轟擊,普通人無法看到這一瞬間發生了什么,只有楚云升和一鏡老頭能感覺到強勁的、氣流硬是將柔和的海綿打凹進去,形成一個內錐形的深陷,生生地把老頭擋在胸前的雙手朝兩邊推開,露出脆弱的胸膛。
  
  楚云升的這套本體戰技算不上有多厲害,統共也只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沖擊力,完全沒有利用本體元氣真正的殺傷力,但就憑借這一擊猝發的沖擊力,在蜀都城外,楚云升曾直接踢飛一名擁有金元氣的巨漢!
  
  一鏡老頭既沒有巨漢的體魄又沒有堅不可摧的金元氣護身,柔和的怪異能量只能起到緩沖作用,如果時間上足夠或許還可以以柔克剛,但楚云升的速度很快,完全不給他用其它辦法化解的機會,同時這記飛踢的沖擊力又相當威猛,雙手被猛烈撞開后,一鏡老頭體內氣血翻滾,那只腳未到,胸前衣襟上便出現一只隔空的腳印!
  
  在場的所有高級軍官們能看到只是楚云升一腳踢中了一鏡大師,然后一鏡大師身前出現了一個凹陷的腳印,再接著人就向后飛了出去,卻并不知道楚云升的腳實際上從頭至尾并沒有碰到一鏡老頭。
  
  楚云升也是奇怪的,雖然他沒有用盡全部力量,畢竟不是最危險的生死搏殺,還需要留足夠的本體元氣對付周圍目的不明的士兵,但以一鏡老頭八十歲的年紀與體格,即便有柔和能量存在,這一腳的戰技也足以令他非死即重傷!
  
  可當腳鋒踢至最后的時刻,楚云升原以為是能實際擊中一鏡老頭的,在以前無數次的實戰中,這套戰技中的腳速絕對遠快于目標被第一波氣流沖擊后飛出的速度,也就是說這一腳絕對應該實際踹在一鏡的胸膛上。
  
  但事實卻是一鏡老頭提前飛了出去,在腳鋒與胸膛之間似乎突然多了一層阻隔,疑似是天地元氣突然增多而形成了氣流混亂,凝滯了腳鋒的攻擊速度。
  
  如果僅僅只是這些,還引起不了楚云升的好奇,黑暗時代的覺醒者各有各的保命防護手段,能在身體周圍調集能量層進行抵御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真正令楚云升心中咯噔一下的是他似乎感覺到一絲異樣。
  
  在本體元氣形成的強勁氣流攜帶腳鋒穿過一鏡老頭雙手防在身前形成的柔和能量帶時,作為先鋒的本體元氣不是正常的被沖散了或者被抵御住了,反而是詭異的消失了一部分!
  
  雖然消失的這部分并不太多,也不影響這一腳的威力,但是像這樣的情況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非常的古怪。
  
  因為他不知道,消失的那部分本體元氣究竟去了哪里?
  
  楚云升此刻腳已落下,腦袋中思索著各種不解,但行動上卻絲毫不受影響,他不會因為戰斗過程中一點小問題就停下攻擊,或者有什么遲疑,在進攻順利的情況下,他會毫不猶豫的進攻再進攻,不給對手任何還手的機會,是他一向的戰斗策略。
  
  一鏡老頭順著沖擊力襲來的路線,一路跌飛,砸在不遠處的沙發上,周邊的高級軍官們在一開始就紛紛向兩邊躲開,更有警衛員上前保護住陳司令等重要人物,向大廳較為安全的地方移動,并建立防御措施。
  
  一鏡大師有多少破壞力,在場的并不是有很多人知道,但楚云升的殺傷力,他們是門清,在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情況下,高官們選擇先躲到一邊看看再說。
  
  這里是軍區大院,不是門派宗壇,一鏡大師雖然受到大批高級官員的敬重甚至還可以說是恭維,但并沒有任何權利指揮軍隊,也沒有任何權利指揮他們,說白了,這些高級官員們敬重和需要的只是一鏡大師的意見和某些能力,絕不是要讓一鏡大師來當自己的“領導”,任何時候,權利還是放在自己手里最安全。
  
  所以當一鏡大師大喊快殺了楚云升的時候,所有的軍官們,包括祝熙瑞在莫名其妙的狀態下都冷汗直冒,大廳中有那么多的軍區與政府要員,在這里動楚云升,豈不是要他們集體找死?
  
  這樣的胡話,在場的高級將領們自然是不會聽的,他們調集大量士兵入廳,目的只有一個,保護自己,防止楚云升發起飆來亂殺一起。
  
  當然“架”也是要勸的,反應過來后的方柏瀟急得滿頭大汗,隔著十米多遠的距離向楚云升大聲喊話:“楚先生,冷靜,千萬要冷靜!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商量!”
  
  誰知道楚云升理也不理他,手執火焰長刀,刀尖向地,竄著苗火,快步奔向剛跌落在沙發上的一鏡老頭,雙腿發力,蹬地高高躍起,雙手擎舉長刀,以殺蟲三劍式最嫻熟的第一式劈劍式斬殺下去。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刀鋒上火焰激起,由刀柄前段直至刀尖,絲帶般纏繞著高溫烈焰,火元氣內斂于刀刃,從上斬下,撕開空氣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一鏡老頭想躲開倒是有時間的,但沒有多大作用,不同于剛才的本體戰技,火族的戰刀可以激發出弧形火刀,只要楚云升稍微轉動一下方向,以火元氣形成的弧形火刀頃刻就會追上目標,將其廝為兩瓣。
  
  有意思的是,一鏡老頭竟然沒躲開,反而一躍而起,主動迎上劈斬下來的長刀,這樣楚云升的弧形火刀就來不及形成,他就主動逼近刀身跟前。
  
  這個戰技是火族的,軍區在丹陽有它的戰例報告,一鏡老頭能知道其中的后手不足為奇,楚云升也并不奇怪,相信僅憑劈劍式也能將他殺死在刀下。
  
  一鏡老頭主動沖上來,自然也不是找死的,上沖中,他立即讓自己枯瘦的身體發揮出不可思議的靈巧,雙手合掌極為大膽地夾住迎面斬下的刀身,然后身體輕盈地從一旁險險側開。
  
  這時楚云升再次感覺到刀身上火元氣在老頭雙掌間怪異的變化,攻擊力馬上下降不少,仗著這個本事,老頭才不至于被火元氣燒毀雙手。
  
  戰斗還在繼續,沒有任何停滯,一擊不中,楚云升立即將劈劍式換做削劍式,平削向老頭的腰部中間,同時逐步增大火元氣數量,倒要看看一鏡老頭能撐到什么時候!
  
  大廳周圍的士兵們此時已經全部就位,王牌狙擊手也各自處于最佳位置等待命令,退到四周的高級官員們心中這時才有了點底氣,紛紛不停地在喊話,要求楚云升立即停止對一鏡大師的攻擊,就此罷手。
  
  當然為避免刺激楚云升升級戰斗范圍,也盡量說些“有事可以好好商量”之類的話。
  
  可不光楚云升對此充耳不聞,一鏡老頭也仿佛認定了要將楚云升殺死在這里,雖然他的能力未必夠,但看他的架勢,似乎拼了老命也在所不惜。
  
  身體的輕盈與靈活性給了老頭很大的幫助,火元氣激增后的刀身,使得老頭也無法長時間夾住刀面,只能以翻滾跳躍的姿態,一邊躲避楚云升迅速無比的刀鋒,一邊屢屢以夾住刀面來化解關鍵時刻的危機。
  
  削劍式之后就是撩劍式,繼而再次由劈劍式循環,看似簡單,卻可以一氣呵成,將楚云升的優勢發揮到極致攻擊速度瞬發瞬至,攻擊強度威猛有力,攻擊準度如影如隨!
  
  唯一的麻煩就是這老頭太靈活了,還有雙手間柔和能量的幫忙,比如撩劍式的時候,老頭竟然能夠摁住刀背如燕子一樣向上騰飛起來,即避開刀尖,又能死死纏住。
  
  可惜沒到二元天境界,無法殺出真正的劍式,否則以六道劍氣齊齊殺出,封鎖一切方向,一招就能定出勝負,一鏡老頭再靈活也必死無疑。
  
  “看樣子這老頭是想和自己打持久戰了。”
  
  楚云升抓住一個機會,一腳飛踹,踹開一鏡老頭,暗自思忖。
  
  持久戰他也不怕,還有攝元符可以支撐,最后倒在地上的還未必是誰呢!
  
  不過經過幾次交鋒,楚云升也收獲不少,漸漸感覺清楚了一些東西,這才是最重要的。
  
  火元氣果然也消失了一部分,同時在戰刀的周圍也突然增多了一部分本不該有的天地元氣波動,令楚云升產生一個大膽的假設
  
  消失的本體元氣以及火元氣,會不會在老頭那股柔和能量下重新變回了天地元氣?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楚云升再次發力,攻向已經有些氣喘的一鏡老頭。
  
  燃燒著火焰的戰刀,從老頭的雙手間又一次穿過,楚云升并沒有像之前一樣采取變招措施,而是仔細體會刀身上的元氣變化。
  
  雖然這種變化很細微,但是以楚云升特有的對元氣的敏感,很快撲捉到一小部分火元氣在撞擊柔和能量后的確又消失了,然后周圍的天地元氣也跟著突然增多。
  
  但在消失的瞬間,也就是一剎那的功夫,楚云升敏銳且奇怪的發現,火元氣竟先是消失為熟悉的本體元氣,但很不穩定,下一刻就立即驅散為天地元氣,有一種中間態!
  
  “退化?還是能量衰減?”
  
  楚云升心中暗自納悶,竟然還有人有這樣的本領!?
  
  這個時候,一鏡老頭大概有點撐不住了,開始再次向周圍的高級軍官們“求救”:快殺了他,趁我現在還能擋住他,你們快殺了他!絕不能讓他活著!他不該來到這個世上!預言是不會錯的,一旦厲鬼出世,一切都將走向毀滅!為了你們的家人,為了你們的孩子,為了所有人,我求你們快下令吧,快開槍殺他,連我一塊殺了也絕不能讓他活著!”
  
  楚云升冷哼了一聲,道:“你真以為你能擋住我?”
  
  一鏡老頭見楚云升越發陰沉的眼神,眉頭不禁一跳,暗道糟糕,立即奮不顧身地用盡所有力氣大聲嘶喊:“快啊!還愣著干什么!快殺了他!”
  
  楚云升真有些怒了,他本來覺得殺不殺這老頭這是一個姿態,是給軍區的將軍們看的,并不是必須的,但這死老頭越來越不像話,現在已經是完全逼著自己殺他,令他真的動了殺意。
  
  想要殺掉一鏡老頭,要么持續以高數量高質量的火元氣進行高強度打擊,一直殺他無力招架為止,時間花費較長,為了盡快結束以防止軍方起變化,楚云升立即將在衛生間里不知何故突然冒出的一絲黑氣注入一部到火焰戰刀上。
  
  使用黑氣還有一個目的,是想看看老頭是否連黑氣都能化解了!
  
  都快退到角落的陳司令還在猶豫,他的性格一直是這樣,周圍的將領們意見也不能統一,士兵們只能老老實實的持槍站在那里,這些兵都是特別訓練過的精銳部隊,在第一眼見過楚云升和一鏡老頭奇異的戰斗后,基本都能很快穩定下來,舉槍待戰,擁有超強的心里素質。
  
  趁著軍隊沒有加入戰團,楚云升的刀已然加速襲至一鏡老頭的身前,帶著一絲黑氣的戰刀和之前的攻擊從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任何的不同,老頭依然使用老辦法雙手合掌,夾住刀身,準備利用靈活身法再次避開。
  
  當火元氣穿過柔和能量時,一切都還正常,一小部分變為了天地元氣,但緊接著黑氣上來了!
  
  老頭沒意識到楚云升刀中暗藏了玄機,即便意識到,他也躲不過了。
  
  黑氣一進入老頭雙手間的柔和能量地帶,就仿佛進入了無人之境,在這世間似乎只有楚云升零維空間的種子和億萬碎片能夠威脅到它,其他根本就無視。
  
  老頭很快就發現了手間的一樣,他驚恐的瞪大了眼睛,一副真正見到惡魔降世的表情,連翻滾的身軀都僵硬下來,如同整個世界都在他眼前坍塌了一般。
  
  黑氣一路穿過柔和能量,所過之處,那些怪異的能量紛紛崩塌,形成一種楚云升從未感覺到過的“真空地帶”,如果不是黑氣太少,只有一絲,這個過程將更加迅猛,但即便這樣,在周圍人看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接著一股巨大的吸力,或者說是周圍空間對“真空地帶”的壓力,像是絕不容許它存在一般,要將它盡快“填平”剔除出去。
  
  如此強大的吸力不經將一鏡老頭吸向刀尖,也將楚云升吸向老頭,過程十分迅速,且不可抗拒,速度快到讓楚云升產生一種錯覺,好像他和老頭之間有一個空間被活生生的拿掉了!
  
  等視覺上反應過來,刀尖已刺入人身,火元氣灼燒皮肉的糊味飄散開來,彌漫大廳。
  
  一鏡老頭此刻已是滿臉的驚駭欲絕,完全不顧側身中刀的痛楚,絕不相信地驚惶道:“追本溯源!這是真正的追本朔源!你怎么可能會?你是惡魔,你怎么可以會預言中的神術!你到底是誰!?”
  
  于此同時,距離南京城外一百多公里的荒郊野地里,一個瘋狂疾逃的白影猛地站住身形,英氣逼人的眉頭驟然蹙起,吶吶道:出什么事了,怎么又微調了?
  
  ******
  
  第二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