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609 你就是楚云升

^
  
  “這人什么來頭?”
  
  楚云升在人群中找到方柏瀟,擰開一瓶礦泉水,邊喝邊問,不管這老頭有幾把刷子,在他的記憶,黑暗時代的頂尖層沒有這一號人物,說明早死了,活不過第一波蟲潮之難的,能力再強也威脅不了他。
  
  方柏瀟正要找楚云升,見他主動又冒出來,不解的反問道:“你不知道一鏡大師?”
  
  楚云升搖了搖頭,他連祝熙瑞也從來沒見過面,只是一直知道這么個人而已。
  
  方柏瀟見楚云升不像是在說謊,心里更驚訝了,暗道你既然不知道一鏡大師,那你慌什么?跑什么?
  
  當然這話畢竟只能在心里想想,是不能說出口的,楚云升如今是他家老爺子試圖壓制住祝熙瑞風頭的一張王牌,即便這個王牌比起一鏡大師或許分量不夠,但好歹也是這兩天的“風云人物”,至少在軍方內部都是人所眾知的。
  
  方柏瀟深諳其道,驚訝之后便不再有什么胡思亂想,只低聲說道:“一鏡大師德高望重,國內和國外學術界都有很高的聲譽,平時深居簡出很少有人能夠有幸見到他老人家,我們之前的計劃要稍微修改一下,底線是不能與大師正面沖突,如果能得到大師的認同那就最好了。”
  
  楚云升眉頭一皺,道:“什么亂七八糟的?你直接說他有什么本事就行了。”
  
  方柏瀟聽出楚云升語氣中不耐煩,頓時咯噔了一下,楚云升年少氣盛,又攜帶幾次事件的連番大勝,氣勢正旺,如果不知道天高地厚沖撞了一鏡大師,那后果將不堪設想!
  
  于是方柏瀟急忙將楚云升拉到一邊,小聲而謹慎地解釋道:“楚先生,千萬不能亂來,一鏡大師不是你想的和你們一樣有特異能力的人,是擁有大智慧的大家,總司令和書記他們對他老人家尊重有加,您千萬不能亂來,否則后面就沒法收拾了。”
  
  楚云升冷冷說道:“方師長,你有一點搞錯了,我們只是合作關系,不是從屬關系,怎么做我自己有決定和考慮。我不會因為一個連活到最后的能力都沒有的老頭而改變計劃。另外,他真要是德高望重,我也尊敬這樣的人,那他就應該為外面那座城市大多數的性命多想一想,而不是幫著祝熙瑞做錯誤的決定,害死成千上萬的人!”
  
  方柏瀟心中愕然道:“楚先生,你就那么肯定守南京是死路一條?”
  
  楚云升看著他,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道:“方師長,你是不是從來沒有真正相信過我的話?”
  
  方柏瀟沒有否認的點了點頭,沒有隱瞞虛偽,倒是很坦蕩,令楚云升有幾分欣賞。
  
  “我明白了,你們愿意與我和宋子淮合作,并不是因為同意南京守不住,相反你們可能認為守住南京比守住上海更靠譜,但去上海你們可以獲得更大的軍權,這是在南京你們無法得到的,或者說暫時得不到的,我說的對嗎?”楚云升發現自己腦袋瓜也稍稍進步了一點,至少不是一團漿糊,如果在人家都很坦蕩直白的情況下,自己再看不懂,那就真是蠢到家,一點進步也沒有了。
  
  方柏瀟依然沒有否認,只辯解道:“如果將來事實證明你是對的,那么我們今天所做的,不管出于何種目的,其結果對大多數人來說就是有益的。”
  
  楚云升笑了笑,佩服道:“你的嘴巴比我想象的厲害。但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其實我認為祝熙瑞和你一樣也認為守南京比較靠譜,所以為了大局,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阻止你或者說是阻止我,雖然我和他處于對立位置,但僅從這點說來說,我是欽佩他的,因為留在南京對他個人來說并沒有明顯的太大好處。”
  
  修煉的時候,楚云升就在反復思考軍區的局勢,對照記憶中的祝凌蝶和她老爹,認為于堅說的理由并不成立,如果只是和宋子淮有個人恩怨,宋子淮的確請不動祝熙瑞,誰沒個恨呢?但祝熙瑞想要去上海完全可以考慮和別人合作,而且有比宋子淮更好的人選,比如一把手,事實卻是他堅持守南京,明顯就不是感情用事了。
  
  方柏瀟聽出了楚云升話里話外的意思,既然明確說出欽佩對手的為人,自然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只好尷尬地笑了笑道:“是我多心了!我們現在去見總司令吧。”
  
  楚云升意識到方柏瀟可能會有擔憂,邊走邊說道:“方師長你放心,我雖然在這點上欽佩祝熙瑞,但也僅此而已,不等于我就會給他好臉色。且不說他的判斷是錯誤的,單我和他之間在利益上就存在不可調和的沖突,而你和我之間在利益上則是完全吻合的。再者說,他帶那個老頭過來就是要壓制威懾我,讓我這個跳梁小丑在大師面前現現形,既然這樣,我今晚還得還給他點顏色看看,要不然你就去了上海。”
  
  方柏瀟倒是有幾分欽佩楚云升的“膽色”了,他已經明說了一鏡大師不是靠打打殺殺出名并取得世人尊重的,而楚云升的強項就是打打殺殺,總不能上前狠揍大師一頓吧?真要這樣的話,那就不是給祝熙瑞顏色看了,那是打總司令的臉,打整個軍區的臉,是和整個軍區為敵,正中祝熙瑞下懷。
  
  雖然不知道楚云升會采取什么辦法“挑戰”大師,方柏瀟卻有幾分期待,要看看這個年輕人怎么就這么的胸有成竹?
  
  一路領著楚云升,兩人繞開人群,很快擠進一鏡大師與總司令相談的地方。
  
  “司令,這位就是周副主任上報過的楚云升,楚先生。”
  
  方柏瀟挺拔地行了一個軍禮,然后禮貌的打斷他們的談話,簡單作了介紹。
  
  “哦?你就是楚云升?這么年輕,不親眼看見真不能相信啊!”膚色稍黑,身體消瘦的陳總司令卻是個大嗓門,一邊從沙發上站起來,一邊看似驚訝地扭頭向眾人說道。
  
  因為嗓門大的原因,里里外外的人都聽見了,頓時所有的高級軍官,政府官員全都齊刷刷地將目光匯聚向身穿灰黑色大衣的楚云升,和一鏡大師來時完全相反,一時間整個大廳靜可聞針!
  
  在上海,這個人一口氣殺光京城特派人員,在丹陽,這個人突襲并擊殺了恐怖的火人,在金陵大學,這個人連番激戰搶走軍方重要武器的白衣劍客,在圖書館前,這個人以鬼火一般的存在鎮住近五百人的部隊……,這些情報,在場級別的高級官員與軍官們有的全知道,有的只知道一部分,可以說在大家的心目中,楚云升完全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現在一下子真人就在眼前,沒辦法不引起所有的人關注,但偏偏沒有一個人能將眼前的這個普通小伙子與情報上兇殘又詭異的奇人聯系起來。
  
  祝熙瑞一旁的祝凌蝶也在吃驚的打量著楚云升,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楚云升實際年紀的,也不是每個人手里都有楚云升真實照片的。
  
  “不錯,我就是。”楚云升站在陳司令的面前,干脆地說道:“但不是親眼看見的就一定能相信!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與司令您單獨聊聊,或許您會相信更多的東西。”
  
  楚云升完全沒有按照大小官員們預想中的場景進行答話,絲毫沒有被領導接見的覺悟,既沒有該有的“激動”,也沒有感到什么“榮幸”,反而一開口就將自己置于同等的高度,甚至更高,連一鏡大師仿佛都不存在他的眼里,連個招呼都沒有,直接要和司令密談,氣勢十分逼人。
  
  這樣的場面難免會陷入尷尬,如果這位司令覺得官面上下不去的話,更有可能會這樣。
  
  但陳司令似乎是個獨特的人,當即哈哈大笑道:“不虧是個奇人!不過小楚同志,大師今天也是我們的貴客,有什么事我們可以等會再聊。我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一鏡大師!大師,這位就是和您說的那位。”
  
  這時候,眾人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一鏡大師也站了起來,而且快步走到楚云升面前,完全沒在聽陳司令在說什么,神情竟然略顯激動,像是中了邪一樣邊走邊說:“是他,沒錯,他身上有恩師的氣息!”
  
  楚云升見老頭“沖”過來,眉頭一皺,向后稍稍退了兩步,沉聲道:“什么恩師!?”
  
  一鏡大師年紀大約八十多歲了,頭發花白,身形看似單薄瘦弱,但楚云升能感覺到那副皮包骨頭下蘊含著的力量,所以馬上處于戒備狀態,一旦發現異狀,立即先發制人。
  
  卻不料這老頭站到他的跟前,竟然老淚縱橫,顫聲道:“小兄弟,能否告知我恩師的下落?我將感激不盡!”
  
  楚云升不解的看了看這老頭,又看了看震驚中的方柏瀟,再看了看稍遠處大概已是滿頭黑線的祝熙瑞,估計他怎么也沒想到這老頭竟然會說這樣一番話來!
  
  ******
  
  第二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