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603 微調

^
  
  楚云升的確匪夷所思住了,而且十分的匪夷所思!
  
  不錯,他是知道的,在完成蘇醒后,這件事就立即被他當做頭等大事證明及判斷過,是否還能認識古書字符就是他的分辨標準。
  
  但“他知道”和“白影人發現”完全是兩種本質上的區別!
  
  他是“外來人”,又有古書作為分辨物,“知道”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而白影人卻是這個世界中的原生人,誕生于這個世界,生活于這個世界,在將來還可能會死于這個世界,只有完整的一條時間記憶序列,在沒有分辨參照系的條件下,邏輯上講,不應該會產生這樣的念頭與想法。
  
  對這個世界里的人來說,楚云升認為,就算自己去告訴他們這個世界是假的,是虛構的,他們也會將其視為無稽之談,絕對不會相信,更不要說從內心深處去質疑了。
  
  人對世界存在的感知是井然有序且連續不斷的,在時間上來說每個點又是獨一無二的,一個人在一條時間軸上唯一對應一種自己的記憶和感知,是人類對外界正常感知的存在基石。
  
  一旦在同一段時間軸上出現兩種不同記憶或感知,要么精神分裂,要么非瘋即傻,但反過來,楚云升認為只有像他自己一樣,在同一段時間軸上出現兩種不同的記憶,并且有“蘇醒”記憶證明并排除是因為精神分裂或是瘋傻導致混亂的原因的情況下,才能真正去懷疑世界的真假,否則最多也只是閑暇時的臆想幻想,并非是有真憑實據的質疑,本心也未必會真的去相信。
  
  比如他自己,在進入偽碑之前,就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世界的真實性,這種荒誕的念頭連想都沒空想過。
  
  但白影人偏偏就質疑了,作為原生人第一次對自己的世界產生不真實的質疑,而且神色間非常的篤定!
  
  這給楚云升帶來的觸動非常大,大到匪夷所思!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讓他誕生這個念頭呢?”
  
  楚云升心中暗忖,除非白影人和自己一樣“蘇醒”了,或者發現了什么沖突的地方,否則,還真不知道有什么東西可以讓他產生這樣的念頭!?
  
  白影人一直安靜地站在楚云升的面前不到一米的距離上,仔細地打量楚云升內心流露在表情上一舉一動,捕捉其中的細微變化。
  
  他這樣的眼神與目光,令楚云升更加的不安與心驚,從而產生一種更為荒誕的解釋:難道他有這樣的念頭,全是因為看出了自己的異樣?是我的原因?
  
  這樣想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宋影就曾因為自己的異樣而產生過對自我存在的質疑,楚云升覺得有必要弄清楚這個事情,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必須想出一個對策,要不然自己對偽碑世界的“干擾”將來越來大,后果完全不是他這個腦容量可以預測的事情。
  
  迎向白影人似在等待的目光,楚云升定了定心神,反問了一句:“為什么?”
  
  按照白影人自己講,他都快活了一百多年,怕是早已人老成精,剛剛又一直在盯著自己在觀察,如果自己現在還裝作驚訝或者裝作不屑一顧,都顯得太過著跡,必定被他一眼看破,不如深藏不露,反問一句,讓他自己忙于解釋去,既可掩飾心中驚訝,也可反客為主。
  
  白影人大概的確沒有料到楚云升會一句腔調不搭,既不驚訝也不嘲笑他為無稽之談,反而單刀直入的提出反問,令他略有一些驚訝,好在他似乎早有準備,只稍稍一頓,便馬上說道:“要說為什么,能和你說上三天三夜,所以”
  
  白影人從一堆古籍中,抽出一本夾在里面不起眼的小冊子遞給楚云升,轉開話題說道:
  
  “我查過世界各地的資料,有過類似懷疑的歷史上并不止我一個,但無一例外,在他們質疑之后,都很快的離奇死亡!我將他們的資料收錄并隱藏在這本小冊子中,想把它交給你,但不是讓你去考證他們,那樣你會和我和他們一樣陷入危險之中。
  
  這本小冊子不僅僅是記錄了這些人的情況,更為重要的是里面凝聚了所有質疑者的對一種古怪文字與地圖的研究成功,當時我也是為了破譯令祖遺書,大量翻閱資料才偶然發現的,它和令祖遺書字符雖然不同,但體系上卻驚人相似,所以我想讓你幫我完成這些文字與地圖的推演,將來標注在我那夜交給你的那片殘卷上,剩下的殘卷我去尋找。”
  
  楚云升沒有接小冊子,不動神色地質疑道:“為什么要找我?還有,那片殘卷到底是什么?”
  
  這時候,圖書館外漸漸傳來嘈雜聲,起初楚云升以為是軍隊的人到了,但聽起來又不像。
  
  白影人明顯地焦慮起來,語氣加快道:“我已經處于危險之中,一個地方不能呆得太久,而這些破譯工作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去研究,一個人的力量無法辦到,另外,我想你也需要完整破譯令祖遺書字符,兩者體系相似,正好可以相互驗證,我會在外圍幫助你在上海的計劃,頭一個,”
  
  白影人停了一下,從衣服里掏出一個香煙盒大小的光滑物塊,淡灰色,有藍色軟布包著,和小冊子放在一起再次遞給楚云升,道:“這是美利堅無人探測飛行器從火星上秘密帶回的礦物質,里面蘊含有大量暗物質,換我們的說法就是駁雜的元氣物質,因為暗物質的不可見等特性,美國那些科學家發現不了其本質,你只要注入元氣進去,依照我寫在小冊子里的方法,就能使它內部的其中幾種暗物質產生鏈式反應,釋放出大量的天地元氣,我想你現在十分需要它!”
  
  楚云升看著那火星石塊,心中頓時一驚,白影人有一點果然沒說錯,他的確仍保有強大的戰力,費這么九牛二虎之力的,就算是坑自己,也起碼說明他現在的處境的確不妙,也的確需要自己的幫忙,想想血尺白帶人對他的追擊,到也不完全是撒謊。
  
  轉眼的功夫,楚云升便做出決定,不管怎樣先答應他,穩住他再說,至于以后再見機行事。
  
  白影人強搶梁希成的玉牌固然有引起軍方注意的目的,但同時,也暗藏著對楚云升的威脅,或許是真的礙于老祖宗的面子,白影人也不好直接說:你楚云升要不幫我,我還是可以在這上面搞搞破壞的。
  
  雖說已經有了兩枚玉牌在手,楚云升也不怕他搞什么破壞,反正古書和玉牌的關聯性白影人是掐不斷的,那是前輩的手筆!但既然白影人想用自己做事,反過來,自己也可以用他來做事,大家相互利用,沒什么大不了的。
  
  見楚云升伸手接過火星石塊和小冊子,白影人松了一口氣道:“至于那片殘卷,至今為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只知道它是關鍵所在,極可能是很久很久之前,最初的第一個質疑者留下的線索。”
  
  楚云升無所謂點了點頭,對此倒并不十分的關心,只是隨口的一問,真正在意的是白影人到底被什么刺激了而產生了對世界真實性的質疑,這和他的關系很大,如果真是他異樣導致的緣故,他必須馬上要考慮自己在偽碑中所處的“變量”因素大小,不至于在第五枚玉牌找到前使偽碑體系因此而崩塌,因此仍沒忘記旁敲側擊:“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產生懷疑的?”
  
  白影人剛要說話,頭頂上的日光燈連續閃爍幾次,或暗或明,像是隨時要熄滅一樣,電壓極其不穩定,圖書館外面也更加嘈雜了,隱隱間夾住著幾聲尖叫。
  
  “其中細節,我不能和你多說,防止你也產生類似的質疑而陷入危機。大約是我活的太久,壽命突破第一次極限后,我有更多的時間去觀察了解這個世界,卻驚人地發現它不知不覺間進行了一次極為隱秘的微調,雖然極其微小,但其本質與寒武紀生命大爆發一樣不可思議,我當時無比的震駭,也害怕的要死,膽顫心驚地去調查,隨著調查的深入,知道的也越來越多,這時候我意識到了危險,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不能再查下去了,但我當時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仍然能繼續查下去,直到有一天”
  
  白影人看了一眼閃爍的日光燈,正要加速語速說下去,突然間臉色劇變,話鋒急轉:“外面一定天黑了,只有天黑或夜晚它們才會出現!我一定停留的太久了,被它們尋來了!你一定要記住,在沒有實力之前,不要去考證我說的話,要不然它們也會盯上你,我剛才告訴你那些事情,就是要提醒你不要犯我當時的錯誤。雖然你看不見它們,但你一旦看見并知道它們的存在,就是死亡!沒有活人可以知道它們的存在!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去試!還有,那只丹陽搶來的武器就在梁家后院的車庫里,你快走吧,我也要走了!”
  
  說完,白影人頭也不回地打開藏書室大門,沖入通道中,風一樣的加速急奔,竟連反抗一下的勇氣都沒有。
  
  ******
  
  晚上還有一更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