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602 白影人的秘密

楚云升十分吃驚,將信將疑的接過那幾本古籍,其中最上面一本名為《明數辰星》的封面上,果然提著楚衍的名字,但里面的繁體字和語言組織方式,則很難看懂,便抬起頭說道:“聽起來似乎合理,從你的劍氣上,我也能看到純凈的天地元氣,但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的戰斗方式與我所知道的書中記載相差甚遠,所以如果你看懂了字符,不應該是現在的樣子,那么我就不能認為你說的都是真話。”
  
  沒有劍式,沒有元符攻擊,只有純凈的天地元氣,就不能說明什么問題。楚云升猜測白影人這樣做的目的是說服自己和他一起研究古書。
  
  雖說楚云升已經不在意古書被別人知道,也不在意別人來學習古書中的修煉體系,但他還沒有白癡到讓一個用意不明并很有可能成為大敵的人來學習古書內容,稀里糊涂地培養對手,這不是明擺著給自己找麻煩么,即便這里是偽碑的世界,誰能學誰不能學,也得根據情況而定。
  
  白影人楞了一兩秒,立即搖頭道:“的確,我雖看懂了一部分字符,卻并無多大用處,這本遺書中記載的內容雖然精妙絕倫,但于我來說,卻根本與天方夜譚無異。
  
  當時我不太明白,寫下這本書的前輩見識遠在凡人之上,卻不知為何仍有不少瑕疵,行文安排頗多漏洞,它所記載的方法根本實現不了,現在見到你,我才明白,這位前輩的見識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所有的瑕疵不過是為了適應目前的情況和你的條件,一切不合理轉眼間便天衣合縫,真是神人!”
  
  楚云升這時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你的劍氣我能感覺到是純凈的天地元氣,這點錯不了。”
  
  不管怎么說,以前他還從未見過有人可以使用純凈的天地元氣作為攻擊能量。
  
  白影人頷首說道:“不錯,我可以用天地元氣,但正如你所說,我連最簡單一張符文都做不出來。”
  
  “你這么說還是前后矛盾,你既然堅持看懂字符,就不可能連一張最簡單符文都制不出。”楚云升對他也逐漸失去興趣了。
  
  如果白影人真的看懂字符,要說是物納符制不出,他相信,隨著他對古書以及新的知識體系的了解,對空間學的理解越來越深入,物納符,古書中最為簡單的一階元符,遠非表明上那么簡單,它的技術含量比他所會的最有高級元符都要深不可測,唯一的解釋只能是和古書有關聯。
  
  有個現象,物納符和古書從來沒有單獨分開過,他能將六甲符封在別人身上給別人使用,卻從來不能把物納符制給別人,唯一一次用在袁期陽身上用于存儲“遺書”,那張物納符的屬性還是他的,也只有他能使用。
  
  所以,物納符必須有古書存在作為基礎才能實現,至少在現階段是這樣。
  
  但其他元符,尤其是六甲符,看懂字符的白影人不應該制不出來才對,那東西,他不知道給多少人制過,和古書完全是獨立的。
  
  白影人嘆息解釋道:“令祖有句話說的不錯,它是傳家之寶,字符內容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本書的本身。它故意漏掉了修煉上的第一個步驟,一個從無到有的步驟,也是最為致命的步驟!沒有這個步驟,就算用其他方法打通了所謂的壁障,吸入體內的天地元氣還是天地元氣,永遠變不成它所說的本體元氣,而只有本體元氣才能制它所設定的那些符文,也只有本體元氣才能繼續修煉它后面安排的境界。
  
  所以它從一開始的原點上就完全杜絕了其他人窺視的所有的可能性,即便把它全篇放在你眼前,全讓你讀懂了,你也毫無辦法學會!這就是寫下這本書的前輩登峰造極的掌控能力!”
  
  楚云升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開始還不在意,可越聽越震驚,聯系自己修路道路上的種種疑惑,開始思索起來。
  
  他起先覺得這種說法不對,因為余寒武是他親手教出來,封印符就制不錯,曾在蘑菇森林和飛頭怪一道替他封印了不少生物。
  
  但細想之下,如果真的存在被抹去的第一步的話,那極有可能余寒武完成第一步的原因與古書和七釘有關,那時候這兩樣高級的東西都在他手上,不僅如此,甚至還可能與他當時運用了自己的本體元氣與通壁元符有關,換句話說讓余寒武可以像自己一樣修煉古書,只是一種從上向下的復制,和四元天的瓶頸一樣存在著悖論。
  
  七釘需要修煉命源,而命源修煉的基礎是本體元氣,通壁元符也要本體元氣制,除非有古書最初對他的那種作用幫助,沒有本體元氣,就完不成前輩寫在古書上的修煉體系的第一步,而沒有第一步就沒有這套體系所需要的本體元氣,如此互鎖,和四元天一樣,幾乎無解。
  
  所不同的是,一個只是針對前輩自己設定的修煉體系,一個是廣義上的境界限制,或許是前輩借鑒了四元天境界上的這種悖論機制。
  
  可即便是這樣,余寒武的修煉過程也是充滿驚險,一元天突破至二元天幾乎喪命,而原因他一直找不到完美的解釋,從另外一個側面或許也證明了他完成第一步時的存在了巨大的隱患。
  
  還有,他試過用黑氣替代本體元氣制作元符,而結果無一例外都出現了無法意料的巨大偏差,也算是一個佐證。
  
  七釘中的影子也說過,古書上的一文一字,的確是前輩煞費苦心的特別安排。
  
  楚云升本以為對古書了解很多了,沒想到還差得很遠,那種一套功法就能修煉成仙的事情大概永遠只存在于幻想之中,按照水晶衣人狐貍精的說法,世間存在兩種發展方式,一種注重自身,一種發展工具,不管哪一種,背后都需要浩如煙海的知識體系,從基礎理論到極端分支,是一個巨大的工程,豈是一本書兩本書能夠說的清楚的?
  
  人類不過五千年的文明歷史,但是科技理論方面的累積,就連最聰明的科學家也無法全部掌握,如果全都寫在書本上,可以堆滿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
  
  那些比人類更加先進的文明,所需要的知識,恐怕能堆滿一個星球!
  
  楚云升也意識到,越是先進的文明,比如水晶一族,它們的分工越是細化,單體已經無法掌握整個文明的知識體系,只能在自己突出的領域有所建樹,比如用于戰斗的各種戰士,說不準,五族就是這種分工細化下的產物,各自掌控其中一種能量體系。
  
  見楚云升沉默不語,白影人自信地笑道:“雖然沒辦法學會那種體系,但它所展示的世界吸引了我,這些年來,我參考了諸多的文獻資料,探照古跡,又自我總結開拓,找到了一條適合我自己的體系,是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但如果沒有令祖給我看過這本書,或許我早就和別人一樣渾渾噩噩地冥滅于塵土之中,更不會活到現在,發現更大的秘密,所以它對來說,只是黑暗中的一盞燈,卻必不可少,讓我抬起頭發現原來頭頂上尚有蒼穹。”
  
  楚云升點頭,他認同白影人其中的一句話,是自己的,用起來才最合心,如果他那天能夠將黑氣控制自如,修煉自如,未必不能重新開創一種體系。
  
  不過在這之前,他需要海量的知識構筑。
  
  到現在為止,他也大約猜到白影人想要和自己說什么了,和古書沒有關系,那必定和那卷畫著奇奇怪怪圖案的東西有關了,于是徑直道:“你和我說了這么多看,就是想讓我相信你,然后再讓我相信你發現的秘密,既然這樣,你就直說吧,要不要幫你或者說是一起合作,我要看具體情況而定。”
  
  白影人微微一笑,道:“因為我要告訴你的事情太過匪夷所思,說出我的來歷也的確是希望你能相信我說的話,否則我寧愿將與令祖的那段往事爛在大海里,實在無顏提及。
  
  我也的確需要你的幫助,所以才會幾次故意出現在你附近,也和你形成敵對,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你的安全,你可能還不知道,你在上海的突發表現驚動了多少人?首都那邊和軍方都開始準備動你的手,而我的出現,可以給他們造成還有一個更加恐怖甚至兇殘的敵人的假象,相比而言,你就“溫順”多了,又便于控制,根據這種形勢,他們就需要利用你來對付我,或者了解我。
  
  今天搶玉佩也是,如果我不出現,不與你戰斗,南京軍方就會懷疑你與我是一伙的,梁家的事情一旦上報,軍方便會蜂擁而至,我估計他們的人現在應該也到金陵大學了,那只武器我就藏在梁家,你等會可以當做戰勝我的戰利品交給軍方,洗去嫌棄。”
  
  楚云升好笑道:“你不去搶槍,他們也不會懷疑到我頭上。”
  
  白影人搖頭道:“我不是為了那只槍,和槍在一起的還有一件重要東西,只是軍方他們不知道罷了,所以槍必須是要搶來的。”
  
  楚云升看著他說道:“你要帶我來看的就是這個東西么?看樣子和你發現的秘密有關吧,說吧,不管怎么匪夷所思,我還是想聽聽。”
  
  白影人盯著楚云升的眼睛,目光漸漸變得鄭重起來,石破天驚地說道:“你不覺得這個世界有可能是假的嗎!?”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