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597 縱橫決蕩

楚云升等人趕到事發地點的時候,大約凌晨3點多的樣子,野外的天氣十分的寒冷,溫度與空氣都被凍住了一般,呼吸進來都能將器官冷刺的生疼生疼。
  
  楚云升卻很喜歡這樣的天氣,雖然他也很冷,冷得牙關都在打顫,可依舊很興奮,冰寒的氣溫,對火族來說是一種壓制,對他即將動用的武器寒冰箭來說,又是一種助力。
  
  遠遠的,隔著幾公里的距離,就能聽到夜空中刺破寂靜的子彈在風中怒吼,急促中卻夾雜著一絲慌亂,等到再近一些,官兵們沙啞竭力的呼喊聲也格外的清晰,臨死前的慘叫聲更是嚇得林水瑤等人面色浮白,對她和助理央央來說,戰爭與死亡其實是遙遠的事情。
  
  出現在楚云升等人面前的,是一列熊熊燃燒的火車,歪歪斜斜地倒塌在鐵路的一旁,士兵們堅守著它的另一側,對面一個滿身浴火的影子正縱橫決蕩,黑暗中,一次又一次地長長地拉起明亮的火焰赤炎,閃避著槍林彈雨沖入士兵群中,火焰從刀鋒上激起,呈弧形狀一道道波斬而去,穿著防彈衣的士兵擋不住弧形烈焰的刀鋒,“火人”所到之處,士兵們大片大片的倒下去,帶走生命,留下死亡。
  
  一只反坦克裝甲彈勁射出去,尖銳的呼嘯刮刺耳膜,那“火人”不敢以身軀抵擋,急忙向一側挪開躲避,飛彈的速度極快,火人的速度更快,風雷電掣之間,火人幾乎與反坦克裝甲單擦身而過,但凌厲的金屬彈芒仍破開它張開的手臂,撕開一道血縫,流出來的仍是一樣鮮紅似火的血液,那是斗篷戰衣保護不到的地方。
  
  血腥徹底激怒了“火人”,它蕩起手中狹細長刀,高高地躍出地面,縱跳起來,從半空中一怒斬下,生生地將發射反坦克裝甲彈的兩名士兵一劈為二,熊熊的大火在撕開的四片血肉上吞噬燃燒,焦味傳遍四方。
  
  密集的子彈又來了,那是速射機槍的聲音,彈流密度高達每分鐘6000發,如同一場喧囂起塵土的金屬風暴,四周空氣都在高溫子彈下蒸發一空,帶著死亡的窒息。
  
  “火人”幾乎在一瞬間便被這些密集子彈的“先鋒流”擊飛,若不是它躲得稍快一點,即便穿著那件恐怖的斗篷戰衣,瘋狂的子彈也能將它打得千瘡百孔!
  
  面對瘋狂的高速彈流,“火人”也不得不避其鋒芒。
  
  于是,戰局又僵持下來,“火人”依仗著那件斗篷只是受了大傷,卻仍游走在火車的另外一側尋找著突破的機會,而軍方陣地上則留下一具具慘烈的尸體,纏繞著撲鼻惡心的焦味。
  
  對于一個早已許多年不曾經歷過血腥戰爭的軍隊而言,哪怕它士兵是再如何的經過殘酷訓練,再如何的堅強,面對大批戰友面目全非的死亡,染滿槍身、衣服的血液,四周盡是燃燒著的熟的焦的人肉碎塊,這只數百人的護送軍隊軍心急劇震蕩。
  
  然而對他們而言,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更為殘酷的人蟲血戰,還在等待著他們。
  
  利用僵持的機會,士兵們在上級的指揮下,迅速重新布置鎮定,使用各種火箭彈、反裝甲彈以及小型火炮追擊著另外一側的惡魔,三只武裝直升機高空盤旋,利用速射機炮一刻不停地追打著“火人”,這是他們唯一占有優勢的武器。
  
  士兵們不知道攻擊他們的到底是什么生物,若不是華東地面上最為精銳的部隊,想來此刻早已完全崩潰,全軍渙散了,能堅持到現在,不得不說,這些大部分只有20多歲90后的孩子,表現得極為英勇!
  
  楚云升讓于堅將直升機盤旋在戰場外圍,沒有立即加入戰斗,只派了一個特警前去聯系軍官,防止被軍隊當做敵人誤傷。
  
  在他看來,只是為了一把破槍,死這么多的人,真的不值得。
  
  來的路上,楚云升向于堅要了一只警用弓弩,在他們攜帶的標準準備里就有,緊接著暗暗的聚攏起這些日子以來所積累的元氣,隱蔽地制了一張寒冰符,封印弓弩,最后剩下的元氣,僅僅夠他發出一只寒冰箭。
  
  雖然他制這種低等級的寒冰元符早已駕輕就熟,消耗元氣也不多,但他現在的境界實在是太低,滿打滿算,體內也不過六個不到的元氣量,能在制完寒冰符后,還能發出一箭,已經十分不容易了。
  
  如果黑氣還有,也用不著如此費力,不過他現在也算是傾盡全力了,如果一擊不中,只能讓于堅拉起直升機逃之夭夭了。
  
  不過,火族復蘇的人再怎么橫,現在也不過剛剛打開天軌,實力強不到哪里去,更不可能攻擊到天空上,能在地面上表現的如此強悍,地面上的官兵們不清楚,他卻很明白,不過是仗著那件斗篷戰衣罷了。
  
  當然,楚云升也沒指望一支寒冰箭就能殺掉它,有著斗篷戰衣保護的火族,無論在戰斗力還是防護系統上,在最初的黑暗時代,都是五族中的優勢者,金陵城中始終能壓制住冰族漓的那名火族人就是例子。
  
  但現在的楚云升雖然武力還未恢復,眼界與見識卻遠不是地面上的那名火族人可以相比的,他的策略很簡單,充分利用老幽的戰力潛能,也得讓它全力作戰!
  
  花上這么大的代價,將元氣消耗一空,只為了一件斗篷戰衣,楚云升認為是值得的。
  
  蟲子大軍實在是太兇猛了,數量也實在是太多了一點,在他一元天境界的時期,想要靠自身武力固守上海對抗它們,如果不逃跑,不采取手段,不知道會死上多少次。
  
  這是事實,有黑氣也沒用,蟲子可以打消耗戰,它們數量鋪天蓋地,黑氣一旦用完,又無法像元氣可以攝取的話,仍舊是一個死字,這點楚云升從蘇醒以來,就十分的清楚。
  
  況且,黑氣不像本體元氣,本體元氣他能完全掌控,而黑氣這東西太過神秘,他還沒有掌控清楚,把安危全部寄托在它身上,顯然不是明智之舉,黑氣可以做底牌做王牌,但決計坐不了保命牌。
  
  因此,這件斗篷戰衣便顯得太及時太重要了,隱匿效果就是在蟲子的巨墳內部也有奇效,再加上收斂氣息的六甲符,一旦蟲子大規模出現并展開攻擊,憑借這兩樣東西,馬上就可以進行反擊,安全系數直線上升,接著有了蟲子提供元氣,比起原來,修煉速度與戰備也會以幾何級數攀升。
  
  弱小的時候,武器裝備便顯得尤為重要,只有實力強大了,才有能力依靠自身的戰力,而不用過于在乎外物與工具,這個道理無論放在那里都是一樣的。
  
  基于這樣的考慮,地面下的那件斗篷戰衣,對楚云升而言,價值遠超那只各方爭奪的冷凍槍。
  
  “楚先生,有點奇怪。”剛才激烈的戰斗,于堅也看的一清二楚,他事先知道楚云升這類人的存在,面對“火人”的強橫殘忍,不至于像林水瑤等人面色慘白,明顯沉穩的很。
  
  楚云升調整著弓弩箭頭,看了他一眼,以為他是驚震于火族的強悍,于是淡淡道:“沒什么奇怪的,它撐不了多久。”
  
  火族人體內的能量也有限,楚云升沒有立即參加戰斗,一是為了評估其戰斗力,如果太危險,那就算了,二也是為了等待火族人火元氣的大量消耗。
  
  于堅卻指著地面上重兵保護的地方,疑惑地說道:“軍方保護的東西應該就在那里,體積看起來也不是很大,為什么不直接用直升機或者飛機運走?反而選用較慢的鐵路?那個火人再怎么恐怖,根據剛才的戰斗,也不可能攻擊上千米高空!”
  
  楚云升愣了愣,是越來越佩服他了,如果是原來的自己,只這么一小會的功夫,絕對看不出這么多事情的來,而且如果他不是事先知道一些內情,就算現在也未必猜得出緣由。
  
  那把冷凍槍在飛行器墜落的時候便遭到損壞,在杭州的時候還被激活過一次,里面的特殊能源已經發生泄露,到大寨的時候,幾乎都快漏完了,這些泄露的特殊能源輻射波動,任何電磁設備都會受到它的嚴重干擾,現代飛機帶著它根本飛不起來,只能將它放在最后一節車廂,用火車頭遠遠地拖著。
  
  這也是為什么楚云升讓直升機留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而軍方的武裝直升機也距離較遠的主要原因。
  
  “以后你就知道了。”楚云升沒打算解釋,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盡快進入戰斗狀態,讓駕駛員繞著地面的火族人盤旋,尋找機會。
  
  以他如今的神射箭術,只要捕捉到稍微好一點的射角時機,必定一擊而中,剩下來的就看老幽的了。
  
  于堅見楚云升不愿深說,便不再詢問,但他看得出來,楚云升是知道的,因此愈加的心驚,也更加的擔憂,好在楚云升是他們一方的,至少目前是。
  
  下去的聯絡特警很快發回通訊,損失慘重的軍方對特警趕來的直升機支援非常歡迎,目前面對“火人”最有效的攻擊便是空中打擊,地面上已經成了它獨霸的屠殺場!
  
  “我射完一箭后,盡量和他們商量,讓他們停止攻擊,剩下的事情由我和老幽處理。”軍方不可能聽從小小特警們的命令,只能讓他們去協商,結果怎么樣,楚云升只能盡最大努力。
  
  于堅點了點頭,轉身去聯絡軍方指揮官。
  
  楚云升抱著警用弓弩,箭鋒冒著冰冷的寒氣直指地面上左沖右突的火族人,不再說話,神情漸漸專注起來,目光中透出銳利的殺氣,那是成千上萬生命堆積起來的殺氣,其冰寒程度,令林水瑤包括老幽甚至于堅在內,都不寒而栗,遠比空氣與箭頭上的溫度要滴上無數倍!
  
  陡然間,他們竟覺得比起地面上那個殘忍的火人惡魔,坐在他們旁邊這位相貌平平的年輕人才是真正的“魔鬼”。
  
  眾人各懷心思時,機會來了!
  
  當直升機繞過一個弧度,旋飛至火車另外一側的田野上時,被軍方狙擊手高爆子彈打中的火族人吃傷向后砸去,當它摔倒在地上的一剎那,楚云升雙眼頓然一縮,寒芒盡放。
  
  箭,破襲勁出!
  
  一道道寒冰由箭鋒至箭尾飛速凍結冰封,剔透晶瑩的箭身上絲絲冒出的白芒由于高速飚飛而匯聚于尾翼之后,地面上的火光映射其上,如同在暗夜中露出獠牙的死神。
  
  此一箭必中!
  
  楚云升不等開結果,厲聲道:“老幽!”
  
   坐在楚云升對面的老幽,一百二十個不愿意下去,不想也不敢,可楚云升從頭到尾就沒有給它商量的余地,不去也得去,有不得它。
  
  暗罵了楚云升一聲王八蛋,老幽硬著頭皮,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中縱身躍下,化作一陣青煙直撲地面上的火人。
  
  “老子要被燒死了,做鬼也不放過你!”老幽氣急敗壞,全然不顧自己已經是“鬼”的現狀。
  
  楚云升沒理會它的抱怨,地面的那名火族人復蘇時間不可能太久,實力也就不可能太高,體內火能量現在估計也剩不了多少,全憑斗篷戰衣那個“殼”而已,在被寒冰箭冰封后,它體內的火能量將被壓制到最低極限,本身又受了傷,在冰封的瞬時間,近乎于一個普通人類,而它最大的憑仗對老幽來說只是一件“衣服”,所以老幽吞掉它,基本沒有太大的危險與難度。
  
  況且,老幽身上還有一絲楚云升之前留下的纏繞黑氣,即便吞不掉對方,有那絲黑氣在,逃跑不是問題。
  
  火族人是驕傲的,骨頭奇硬,楚云升從未見到一個火族人向他低頭過,即便是他被稱為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人的時候,火族人也不曾畏懼過他的戰力。
  
  所以他一開始就沒打算和火族人談判交易什么的,直接選用最簡單的,也是火族人喜歡的武力解決。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音在彈火中格外的清晰,在于堅大吼“停火”的呼叫中,上百的士兵不可思議乃至震驚不已的看見將他們戰友一個又一個屠殺燒死的“惡魔”,竟然凍成了冰塊!
  
  那個縱橫決蕩橫行無忌的“火人”,一下子被打敗了?
  
  士兵們沒有停火,他們血紅的眼睛迸發出仇恨的怒火,瘋狂地向被冰凍住的“火人”發泄他們所有的子彈與火力!
  
  老幽被無數的子彈穿過青煙打得哇哇直叫,但好歹在第一時間鉆入冰雕之中。
  
  這時候,就在楚云升以為大局已定之時,一道白影破空而來,掠地而飛,速度之快幾乎令人瞠目結舌!
  
  什么叫縱橫決蕩,什么叫橫行無忌!白影在上百士兵軍官面前,在楚云升面前,以強悍的實力告訴所有人,這才是縱橫決蕩,這才是橫行無忌,火族人的速度在它面前不過是個笑話!
  
  白影所過之處,一道道劍氣橫溢四射,人也好,物也好,裝甲也好,全都支離破碎,漫天飛舞,一片腥風血雨,直取軍隊防衛的核心,那只冷凍槍以及其他物品所在的地方,一路氣勢如虹。
  
  奪物,走人,揚長而去!
  
  楚云升面色鐵青,緊緊握住警用弓弩。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