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591 奇跡出現了

楚云升沒想到在市區竟然會碰到大學城認識的人,還是算得上熟悉的,可眼下他沒時間多說,馬上就得閃人,而且他現在是“老幽”,兩頭解釋起來也頗為費力,干脆否認道:“你認錯人了!”
  
  扎著馬尾辮的女孩略略楞了一下,然后認真地指著自己:“我是路冰啊,你不記得我了?”
  
  這個時候,林水瑤詫異地望著路冰,路冰也正驚訝地望著她,前一個敏銳的發現了楚云升撒了謊,后一個震驚于幾天沒見的傻子怎么和一個大明星弄到一起去了?
  
  “不認識就是不認識。”楚云升倒也簡單,咬死不認識,省得耽誤時間,拉起林水瑤就往飯店門外跑。
  
  或許是過于急切,因而跑得太快,林水瑤與路冰又過于美麗,難免令大廳中一些不了解內情的房客產生了不小的誤解,以為這三人之間有著不清不楚的關系。
  
  路冰見楚云升神情冷漠且不承認認識自己,更與驚艷的林水瑤表現的十分親密,心中沒來由的感到一絲失落,像是一件本屬于自己的東西不再屬于自己,又像是突然明白了冬至晚會上那位震旦女孩表情掩飾下的真實滋味。
  
  “不就是一個傻子么……”她這樣安慰著自己,心頭卻莫名的煩躁。
  
  ……
  
  楚云升一口氣跑到了門外,這時候哪里還有出租車,全市上上下下都亂了套,網絡上、新聞上、短信上等等天下地下鋪天蓋地的各路消息讓所有的人都慌了神,就是反應再遲鈍的人也知道要有大事發生了!
  
  銀行門外排起了長龍,大小超市更是水泄不通,就連路邊的小販都消失蹤跡了,老百姓沒有別的辦法預防傳言中的危機,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囤積能夠囤積到的一切東西。
  
  一袋米、一桶油、一斤食鹽哪怕是一塊面包,能搞到一塊就搞到一塊,一旦弄到手,立即就往家里運,中國有句古話叫做“有備無患”,誰也不想將來萬一發生點什么大事,自己會成為第一批餓死的人,同樣,誰也都在想,一定要比別人儲存到更多的物資,“我還有一堆食物而你卻已經沒有”,這種優越的感覺很好。
  
  鈔票在今夜結束前還有點作用,而到了明天基本就成為了廢紙,沒人再愿意以關乎性命的物資去交換薄薄的一張紙幣,尤其是食物,哪怕是黃金也不行。
  
  因為楚云升的因素,市里應對混亂的反應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大批警察與武警走上街道維持秩序,并提前開始宣傳一些用詞模糊的政策,不再像是楚云升記憶的那次完全絕對否認傳言,而是有意識的使用諸如“如論發生何種情況,政府都會堅決保障市民的生活與生命安全,并做好了應付各種突發事件的準備”之類的用語,以求迅速安撫民心,實際上就是在變相的承認:即便發生了什么大事,政府都做好了準備,請大家放心。
  
  只可惜他們的公信力并不高,或許這就是往日積累下來的代價,越是這么說,下面的老百姓越是不肯相信,去市政府大樓要求公開真相的人群幾乎擠爆了戒備森嚴的大門。
  
  不僅僅是在上海,全球各大城市都同樣相繼陷入此種混亂與瘋狂。
  
  望著不斷呼嘯開過的警車,楚云升正打算劫持一輛私家車,路邊上開來一輛藍色的大眾,里面走出一人,向他和林水瑤揮手:“遙遙,快,這邊!”
  
  “我的助理。”林水瑤掛掉手機,向楚云升微微一笑,解釋道。
  
  原來她早已經在暗中準備好了一步退路。
  
  “這個人可靠嗎?”楚云升做起事來一直是小心謹慎的,看著這位有些女性化的男助理,不太放心。
  
  “央央是個好人,我信任他。”林水瑤肯定的點頭道。
  
  楚云升佩服她的看人本領,也就不再說什么,趕緊上了車。
  
  助理央央負責開車,他和林水瑤坐在后排,兩人剛落定,就見到央央翹著蘭花指對著后視鏡道:“你們這些臭男人,整天就知道爭來爭去,打打殺殺,真是沒勁透了!”
  
  楚云升一陣惡寒,而林水瑤則笑而不語。
  
  大街上人很多,車也很多,都是沖向各個商場市場超市的市民,大包小包的往后備箱里塞,能裝多少就裝多少,唯恐比別人少了。
  
  那些有老婆孩子的更是如此,一面憂心忡忡,一面不得不參與大肆的搶購,除了那些可能早已得到某種通知的警察與武警,基本上已經很少有人上班,包括那些商場超市。
  
  楚云升當初并沒有參與這場瘋狂的大采購以及后來的暴亂,但根據后來的了解與猜測,正是因為第三天連商場超市都無人上班了,他們大門緊閉甚至轉運物資,那些買不到東西的市民才在極端恐慌的情緒下,開始了打砸搶,瘋狂的已經不顧一切了。
  
  想要在如此混亂的場面中監控到自己的行蹤,即便有著全市監控系統的宋影父親,怕也是無能為力。
  
  央央的車技不錯,在擁擠無序的道路上鉆來鉆去,但也比平時多化了近五倍的時間,才趕到楚云升指定的第一個地點三公里外的一座立交橋下,與老幽匯合的地方,同時也是他將趙菱那輛寶馬停放的位置。
  
  老幽早已在橋柱下面苦苦等待,見到楚云升的影子,委屈萬分地抱怨起來:“領導啊領導,您是騙我啊,您再遲來一分鐘,小人就要被陽光化成灰灰了!”
  
  楚云升抬起頭,指著頭頂上的大橋道:“哪來的陽光?”
  
  老幽凄凄慘慘道:“在飯店的時候,我就感覺到房子水泥擋不住它們,果然是這樣,這地方太危險了!”
  
  楚云升詫異問道:“它們?它們是誰?”
  
  老幽沒有回答,而是向楚云升哀求道:“領導,您給小人一點點黑氣吧,只有您老人家的冥君氣息才可以擋得住它們。”
  
  楚云升皺眉道:“你不怕被它殺死?”
  
  老幽則可憐兮兮地說道:“您只要不讓它攻擊我,一丁點應該沒事,小人努力控制控制,要不然小人說不定就活不到今天晚上了。”
  
  楚云升沉聲道:“你可要想好了,這不是鬧著玩的!”
  
  老幽連連點頭:“我已經想好半個多小時了。”
  
  楚云升看了一眼大橋陰影外的陽光,由指尖放出一絲黑氣,纏繞在老幽周圍:“等會你變成我的摸樣上林水瑤的車,然后再變回陳大柱,我另外開車在后面跟著你們,咱們雙保險。”
  
  老幽點點頭,全神貫注的引導著那絲黑氣,既不敢讓它靠得太近,也不敢讓它靠得太遠,始終隔著一厘米左右的距離纏繞在身體周圍。
  
  說起來楚云升也覺得奇怪,黑氣這東西似乎和他的意識有著很大的關聯,當他不想以黑氣攻擊任何目標是,比如只是想給老幽一點遮擋陽光的保護,黑氣便不像以前廝殺時那樣兇猛凌厲,但卻顯得更加神秘與凝厚。
  
  老幽依靠黑氣來保護自己,就像是在頭上頂著一只把柄為利劍的大傘,傘面可以為它擋住外來的傷害,但懸在頭頂上的利劍傘柄又隨時可以落下將它刺死,而落與不落,僅在楚云升一念之間,反倒真成了一道特別的“生死符”。
  
  片刻后,在黑氣的保護下,老幽的精神頓時振奮起來,還舒服的極輕微地呻吟了一聲,迷迷糊糊地囈語了一句:“當年要不是冥君大人您突然失蹤,我們也不會敗得那么慘,連老家汐奇點都丟了,您可一定要帶著我們打回去啊……”
  
  它的聲音很小,幾乎沒有,甚至連它自己都沒有任何意識,完全像是夢語一般。
  
  楚云升也沒聽到,他剛剛正在感覺黑氣跟隨意志的細微變化,想著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什么功用。
  
  接著,老幽那邊已經恢復了正常,馬上化作楚云升的模樣,雙眼很清明。
  
  “出發!”
  
  楚云升努了努嘴,他還得在柱子背面等一會,讓林水瑤和老幽先走,然后他再開車跟上,有了黑氣作為聯系,更加不擔心會跟丟了。
  
  滬寧高速上堵滿了各種各樣的汽車,外地的急于趕回家,本地的又急于趕回來,發生了這么大事情,誰還有心思在外面旅游或出差?都急著趕回去與家人在一起商量對策。
  
  車流速度相當緩慢,有的路段更是直接癱瘓不動,整條高速公路上呈現出一副世界末日大逃亡的景象,堵在后面的人心焦似火,有的不停按喇叭,有的罵罵咧咧,有的心思重重,也有脆弱的小聲哭泣……
  
  楚云升跟在林水瑤藍色小車后面不遠的地方,中間就隔著三四輛車,伸伸脖子就能看見。
  
  老幽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到目前為止,林水瑤似乎也沒有發現什么不妥的地方,令楚云升放心不少。
  
  但這個車速實在是太慢了!
  
  早上到中午,中午到傍晚,天色漸漸變暗,楚云升早已是一個腦袋兩個大,千算萬算、盡力完善計劃,也想到了路上會擁堵,但沒想到竟然堵到這種地步!
  
  從早上離開飯店,到目前為止,一共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的路程,而且隨著后面的城市越來越多,擁堵程度也越來越厲害。
  
  搞得現在是騎虎難下!
  
  回去?看看安全島對面的車流,起碼也得要一天時間,這樣一來一回兩天全廢了;繼續向前?誰知道過了無錫之后會不會直接全線堵到癱瘓?他現在只是剛過蘇州而已,就已經堵成這樣了!后面只會更糟糕。
  
  他想過步行,可看看林水瑤和她助理央央的身板,估計走六天也未必能到,六天之后,蟲子說不定都來了。
  
  他也想過騎自車、電瓶車什么的,車子可以去高速公路附近的村莊去偷去搶,可一來離開高速,鄉間道路不熟,國道說不定比這里還堵,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繞到南京,說不定還不如在高速慢慢耗來得快;二來在高速公路上步行,還能借著車輛避一避陽光,騎車就不行了,老幽雖有了黑氣保護,也不知道能不能直接暴露在太陽下面長時間行動?沒有老幽,他也忽悠不了林水瑤。
  
  楚云升有點后悔提前讓宋影父親等人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以至于他昨晚與老幽制定計劃的時候,連火車票都訂不到,原以為只是人多,實在不行強闖進去也行,誰知道問過蘇簌才曉得,大量火車已被強行調走緊急去拉糧食與其他物資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耗著,人的耐心也一點一滴的消耗著。
  
  冬天的夜晚比平時來的更早一些,五點一過,天空基本就漆黑一片了,四周又包圍著黑漆抹烏的農田,除了一點點星光,當真是伸手不見五指。
  
  為了節約電量與汽油,很多車主都關了大燈熄了火,反正車子堵在路上難得一動,能少消耗一點是一點,誰也不敢保證將會堵一夜還是兩天。
  
  農田里的夜十分寒冷,尤其是南方的冬夜,刮起的寒風如蘸了濕氣的刀子,割在臉上陰冷疼痛,讓人直哆嗦的同時也感到身體熱量不足。
  
  楚云升也熄了火,站在馬路邊上,背靠護欄點起一支煙。
  
  他的車上有昨晚回來時臨時儲備的食物和水,不知道林水瑤的車里有沒有,不過沒見她們下來,估計是怕被別人認出明星的身份。
  
  一般人車里都備有礦泉水什么的,但食物就未必了,沒多少人會在車里一直放著餅干蛋糕面包什么的,即便有也不多,天氣又這么寒冷,很多人開始餓不住了,尤其是拖家帶口有小孩的,大人能抗一抗,小孩就不行了。
  
  許多人手里兜著鈔票四處詢問,希望能從別人手里買點食物,但眼下誰都惜食如命,一塊夾心的奶油餅干被炒到三百元的天價仍有價無市!
  
  夜越來越深,到了饑寒交迫的后半夜,有人實在餓得不行了,就準備去附近的村莊碰碰運氣,畢竟農民家里一般都是谷子存糧的。
  
  即便農民們也不愿意賣糧食,偷雞摸狗的事情,餓極了逼急了的人也是能干得出來的!
  
  于是一些車主們便三五成全商議好之后,摸著黑,高一腳低一腳地朝著附件的村莊進發。
  
  其他人有的躲在車里,有的在路邊用枯草生起火堆驅寒,相互陌生的人也能偶爾聊上兩句,話題無非是傳言的真偽以及怎么辦。
  
  夜間是老幽的天下,林水瑤因為身份的問題,荒郊野地的暴露了不安全,因此它只帶著助理央央出來求購食物。
  
  所謂求購,實際上就是向楚云升“求購”而已,人是他弄來的,自然要負責,起碼得管飯吧。
  
  這個時候,手上有食物的人,就是高速公路上的紅人,甭管是誰,開的車是保時捷還是一輛QQ,穿的是范思哲還是淘寶大路貨,只要有吃的東西,就能獲得那些求購者的恭維與羨慕。
  
  助理央央很震驚,他和老幽轉悠了半天,手里拿著一疊的人民幣,人家卻連一顆花生米也不肯賣給他,然而到了楚云升這里,奇跡就出現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