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587 最為可怕的存在

“滾出來!”
  
  楚云升收回黑氣,退后一步,冷聲道。
  
  “是,是,冥君大人息怒,小人馬上就滾出來。”墓穴里的聲音膽顫心驚的連連稱是。
  
  說著,墓穴上方冒出一縷青煙,于空氣中一陣扭曲變化,像是從打開所羅門封印的黃銅瓶里鉆出的魔鬼,剛剛修煉了一點天地元氣的楚云升,勉強能夠感覺到一絲能量的波動。
  
  那束青煙千變萬化,最終形成了人形,樣子卻不是剛才照片上老態龍鍾的老人,反而穿著一身制服,四十來歲,瘦瘦條條,面色陰沉,像極了公墓的管理人員,而且極為逼真,若不是事先知道它是青煙形成,幾乎無法以肉眼看出真假。
  
  楚云升大感詫異:“說,你是誰!?”
  
  化作人形的青煙,極度畏懼的警惕了一眼楚云升手指尖上的黑氣,噗通一聲跪下,匍匐磕頭道:“小人王八蛋,竟敢冒犯君上,望君上開恩,饒了小人不死,小人戴罪立功……”
  
  楚云升見它畏黑氣如死神,眉頭一皺:“我可以不殺你,但你要老老實實說話。”
  
  人形青煙像是才意識到了什么,連忙改口道:“是,是,君上,哦不,是領導,領導!您盡管問,小人一定坦白從寬,爭取寬大處理!”
  
  聽它的語氣,仿佛“領導”是比“君上”更為厲害、更為威嚴的稱謂。
  
  楚云升見它語無倫次的腔調,眉頭皺得更深,嚴肅道:“少油嘴滑舌,先說說你是怎么回事?”
  
  人形青煙疑惑:“我?”
  
  楚云升沉聲:“對,就是你,是什么人,哪一族的,從什么地方來?”
  
  人形青煙愣了一下,連連搖頭:“君上,領導,小人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啊,也一直在困惑這個問題……”
  
  楚云升目光一寒,黑氣再次縱出,嚇得人形青煙轉身就要逃跑,卻又一絲一毫不敢動彈,它仿佛不用想就知道自己肯定跑不過那道要命的黑氣。
  
  “說不說?我耐性不多,時間不多,不要找死。”
  
  人形青煙緊張地望著黑氣,苦著臉哀求:“小人真不是有心欺騙領導您,小人昨天早上才迷迷糊糊地意識到自己存在,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楚云升自然不相信,冷哼一聲:“什么都不知道還會裝鬼嚇我?還有,你剛才化作老人摸樣,現在怎么又成了這副造型!”
  
  人形青煙頓時大感委屈,指著自己道:“報告領導大人,小人醒來后覺得肚子很餓,就把這個人給吞了,到現在還沒消化完,早知道就做成兩頓吃了。”
  
  楚云升腦門布滿黑線,怒道:“閉嘴!你到底說不說!?”
  
  人形青煙趕緊合上嘴巴,偷偷窺視著楚云升手指上要命的黑氣,隨時做好最后搏命逃跑的打算。
  
  望著它的樣子,楚云升忽而想起北極基地下行域兩使頭頂上氣柱,外形雖有不同,但生命存在的形式卻驚人類似。
  
  都是身無實形,具有能量反應,同時又具備生命意識。
  
  楚云升繞著它走了半圈,停住腳,抽絲剝繭地問道:“你既然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什么知道我是誰?”
  
  人形青煙陰沉干巴的臉色立即露出獻媚的阿諛:“冥君大人的氣息,就像刻在小人生命中一般,無論這里如何的渾濁骯臟,都污染不了它的清新與無比威嚴。面對它的感覺,如同小人感到饑餓一樣的原始自覺,不知而知。”
  
  “是嗎?”楚云升冷笑:“那為何你又要叫我領導呢,這個詞可不是你能夠原始自覺的吧!”
  
  人形青煙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激動的辯解道:“小人以為只有“領導”這個偉大而威嚴的稱呼才能配得上您的地位!”
  
  楚云升不禁奇道:“為什么?”
  
  人形青煙指著自己認真地說道:“小人意識到自己存在后,就見過到這么一個活人,肚子又實在餓的難受,就把他吞了。他殘存的意識告訴小人,他曾是一個十分兇殘惡毒的人,殺過人強過奸,天不怕地不怕,連鬼神都不放在眼里,如此不得了的一個惡魔,卻唯獨就害怕一個叫“領導”的生物!他的意識告誡小人,一旦不小心遇見了領導,得點頭哈腰,得像老鼠一樣小心翼翼,像狗一樣搖尾乞憐!甚至一聽到領導來了,要么屁滾尿流裝孫子,要么馬上就從一個惡魔變成一個乖乖仔!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畏懼,那還不算什么,更為恐怖的是小人吞下的這個惡魔無日無夜不夢想著如何巴結上領導,哪怕只做領導的一條狗,也心甘情愿,幸福不已。
  
  可見,“領導”是這片土地上最為可怕的存在!”
  
  它高聲總結,贊嘆并向往著,言語中自信滿滿且十分篤定,似不曾有半點的質疑,聽得楚云升幾乎目瞪口呆。
  
  沒想到他竟然遇到一個如此超級二的白癡“鬼”!
  
  這令楚云升開始有點相信它說的“鬼話”了,它壓根就一竅不通,語言間可憐的邏輯只零星來源于它這身制服下原有的主人。
  
  當然也有令楚云升觸動的地方,比如他已經在那域使和它做比較,域使通過降臨的方式“鴆占鵲巢”,而從它的話語中可以看出它是通過“吞掉”的方式變化出原型。
  
  兩者之間的類似與差別,或許隱藏著更大的秘密。
  
  思索到這里,楚云升不解道:“我剛剛看到你是老人的摸樣,現在怎么成了這副造型?”
  
  人形青煙聞言頓時大感郁悶:“不瞞領導,這鬼地方只有這么一個活人,小人也是沒辦法,這盒子里的灰灰根本不頂餓,全吃了也最多讓小人多出幾副外形,其他用途那是一概沒有,虧得我一個坑接著一個吭啃了一個遍,小人實在”
  
  它忽然停了下來,膽顫心驚地望著楚云升臉色中透出的入骨冰寒,猛地打了寒顫,立即意識到了什么,趕緊賭咒發誓:“小人向領導保證,您的坑小人碰都沒碰!小人要是有半句假話,就讓小人,就讓小人”
  
  它一下子語塞住了,不知道說什么樣自罰性的狠話才恰當,這個時候,吞吃掉的殘存記憶再次補充了它的知識,眼前一亮,激動道:“就讓五雷轟頂,讓小人下崗,被請去喝茶!”
  
  它完全不知道這句話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殘存的記憶告訴它這都是最強大的生物領導強而有力的手段,連“惡魔”都膽顫心驚。
  
  “記住,你要敢變出他們的摸樣,我會讓你永恒消失。”楚云升并不相信它的話,但也沒有馬上暴跳如雷,一來這是偽碑的世界,二來看它的樣子也不是故意而為,因此只鄭重警告道。
  
  “是,是,領導您放心,小人早就將二老的摸樣徹底忘記了,永遠也不會再想起來。”人形青煙陰沉的臉配上顫顫驚驚的表情,視覺上實在是相沖的厲害,極為滑稽。
  
  楚云升該問的都問完了,想著怎么處理它,心中一動道:“你能不能變成我的樣子?”
  
  人形青煙楞了一下,以為楚云升是試探它,馬上大聲道:“小人絕不敢冒犯領導威嚴!”
  
  楚云升來了興趣:“說說看,你怎么才能變成我的樣子?照實說,我有大用!”
  
  人形青煙一聽,這才明白過來,立功巴結領導的機會終于到了,興奮地驕傲道:“領導給小人一根頭發就行,小人吞了可以維持領導威嚴一段時間。”
  
  楚云升皺眉道:“一段時間?不能長久保持?”
  
  面對領導對自己能力的質疑,人形青煙不禁有些底氣不足,“自卑地”說道:“像灰灰、頭發等等一類的,小人暫時能力有限,不過如果能吞下整個活人,時間就長多了!”
  
  這話楚云升倒是有點相信,要不然它也不會放棄剛才老人形象,而改用更為穩定倒霉墓地管理員的摸樣。
  
  想了想覺得它雖白癡了一點,但或許會有用途,光是能夠變成自己的摸樣,就可以迷糊一大幫子人了,既然被自己撞見了,就不能讓它溜了,它的生命形式也值得研究研究。
  
  “從今天起,你就跟著我吧。”楚云升想出了一個主意,彈手縱出一絲微弱黑氣,使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鉆入人形青煙體內,又極為迅速的收回來,騙它道:“我在你體內留下黑煞生死符文,你要敢不聽話,縱然你在千里之外,我也能瞬息取走你的小命!”
  
  人形青煙早被那一縷黑氣強行闖入而痛得死去活來,這東西就像是它的克星一般,哪敢說半個不字,連連點頭:“能為領導服務,小人心甘情愿,萬死不辭!”
  
  另外一邊,它暗暗下定決心,一定找到機會解除該死的什么黑煞符文,逃出魔掌,那黑氣實在是太可怕了。
  
  “跟我走吧。”楚云升看了一眼爸媽墓前將近熄滅的煙光,淡淡問道:“你有名字嗎?”
  
  人形青煙機警的說道:“小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怎么會沒有名字,領導要是覺得不方便,要不就叫這個陳大柱吧?”
  
  它指的是自己吞掉的墓地管理員。
  
  “不能叫這個名字。”楚云升思索了一下,說道:“你雖然不是鬼,但長得跟幽靈差不多,就叫幽吧,幽,老幽!”
  
  人形青煙絕不會放過任何拍馬屁的機會,努力擠出激動的樣子:“感謝領導!”
  
  楚云升沒去管它在殘存記憶影響下的油嘴滑舌,凝眉沉聲:“你先和我回市里,天沒亮之前你要再裝一次鬼,幫我嚇唬一個人,套點東西。”
  
  老幽胸脯一挺:“保證完成任務!”
  
  楚云升搖頭笑了笑,有它在,倒是省了挨個打電話查林水瑤的房間號,以老幽的穿墻功能,再加上裝鬼天賦,恐怕林水瑤要被嚇個半死了。
  
  ******
  
  又是周一了,求兩張推薦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