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585 腐朽圖卷

蘇簌自己回去了,時間急迫,今晚就要和宋影父親見面詳談,楚云升坐在趙菱的MINI-Cooper上,看了看時間。
  
  凌晨2點,已經是23號。
  
  既決定來這里,倒也不全是為了那些白大褂,一是為了認路,軍隊進城后,他得提升境界,需要消失一段時間獨自行動,黑暗中通訊全無,必須知道秘密實驗室所在地,以便日后找回。
  
  第二是疑似的白影人,這個人很奇怪,之前在埋書小區,只奪書并無死戰的意圖,所使用的天地元氣也純凈的,渾身上下都透著詭異,雖然在偽碑外不記得有這個人存在過,但隱隱中仍覺得在哪里聽到一次。
  
  一路上,楚云升都嘗試著努力回憶,無奈時間太久,很多記憶都已零碎晦澀,想記起來猶如大海撈針
  
  ……
  
  “車上有沒有白大褂?”
  
  聽趙菱說快到目的地了,楚云升轉頭問問,車子是她的,有沒有只有她知道。
  
  為了不引起軍方的注意,如果有一件白大褂作為偽裝,最好不過了。
  
  “有,不過你穿不了,是我的。”
  
  趙菱表情一直很緊張,在來的路上通過孫教授的講述,他們四人在會館“開會”的時候,竟有人強行闖入試驗大樓內部,警衛們死傷慘重,樓里有她相處已久的同事,正處于危險之中。
  
  楚云升“哦”了一聲,有些失望,只能見機行事另想其他辦法了,這個時候,紅色小車已駛出市區范圍,四周非常空曠,路邊的燈光也稀稀拉拉,幽暗一片。
  
  “我先打個電話。”孫教授掏出手機道。
  
  上面讓他急著趕回來,自然不是讓他來送死,而是幫著軍方指揮層從科技層面上分析應對策略,前面說好有人來接應。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沒說話,但在回頭的時候,忽然看見空曠的馬路上,迎面急奔而來一道快如箭矢一般的白色影子。
  
  “快停車!”
  
  楚云升連忙喊道,車速很快,白影也很快,若不馬上采取措施,眨眼之間便能撞上!
  
  趙菱也看見了,下意識的猛地踩下剎車,輪胎摩擦著水泥地面發出刺耳的剎音,尖銳的似是可以鉆入耳膜刺入心臟,叫人難受。
  
  留下幾道胎印,這輛原產地于英國的寶馬MINI在慣性沖出一段距離后,終于不負眾望的停了下來。
  
  然而那道如箭矢般迅捷的白影卻絲毫沒用停下的趨勢,或者,壓根就沒準備停下,幾乎在剎車刺音消失的同時,白影凌空一腳踩在車頭上,另一腳高高跨起,便要直接由車頂翻越過去。
  
  如此急切,似乎后面有什么東西再逼追著一樣。
  
  在白影越過擋風玻璃的剎那,楚云升看到了白影并確定是它,而白影也看到楚云升,仿佛有些驚訝。
  
  都是一瞬間的事情,白影轉眼掠過車頂,消失在玻璃前。
  
  楚云升立即打開車門,想要看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腳還未落地,便見眼前白影一晃,從車尾甩到車門位置,站住!
  
  白影人的打扮很奇怪,劍不是掛在腰間,而不是拿在手里,而是背在身后,劍柄從脖子下方斜斜刺出,仿佛隨時都可以出鞘。
  
  對這種突發的緊急情況,楚云升遇到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甚至早有預見,所以一點也不急促與慌張,馬上凝聚黑氣,準備接戰。
  
  卻不料那白影飛速地從懷里掏出一卷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毫不猶豫地扔向楚云升懷里,并在同時,向車前方幽暗的道路盡頭“緊張”地撇了一眼,然后什么也沒說,頭一轉,馬上急速飛奔離去,神色極為迫切。
  
  楚云升已經鉆出手指尖的黑氣猶豫了一下飛速收回,改為手抓,接住那卷東西,再一抬頭,白影人已在二十多米之外了。
  
  他立即踏出九章圖身法,緊跟了上去,大約追了三十多米,那道白影不知道用了什么樣的辦法,與他之間的距離竟越來越大,起碼拉開了五十米以上。
  
  再追下去也是徒勞,以白影人的速度,只有黑氣化劍才能追得上,既然對方沒有攻擊的意圖,他也不想浪費寶貴的黑氣。
  
  白影將不明物體丟給自己,估計要不了多久,還會再見,不如以靜待動。
  
  楚云升停下腳步,將那卷東西拿到面前,小心翻滾剝開,借著路邊微弱的路燈黃光,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東西?
  
  那卷東西全部展開后,大約有一張A4紙的大小,呈蠟黃色,年代似乎很久遠,帶著腐朽的味道。右側一邊的邊緣破碎且不規則,應該還有一半被撕走,由于燈光太暗,上面彎彎曲曲,不知道圖畫的是什么,還有一些細小的文字注釋,筆跡顏色不同,顯然不是出于一人之手。
  
  材質也不知是由什么材料制成,暗黃腐朽,但十分的堅韌,他用雙手各拽住一角,沒有動用黑氣,僅以自身力量試著撕開,卻失敗了,連撕開一個微小的口子都辦不到。
  
  望著右側整整一條邊的撕裂邊緣,楚云升不由得地心驚,這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辦得到!?
  
  他正打算用黑氣再試一下,小車那邊出來一聲驚呼,像是撞見了鬼一樣。
  
  楚云升連忙回頭,頓時警覺起來,只見車子前方,目力能夠看的到最遠的地方,不知道從哪里又鉆出一群煞白衣服的人影,大約有七八個的樣子,中間抬著一個模糊不清的東西。
  
  但很快他就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了。
  
  那七八個穿著煞白煞白衣服的人,帶著奇怪卻仍是白色的高條帽子,兩只長長的白色飄帶從帽垂沿著肩頭落在腳尾,手里正中間各握著一條血紅血紅的尺子,臉卻怎么也看不清楚,仿佛越是注意去看,越是模糊一片。
  
  更古怪的是,它們竟不是在走,而是在飄,且是異常詭異的飄!
  
  剛剛還在目力所及的遠地,忽然間集體消失,消失的地方一片黑暗,等再次出現,已經是逼近車頭不足十米的地方。
  
  而它們中間中所似抬非抬、似飄非飄的模糊東西,這個時候,完全能看清楚了。
  
  竟是一口漆黑的棺材!
  
  棺口森然打開,像是等著它的主人入殮!
  
  血尺、白帶衣、漆黑棺材,這三種色彩對比強烈的東西,在夜間兩點的時刻,突然出現在荒無人跡的市郊公路上,幽暗不明的深夜里,令人頭皮陣陣發麻,毛骨悚然。
  
  楚云升心中一沉,雙腳發力,飛速折返回去。
  
  他見過的東西實在太多,再驚悸再陌生的東西,都起碼嚇不住他。
  
  但車里的趙菱與孫教授就不同了,此刻說不定已經嚇成半死。
  
  他趕回去的速度很快,和來的時候幾乎沒有什么區別,但那七八個架著棺材的血尺白帶人的速度似乎更快,在楚云升距離車子仍有一大段距離的時候,便詭異地飄飛至距車子跟前不足一厘米的地方。
  
  在兩只車前大燈燈光中,楚云升從未見過的怪異一幕,映在他的瞳孔中。
  
  那七八個人像是完全沒有看見紅色小車阻擋在前面一樣,繼續向前飄飛,而且,竟然絲毫沒有被阻礙,像是虛影的身體一般直接從小車中穿行飄過。
  
  然后小車突然熄火,車燈全滅,等到它們全部穿過車身,車燈忽然間又恢復了。
  
  緊接著,在楚云升瞪大的目光中,它們再次消失不見。
  
  這時候,似有一股森寒極冷的陰風從他身上吹過,掀起他的衣角與發梢,像要帶走他的魂魄一般。
  
  再轉過身,它們已出現在很遠的地方,朝著那個白影逃走的方向,飄入黑暗,又一次消失不見。
  
  楚云升暗自心驚,回過神來,見車里沒了動靜,急忙奔到車窗前,一邊向里面看去,一邊拍著玻璃探道:“沒事吧?”
  
  “沒事,剛才那人是誰?”趙菱摁下車窗,心有余悸地點了點頭道。
  
  孫教授似乎也受到了驚嚇,這時才出聲道:“小楚,那人和是你一樣的么?”
  
  他的意思是指白影是不是和楚云升一樣具有特殊本領的人。
  
  楚云升見他們沒事,放下心,并松了一口氣,繞過車位,重新回到副駕駛位置上,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第一個跑過去的那個白影人,我見過一次,但不知道是什么人。后面的幾個,從來沒見過。”
  
  這時候,趙菱與孫教授異口同聲的驚訝道:“后面的?后面的什么人?”
  
  楚云升楞了一下,突然有一種不妙的感覺,試著道:“你們沒看見?”
  
  趙菱與孫教授也愣了一下,奇怪道:“什么沒看見?”
  
  楚云升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吃驚地望著他們倆,下意識地向后退了退,脫口道:“七八個人,全都穿著煞白的衣服,手里拿著血紅的尺子,抬著一口棺材,像是出殯,你們真的沒看見!?”
  
  趙菱與孫教授互視了一眼,茫然而驚訝地搖了搖頭。 br/
  
  楚云升眉頭頓時皺起,嚴聲問道:“我聽到你們驚叫過一聲,然后車也熄火了!”
  
  趙菱馬上說道:“我們沒有叫啊,你是不是聽錯了?”
  
  但等她目光落到儀表盤上的時候,全身的血液頓時凝固起來,驚恐地瞪大眼睛,手腳一片冰涼,當場僵硬呆住了!
  
  汽車的確熄火了!
  
  孫教授張大了嘴巴,也是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顯然他也發現了這點。
  
  楚云升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明明親眼看見血尺白帶那幾個人從車前一路飄至車尾,趙菱與孫教授就坐在車上,卻竟然說沒看見!?
  
  可他敢確定,車里的的確確傳出過驚呼聲,現在卻被否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這件事里似乎透著一股邪性的妖氣。
  
  “來電話啦!來電話啦!”
  
  這時候,孫教授的手機忽然響了,蔓延著毛骨悚然氣氛的寂靜車廂中,鈴聲像是幽靈一般令人猝然心驚,嚇了三人一跳。
  
  孫教授起伏著胸口,強行鎮定下來,接通手機道:“喂,是我,嗯,我快到了,你說,怎么回事?人已經跑了?不會是剛才,,,沒事,沒事,你繼續說,什么被搶走了?你再說一遍?”
  
  坐在前排的楚云升心神一動,立即豎起了耳朵聚精會神的聆聽起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