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582 叫我埃德加

楚云升猶豫著轉過頭,見她已穿好大概是宋影的衣服,并與自己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嚴肅地看著自己。
  
  “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來是為了找宋影要一個人的電話號碼,你知道我現在被人盯著,驚動太多的人不好,當時我聽門外的王阿姨說“小姐”,所以,所以沒想到是你。”
  
  楚云升勉強地解釋道,雖然在最后的緊急關頭沒有踏出那一步,但人家好端端地在家里,自己闖進來剝光了人家的衣服,渾身看個精光,侵犯意圖明顯得都不需要掩飾,即便是用一百張嘴來解釋也是無力的。
  
  “是影影你也不能這樣做,對么?”蘇簌將凌亂的頭發束在肩后,出奇的沒有暴怒,令楚云升踹踹不安,同時,她又指著椅子道:“坐下說吧。”
  
  她似乎沒有打算向楚云升解釋為什么王阿姨稱呼她為小姐,只是說道:“你走后,影影不肯回來住,今天上午發生了那么大事,我去勸她回來,但沒用,所以過來給她拿點東西。”
  
  楚云升“哦”了一聲,坐如針氈,蘇簌越是表現的如此平靜,他越是覺得可怕與不安,一秒鐘都不愿意再在這里呆著,實在是太丟人了!
  
  可剛剛侵犯過人家,一句話不說就閃人,他這張老臉就更是沒地方放,當然,蘇簌表現出的異常冷靜,令他覺得她似乎有什么話要對自己說,或許關系到政府高層的一些動向,這是他也需要知道的。
  
  “你不想知道影影去哪了?”蘇簌坐在另外一張椅子上,忽然問道。
  
  楚云升不知道她這么問是什么意思,不過他的確要找到宋影,可反應卻慢了半拍,道:“嗯?她去哪了?”
  
  蘇簌眼中露出一絲失望,風馬牛不相及說說了一句:“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但我希望你能認真對待影影,不要傷害她,她還小,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想盡辦法也勸不回她,以你今天的行為,我想我也不會對你說這句話。”
  
  楚云升楞了一下,馬上道:“你誤會了,我對你女兒絕對沒有什么別的想法,只是朋友而已,不存在傷害與不傷害。”
  
  蘇簌輕輕地搖了搖頭,臉上因剛才掙扎的紅潮還未完全退去,此刻顯得十分的好看,她站了起來,倒了兩杯水,遞給楚云升一杯,又回到座位上,溫和道:
  
  “小楚,我現在沒趕你走,還能和你心平氣和的說話,不是阿姨的脾氣有多好,是因為我查看過你所有的資料,從你出生一直到你參加工作,我都詳細了解過,另外,我也去過你以前的公司,接觸過你的同事和朋友,從許多側面了解過你的為人,所以阿姨知道你應該不是個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是因為壓力太大嗎?
  
  你后來的事情,我都聽說了,還聽說你成功預言了今天上午的事情,你的事情驚動很多人,他們都想控制你,面對他們的壓力,又面對世界末日的恐慌,行為有所失常,阿姨可以理解你一次,但不能有第二次。”
  
  聽她平和的語氣,楚云升忽然很感動她的理解,一直以來,很少有人會以理解他的語氣和他說話,即便他是天下第一人的時候,要么全都是懼怕的敬畏,要么就是丁顏式的婉轉說教,告訴他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丁顏如此,煥是如此,1號也是如此……除了死去的姑媽,從來沒有一個人愿意站在他的角度,體會他內心的世界以及他的難處。
  
  但他或許是被騙的次數實在太多了,譬如眼下剛被薩科奇與奧朗德鬧得正懷疑是不是又被1號老頭騙了,聽完蘇簌的這番話,有所觸動的同時,又總覺得她話里背后設著什么圈套?
  
  楚云升喝了一口水,將杯子放在桌子上,認真地說道:“這件事全是我的責任,我知道道歉也沒什么用,您能寬量,我很感激,有機會我一定會彌補。”
  
  蘇簌微微和顏道:“阿姨什么都有,你能彌補的就是影影。”
  
  楚云升臉色古怪道:“以您的智商,不可能不知道有關宋影的事情我說的是真的,再說上次您自己也說過的這不是感情,所以,她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再說了?”
  
  涉及到宋影的問題,蘇簌似乎寸步不肯讓,嚴肅起來道:“小楚,我說的也是真的。”
  
  楚云升卻聽出了話里的其他味道,神色一變道:“您知道什么了?還是宋影告訴過你什么?”
  
  蘇簌細細的眉毛彎彎蹙起,憂心道:“她什么也不肯告訴我。這件事和她沒有關系。小楚,你能告訴我太陽真的會在28號完全消失么?”
  
  楚云升用力地點了點頭,這事他早大嘴巴說過無數次了,不需要再謹慎什么。
  
  蘇簌突然站起來,向一側緩緩走開幾步,像在思索著什么重要的事情,片刻后才轉過身來,看著楚云升道:“阿姨相信你,你帶影影走吧!”
  
  楚云升也站了起來,摸不著頭腦,不過也意識到了點什么不對勁,馬上問道:“出什么事了?”
  
  蘇簌左手橫放在酥胸前,手掌握著右手肘,右手指背抵著濕潤的嘴唇,想了一會,抬眼憂慮地說道:
  
  “有些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影影的父親不是個壞人,但他有個缺點,不允許任何人威脅到他的政治地位和權利,你能準確預言太陽消失,說明你手里一定有什么東西或者你知道什么,但不管是什么,他都一定要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如果你能服從他的領導就不會有什么問題,可根據我對你的觀察和理解,你不可能向他低頭,如果你們沖突起來,我擔心影影為了你會不顧一切。”
  
  楚云升反問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可能低頭?”
  
  蘇簌平靜地說道:“我了解消息的渠道可不止影影的父親,首都來找你的那些人不就是想要從你那里得到什么?然后他們死了,整整十二個人,連個尸首都找不到,說明你不會被人控制也有能力不被人控制。還有,你能無聲無息進入這個房間,并且到現在為止影影父親的人還沒有找到你,也說明了你神奇的繞過了所有的監視,不說本領,單說動機,如果你愿意低頭合作,就不會這么做,而是應該去見過影影父親了,但你卻沒有。”
  
  楚云升佩服道:“您真聰明,但我討厭聰明的人,當然不是您的原因,不過到目前為止您也沒騙我,我更討厭騙我的人。您說得沒有錯,他想領導我是不可能的,別說是他,就算是藏在首都的那個死老頭,也做不到。說實話,和他合作對我來說并不是必須的,最多也就在開頭的時候有點作用,三五個月之后,他連與我合作的資格都沒有。”
  
  蘇簌好奇道:“太陽消失后的事情你也能推算?”
  
  楚云升思索了一會,拿起水杯,開口道:“我就說一些吧,算是對剛才的一種道歉。28號之后,太陽會完全消失,溫度氣候變化什么不用我說,你也不用擔心,有兩點,我可以提醒你,一是人類會產生變化,擁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比如像我一樣。二是將會有很多兇猛的大型蟲類出入黑暗之間,攻擊人類,軍隊現有的武器撐不了多久,會死很多很多的人,甚至全市的人都死絕!”
  
  這些事情,很快就會發生,說出來也好,透過蘇簌讓政府提前知道了,也會有所準備,不至于猝不及防,對他未來的行動展開也有相輔相成的好處。
  
  但聽在蘇簌的耳朵里,卻是另一番驚心動魄的震驚,難以接受,過了好一會,才艱難地說道:“你,小楚,你是怎么知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打聽你的秘密,我只是有點不能接受,,,你不會穿越來的吧?”
  
  楚云升前面還聽得好好的,聽到后面,一口水差點噴出來,雖然她說的不對,但也基本接近了,由心佩服,道:“你們這些金字塔頂端的人也知道穿越?”
  
  蘇簌道:“為什么我們不能知道?”接著她話題一轉繼續道:“小楚,你剛才說的那些我很震驚,我得好好想想該怎么辦……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影影父親擔心政治上的風險,現在還不敢完全確定怎么做,因為上面給他的絕密文件和命令是一個月之后。如果,一旦明天再次發生與你發在網上的那些預言一致的事情,他就會認清形勢,迅速做出判斷,并馬上會控制你,你要有心理準備。”
  
  楚云升心道,1號老頭自然不會將真正時間告訴你們,這個死老頭明顯是想借蟲子之手清除將來他對抵抗軍控制的權利障礙,那么多國家合力修建的基地,都將落入1號老頭之手。
  
  這些事情我會告訴你們么?
  
  自然不會,楚云升要留著1號老頭繼續延續軌跡做總司令的事情,然后等待時機成熟,他會殺入北極基地,將老頭揪出來,搞清楚是不是他動了自己的記憶?是又利用譚凝騙了自己另有他圖,還是1號根本就沒死!?
  
  這將是他走出偽碑的關鍵,大意不得。
  
  為此他的計劃也要稍加修改,北極基地有維度限制,想要捉到老頭,不但要拿到“罪門”以防萬一,還要組建一直普通人類部隊。
  
  思索到這里,他不禁警覺道:“你為什么提醒我?”
  
  按說,即便沒有發生今夜極難堪的事情,蘇簌也不應該向自己透露這么重要的信息,她不是宋影,沒有理由這么做。
  
  難道是有什么圈套?對剛才自己侵犯她的一種報復?
  
  可聽著并不像,編個理由來嚇阻自己與政府合作者能叫報復么?怎么也不像!
  
  一時,楚云升搞不懂她究竟是怎么想得了。
  
  卻不料蘇簌幾步走到他面前,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仿佛看穿了他心思一般,和顏道:“你這孩子,疑心太重,難怪說最恨的是別人騙你,也不知道你手里到底捏著的到底是什么樣的秘密,會令你如此惶恐不安到這種程度。阿姨這么做,只是為了影影,這個解釋能讓你放心么?”
  
  望著她的眼神,懷著一絲歉意,楚云升點了點頭:“我已經很少相信人了,但我愿意相信您一次,即便您騙了我,也不怪您,就算是對我今天魯莽沖動的一種彌補,其實我還要感謝你能堅持到最后一刻不放棄,沒讓我犯下大錯,比起這點來,其他真的都算不了什么,沒人能從武力上控制或傷害得了我!”
  
  說完,他覺得自己要走了,于堅恐怕很快就會趕到,想起自己來的最初目的,試著問道:“您有趙菱的電話嗎?就是秘密實驗室的那個女博士。”
  
  “你等等,我看一下……要我撥過去,還是你自己撥過去?”
  
  “我沒帶手機,您撥吧,我想見她一面,地點”
  
  “我有個地方,上次你去過,影影過生日的會館,那里很少有人知道。”
  
  “行!您和她這么說……,另外,這件事對我來說事關重大,不是我不能相信你,所以”
  
  “阿姨曉得,我和你一起過去,這樣你放心了吧?”
  
  “謝謝!不過,還有個事得和你商量一下,你叫我“小楚”或者自稱“阿姨”,我怎么聽都別扭,其實我年紀不比你小,,,這個,理解不了的話,你就當我心理年齡大!”
  
  “那叫你什么?”
  
  “原先不是說用英文名字嗎,叫我埃德加好了!”
  
  “這一般是黑人用的名字,合適嗎?”
  
  “紀念一個朋友。”
  
  ……
  
  試驗大樓停車場,駛出一輛紅色小車,趙菱打了一個哈欠,疑惑道:“老師,我怎么覺得這事有點不對勁?宋影剛上大一,又不是理工科的學生,怎么可能弄出那么專業的東西?蘇阿姨是有身份的人,也應該不會開這種玩笑,挺奇怪的。”
  
  副駕駛位置上的孫教授倒是神采奕奕,可能與年紀大的人需要睡眠時間較少有關,臉色看不出一絲困意,反而興奮地說道:“對不對勁我不知道,可絕對不是玩笑,她在宋影胡寫亂畫的紙上發現的東西,你知道嗎,直接解決了今天上午我們發現的不明粒子的困惑!”
  
  趙菱仍奇怪道:“您是這方面的專家,可她為什么讓我一定也要去呢?”
  
  孫教授安撫道:“你都說了蘇小姐是有個身份的人,不會有什么事的,去了就知道了,放心吧!小心開車,前面好像有人,咦,這么晚竟然有人出殯?”
  
  ******
  
  求一兩張推薦票,安慰一下飄火不甘的心情吧……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