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581 束縛心中有惡狼

搏斗中,楚云升的手漸漸離開了她的嘴唇。
  
  但她卻不敢大聲呼救,一旦被別人知道,她無法做人,更無勇氣面對女兒。
  
  雖然衣服被剝光,她反而異常的鎮定下來,她不是一個具有普通智慧的女人,度過了最初的慌亂,迅速意識到此時越是掙扎反而越容易刺激施暴者的狂亂神經,她試圖拖延時間,并盡量表現的溫柔一點道:
  
  “小楚,阿姨可以給你,不過現在這樣太不衛生,先洗個澡好嗎?”
  
  ……
  
  沒有任何作用,楚云升仍在撕著她的衣服。
  
  面對失敗,她沒有氣餒,馬上換一個思路,道:
  
  “小楚,你還年輕,不能因為一時沖動,毀掉你的一生。如果你需要,阿姨給你給介紹女朋友,一定比阿姨漂亮,也適合你。”
  
  ……
  
  她將“阿姨”兩個字咬的很重,語氣也很陳懇,但似乎仍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楚云升開始撕拉他自己的衣服。
  
  形勢已到了千鈞一發之際,再下一步便是,,,面對再一次的失敗,她仍然沒有放棄,只要沒跨過那一步,就仍有機會,雙手緊緊握住楚云升解開褲帶的手,再次換了一個角度,道:
  
  “小楚,你想想,你要是這么做了,你朋友會怎么看你?影影會怎么看你?你在醫院的姑媽姑父又怎么能相信你會做出這種事情?還有你的表弟和表妹,你是哥哥,他們又怎么看你?”
  
  ……
  
  這一次,她的話仿佛擊中了楚云升的某個要害,令他狂亂興奮而猙獰的瞳孔微微抽縮,手上的動作也因此遲緩下來,似在猶豫掙扎,或者說,在和某種被放大的不受控制的欲望進行搏斗。
  
  發現了楚云升細微的變化,聰明的她立即明白楚云升的弱點在哪里,松開一只基本是徒勞阻止楚云升的左手,去做更為有意義的事情,將床頭上宋影的照片框拿了過來,舉在楚云升的面前,抓緊時間道:
  
  “小楚,你是有親人的人,你這么做了,不但會傷害你,也會傷害他們。我也是有親人,你也會傷害我,傷害影影。”
  
  楚云升漸漸地停在那里,手腳僵持,那充滿欲望的聲音,仍舊鋪天蓋地,因為它覺得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由此激烈斗爭,然而他的理智與冷靜,雖如狂逃怒海中一只扁舟,不過,似乎不再像之前一沖即垮。
  
  她乘熱打鐵晃著宋影的照片,繼續道:“小楚,你想想,如果你真這么做了,你讓我如何面對影影,你讓我的女兒如何看我?還有,你還年輕,以后也是要生兒育女的,你要你的兒女將來如何看待你,看待她的父親!?”
  
  最后的一句話,如同一直利劍擊中了楚云升的死穴,他“驚恐地”從床上彈跳起來,向后連退數步!
  
  腦海中,一個冷靜而理智的巨大聲音劈天回蕩:
  
  你真的傷害不了任何人嗎!?那么你將如何面對你的女兒?你還配做一個父親嗎!
  
  ……
  
  那巨大的聲音攜裹著冷峻無比的殺伐氣息,從那成億上萬的碎片中踏踐而出,如最英勇戰士手中的刺寒刀鋒,撲向意識中的本能欲望氣息,在黑氣能量的全力協助下,雙方勉強將氣焰正滔天的誘惑之音強行鎮壓下去。
  
  那股外來的似遭受過重創的力量,無聲地似是松了一口氣,更似是更憂慮地嘆息一聲,退卻的無影無蹤,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在誘惑一音即將消失的一剎那間,楚云升恍惚間聽到了極小極小幾乎是轉瞬即逝的一段奇妙的少女歌聲,仿佛來自悠遠的仙境神域,是世上最美妙的音律,神秘卻極為優美,令人不由得地產生一種向往的神思。
  
  接著,他感覺到靈魂深處中有一種束縛被松動,就像被鎮壓在潮濕而窒息的黑暗沼澤忽然透入一絲清晰的空氣般愉悅。
  
  可惜,歌聲卻無法理解,更無法揣摩,甚至都無法記憶,在他清醒的一瞬間,便消失無形,無影無蹤,似是傳出歌聲的那扇門又關上了。
  
  ……
  
  “對不起!”
  
  恢復理智的楚云升,背過身去,面對散亂的書桌,遍尋措辭,但在房間凌亂的一幕下,一切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只能說出這三個字。
  
  他腸子都悔青了,恨不得把惹禍的那個玩意給騸了,反正這個玩意在偽碑的世界中除了惹禍,基本毫無作用,不過,他心里其實很清楚,真正惹禍的不是無辜的這個玩意,不論是荷爾蒙還是性激素,生理上的刺激不可能導致他喪失理智,更不可能令他行如野獸畜生。
  
  問題出在他自己身上!確切的說,出在他的自我意識中。
  
  無論是充滿誘惑的聲音,還是催動黑氣的恐慌與憤怒,以及最后的巨大而冷峻的責問,都是他自己的聲音,是他自己的想法,是他自己的觀念、意識以及情緒,而不是任何人或任何外界因素強加給他的!
  
  活到如今的年紀,他不會拒絕承認自己出了問題,更不會如將頭埋入沙子的鴕鳥去逃避現實。
  
  他需要分析剖析問題究竟出在哪里?
  
  他不否認自己內心藏有“惡狼”,人本惡還是本善這個問題他不懂,他只知道人之所以區別動物,正常人之所以區別極端的人,是因為人的腦袋是一種克制的平衡,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一旦平衡被打破,某種意識或情緒占據了絕對上風,比如仇恨、憤怒、權欲、情欲甚至包裹溺愛、嫉妒等等,就會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極端行為,例如殺人強奸欺騙坑害等等,看似不合理,卻的的確確遵循著什么樣的意識就支配著什么樣的行動這一普遍規律。
  
  他也曾憤怒過,絕望過,極端過,一直認為這是正常的,是感情的爆發和需求,但如果越來越容易憤怒,容易絕望,容易極端,那就不正常了。
  
  直到今天在沖動下險些釀下大錯,他才第一次意識到也正視到這個問題,并且今天發生的事情也向他提供了一個發現問題的最好機會,和以前不同,這一次他一直能清晰地記得整個事情發生的全部過程,其中包括意識中激烈交鋒的各種情緒沖突。
  
  他記得有心理學家說過,意識和情緒也是一種能量,只是看不見摸不著,他現在的想法卻恰恰相反,從剛才的事件中,他猜測是不是能量影響了意識情緒,放大了情緒?
  
  他所擁有的信息不多,只能從黑氣身上推測一二,黑氣能量是不是毀滅能量,他也不知道,但他卻知道一點,黑氣可以吸取恐慌也可以造成恐慌,放大憤怒,以此類推,必定存在某種他所不知道的能量在放大他心中的“惡狼”或者說令荷爾蒙沖動的欲望。
  
  或許,正是由于這些亂七八糟的能量介入,才使得他腦袋無法保持既定的平衡,忽而放大憤怒,忽而放大欲望,每一次突破平衡的爆發,都讓他陷入致命的困境。
  
  如果說問題的根源就在這里的話,那么他能想到的解決辦法只有兩個。
  
  一是掐滅其根源,無根之火,基數為零,它再怎么放大也是徒勞,這個方法斬草除根效果雖好,但根本不可能實現,楚云升不認為自己是個壞蛋,但也抹殺不了時常冷不丁地會冒出一個邪惡的念頭,而且各種意識思維以及情緒本身就是活著的多彩意義,全都抹殺了,還不如死了算了。
  
  第二個辦法便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如今,放縱欲望的能量坐大,能壓制它的黑氣能量勢衰,這才造成了今天險些釀成的大錯,所以相比元氣境界的修煉,想辦法加強黑氣則更為緊迫。
  
  在之前的激烈思想交鋒中,他發現自己有一句話說的沒有錯,以前在植物林時也曾意識到過,自身實力隨著元氣修煉越來越強,在潛意識中他便越來越驕傲越來自信自負,所以行為上的平衡實際上仍是他自己率先打破的,掛不得別人,能量不過是有意識使用下和無意識使用下的放大工具而已。
  
  一切根源在于他自己!
  
  或許到了此刻,他才真正明白一些前輩反復說過的一句話,一切外物,包括催生黏液、兵器、功法等等,只是工具而已,修煉自己才是根本。
  
  他無法做到前輩的心境,極強的武力、環境的變換、獨處的世界……這些等等,對他心理影響很大,與前輩平和的心境比起可以說是幼稚也不為過,也許只有誕出一靈才能最終解決這個問題,但他也很理解現實,以他目前的水平遠達不到前輩平和的境界,無法以最正確的辦法快速解決問題,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眼下只能借助外力的干預。
  
  所以,想要恢復原先的平衡,他就要將黑氣能量當做調節的武器,這也是他手里唯一可以操縱并干預平衡的工具。
  
  只是黑氣的產生來源尚且不知道,是否可以修煉,更是一片迷霧,沒有任何教材典范可以借鑒學習,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給予指導,一切需要他自己摸索,甚至是創造出一種全新的體系。
  
  好在也不是一點頭緒沒有,黑氣和他自身意識變化以及情緒有關,這點他是知道的,但他不會用自身情緒去修煉黑氣,那完全是自殘自殺,絕不可取,而剩下的唯一的一點線索,便是在北極基地上空,破天一箭時聚元符產生過的奇異作用。
  
  不過,即便如此,風險也十分巨大,需要弄清楚黑氣為能量代替元氣符在原理上有何不同以及有何其副作用才行。
  
  這也是一個復雜的工程,需要長期不懈的研究,眼下的尷尬處境,完全不合適。
  
  他從桌子上散開的黑色小包中,看見一張露出的名片,中文一面寫著“蘇簌”二字,想必是她的真名,這個時候,身后的傳來一聲平靜的聲音:
  
  “轉過來吧。”
  
  ******
   r/
  就讓我標題黨一回吧!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