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580 交戰

如果換做其他任何一個人,楚云升也不會如此尷尬,比如大寨中曾赤裸的井眸幼,又比如吹雪城中浴桶里的許晴舒。
  
  可他面前露出女人最隱私部位坐在光潔馬桶上的偏偏是Sussica.
  
  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朋友的……那就更不行了,宋影也好歹算是一個朋友了吧,不管她怎樣,楚云升蘇醒后是這樣認為的。
  
  家政王阿姨進來,放下什么東西,又出了去,門“咔噠”一聲關上。
  
  衛生間中異常的安靜,心臟跳動帶起的呼吸聲,因兩人距離靠得太近而清晰可辨。
  
  “你要呆在這里面一輩子嗎?”女人憤怒的眼神透出冰冷的語氣。
  
  楚云升的左手觸電般從她滑膩的皮膚上收了回來。
  
  “出去!”女人雙手冷靜地呵斥道。
  
  楚云升狼狽離開的目光不經意地掃過那里,令人血脈賁張的畫面頓時映入腦海深處,仿佛在某個意識中,產生了一股強烈而迅猛的本能沖動,像是等待已久的猝然噴發出來,隨時都可以吞噬掉他的靈魂!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保養的非常之好,可能本就優良的基因加上優越的物質生活,使得她微微卷曲如波浪般的秀發下那張精致的面孔,看起來也只有三十出頭一點,一對包裹在單薄毛衣下的**,依舊傲然挺拔,襯托出纖細的小腰,全身上下,散發著一個成熟女人的致命魅力,眉宇間更有一種高貴凝華的氣質,像是一道意韻悠遠而又充滿內斂激情的風景。
  
  通常這樣的女人不似少女般懵懂可愛,卻有著一股沉淀而迷人的折服力,豐富、內涵而升華,散發淡淡的香韻,藏火似冰,若即若離,令男人常常產生試圖褻瀆或者說征服的**,
  
  這個時候,似有一個充滿無限誘惑力并屬于自己的聲音在吶喊在尖叫:快樂吧,你已經承受了太多的苦難!肆意吧,這個世界沒有人可以阻止你!不羈吧,外面不會有人知道!放縱吧,你壓抑的太久了!承認吧,不要再裝了!
  
  聲音在他眼中心中腦海中熊熊燃燒,如織火一般肆掠,沖垮一切試圖清醒的理智。
  
  他的手猶豫在門上,他的腳猶豫在門下,那一步遲遲不肯跨出,女人驚覺地望著他,看出了他遲緩中的意圖。
  
  “快出去!”女人不愧是商界中精英,仍能強行鎮定,迅速拉起褲子。
  
  然而就在她站起來的一瞬間,松開雙手去拉起褲子的一瞬間,露出的部位,更加刺激了他意識中已不受控制的暴虐!
  
  他猛地轉過身,一步橫跨過來,伸手擋在她兩腿之間的褲子上,雙眼噴射出炙熱的烈火,死死盯住女人的眼睛,露出貪婪而興奮的猙獰。
  
  “你想干什么!?”女人驚慌了,用盡全力抓住那只大手試圖將它推開,掙扎道:“小楚,別亂來!快點出去,我就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年輕人容易沖動,我不怪你,但你不能一錯再錯,這是犯法的事情,你會把自己給毀了!”
  
  可惜她話絲毫起不了任何作用,楚云升仿佛一只完全被**控制住的野獸,她越是掙扎,他便越是興奮與猙獰。
  
  他左手穿過她雙腿間托起光滑的臀部,右手從她的后頸繞過,捂住她的嘴巴,毫不費力的將她柔弱的身軀抱在懷里。
  
  “啊,放開我!嗚嗚嗚”
  
  聲音噶然而至,衛生間的門打開,她拼命地掙扎,用盡渾身的力氣,試圖逃離楚云升的禁錮,脫離他的控制,然而她的力量,在楚云升面前,幾乎微不足道,連一個手指頭都不能掰開。
  
  米黃色大床微微顫動一下,楚云升的身體死死地壓在她身上,她驚恐失措了,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她想都不敢想,不顧一起地發了瘋的在男人身下決死反抗,掙扎的汗水帶著香味沁出肌膚,脖子上額頭上耳垂下溫濕一片。
  
  來自體內的女人香味進一步刺激著楚云升的瘋狂,那股沖垮一切的本能沖動,在意識那充滿誘惑的聲音鼓動下,如漫天的火焰吞噬著一切,甚至包括靈魂。
  
  它的狂妄,它的肆意,它的危害,引起了意識中大面積的恐慌與憤怒,一股股黑色氣流在這恐慌與憤怒中,迅速出動,帶著深淵般的蕭殺氣息四處撲滅沖天的本能火焰。
  
  黑色氣流似是可以毀滅一切一般致命,令狂妄的意識深深的驚懼,露出怯意。
  
  “你不能這么做,她是,她可是……”楚云升似乎清醒了一點。
  
  但旋即,充滿誘惑的聲音在黑色氣流的壓迫下,小心的委屈著:有什么關系呢,這是你意識中的世界,只是一場夢而已,不會有人知道,更不會傷害到任何人!
  
  “可是……”黑色氣流本就十分虛弱,尚未恢復,面對潮水般的火焰大軍,關鍵時刻,頓時一滯,力不從心。
  
  充滿誘惑的聲音立即發現了黑氣的變化,馬上撕掉怯意的偽裝,興奮的大喊大嚷贊美:“對,就這樣!你應該驕傲,你應該自信,你就是天下第一,誰也奈何不了你!扔丟恐慌吧,它不適合你,因為沒什么值得你害怕的!”
  
  “你其實是驕傲的自信的,不,是太驕傲了,太自信了!所以你害怕的東西越來越少,值得恐慌憤怒的力量越來越弱……”
  
  “就是這樣!憑什么他們可以欺你騙你傷害你,而你為什么就不能像他們一樣,私下虛偽的面具,就算是邪惡一點,又有什么關系?只要他們怕你畏懼你,就再也傷害不了你!”
  
  “這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你不狠,他們就騎在你頭上拉屎撒尿,你還沒受夠嗎?”
  
  “放心大膽的去做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個家政要敢進來,就殺了她!”
  
  “道德?底線?這是你一個人的世界,不存在道德!不會傷害到任何人,不存在底線!”
  
  ……
  
  誘惑的聲音高亢而瘋狂的叫囂著,意識中的恐慌憤怒越來越小,驕傲與自負達到了頂點,黑氣如失去了母體,一蹶不振。
  
  那股本能的沖動終于踏過它曾畏懼如山的黑氣防線,沖垮一切理智與冷靜,連遠道而來的外部一股壓制力量都無可奈何的“嘆息”一聲,它姍姍來遲,似乎剛剛經歷過一場重創,力量已不足以鎮壓那股本能。
  
  只有一直緊緊矗立在一角的無數碎片,無聲無息地收攏著被沖散沖跨的理智與冷靜,漸漸凝聚出駭然的力量。
  
  米色大床上,雙目噴射著炙熱火焰的楚云升,粗魯地拉下身下女人的褲子,撕碎她的毛衣,剝光她的**……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