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573 我們回家

舞臺上勁歌熱舞仿佛與宋影無關,當她一踏入松江大學城,便產生一種強烈的感覺,冥冥之中似有一個聲音再告訴她,她要找的人就在這里!
  
  她心情激動而又惶恐不安起來,不敢告訴任何人,包括陪同她來的姜叔叔。
  
  小男孩父親并沒有像他所保證的那樣守口如瓶,沒到公安局之前,便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將實情全部都說了出來。
  
  拿到他的口述記錄后,軍方和政府方面卻完全不相信,可以說極不滿意,完全是瞎說啊!他們馬上就找來了精神科方面的專家,給小男孩父親做了數套嚴格的精神鑒定。
  
  鑒定的結果令人十分震驚,小男孩父親說的竟然全是真的,沒有說謊!
  
  于是不管是在軍方系統,還是政府警察系統,立即將楚云升由一個待觀察的試驗體,晉級為極度危險的人物。
  
  然而,他們無法知道危險從何而來?
  
  由于除了下水道上殘存的一點血跡外,找不到任何尸體與毀壞車輛,專家們沒有任何技術手段可以定性楚云升殺人方式,并作出科學依據分析。
  
  但宋影卻能從那些記錄文件中,“聽到”一陣陣殺伐之音,以及無數碎片在漫天飛揚。
  
  她又開始日復一日做著噩夢,仍然是同一個噩夢,醒來卻只能記住一個畫面,令她極度恐慌的畫面
  
  世界的盡頭,一只黑暗的影子淚滿蒼穹之上,降下末日神罰,日月無光,山河破碎,無數碎片浩蕩天地,毀滅……她亂發飄散,掙扎著爬上尸山血海之巔,指著心絕望仰面天穹,撕心裂肺質問哭喊:你告訴我,如果一切都是假的,它為什么會痛!?為什么它會這么痛!?
  
  ……
  
  兩行冰涼的淚痕,滑跡宋影瑩玉潔白的肌膚。
  
  “影影,怎么了?”好友搖了搖她的手臂,驚訝地抽出紙巾。
  
  “?”宋影意識到失態了,接過紙巾拭去冰涼淚水,指著舞臺微笑掩飾道:“她的琴拉的太好了。”
  
  晚會正進行到了最高潮,路冰穿著純凈如雪的白色連衣裙,宛如仙子般楚楚而立,彎起嫩藕般的玉臂,演奏著一首委婉動人的小提琴曲,優美的旋律流淌在靜靜的夜空中,引起無數男生女生心馳神往,為之傾倒吸引。
  
  人群中,一個四十多歲胡子拉渣的男人,壓低帽緣,透出一雙噴射著熾烈欲火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舞臺上此時此刻清約脫俗美到不可思議的女孩。
  
  一曲之后,路冰盈盈彎腰致謝,王一見如愿以償地登臺獻上一束鮮花,并在下臺后,故意攙著路冰的小手,繞著“猥瑣男”轉了兩圈,一副小人得志的摸樣。
  
  看著“猥瑣男”其實并不萎縮反而有點小帥的面孔與眼神,他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不過隨后路冰的風頭馬上就被來自震旦大學的一位帥氣的男生氣勢如虹般地壓倒,在他神乎其技帥得驚天動地的演出結束后,無數的小女生們尖叫著,激動萬分,絲毫不顧冬夜的寒冷,蕩漾著騷動的春心。
  
  一向自認為除了自己之外全都是猥瑣男的王一見,也不得不承認革命成長道路上,總有一些驚才艷艷的神奇人物。
  
  “好帥。”路冰雖冰雪聰慧氣質凝然,但也是小女孩,也有小女孩的心思,仍不住贊嘆道。
  
  不過她也只在熟人見流露這種小女兒心態,王一見因為傻子的關系,在她的心目中也算是半個熟人了。
  
  王一見現在正拉著她的小手,聽到她贊美別的男生,雖然那個男生的確夠優秀,可心中仍然郁悶得不行,怎么會有一種吃醋的感覺?
  
  那名帥氣的男生向臺下深深一鞠躬,然后拿著話筒,在一片尖叫聲中,露出陽光般的微笑:“謝謝,謝謝大家!我其實很緊張,心跳也在加速,因為臺下正坐著一位令我魂牽夢繞暗戀許久的女孩,今天,我終于可以鼓足了勇氣,向她表白一片愛慕之心。”
  
  “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為她寫了一首曲子,請大家給我力量獻給她!”
  
  他很謙遜,也很自信,手捧著鮮花,眼神中灌注著深情,輕輕吟唱,步步走下舞臺,走向人群。
  
  臺下的學生們都沸騰了,如此浪漫的場景,怎能不讓人激動,怎能不讓人瘋狂?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尖叫聲與口哨聲,聲聲迭起,一刻都不曾停下!
  
  主持人看了看手表,她完全沒有提前得知有這一出的安排,突然襲擊的表白,大概是那位來自震旦大學的男生策劃已久的,她不想得罪人,自然不能終止男生的求愛,但下一個上臺的就是傻子,傻子可不知道如何應付突發情況,正迷迷糊糊地朝著舞臺中心走來。
  
  帥氣的男孩一路經過許多女孩,女孩子們的表情精彩極了,先是期待,接著激動,然后等他走過了,又是一片潮濕的失落。
  
  終于,他的腳步停了下來,停在似有淚痕的女孩面前,捧起鮮花,深情凝視她的雙眼,他幾乎可以看見女孩美麗睫毛上的濕潤淚花。
  
  “我的女神!”男生露出一個極具魅力迷人的微笑,自信而深情。
  
  遠處,一束束煙花騰空而起,交相輝映,燦爛整個夜空,更有無數不知道哪里來的花瓣,漫天飛落,落在肩上、手上、地上,將氣氛推向了最高潮。
  
  “親她!親她!”
  
  “親她!”
  
  “親她!”
  
  人群瘋狂地鼓動慫恿著、起哄著,大聲吶喊,揮發著他們考試月來壓抑已久的精力與荷爾蒙。
  
  人聲如浪潮,一浪一浪,幾乎掀翻夜空。
  
  王一見羨慕地望著帥氣的男生,那女孩太漂亮了,幾乎和路冰不相上下,還有一股他說不出來的味道,像是來自貴族的氣質,男人都有一種征服感,尤其是這種女孩,如果被自己征服在身下,嘿嘿……
  
  王一見“猥瑣地”望了一眼身邊的路冰,可惜她似乎被眼前浪漫的場景所吸引,絲毫沒有與他那個什么一下的意思,不禁為之氣嘆。
  
  “人跟人之間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靠,連傻子都看得入神!咦?”王一見臉色一變,喊道:“呆子,你想干嘛?”
  
  可惜他的聲音淹沒在人群呼喊的浪潮中,連個水花都沒能濺出,只驚動了身邊的路冰。
  
  他看到傻子一會看向煙花,一會看向試圖輕吻女孩的男生,若有所思,口中不知道念叨著什么,眼神閃爍極快,并朝著他們沖去,步伐越來越快,越來越急促!
  
  同樣驚訝中的路冰突然驚奇道:“快看,那個女孩不是看著那個男生,天啊,她是在看傻子!”
  
  “不是吧!……昏死,還真是!這女的誰啊?”王一見覺得腦袋有點犯暈,剛跑出幾步的腳又收了回來,他不知道是該去抱住傻子,還是不去?
  
  傻子已經開始跑了,看得出來他的神情很激動,十分的激動!
  
  那女孩正是宋影,她此時才知道好友極力懇求她來松江,原來是因為這個,但當男生剛剛說出那番話的時候,她的目光就被臺上的傻子所吸引,心跳加速,激動不已,她知道,那人就是楚云升,即便他的樣子似乎變黑了變瘦了,但她就是知道!
  
  當她再看到傻子沖向自己,神情激動的沖向自己,她完全忘記了身前男生的存在,只呆呆的站在那里,一股莫名的奇妙與激動感包裹著她的同時,也在天人交戰著,她想認楚云升,但又不敢認。
  
  軍方和政府都在找楚云升,他只要被認出,生命就會十分危險!
  
  “我要保護他!”宋影握緊了拳頭,望著發瘋一樣沖向她的楚云升,眼眸上蒙上一層層淡淡的水霧:“終于找到你了,只要知道你在這里就好了,你等著我,我一定能想出辦法。”
  
  她不能認,不僅不能認,還不能讓他認出自己!
  
  這個時候,男生吻向她的嘴唇已經近在咫尺,她流著淚水閉上眼睛,任由男生的嘴唇落在她光潔如玉的額頭上、鼻尖上,她天真的認為只有這樣才能阻止住楚云升的腳步。
  
  她難過的想要哭,卻只能緊緊攥住小小的拳頭。
  
  然而,在別人看來,那是幸福而激動的眼淚。
  
  傻子的腳步猛地停了下來,像是難以置信,又像是醒悟過來一般看著宋影,極度失望的搖著頭,然后連連退后,嘴唇蠕動,似是遭到了某種重創,茫茫然然,四下尋找可以出去的道路。
  
  “對不起!對不起!”宋影不敢看楚云升,拼命地在心中一遍遍道歉,心痛如絞,緊緊摳住指甲,低下頭,避開男生試圖吻上她的唇。
  
  男生善解人意的適可而止,停止進攻,抬起頭,臉色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向興奮而尖叫的人群道謝。
  
  王一見看出了一點味道,以他忠于革命的大腦推測出了一個屬于傻子的“杯具情節”,連忙上去抱住傻子,安慰道:“呆子,別這樣,沒什么大不了,不就個女人么,哥這個讓給你!”
  
  說著,他向路冰使了個眼色,傻子腦袋有問題,可什么都能做得出來,先把安慰住再說,真讓他讓女人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誰也不行,現在只是哄哄傻子嘛!
  
  卻料到傻子一把推開他,喃喃自語而堅定道:“不是她,不是她!”
  
  “誰?”王一見沒聽清楚。
  
  傻子凝眉抬頭望向遠處的教學區,忽然奔跑起來,速度極快,四處尋尋覓覓,瘋瘋癲癲,一聲聲凄厲到絕望的聲音,顫抖在寒冷夜空:
  
  “璃,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了!別躲了好嗎,我們回家……”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