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570 殺人與魔王

載著楚云升的黑色小車,在距離醫院的最后一個紅綠燈前停了下來,前面再過一條街就是第一人民醫院。
  
  左側,有一輛銀色大眾新速騰也停在紅燈前,車窗后面,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正透著玻璃好奇地打量著右側的黑色小車,并驚訝地喊了出聲:
  
  “爸爸,爸爸,快看,那輛車在冒黑氣,好多啊!”
  
  小男孩的父親正想著心思,昨天夜里情人的事情終于被老婆發現了,和他大吵了一架,臉都老婆鋒利的指甲扣破了,這還不算,老婆又給自己爸媽打了電話,氣得老父親心臟病當場突發,正在往醫院送,他不得不硬著頭皮趕過來,心中亂作一團,哪里還有心思看什么外面?他自己的事情都快爆體了!
  
  這不,小情人又打電話來了,說他老婆打上門了,她不要活了……
  
  “不過了!媽的,離就離,離婚!”
  
  小男孩的父親狠狠地將手機摔了出去,發泄一通,并焦躁地將身體靠向座位背椅,卻看到兒子正用受到驚嚇的目光望著他,心一下軟了下來,砸了砸嘴,試圖向兒子解釋并安慰點什么。
  
  奇怪地是,他什么都還來得及沒說,兒子就哇地一聲哭出了聲音,并用手指著窗外,小臉慘無血絲,顫栗的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小男孩的父親驚訝地抬起頭,透過車窗趕緊望去,想看看到底外面是什么把兒子嚇成了這樣?
  
  這一看,頓時魂飛魄散!
  
  只見位于他右側的黑色小車駕駛位的車窗上,緊緊貼著一張瞪大眼、長大嘴巴且面目驚懼到極點扭曲不堪的“死”人臉,像是被勒斷了氣,又像是見到厲鬼活活被嚇成這樣,五官猙獰突出,眼珠都爆了出來,血出七竅慘不忍睹,再加上滿車子往外冒著絲絲詭異黑氣,滲得他心臟怦怦劇跳!
  
  沒等他從驚嚇中恢復思維,后面陸續跟上三輛一摸一樣的小車,大概也見到異狀,接二連三地傳來急劇剎車聲,緊接著紛紛打開車門,起碼有十幾個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手里拿著看不清的東西,大步沖了上來。
  
  “黑社會殺人?”
  
  小男孩父親面如土色,一念及心不禁打了寒顫,只覺得真是倒霉到家了,昨晚與情人會面被老婆活捉,凌晨老父心臟病發作跟著就進了醫院,剛才情人又要自殺,現在居然還碰上黑社會仇殺,這世上還有比他更倒霉的人么!?
  
  混亂間,想起寶貝兒子還在車上,萬一孩子要是被黑社會仇殺誤傷到,他可真的沒辦法活了,于是急忙手慌腳亂地掛起檔位,踩下油門,想要逃之夭夭。
  
  這些年,他是賺了點錢,但那點錢,還不至于敢和黑社會掛上鉤。
  
  就在這個時候,右側的黑色小車黑氣突然間以幾何級數急增,不再是一絲絲的往外冒,而竟然是漸漸形成一道道刀光劍影般的實形朝著外面四散凌厲迸射!
  
  在小男孩父親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那些黑色如小小而凄厲刀劍一般的光影將鋼鐵打造的黑色小車如同豆腐塊一樣來回任意切割,它們沖出小車,射向天空,回轉劃出一道弧線,再呼嘯著折返刺回,扎入小車內部,不到眨眼的功夫,一部結構嚴謹的黑色小車在群魔亂舞般的黑色光影切割下,七零八落,幾無一片完整的鐵皮。
  
  起碼有成百上千塊汽車碎片,諸如玻璃、車皮、地板、發動機零件以及座椅,在一陣陣漫天飛舞的黑色刀光劍影絞殺下,激蕩在半空中,粉為更小的無數碎片,甚至有小半塊的眼珠就飛濺在新速騰的車窗上,啪嗒一聲后,黏著血水順著玻璃滑落下去,蜂擁而至的細小黑色光影在將小半塊眼珠繼續細碎的同時,在新速騰的車廂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小孔。
  
  小男孩爸爸頭皮像是被人拎起來一般發麻,不知何時僵硬的右腳怎么也踩不下油門,他有一個預感,只要他膽敢稍微動一動,那些嗜血的刀光劍影般黑色光影瞬間就會吞沒他,以及他的兒子。
  
  血液混合著汽油,發出難聞的氣味順著馬路流向路邊的下水道引,然而群魔亂舞般的殺伐并沒有隨著第一輛小車化為無數碎片而結束,它們像是貪吃的孩子,來自地獄的惡魔,旋即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齊刷刷地調頭怒嘯射向后面沖上的十幾名制服男子。
  
  光影其實并不多,只有區區七八道,但它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人眼無法分辨哪一道才是真實的,哪一道又是虛幻的,大腦的視覺神經也不能分清哪一道是前一刻的,哪一道是后一刻的,在眼睛的世界里,只有無數道數不清的光影黑線。
  
  第一個沖上的男人,連慘叫都沒有,無數的黑線如風一樣穿過他的胸膛、咽喉、腦袋……,然后,真的有一陣輕到不能再輕的風兒吹來,那名手握手槍的高大男人連同他的漆黑手槍,瞬間化作塵埃般的碎片,吹過他的輕風如同將他碎片塵埃般的身體穿在夜風身上,滿載著血腥與濃濃的血霧,吹向寒冷的夜空。
  
  本該因溫度極低而重新凝聚成血的血霧,在無數凌厲黑色光影下,竟似是不敢一般惶恐飄散,蔓延向空氣中。
  
  小男孩父親的目光從夜空上收回來,再看向地面,就這么短短的一小會功夫,十幾個黑衣男人還能站著的,竟只剩下渺渺三到四個!
  
  十多人就怎么死了?他艱難地蠕動著咽喉,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他不出聲,有人卻忍不住了。
  
  “啊!鬼啊!”
  
  肝膽欲裂的尖叫聲刺破夜空。
  
  剩下的那三、四個黑衣男子終于在速度殺人分尸的黑色光影下反應過來,驚恐到了極致,一人托著手槍瘋狂射擊,一人腿下發軟跌倒在地上連滾帶爬,兩人拔腿就跑……
  
  一只黑氣繚繞的人影從第一輛小車的碎片風暴中一步步跨出,看不到他的臉,也看不到他的神情,只有一雙血紅的眼睛宛如來自地獄深淵的魔王,以及寒風中蕭瑟的殺伐之音。
  
  鉆出槍膛高速旋轉的子彈迎上道道光影黑線,烈焰中化作絲絲金屬細絲碎片,帶著硝煙味,旋散開來,接著是那柄手槍,那雙手執著而堅毅地扣動扳機的手,粗壯的手臂,直至持槍男人的全身,迅速而順序在風中撕為碎片塵埃,吹起濃濃血霧。
  
  光影銳嘯著越過癱軟在地上的第二個男人,在遠處,凄厲聲中,切碎疾奔中的最后兩人。
  
  望著從自己車窗一步步走過的黑氣繚繞的魔鬼,小男孩爸爸抱著兒子,渾身發抖,卻強忍著巨大的恐懼,死死咬住牙齒,不讓它們發出任何磕破聲音。
  
  他看到那個黑色魔鬼一步步走到嚇癱軟在地上的男人面前,仿佛沉思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間,然后,他聽到一句充滿迷惘的聲音。
  
  “我是誰?”
  
  癱軟在地的男人蹬著腿,雙手撐著地上一邊往后爬,一邊口中大呼:鬼,鬼,鬼!
  
  癱軟男人心神完全崩潰,處于極大的恐慌之中,尿液順著他的襠部浸濕水泥地面。
  
  “鬼?我是鬼?”
  
  黑色魔鬼口中迷惘地反反復復地念叨著,陷入沉思。
  
  無數的光影黑線如潮水般從遠方殺人后返回他身邊,歡呼雀躍著,興奮著,卻不再殺人。
  
  癱軟男人見黑色紅眼魔鬼喃喃自語,終于鼓起了所有的勇氣,用盡渾身的力量,從地上奮力爬起來,用他這輩子最快的速度沖向旁邊的汽車。
  
  跑,快跑,有多遠跑多遠!
  
  癱軟男人只剩下這么一個念頭。
  
  但他一動,那黑色魔鬼仿佛從沉思中驚醒,迷惘而生氣地說道:
  
  “我不是鬼!我不叫這個名字!你騙我!騙我的人都要死!”
  
  那一聲“死”字出口,黑氣便如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命令,瘋狂扭動起來。
  
  癱軟男人面如死灰,哭喊著試圖打開車門……
  
  下一刻,無數光影黑線再次激起,它們亢奮的不得了,似乎等不及一般,貪婪地將癱軟男人以及剛剛打開車門的小車穿為碎粉,殺人毀車后,它們仍不滿足,一口氣接連粉碎最后剩下的兩輛小車,直到夜風吹開所有的碎片塵埃,它們才帶著疲倦著身影返回黑影魔鬼周圍,鉆入體內。
  
  小男孩爸爸目睹了整個過程,死死捂住兒子的眼睛與嘴巴,全身僵直不能動彈,他知道,他一動,下場就是那片碎片與塵埃。
  
  然而厄運似乎并不想放過他,當四輛小車全部化作碎片,十幾名黑衣男人被殺光后,那個黑氣繚繞如地獄使者的魔鬼回頭看了他一眼,血紅的一眼,令他魂魄齊飛。
  
  它過來了!它過來了!怎么辦?
  
  小男孩父親艱難地咽了一口吐沫,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么辦!
  
  跑,還是不跑?
  
  他激烈地思想斗爭著,跑,肯定跑不過那些恐怖的光影黑線,不跑,下場癱軟男人就擺在他眼前。
  
  “怎么辦?怎么辦?我怎么這么倒霉!?昨晚要是不跟小王見面就不會被老婆逮到,不被老婆逮住就不會吵架,不吵架老父親就不會住院,不住院就不會來這里!”
  
  小男孩父親悔死的心都有了!
  
  可世上并沒有后悔藥可以吃,黑影魔鬼已經走到他車窗跟前,一雙血紅幽暗的眼睛透過玻璃,死死地盯著他。
  
  小男孩父親緊緊地閉上眼睛,心中瘋狂地默念著哦米托佛、無量天尊以及阿瑪利亞。
  
  “我是誰?”
  
  仍舊是那一聲迷惘混亂的聲音,仿佛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小男孩父親緊閉著眼睛,緊閉著嘴巴,恨不得連緊耳朵都緊閉上,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這是幻覺,幻覺,不要回答它,千萬不要回答它,它是來勾魂的,一定是勾魂的!
  
  “告訴我,我是誰?”
  
  迷惘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急切。
  
  小男孩父親緊張到了極點,但他仍死命地閉著嘴巴,嘴唇咬出鮮血,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癱軟男的下場就在他腦海中清晰盤旋。
  
  可是,魔鬼竟然拉開了車門,它怎么懂拉開車門?它怎么拉開鎖上的車門的?
  
  小男孩父親心臟幾乎要跳出嗓子眼了,他能感覺到,那雙血紅的眼睛就距離他不到十幾厘米的位置上,正死死地盯著他。
  
  “我到底是誰!?”
  
  迷惘的聲音帶著一絲蕭殺。
  
  這時候,小男孩父親不知道是緊張過度,還是恐懼過度,手中一松,兒子從懷里掙脫出來,大叫一聲:“怪獸!”然后,從懷來向魔鬼扔出一件玩具,信心十足地說道:“看我奧特曼!”
  
  紅眼魔鬼接住那件模型玩具,迷茫地看著小男孩,念念有詞道:“奧特曼?嗯?”
  
  小男孩父親見兒子居然攻擊紅眼魔鬼,巨大的恐懼下竟激起同樣巨大的父性,張臂攔在兒子面前,大吼道:“兒子,你快跑!”
  
  紅眼魔鬼喃喃似在努力回憶道:“我不是奧特曼,一定不是!那么,我到底是誰?你們騙我!”
  
  最后一聲,它眼中的紅芒大聲,如鮮血般欲滴。
  
  它像是絕不能饒恕別人欺騙它一樣,猛地掐著小男孩父親的脖子,迷茫而憤怒地說道:“我是誰?騙我就殺了你!”
  
  小男孩父親剛鼓足的一點勇氣瞬間蕩然無存,只剩下一點意念在支撐著,掙扎道:“大哥,不,大俠,大王!我真不知道您是誰?您放過我們父子吧?我什么也沒看到,保證什么也不會說出去!您放過我們吧?孩子是無辜的,他才七歲,什么都不懂,您放過他吧?求求你了!”
  
  “父子?孩子?”
  
  紅眼魔鬼又陷入了痛苦地迷惘,反復念叨著這兩個詞。
  
  “壞蛋!怪獸!放開我爸爸!”
  
  小男孩見自己父親被兇惡的怪物掐住脖子,掄起小拳頭,用力捶打著那只黑色的手,只不過,對它來說,簡直如蚊子般無力。
  
  “爸爸?”
  
  紅眼魔鬼聲音忽然提高了一寸,像是想起來什么,又像是丟了什么極為重要的東西,喃喃自語著。
  
  “爸爸,孩子?”
  
  它迷惘地松開掐住小男孩父親的手,四下尋找,急切而又驚慌地尋找,口中念念不休,以極快地速度迷迷茫茫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警車一輛接著一輛飛速駛來,荷槍實彈的軍車上跳下一列列武裝到鑰匙的士兵,現場立即被封鎖,小男孩父親的倒霉似乎仍還沒有結束,然而看到警察與士兵的那一剎那,他從來沒有覺得警察與大兵像今天一樣可愛,一股巨大的安全感包裹著他,令他緊緊抱著兒子啕嚎大哭……
  
  ******
  
  楚云升失蹤了!
  
  消息在陽光破曉前傳來出來,同樣,來自首都的某個大家族的特派人員也失蹤了。
  
  在看到小男孩父親的口述記錄后,恐慌在某些人心中開始無邊蔓延。
  
  **********
  
  狀態恢復,思緒理順,明天正常更新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