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566 蠢蠢欲動

^
  
  雖說這件禍事是宋影惹出來的,由她善后也是理所當然的,楚云升本也不用太客氣,但架不住人家來頭大,就是拋下他不管,他也沒啥招可使,誰讓他是小老百姓一個,手里偏偏還捏著古書這個天大的秘密呢?于是言語中對宋影客氣了很多,不再是以前那副有多遠離多遠的冷淡。
  
  雖然知道楚云升是裝出來的善意與客氣,宋影似乎仍然覺得高興和開心,一個電話后,樓下又上來一群人,帶著許多紙箱和工具,訓練有素地將楚云升的所有家當一一封裝打包并運走。
  
  跟著工人到了樓下,楚云升才發現宋影果然不是一個人來的,門口就停著一輛小型貨車,看樣子是有備而來的。
  
  但他的注意力卻被貨車前面的一輛白色奧迪R8進口跑車所吸引,他住的小區不可能有人能開得起價值兩百萬以上的豪車,毫無疑問應該是宋影的。
  
  果然從樓上正盡心盡職的指揮搬運的宋影下來后,徑直就走向這輛白色奧迪。
  
  楚云升不得不感嘆,有錢人就是牛氣沖天,剛撞壞一輛蘭博基尼,馬上就換一輛奧迪R8Spyder,一個輪胎就地抵得上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
  
  坐在馬達轟鳴的車上,楚云升經不住問道:“你爸是市里的大官,你也不低調一點?”
  
  “為什么要低調?”宋影反倒詫異道:“我花的是我媽媽的錢,和他有什么關系?再說我要是開QQ,就真的顯得低調了嗎?”
  
  楚云升被憋了一下,承認她最后一句話說的有道理,她這種人開QQ的確那叫裝,怎么回事誰不知道啊?可偏偏老百姓就愛相信這點,某領導號稱一件襯衫可穿二十年之類的,可真相究竟如何,沒人知道。即便是,又能代表什么?真要有這樣的心,又何必宣傳出來博取名聲?
  
  不過楚云升并不同意她前一句,撇了撇嘴道:“你媽媽還不是你爸爸的老婆,有什么區別?”
  
  不得不說,楚云升的內心中也是有著一般小市民的某種陰暗面,或者說是仇富心態,當然也僅限于嘴巴上過過癮而已,很是正常。
  
  宋影沉默了一會,語氣暗淡道:“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離婚了,后來他娶的老婆可不是我媽。”
  
  楚云升楞了一下,沒想到集官二代富二代為一身的嬌嬌之女,也有極為杯具的一面,比起他父母在世時的恩愛來說,家庭破裂的宋影,也并非表面上的那般風光。
  
  可惜恩愛的人,也未必能夠幸福下去,命運似乎總仇恨所有美好的事物,像一個淘氣的小孩不停地摧毀它們,制造出一地球的悲劇,于是就有了宣稱各種解脫苦海的宗教。
  
  父母車禍早逝,對楚云升打擊非常之大,如果不是有姑媽撐著,他不知道如何才能邁過當初對他來說猶如塌天的大檻!
  
  兩人沉默了一會,楚云升看宋影也不再那么礙眼,人心就是這樣,你什么都比我強比我厲害,那么,我要么敬佩你,要么就遠離你,但一旦發現你向我傾訴不幸的令人同情的普通人的一面,中間的隔閡就會頓時小去很多。
  
  “他們為什么要監視我?”過了一會,楚云升岔開了話題,正色道。
  
  所謂知此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雖不是打戰,但他目前的處境,也起碼要找到一點主動權,不能完全蒙在鼓里面。
  
  “他們不光監視你,還想監視過我,但你知道我爸,所以他們現在只能監視到你,目的應該和那天實驗室發生的事情有關,具體的東西,我估計趙菱知道,要不我約一下她,找她談談?”宋影一邊開車,一邊提議道。
  
  “不用了。”楚云升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事值得偉大的祖國在他身上花點錢,思索道:“監視就監視吧,我又沒干過什么壞事,不怕鬼敲門,等過段時間,他們無聊了,自然會撤。”
  
  雖說楚云升不再看宋影礙眼,但仍有戒備之心,剛才姓姜的那句話“你自己沒有問題”提醒了他,要是宋影是他們合計好派來的倒鉤,他又傻乎乎地表現出緊張的心態,那些人立即就能判斷出自己果真有事,豈不慘了?
  
  “他們正在調查你儲備物資的事。”宋影冷不丁地說道。
  
  “我花自己的錢,不偷不搶的,怕什么?”楚云升冷哼了一聲,雖說世道黑,但還不至于沒有王法吧?
  
  “不是怕不怕的事情。”宋影擔憂的說道:“我擔心他們會阻擾你儲備物資的計劃,不信你過段時間可以打電話給定過貨的老板,他們肯定無法正常交貨。”
  
  楚云升一下子坐直了身體,他怎么沒想到這招呢,這還真有可能!雖然不知道那些人這樣做會有什么樣的目的,但宋影說的不會是空穴來風,這可要了他的老命!
  
  被一群軍方人員監視著,之前準備去黑市買槍的計劃也不可能了,現在如果連食物物資都保不住,那豈不是全完蛋了?
  
  楚云升坐立不安起來,危機感頓時壓在他心頭,時間只剩下一個多月,來不及讓他慢慢消除影響,再做計劃。該死的一次早起,該死的一次車禍,竟讓他陷入如何被動的局面。
  
  發覺了楚云升的局促不安,宋影安撫他道:“你別著急,我會幫你的。”
  
  說著,她從包里取出一疊文件,放在楚云升身前道:“昨晚我通過我媽媽的關系,各聯系了一家擁有正式牌照的糧油公司和商場,我把那輛蘭博基尼也拿去賣了,又向我媽媽要了一些錢,加上我以前的存款,過幾天就可以注資進去,你放心,我爸爸的秘書會辦好所有手續,軍方干擾不了,拿著這筆錢,我們可以正大光明的買進大量物資。”
  
  她向楚云升露出一個微笑,拍了拍方向盤,道:“如果到時候還不夠,我把這輛車也賣了,去開QQ!”
  
  楚云升臉色逐漸凝重起來,慎重道:“大概有多少錢?”
  
  宋影伸出三根水蔥般的手指道:“三千萬。”
  
  聽到這個恐怖的數字,楚云升一下子心驚起來,三千萬,他一輩子可能都掙不到這個數字,能買多少東西他也不知道,但他明白一點,這錢不是他的,宋影與他非親非故,她的錢絕對不能用,否則后患無窮。
  
  大概看出了楚云升的心思,宋影拉起手剎,將車停在路邊,端詳著楚云升眉眼道:“三千萬對你現在來說可能是一筆大數字,但對我來說也只是一個數字,我不知道如何來解釋,但我就是想這么做,只要能讓你安全的,我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做到。”
  
  楚云升聽她這句話,仿佛座位下面長了釘子,真的開始坐立不安了,心疑道:“我說有世界末日你也相信?”
  
  宋影點點頭,認真道:“你說有,我就相信!”
  
  楚云升又道:“為什么?為什么你要相信我?”
  
  宋影極篤定地說道:“你的眼睛告訴過我。”
  
  “眼睛?”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飛速運轉他的邏輯,反詰道:“既然你那么篤定,也相信我,為什么只是三千萬來準備?你母親應該三個億都能調動得了吧?這可是世界末日!”
  
  他這么說,目的是試探出宋影真正的意圖,他可不相信眼睛可以告訴別人的鬼話。
  
  宋影嗯了一聲道:“我相信,但她不相信,為這事,昨晚我在電話里和她還爭吵過一架,到了早上我就想明白了,如果數額太大,的確會引起市場上的波動,甚至產生恐慌心理,現在正逼近12月份,各種謠言滿天飛,國家在這方面控制非常嚴格,三千萬的物資收集是我能利用權利為個人做的最合適限度,不過你如果不滿意,我可以再努力,爭取越多越好。”
  
  “我不是這個意思。”楚云升見她誤解了,連忙說道:“我的意思是你根本不用摻合到我的事情中來,說不定還越幫越忙,而且你父親是高官,即便12月份出了什么大事,你的安全和生活也不會有問題。”
  
  宋影眨了眨眼睛道:“我說過,我會保護好你的嘛!”
  
  楚云升頓時無語,覺得這個女孩肯定是腦袋中哪個地方摔壞了,要不就是得了自己夜里猜測的某種精神分裂。
  
  在古書無人知曉的情況,他就是普通小老百姓一個,何德何能得到一個集官二代富二代于一身的女孩如此看重?
  
  他是有自知之明的,這其中必定有著他所不知道的原因,肯定有!
  
  見楚云升不說話,宋影忽然湊近上來,水嫩的鼻尖幾乎碰到楚云升的臉頰,若即若離地觸碰著肌膚,促狹道:“要不我做你女朋友?成了宋家的女婿,你也不用準備這些物資了。我知道你以前有個女朋友,早就分了對不對?”
  
  楚云升很久逃避不再去想柳璃的事情,被她提起,心中莫名的一陣刺痛,推開宋影,腦袋隨著便炸裂裂的疼痛,雙手按住太陽穴,仿佛陡然間有什么東西被刺激了,正在要蘇醒醒來一般,額頭上豆大的冷汗伴隨著頭裂之痛鉆了出來。
  
  不到一會,楚云升竟開始抽搐了,像是痙攣一般,嚇得宋影驚慌失措道:“你沒事吧?我送你去醫院?”
  
  楚云升雙手已經改為抱住腦袋,陣陣低吼,劇痛迫使他痛苦地撞擊車板,全身都有規律的彈跳著,一起一伏,十分嚇人。
  
  意識到大概是自己玩笑開過頭的宋影,手忙腳亂的啟動汽車,準備馬上送楚云升去醫院。
  
  這時候,她的右手忽然被楚云升有力的抓住,宋影一驚,連忙看向楚云升,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只見楚云升仿佛自幽暗中一轉首,雙目逼視宋影,眼神中再現無數碎片浩蕩沖出黑色風暴的一幕,殺伐之音滾滾而來,幾乎將宋影整個靈魂都驚鴻一瞥地吞沒下去!
  
  一只肉眼幾乎不可見的小飛蟲,無意間闖入到宋影一側的車窗玻璃上,正碰上這一幕,剎那間,小飛蟲如臨大敵般渾身顫栗起來,想要飛走卻連翅膀都扇不動。
  
  過了一秒,又仿佛過了很久,楚云升終于喘出一口粗氣,眼神中異樣盡數退去,搖頭道:“不用去醫院,我沒事。”
  
  宋影與那小飛蟲頓時都如釋重負,全身如脫力一般癱軟下來,像是被抽取走了什么的同時,又被灌入了什么。
  
  宋影也再不敢隨便看楚云升的眼睛,但她的篤定越發的堅定起來。
  
  而那只同樣脫力的可憐的小飛蟲,跌落在水泥馬路上,像是突然間有了某種心智,知道來來往往汽車的危險性,隨時都可能要了它的小命,正奮力地邁著它細弱可憐的小絲腿,以一只小飛蟲的英勇氣概,朝著路邊的草叢努力靠近,恍惚間,它宛若有了一個念頭:這個冬天它或許死不掉了,那邊草叢也許就是它開始強壯之路的地方。
  
  平復下來的楚云升,茫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只在他的靈魂深處,一顆已經壯大到足夠的種子,正蠢蠢欲動。
  
  不知道是被提起柳璃刺激到了,還是被宋影水靈鼻尖上的柔嫩觸感騷動到了,或者都有,有些事情總是說不清楚的。
  
  經過這么一折騰,楚云升有了一絲明悟,心志驟然間變化了很多,不再糾纏不到一個多月的這些瑣事,連軍方都不能威懾得住他,因為12月份底,似乎有一件更為重要的天大的事情在等著他!
  
  “去名都花苑吧。”楚云升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決定道:“如果你相信我,我和你做一筆交易,這三千萬算是我借你的,十二月份之后,我會用其他方式超值還給你。”
  
  宋影溫順的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么,她有一種感覺,在楚云升身上像是有一股拔天的氣勢,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飛速的增加!
  
  楚云升手上突然有了錢,還是一下子三千萬,又有宋影這么顆大樹,心思活絡起來,馬上掏出手機,撥通第一個電話。
  
  “老姑,我大蛋啊。”雖然楚云升刻意壓低了聲音,但宋影近在咫尺,仍是能聽得見,只見她臉色古怪,嘴角顯然是強忍著一絲笑意。
  
  “嗯,嗯,我知道,不是我關機,你聽我說,先聽我說!”面對楚涵喋喋不休的轟炸,楚云升不得不提高聲音道:“老姑爹的病情怎么樣了?嗯,維持?是這樣,我在上海這邊聯系了一個國家級的專家,托人找了關系,醫院也安排好了,下個月就過來,你讓景恬和景逸也跟著來,我也好久沒見他們了,算了,我還是自己打電話給她們,嗯,是真的,不是誆你,是上海最好的醫院,花了不少錢,你要不來這錢都白花了!好,好,到時候我去接你們。”
  
  掛了電話,楚云升轉頭道:“還得麻煩你一個事。”
  
  宋影心領神會地點頭道:“我來安排,到時候我親自去金陵接他們,保證全部給你接過來。”
  
  楚云升姑媽一家的情況,宋影看過資料,上面都有,姑父已是癌癥晚期,雖然接過來也沒什么大用,但宋影敏銳地覺察到這是她接近楚云升的最好機會。
  
  看看他第一個電話打得是她們就知道了。
  
  接著楚云升打了第二個電話。
  
  “海子,在上班?”楚云升想點一根煙和余小海談談,但剛摸到煙,就意識道是在人家車子里面,又悻悻地揣了回去,繼續道:“你小子辭職吧,我給你找個CEO干干,沒跟你開玩笑!等會我忙完了就去公司樓下的咖啡吧等你,介紹一個美女大老板給你認識認識,讓你也開開眼界,什么叫財大氣粗!沒玩你!別嗦,就這么定了,六點見。”
  
  雖然錢是宋影出的,但以宋影的年紀和背景,估計也不會去第一線操作,楚云升需要一個自己人辦這事,能力無所謂,三千萬是用來花的,不是用來賺錢的,只要買到足夠的東西就行了。
  
  只是不知道余小海那個好色的家伙,見到宋影是個什么反應?
  
  ***
  
  堅持再碼一章,求月票鼓勵!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