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562 有人想見你

坐在會議桌首位的還是那位扛著將星的軍官,伸手拍了拍有關楚云升近況的報告,足足有厚厚一疊,環視大家一圈道:“自由討論一下吧,根據我們手里掌握的現有資料,這個小家伙十分篤定世界末日就要到了,正在抓緊一切時間準備物資,你們怎么看?”
  
  頭發花白的老者,扶了扶眼睛,指著有關宋影相比楚云升只有薄薄幾張的報告,對比道:“我還是那句話,楚的問題比宋嚴重很多,想要解開怪物后退之謎,必須也只能從他身上著手。”
  
  軍官點了點頭,轉而問道:“孫教授,你的意見呢?”
  
  “我是這樣想的。”孫教授遲疑了一下,緩緩說道:“是不是有可能因為實驗室的怪物事件嚴重刺激了他,令他產生某種世界末日情結,進而出現一系列瘋狂舉動,他和宋小姐不同,沒什么背景,心理上壓力很大,而宋小姐即便有同樣的情結,但她的家庭狀況可以輕松令她不去多想這個問題。”
  
  接著他加快了語速,繼續說道:“當然根源在誰身上?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并不重要,我們首先要搞清楚的是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件?應該將精力放在這上面。就算是楚的問題,現在把他抓回來放在實驗室中,也于事無補,因為我們并沒有一個具體的實驗方案,總不能把他關起來,放到手術臺上解剖了吧?如果就這樣浪費一個極有可能解開謎底的準實驗體,還不如將他放在外面,繼續觀察。”
  
  孫教授一字一句,所說也不是沒有道理,軍官同樣也點了點頭,仍未作任何評價,看著其他人,再次問道:“還有什么別的看法嗎?都說出來聽聽,集思廣益嘛。”
  
  實驗大樓中白大褂們一向都以幾個老家伙為首,孫教授與白發老者都各自闡述了不同見解,其他人各屬學術陣營,并抱著明哲保身的想法,眼觀鼻,鼻觀口,統統不發一言。
  
  就在軍官等得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孫教授身邊的趙菱突然出聲道:“如果,我只是假設一個如果,我們換一個角度去看,如果楚認為的世界末日是真的呢?”
  
  她反復強調了是如果、是假設,而不是事實,可等她說完,所有人還是以詫異的目光望向她,眼神里的意思再奇怪不過了你也這樣想?
  
  趙菱微微頷首,頂著眾人質疑的目光,補充道:“我有個好友,前不久新任職于楚的公司,發生怪物事件后,我翻閱了楚的個人資料,發現了這層關系,馬上就去找了我的好友,根據她的回憶,楚在來實驗室之前就決意辭職,并問了她一個奇怪的問題,是有關世界末日的,隨后楚的同事也證實在車禍之前,他已經開始相信這個觀念了,并幾次在好友中宣傳過。”
  
  聽到這里,軍官眉頭跳動了一下,坐正了身體,似乎來了興趣,示意道:“你繼續說,有什么結論嗎?”
  
  孫教授也給她投來一個鼓勵的眼神,示意她大膽的說下去。
  
  “好的。”趙菱整理一下思緒,推測道:“我認為楚的異狀是一個孤立事件,和車禍以及怪物事件無關,也就是說,在車禍以前,他的行為已經異常,而我們則因為車禍與怪物事件的影響,有了入主為先的思維,將兩者混淆了,造成一種錯覺,認為楚與宋都是怪物事件后產生不正常,而實際上可能并不是這樣。那么,就容易理解當時怪物后退反應是應該與宋小姐有關,因為只有她是在這件事之后才產生了行為異常,從邏輯上來說,更為合理。”
  
  軍官沉默了一會,表揚道:“你的分析很好,這樣,楚這邊暫時就交給你,由你全權負責跟蹤,盡量多和他接觸,最好找出他認定世界末日會發生的原因,這個很重要。孫教授,借用一下你的人,沒意見吧?”
  
  “當然沒問題,不過”孫教授語氣一轉,非常嚴肅地說道:“高將軍,我一直有個疑問,軍方既然召集我們參與1011計劃,但至今仍然沒有透露計劃的真正內容,我個人提一點意見,希望軍方與我們的合作應該是相互信任的,而不是相互提防和隱瞞,最近到了研究的一個關鍵時期,如果不知道我們研究的確實方向,這樣對研究工作的開展十分不利。”
  
  軍官反應很迅速,馬上點了點頭,語氣坦然道:“這個是自然,科學眼睛沒有方向就是無頭蒼蠅,但軍部有軍部的保密制度,不是我個人意愿可以變動的。”
  
  他這話等于白說,明顯在打官腔,孫教授并不能滿意,可他也知道為軍隊做事,保密是重中之重,不可能也不會隨便透露,這關系到國家安全,不是兒戲。
  
  然而隨著工作的越來越深入,到了關鍵時期,尤其是再怪物事件之后,研究人員中各種猜測滿天飛,他不得不代表許多研究人員以及他自己,問一個致命問題。
  
  “我只問一件事。”孫教授權衡片刻,最終還是下了決心。
  
  這個問題不是小問題,也不是國家安全問題,而是關系到所有人的性命,所有家庭的安危,所以他必須要問,而且也一定要問。
  
  為了順利觸及這個問題,并獲得該有的回應,他特意先自己提出冰山一角,再安排了自己的學生,將話題漸漸引導到上面。
  
  因此,可以說,這場會議表明上是在討論楚云升和宋影的問題,實質上是白大褂們與軍方的一次暗中較量。
  
  “孫教授想問什么?請說。”高將軍目光內斂,仍表示誠懇。
  
  但他越是如此,孫教授壓力就越大,以他這個年紀上的閱歷,很清楚地知道哪些能問哪些東西是不能問的,尤其是在與軍方這種強權部門打交道,更要小心,要符合規矩,可箭在弦上又不得不發,遂咬牙道:“楚云升在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最終,他還是選擇了一種比較委婉與模糊的問法,既可以理解成為“楚云升在為世界末日做準備”這件事是不是真的,也可以理解為世界末日是不是真的。
  
  一切就要看高將軍如何回答了。
  
  高將軍似乎楞一秒,旋即哈哈大笑道:“老孫,你可是我們著名的科學家,也相信有這樣的事?再說這種事情,你們是科學家,你們才是權威,就是軍方也得聽你們的,對不對?”
  
  他這番話說得嚴絲合縫,非常在乎邏輯,孫教授也不禁地了一下,是不是真有世界末日,還不真是軍方說了算,除非爆發核戰之類的世界大戰,身為科學界的精英反而要向動刀弄槍的軍方詢問科學方面的事情,豈不是個大笑話?
  
  像是看出了孫教授的窘迫,高將軍通情達理地起身道:“兩位教授,要不今天就到這里吧,你們也盡快整理一個具體方案出來,不管是楚還是宋,對我們的意義都很重要。”
  
  說完他收拾好東西便離開了會場,堂堂科學專家向門外漢詢問科學專業的東西,他可不認為是一個笑話,這說明實驗大樓中已經人心浮動了,研究人員們充滿質疑與不滿,正處于十分敏感的時期,需要想辦法迅速使之平靜下來。
  
  ……
  
  楚云升在訂購肉制品的時候,接到一個電話,號碼很陌生,猶豫了片刻,直接掛斷了。
  
  但沒過多久,他與肉販子沒說上兩句話,電話又響了,還是那個號碼,肉販子就說,你還是先接電話吧。
  
  楚云升包里有大宗的鈔票,站在門口接電話怕不小心被人給搶了,這種事情新聞上時有發生,他一直很小心的,于是麻利地鉆到肉販子的店鋪里面,接通電話道:“喂,哪位?”
  
  手機里傳來一位年輕女孩清淡的聲音:“楚云升嗎?我是孫教授的學生趙菱,還記得我嗎?”
  
  車禍那天雖然過得有點虛幻,但畢竟距離沒多久,楚云升當然記得,只是不知道她怎么突然給自己打電話?他實在是給那個叫宋影的女孩弄怕了,疑惑道:“哦,你好,找我有什么事情?”
  
  “想請你幫個忙。”手機那頭的趙菱停停頓了一下,道:“有個人想見你一面。”
  
  楚云升立刻警覺起來,道:“誰?”接著他馬上又補充了一句道:“我可能沒時間。”
  
  趙菱聽他的語氣,怕他會立即掛電話,搶著說道:“是宋影,我今天去看她了,她的精神狀態很不好,情緒也不穩定,自從上次回去以后,一直將自己關在房間里,誰也不肯見,只有餓急了才會吃點東西,身體非常虛弱,我在門外提到你,她才讓我進的房間……”
  
  楚云升一邊聽著電話,一邊心道果然又是這個瘟神,打死他也不愿意再見到這個人了,當即斬釘截鐵道:“對不起,我真的沒時間,就這樣,我掛電話了,再見。”
  
  說完,他真的把電話給掛了,深吸一口氣,就當什么事也沒發生,重新拉著肉販子計算數量和總價,以及交貨期。
  
  剛說了兩句話,電話又來了,楚云升只看了一眼,猶豫都沒猶豫,立即掛斷,然后拉如黑名單,下定決心要和這群危險人物劃清楚界限。
  
  肉販子笑著調侃道,和女朋友吵架了?
  
  楚云升瞪了他一樣道:你是賣肉的,還是搞八卦的?
  
  肉販子嘿嘿笑而不語,楚云升可是送上門來的大客戶,自然不能輕易得罪。
  
  這個小伙子除了人肉不要幾乎什么肉都要,量大還不過于計較價格,只是在貨期上要求十分奇怪,交貨期限定一個多月后,早一天不行,遲一天也不行。
  
  只是這筆生意他一個人也做不了,畢竟他不是什么肉都賣的,需要再找其他肉販子合伙,當然作為中介人,好處也不會少的。
  
  笑盈盈地給楚云升打了一個優惠折扣,肉販子草草拿紙寫了個簡化版的合同條子,按了手印,一邊接過楚云升的定金,美滋滋的數著。
  
  這時候,楚云升的手機又響了,不過不是電話,而是短信,來自另外一個號碼。
  
  肉販子正在點錢,楚云升也走不開,想想還是看看她到底又想干什么,面對那些權勢人物與強權機關,他難免仍有點擔心。
  
  短信上寫道:
  
  “楚,宋影現在很危險,如果你不去的話,我擔心她會自殺,她跟我只提到過想見你……你放心,我理解你的擔心,這件事情我沒有向上匯報,宋影的父親也不知道,我找過借口,但他怕女兒再出意外,不肯讓宋影跟我出來,所以如果你原意去的話,我一會開車來接你。”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