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561 被盯上了

名都花苑。
  
  “楚哥,我跟你講,這兩套房子簡直沒話說了!”小周一邊掏鑰匙,一邊喋喋不休道:“對面是古云社區,樓下有停車位,視野開闊,房型絕對正氣,不信你看,每個房間都有全明,家具什么的一應齊全,7100一個月,絕對是超值!”
  
  “我看看再說吧,七千有點貴了。”楚云升摸著鼻子,飛快地默算,七千乘以兩個月,就是一萬四千,再乘以兩套房子,是就是二萬八,這只是房租,再加押金,還真不是一般的貴。
  
  “您要是不要,可就再沒了!當然,便宜的也有,你不是看不上嗎?不要頂層,也不要底樓,就要中間的,還是兩套對門的,這片地方絕對找不到第二處!”小周信誓旦旦的說道,他喜歡用“絕對”兩個字,仿佛只要是在他手里經過的房子,絕對都是好的,都是槍手的。
  
  兩人說著話,房門打開了,小周走在前頭,楚云升跟著后面。
  
  “楚哥,你看,地板都是新的,這邊是進口瓷磚,對門的那套可是實木!廚房在這邊,那邊是廁所,臥室里面有大床,拎包就能入住!”小周邊走邊說,說得吐沫橫飛,卻忽然發現身后沒了動靜,一回頭,就見楚云升像根鐵樁一樣杵在在那,一動不動。
  
  “怎么了,楚哥?”小周詫異地走過來,問道。
  
  楚云升伸手示意他不要說話,順著墻邊,邊走邊看,臉色布滿濃厚的疑惑之色。
  
  這種疑惑,隨著他進入各個房間,越來越濃厚,是一種陌生的熟悉感,仿佛在什么時候來過這里一樣!
  
  那張床,那個衣櫥,客廳中對著大門的桌子,還有那個對著馬路的窗戶,在他眼前晃動不停,似在敘述著什么。
  
  “我來過這里,一定來過!”楚云升模模糊糊地說道。
  
  小周倒也沒想那么多,以資深人士的口吻道:“楚哥,你這就說對了,房子和人都是有緣的,你不做我們這行不知道,再好的房子沒有緣分,客戶總能找出毛病,但遇到有緣的房子,就像上輩子住過一樣,一眼就能看中。”
  
  “上輩子?”楚云升轉過身,詫異地問道。
  
  小周嘿嘿一笑,道:“只是打個比方,緣分這東西很難說的清楚,咱倆不也是緣分么,您要不找房子,我們也不會認識。”
  
  楚云升像是被他的話觸及到了什么,神情一凝,道:“帶我去隔壁看看!”
  
  小周自然不會反對,他看得出來,楚云升十有八九要定這房子了,租房的中介費雖然不高,能賺一點是一點,誰讓現在是房產熊市呢?
  
  限購令如同緊箍咒一般壓在房地產的腦袋上,剛需也被一棍子打死,如今拿得出來錢買房子的還真不多,別以為房價真的降了,對手上有現金的人是降了,可是有現金的人本就是富人,大都已經有很多房子,限購政策在那里,也買不了,沒現金的人就要從銀行貸款,可銀行就是一幫吸血鬼,房價降了是不錯,貸款利息卻比原來高出一大截,兩者一抵消,結果就是開發商的暴利轉移到銀行身上而已,老百姓一毛錢實惠也沒得到。
  
  小周是個老中介了,如果不是從業多年,如此生意清淡,屢屢在夾縫中求生,早就換行不干不了。
  
  所以逮住楚云升這個一口氣要租兩套房子的客戶也是不遺余力。
  
  好歹先混口飯吃。
  
  他馬上翻出鑰匙,打開對面的房門,繼續以“絕對”的口吻介紹房子的優點與賣點。
  
  可惜楚云升一句也沒聽進去,他只轉了一圈,臉色更加地不太好,可以說是凝重。
  
  如果是一次兩次的似曾相識或者似曾來過,可以歸為錯覺,或者是恍惚,但不是一次兩次呢?三次或者四次呢?
  
  他心中很清楚,自己身上一定出了什么問題!
  
  他也知道,現在慌亂與害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必須以一顆冷靜的心,去認真對待和分析,作為一個工程師,這是他的強項。
  
  “小周,這兩套房子我都要了,具體你和房東談,我現在手頭緊,只能先付押金和兩個月的房租,剩下的之后再續。”楚云升立即決斷道。
  
  他的性格大多數時候婆婆媽媽,但一旦發覺躲不掉,就會立即全力以赴,毫不猶豫,就像力排眾疑,賣掉房子準備物資一樣,顯出一絲驚人的決斷力。
  
  “行,楚哥,兩個月就兩個月,我來操作,不過房租方面就可能壓不下去了,你也知道……”小周心中一喜,但面上露出為難之色。
  
  “就七千一吧,談好了打電話給讓我過來簽合同!”楚云升沒精力和他討價還價,他得馬山趕回去,找資料分析自己到底出的是什么問題。
  
  ……
  
  從名都花苑出來,坐在公交車上,楚云升等不及,直接用手機上網搜索資料,一路上他很冷靜,不再慌張。
  
  經過一番搜索,楚云升發現,很有多人都與他一樣有過類似的這種似曾相識的錯覺。
  
  有的是覺得某個人熟悉,雖然以前從未見過面;而有的是到了某個陌生的地方,忽然覺得自己以前來過,卻偏偏怎么想不起來。
  
  還有的人聲稱正在做著某件事,做著做著,就突然覺得自己以前也做過同樣的事情,十分奇怪。
  
  凡此種種,在網絡上,楚云升也找到了大概三種大相徑庭的解釋。
  
  第一種,認為是心理暗示的作用,記憶上產生視覺錯覺,將平時或者夢境中自己想象出來的場景與人物混淆為真實發生過的事情,當不經意再次遇到類似的事件時,這些虛假記憶就會鉆出來,混淆大腦的判斷。
  
  這個解釋最為科學,也被大多數人接受,但它無法說明自己想象或者夢中無意識編制出來的場景,為何后來偏偏會被遇上或者發生?只能歸于巧合。
  
  第二種則頗為迷信,認為這些感覺和模糊的記憶來自于前世的影響,前世遇到的那些人,尤其是刻骨銘心的,這輩子或許還會遇到。除此之外,上一世出生在地方,或者曾到過的某個地方,這一世再去的時候,冥冥中也會觸發前世的記憶片段。
  
  這種解釋沒有任何科學依據,但有著強大的宗教理論支撐,相信此論的人也不在少數,但同樣,它也并非完美,除了人和地方以外,無法解釋某個具體事件的似曾相似,上一世和這一世可是兩個時代,背景完全不同。
  
  而最后一種,十分有意思,也沒有有力的科學證據,只能算是一種推測,認為這樣的現象是時光倒流所引起,也就是在速度大于光速后產生了時空交錯,偶爾就會發生混亂的特殊人體感覺。
  
  當碰見某個場景的時候,人的控制神經就會以極快的速度將信息傳送給記憶神經,但這時大腦的反應還沒有傳達到記憶神經,也就是說大腦對信息的處理慢了半拍,所以當大腦的反應傳到記憶神經的時候,就會讓人感到以前發生過一樣。關鍵就在于,造成這種混亂的原因和根本,是控制神經和記憶神經的傳輸速度大于光速,進而導致僅限于記憶上的時空倒流!
  
  楚云升不知道自己屬于那一種情況,但這或許并不重要,他需要的只是一個解釋,不管這個解釋是不是真相,只要能說得通就行,況且經過網上一查,很多人都和他一樣有過類似的經歷,心中頓時也坦然得多了。
  
  人就是這樣的動物,別人都正常,唯獨自己不正常,就會惶恐不安,而一旦發現大家都一樣,也就無所謂了,這點上,國人可能更為明顯,比方往往并不在乎自己是否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更在乎別人是否也是這樣,只要別人也是這樣,心理就平衡多了,反正不是我一個人。
  
  楚云升現在的心理就有點這么個意思,覺得自己原來是正常的,和別人沒什么不同,最多是自個想多了而已,沒什么大事,可以安心睡覺放心準備大事了。
  
  索性他也不回去,乘著天色還在,店鋪都沒關門,還有時間,把能要早訂的物資先訂了,以防到時候來不及。
  
  捏著五十人民幣,可以買到的東西有很多,需要一項一項來,首先就是糧食儲備,這是重中之重,古書上說天軌復原之后,人間洶洶,但在楚云升看來,第一件事就是可能被活活餓死。
  
  他之所以要租下兩間對門的房子,就是為了方便存儲大量的物資,等到外面亂起來的時候,至少他手里有糧,不用出去與人家為一塊面包而拼上一條命。
  
  這種典型的小民自保心態,無可否認在楚云升的心里占據著極重的位置,至于28號之后,外面自會有政府大人物出面去處理亂世,輪不到他來操份心。
  
  從公交車下來,楚云升果斷地回到住處,那房子雖然買了,但還能住幾天,他換了一路車,直接去了糧油市場,日常食物可以在超市或者菜場搞定,大宗的糧食交易,就不得不來這里了。
  
  挑了一家門面較大的批發店,楚云升找來了店主。
  
  米老板并不知道楚云升的身份和目的,只道他是個新來的零售商,一翻討價還價,談好了十噸大米的成交價與最快貨期,接著簽合同付下預款,楚云升一刻沒有停留,匆匆趕向另外一個市場,還有很多東西要準備,而時間因為最近的幾番鬧騰,已經只剩下一個多月了!
  
  采購物資的行動,楚云升刻意的低調與保密,一來不想引起有關部門的注意,二來最近實在是被朋友同事同學們笑話怕了,他雖認真的告訴過每一個人,但沒人相信他,反而引來許多閑言碎語冷嘲熱諷,說他腦袋壞掉的什么的都有,令他郁悶氣憤的不行。
  
  但他卻不知道,他所作的一切,都早已經被人家盯上了,等他離開糧油市場不到片刻,立即就有人向與楚云升交易的米老板故意套話了解情況。
  
  一份份報告,如雪花一片飄進地處偏僻的實驗大樓,比起宋影近來的表現,楚云升的異狀越發的明顯。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