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559 我們以前見過嗎

全副武裝的士兵們聚籠在一起,圍成半圓形攻擊陣,全力扣動扳機,子彈冒著火光鉆出槍膛,密集射向不斷膨脹變形的血肉怪物。
  
  脫落槍體的彈殼,叮叮當當落入大理石砌成的堅固地面,一只只如濺起的雨點,在士兵們腳邊紛紛舞動。
  
  實驗大廳中,猛烈的槍聲頃刻壓過所有的聲音。
  
  面對射速驚人的子彈群打擊,血肉怪物連連中彈退后,彈頭噗嗤噗嗤旋轉著鉆入它黏軟的身體,洞穿出一道道巨大的血洞,黏液順從這些血洞中汩汩流出,沿著大理石地面迅速攤開。
  
  血肉之軀終不是可以抵抗金屬風暴的,雖然它一次次在眾人的眼皮底下試圖進化出甲殼一類的角質層,但一次次被子彈打散,血肉模糊。
  
  到了最后,它口中一連發出數聲急促戾鳴,不惜一切代價,從血肉中硬是強行進化出兩只布滿黏液的長足,再馬上借以長足上的驚人彈跳力,左沖右突地避閃致命子彈群。
  
  它很聰明,很快就發現子彈都是沖著它來的,于是積蓄最后的力量,選擇最近的一條道路筆直沖向半圓形包圍線,試圖突圍出去。
  
  士兵們訓練有素,血肉怪物一動,便紛紛移動槍口,以最快的速度將所有子彈揮灑出去,交織在血肉怪物身前,形成一道不可逾越的彈幕。
  
  血肉怪物看樣子是要拼命了,速度奇快,盡管身體中承受了太多的子彈,進化的速度開始跟不上撕裂的速度,黏液也長流不止。
  
  當它尖銳長足洞穿兩名士兵身體,終于沖出半圓包圍線之后,或許體內子彈太多太多,一頭撞在一臺儀器下面,劇烈抽搐中跌倒在光滑的地面上。
  
  它試圖爬起來,用剛剛進化出來的兩只長足撲蹬著地面,嘶鳴不已,卻始終無力再能夠站起來。
  
  后一排,第二陣梯隊的警衛們早已嚴陣以待,密集的彈火隨即劈頭蓋下,一邊射擊,一邊端著突擊步槍全陣壓上,縮短槍口與怪物之間的距離,提高射擊精度,直至漸漸完全合圍!
  
  血肉怪物奄奄一息,但仍在試圖做最后的進化,仿佛一旦成功了,就能助它脫離險境。
  
  看得出來,它拼命進化腦袋,就像電影中發育的快速鏡頭!
  
  “等等!”被神速進化徹底“征服”的孫教授,急忙從一群白大褂中沖出來,喊道:“不能讓它死!要不然,死去的同志就白白犧牲了!”
  
  士兵們沒什么反應,雖說他們是實驗室的警衛,但仍屬于軍隊系統,只聽從來上級軍官的命令,對孫教授或許尊敬,但誰也不敢停下手中的射擊。
  
  “停止射擊!”王軍官看了一眼地上只剩下一雙腳以及一副白骨的上上司,馬上跟著補下令道。
  
  血肉怪物眼看就不行了,危險也隨之解除,這個時候如果不下令停止射擊,若當真打死了,上面必定問責自己。
  
  這里面有很多“彎彎”,當時吳少將是禁止死殺血肉怪物的,在場很多士兵都聽到了,如果那東西真死在自己的命令下,即便形勢巨變下的不得不如此,但難保他的競爭對手不給他穿小鞋,這種事情一向都難以說得清楚。
  
  到時候怪物死了,死了就無憑證,人家只要說一句話:“你怎么就能敢肯定不能活捉?”,就能推翻否決他報告上的任何解釋。
  
  王軍官從軍多年,兵營官場混到現在,自有他的聰明冷靜之處。
  
  他的命令比起孫教授有力的多,槍聲立刻消失了,但士兵們仍保持射擊姿勢,槍口片刻不離血肉怪物半寸。
  
  孫教授與一群白衣大褂們連忙跑上前,呼喊著拿箱體,注射麻醉劑等等,也有一些死者好友在尸骸邊哭喊一團。
  
  楚云升站到了一邊,驚魂未定,大廳中亂的厲害,沒人來管他,也沒人來限制他的自由,只有那個叫影影的女孩一直跟在他后面,拽著他的白大褂衣角,始終沒有放手,大約是被嚇到了,渾身還在哆嗦。
  
  楚云升也沒空管她,注意力全在那個怪物身上,從他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一灘黏液,以及透過士兵腿縫,那怪物陣陣不甘心地抽搐。
  
  到了這個地步,它似乎仍然不放棄最后的反擊,仍在拼命的進化它的頭部,像是一旦進化完成就能逆轉乾坤一般堅定。
  
  楚云升雖懼怕它的兇殘和血腥,但也不得不佩服它的頑強,至死不放棄的野性。
  
  “不會就是古書上說的異空間兇猛生物入侵吧?”
  
  楚云升打了個冷顫,猛然間,生出這么一個念頭來。
  
  像是要驗證他的想法一般,瘋狂進化腦袋的血肉怪物,隱藏口器的裂縫中,那顆肉瘤一般的瘋長腦袋越鉆越大,一根根神經線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了,半成型的嘴巴包裹著口器也出現了,肉瘤上的血管一跳一跳,似它馬上就要成功了!
  
  卻在這個關鍵時刻,進化的最高潮,仿佛只差一步就能突破某種臨界線,它的腦袋忽然爆裂了,像是不能容于這個世界,必須要抹去一樣,如同一個綻開的爛西瓜,四分五裂,鋪開滿地都是。
  
  甚至有一塊爛肉飛過眾人頭頂,落在楚云升面前不遠的地方,死而不僵的跳動,嚇得他身后女孩再次驚叫起來。
  
  “怎么回事?”不得不說姓孫的老頭膽子也太大了,竟然還敢沖到終于倒下的血肉怪物身體邊,一邊翻動一邊焦急道,換做楚云升可不做到,打死他也不愿意再靠近那怪物半步。
  
  另外一個年輕而膽大的白大褂抱著一個儀器,穿刺血肉怪物的身體,檢驗片刻,大聲道:“細胞停止分裂了,開始大量死亡!”
  
  “快想辦法!”孫教授丟下怪物,風風火火地沖向一個試驗臺,翻箱倒柜地取出幾只試管,再馬不停蹄趕過來,熟練地給怪物注射下去。
  
  但人類的藥物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擋不住血肉怪物的死亡,十多分鐘后,他們不得不宣布這團來歷不明的血肉已經死亡。
  
  ……
  
  當晚,軍方封鎖了所有現場,組成由白大褂和軍方聯合的調查小組,連夜觀看整個事件的攝像記錄,有關涉及人員一律不準離開半步。
  
  楚云升也被強行留在實驗大樓,連同的還有那位叫影影的女孩。
  
  電話被禁止,手機雖沒有被沒收,但信號一直被屏蔽,楚云升聯系不上余小海,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把背包帶回去,心急如焚。
  
  要是把家傳古書丟了,他就徹底完了!
  
  匆匆扒拉幾口晚飯,楚云升找個沒人的地方呆坐著,事情越來越超乎他的意料,脫離了控制,令他十分的不安。
  
  向來,他都是一個按計劃行事的人,求穩求不出大亂子。
  
  但從昨夜以來,一連串發生的怪事,迫使他不得不想辦法搞清楚到底是這么一回事?
  
  為什么會做模糊醒來又記不得的惡魔?
  
  為什么覺得背后有人影?
  
  鏡子中血臉到底是自己眼花還是真的看見了?
  
  還有,為什么總覺得有些人,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感覺似曾相識的熟悉?
  
  那個怪物發出的聲音到底是什么意思!?
  
  ……
  
  “我能坐這兒嗎?”
  
  楚云升抬頭一看,是那個叫影影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時候找到他這來了,看樣子剛剛梳洗過,眼睛略有些紅腫,估計又躲在哪兒哭了一場,看蒼白的臉色就知道。
  
  “坐吧,這里又不是我的地方。”
  
  楚云升惱怒她將自己無辜牽扯進來,為此差點還在怪物口下送了性命,就是脾氣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沒有怨氣。
  
  這叫什么事?
  
  若不是忌憚女孩的背景,楚云升甚至準備“教育”她幾句,那條路不是主干道,能那樣開車嗎?能開那么快嗎!?是不拿自己的命當一回事,還是不拿別人的命當一回事?
  
  這不是缺德嗎,害人嗎!
  
  當然話到嘴邊,全都咽下去了,忍不住,那是要倒大霉的,先忍下了,再等兩個多月,看你們還能囂張多久!
  
  楚云升心中自我安慰著。
  
  “我叫宋影。”女孩坐下后,小心翼翼地說道。
  
  她也很奇怪,自己為什么要“小心翼翼”?這個男人,論身份與自己相差十萬八千里,如果不是早上的車禍,一輩子都可能沒有任何交集,完全屬于兩條平行線上的人;而論膽量他剛才的表現,比自己也好不好到哪里去,怪物死了很久,他都繞著走,還不如那些文弱的白大褂。
  
  其他方面就更不要說了,相貌、氣質、說話等等,沒有一樣超出正常水平以上的。
  
  但不知為何,在剛才的那場混亂中,她跌倒的一瞬間,似乎有一種錯覺,感覺到她與那個怪物都對這個男人產生一股直撼靈魂的敬畏與懼怕。
  
  而且,更為奇怪的是,她明明害怕他,尤其是那雙眼睛,但又想靠近他,似乎在他旁邊才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宋影其實長得很好看,尤其是那兩道清秀的眉毛,似蹙非蹙,淺淺地落在白凈的肌膚上,讓男人有一種想親吻它的沖動。
  
  但楚云升認定了她是一個災星,好看也成了禍水,本不愿和她多說話,可轉念一想,自己看著她熟悉,她會不會看著自己也熟悉呢?
  
  說不定和她還真在什么地方見過!那就不是自己的錯覺了。
  
  于是向前稍稍傾斜身體,聚起目光,認真地看著女孩的眼睛,盯著她的瞳孔,試圖先找到那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
  
  女孩在他的逼視下,眼神一陣慌亂,竟不敢看著楚云升的眼睛。
  
  “看著我,別亂動。”楚云升漸漸地有感覺了,好像就要抓住某個模糊的影子,就隔著一層薄薄的面紗,一時的恍惚,讓他竟忘記了女孩嚇人的身份,要求道。
  
  女孩更慌了,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除了她的父親,也從來沒有人給過她這么大的壓力,更不要說是命令似的口吻。
  
  她不安地咬著下嘴唇,扭動著身體,直覺告訴她,應該馬上站起來離開這里,離這個男人遠遠的,但就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她摁在椅子上,怎么也站不起來。
  
  楚云升感覺自己距離那層薄薄的面紗越來越近了,似乎只差一步就能喚醒記憶,但女孩也越來越扭動不安,為固定住她,楚云升鬼使神差地伸出左手,一把捏住女孩柔軟的下巴,神神叨叨地說道:“我們以前在什么地方見過嗎?”
  
  女孩嚇壞了,想著掙扎,卻一碰到楚云升的眼神,全身仿佛都沒了勇氣與力量,急得淚水在眼眶中直打轉。
  
  她驚慌失措的表情,令楚云升仿佛在那層面紗上戳穿了一道縫隙,靈光一閃,就要想起來了!激動的大吼一聲:“我想起來”
  
  “你干什么?快放開她!”
  
  偏巧就在這關鍵時刻,門外傳來更大一聲的怒吼,接著一個魁梧的身影旋風一般沖進來,拎起楚云升的后衣領。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