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555 不對勁

一個蒙著被子的男人,雙目緊閉,眉頭不時跳動不安,呼吸急促。
  
  陽臺外,暴雨噼噼啪啪打在窗戶上,閃電跳躍在高樓大廈之間,一聲聲天雷巨響,由遠及近,如炸在頭頂。
  
  炸雷下,男人猛地驚醒,吞噎著干涸的咽喉,呼吸急促,閃電光中,雙眼中一抹驚恐不安之色淡淡褪去。
  
  “又做惡夢了……”抿了抿干枯的嘴唇,男人伸手摸向床頭白柜,那有一杯昨晚倒好的涼開水。
  
  劈咔!
  
  又是一聲巨響,轟隆房頂。
  
  男人手一抖,碰倒了杯子,咕咕嚕嚕地滾到床頭柜的邊緣,啪的一聲摔在地上,一杯涼開水潑了出去,殘液順著柜子邊緣滴滴敲擊著地板。
  
  “操!”
  
  男人煩躁地罵了一句臟話,掀開杯子,借著閃電光,找到拖鞋,扶著墻走出了臥室,穿過客廳進入衛生間。
  
  摸亮燈,擰開水龍頭,男人雙手并攏,接了一捧的涼水沖在臉上,用力地揉了揉,抬頭對著鏡子中的自己,漸漸平復心跳:
  
  “楚云升,前輩說的天軌還沒有恢復,你可不能現在就開始慌了,自己嚇唬自己!”
  
  他又咽了一口不存在的吐沫,捧起一窩水,準備淋在臉上,就在低頭的一瞬間,余光掠過鏡子,一道閃電下,一個影子突地從鏡子里面的客廳一閃而過。
  
  “誰!”
  
  楚云升猛地轉過頭,雙眼四下緊張搜望,右手悄悄地伸到門后,勾住衛生間的掃把,一把握住,小心地抱在身前。
  
  客廳的燈沒開,衛生間的燈光從門口將他的影子拉的很長,雷電中,顯得若隱若現,陰森恐怖。
  
  而每一次閃電,都能將他從衛生間角度能看到的客廳墻壁明暗交替,桌子板凳尤其是電冰箱的影子,隨著雷電出現消失,長短變化,移動不安。
  
  楚云升吸了一口氣,繃著心弦,緊緊抱住拖把,靠著墻壁,小心走出衛生間,一出房門,立即掄起拖把,架在身前。
  
  “誰!?”
  
  四周除了雷電,靜悄悄的,什么聲音都沒有。
  
  楚云升側身向左側開關位置一步步后退,盯著前面包括臥室在內的所有的幽暗房門,就像里面隨時會有人沖出來一般。
  
  左手摸著墻壁,打開按鈕,客廳的燈一下子亮了起來。
  
  什么都沒有。
  
  楚云升松了一口氣,難道自己眼花錯覺了?
  
  這時,樓上突然傳來拖鞋踏著地板的聲音,過了一會,衛生間上面又傳來水沖馬桶的聲音。
  
  楚云升繃緊的心直才稍稍放下,恢復了一點膽氣,用拖把當作武器,先拐個彎,檢查了廚房,順便將拖把換成菜刀,逐一打開每個房間中的燈,檢查每一個角落櫥柜以及陽臺。
  
  結果還是什么都沒有!
  
  楚云升自嘲地笑了笑,什么時候自己膽子越來越小了?打個雷也把自己嚇成這樣。
  
  燈光帶來的安全感,令楚云升不安的神經又放松了許多,拿著菜刀返回了衛生間,將菜刀放在洗臉臺上,關上水龍頭,有意無意地再次看了一眼鏡子。
  
  啊!~
  
  楚云升慘叫一聲,向后急退幾步,撞在衛生間的瓷磚墻上,胸口急促起伏。
  
  他驚悸地望著鏡子中一張滿臉是血的臉,那是他自己的臉!眼神中充滿了滲人的仇恨與絕望,渾身上下傷痕累累,一片腥紅!
  
  “咣當!”
  
  菜刀掉在了地上,發出金屬與瓷磚碰撞的清脆聲。
  
  楚云升本能反應地看了地上菜刀一眼,但迅速又回到鏡子上,奇怪的是,鏡子里這時只有驚嚇過度的他,根本沒有血肉模糊的自己。
  
  “沒事!沒事!錯覺,錯覺……”
  
  楚云升心臟仍在砰砰直跳,按著胸口,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慌慌張張地退出衛生間,燈也不敢關了,連忙打開電視機,打開電腦。
  
  他需要聲音,需要鎮定。
  
  ……
  
  ……
  
  “您沒有看錯,只需要988元!只要988元!你馬上就可以擁有一款萬人羨慕純手工打造的來自歐洲工藝的金表!你還在等什么!?趕快拿起電話訂購吧!”
  
  楚云升腦袋仍舊驚魂不定,需要有劇情的東西轉移注意力,這個顯然不行,趕緊又換了一個臺。
  
  “悟空……嫂嫂,你長得這么漂亮,嫂嫂,別走啊,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你就把扇子借給我嘛!……”
  
  楚云升暗罵一聲,再次換臺。
  
  “我要救晴川,你們知道晴川對我意味著什么嘛,沒有了晴川,我活著還有意義嗎?
  
  ……八阿哥,八阿哥!”
  
  暈,楚云升毫不猶豫地按下遙控器,這次更加恐怖。
  
  “洗澡藥業,做良心藥,做……”
  
  這次楚云升沒再換臺,被接連四個頻道這么一打岔,恢復了幾分鎮定,點上一只煙,睡意全無,也不回去臥室了,坐在沙發上,清醒腦袋。
  
  看來最近自己實在是太緊張了,竟產生了錯覺。
  
  人影還好些,他有印象,小的時候就有過幾次覺得背后有個人影,后來讀書住宿舍,也聽過許多鬼故事,就當是視覺錯亂了。
  
  但那個血臉……
  
  估計是最近看美國電影看多了。
  
  楚云升吐出一口煙霧,“恍然大悟”的做出總結。
  
  他是不信鬼神的,最多是錯覺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抽完一支煙,心情逐漸平復,電視也播完廣告,TVB花旦說出經典臺詞:“katie啊,發生這種事呢,大家都不想的,不過做人呢,最要緊的就是開心……”
  
  楚云升搖了搖頭,他現在可開心不起來,距離家傳古書上推算的日期,只剩下不到三個月,時間緊迫,需要抓緊準備所有將來可能有得上的物資。
  
  將筆記本電腦放在腿上,楚云升一邊搜索網絡上各種版本的生存手冊,一邊打開EXCEL表格,繼續羅列清單。
  
  食物、維生素、藥品、工具、衣服、地圖等等,將自己能想得到的,可能會用得上的,一個也不放過。
  
  不知不覺中,馬路上傳來清潔工掃地的聲音,以及他劇烈咳嗽的吐痰聲,楚云升合上電腦,走到陽臺上,天空放出一絲微光,太陽還在地平線下。
  
  暴雨過后,空氣帶著雨水的清新,地上樹上空氣都變得干凈許多,在這個每天廢氣排放可以毒死人的城市,這一刻,十分難得。
  
  換了一身衣裳,楚云升啃著面包,匆匆下樓,他今天準備去公司辭職,下午又約了中介談賣房子,然后得再去租新房子,零零碎碎,時間十分緊迫。
  
  這個時間點,4點剛過不久,因為沒睡覺,出門比以前早太多,地鐵還沒營業,但公交車5點不到就有了,在站牌下等一會,一輛橙色蘭博基尼從他身邊飛馳而過,楚云升因為欠覺犯困,沒來得及躲避,車輪濺起的水花呈波浪形淋了他一身。
  
  “操!”
  
  楚云升怒火剛出苗頭,就聽到那輛蘭博基尼發出一聲刺耳的賽車聲,接著嘭地一聲,一只掃把高高飛起。
  
  出事了!
  
  楚云升一個激靈,國人特有的某種心理驅使下,立即跑了過去,這條十字路口,經常發生小型車禍,有時候坐在家里都能聽到馬路上激烈的碰撞聲,最嚴重的是一輛闖紅燈的電瓶車車主,當場被一輛土方車碾死。
  
  漂亮的跑車前蓋慘不忍睹,絲絲冒著白煙,而它的對面是一輛翻滾在一側的清潔車,里面的垃圾撒得滿地都是,場景十分嚇人。
  
  遠處有一個掃把,暫時沒看到地上有人,而前面是一個平路小橋,或許人是被撞飛了,落到橋下的水里也不一定,剛才的車速實在太快了,絕對超過70碼!
  
  楚云升回望了蘭博基尼一眼,擋風玻璃后面,一個面孔精致的女孩臉色煞白,呆在座位上,一動不動,像是嚇傻了。
  
  四周沒什么人,這個點對于這個城市來說,絕大多數人還躺在床上,楚云升若不是昨晚又是惡夢,又是鬧鬼,一夜沒睡,也絕不會這么早出門,或者從來就沒這么早出過門。
  
  寂靜的環境令暴力的現場更加可怕,沒有呻吟聲,也沒有呼救聲,說明被撞飛的人不是昏迷了,就是死了!
  
  楚云升聽到過清潔工在另外一條靠著他房子的馬路上咳嗽過,應該是有人的,他向前又看了看,還是沒找著,十有八九是掉到平橋下面的小河里了。
  
  那個河很臟,污水排放很多,人掉下去了,一時也不會立即漂上來,楚云升本想立即打電話報警的,或許還能救人一命,但手機掏在手里,看著那輛牌號十分牛逼的蘭博基尼,猶豫了一下。
  
  在中國這個和諧的社會,不是什么好事都能做的,二十年前,老婆婆不過馬路都能被小朋友熱情地“拖”過去,二十年后的今天,倒在地上的老婆婆大家都繞著走,楚云升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遇到有權有勢的人,最多背后和同事朋友一起憤世嫉俗地意淫一下,真要面對他們的時候,他不是小孩了,知道后面的風險有多少大!
  
  一輛蘭博基尼,一個牛氣的滬牌車號,背后代表著什么,楚云升心里很清楚,還有兩個多月就是古書上說的天軌閉合日,家傳古書他現在一刻也不離身,如果這個時候節外生枝,后果更是不堪設想。
  
  一向小心謹慎的楚云升揉了揉鼻子,最終還是將手機放回兜里,選擇了另外一種安全的方式,轉身走向那輛蘭博基尼。
  
  車中的女孩見楚云升走過來,眼神中露出一絲驚慌,下意識地再摸什么。
  
  楚云升走到車跟前,敲了敲玻璃。
  
  那女孩倒也不像是十惡不赦的富二代富三代,可能是真被嚇到了,楚云升敲玻璃聲讓她哆嗦了一下,慌忙降下車窗。
  
  “趕快報警吧!”楚云升指了指副駕駛位置LV包上蘋果手機道。
  
  女孩很漂亮,尤其是皮膚,光滑細膩,在楚云升提醒下,一個激靈,急忙拿起電話,卻不是撥的110,而是另外一個人。
  
  “爸,我撞死人!”
  
  說完,女孩忍不住地就在車里哭起來。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中年男人渾厚的聲音,十分鎮定,楚云升只聽到最后一句:影影,別怕,先趕緊報警,然后等在現場千萬別走開,配合警察同志做記錄,不要提爸爸的名字,爸爸會讓楊秘書立即趕過去接手處理。”
  
  “原來是個官二代。”
  
  楚云升腹中嘰咕一下,見女孩開始哆嗦地撥打110,于是準備閃人了。
  
  卻不料那個女孩連忙從車里鉆出來,對楚云升道:“等一下,你別走好嗎?”
  
  馬路上鬼影都沒有一個,女孩緊張地望著亂七八糟的暴力地面,估計是害怕一個人面對都不知道在那里的尸體,楚云升好歹也算是個活人。
  
  這時,966路公交車像是沒睡醒的懶漢緩緩由晨曦中開來,楚云升立即加快了腳步,逃也似得跑向車牌,說了一聲:“我趕著上班。”
  
  那女孩幾乎是用祈求的眼神望著楚云升,一直楚楚地看著坐在公交車上的楚云升,經過她孤零零的身邊,緩緩開過凌亂而暴力的現場。
  
  ……
  
  坐在公交車上的楚云升心有余悸,暗想今天真是邪門到家了,先是做噩夢,接著鬧鬼,出門還遇到車禍,一連串的,令他心中惴惴不安,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公交車上就倆人,司機有一句沒有一句和楚云升搭著話,打聽著車禍的事情。
  
  楚云升也沒怎么搭理他,想著自己的事情,一路到了公司大廈下。
  
  他今天來的太早,公司還未上班,在大廳等了一會,約莫7點之后,人陸續多了起來,到了8點,遠遠地他看見余小海提著公文包風風火火地沖進來。
  
  “小海,這邊!”楚云升朝他揮了揮手。
  
  余小海驚訝了一下,連忙跑過來,壞壞笑道:“楚哥,你也來這么早啊,是不是也想在新上司面前表現一下啊?聽說是個美女哦,還是個小海龜呢,嘿嘿。”
  
  “關我P事。”楚云升將包拿到一邊,給余小海讓出位置,認真道:“小海,我是來辭職的,上次和你說的那件”
  
  余小海露出吃驚的目光,道:“等,等等,楚哥,您老不是玩真的吧?我以為你是說著玩呢!楚哥,老大,大哥!那不過是個傳說,絕對不可能是真的,我敢和你打賭,您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我什么時候跟你開過這種玩笑!?”楚云升蹙著下巴,神情嚴肅地說道。
  
  余小海被楚云升嚴肅的表情懾住了,楞了一下,結巴道:“不,不是,楚哥,你弄得我有點犯暈,這事吧我也想過,總覺得不靠譜,再說天底下那多人,他們都不怕,我們擔心什么?”
  
  “現在不準備,到時候就遲了!”楚云升起身走向電梯,知道是說服不了余小海了,現在沒人相信他,就連姑媽在電話里都擔心他最近是不是生病了。
  
  余小海同樣也想不通楚云升,甩了甩腦袋,跟上楚云升,低聲說道:“楚哥,聽說那只小海龜新官上任,要搞國際化標準,首先就要拿工程部開刀,什么程序啦,設計啦,圖紙啦,都要標準化、模塊化,我聽有小道消息說,她會為早出成績不惜清理一批障礙,你是原來土鱉趙經理手下的老人,千萬得小心,可別讓她抓到了把柄。”
  
  “我不是說過,我是來辭職的么,隨她怎么折騰吧!”楚云升按下21層按鈕,無所謂地說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