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553 偽碑

譚凝面色猶豫,仿佛有什么話不好說,但在楚云升逼迫的目光下,咬了咬嘴唇道:“根據現在的分析,應該是您上次一箭射穿北極天空黑幕所引起的連鎖反應,當然主要不是您的原因,是那個七彩漩渦借此機會干預維度時間過長,造成赤道附近形成陀螺線型切入口,那只巨艦就是沿著這個入口一圈圈繞下來的。”
  
  楚云升一下子杵在那里,沒想到當時破天一箭的后遺癥危害會那么大,雖然譚凝話中意思主要原因在于七彩漩渦,但如果沒有哪一箭的話,七彩漩渦估計也沒機會找到突破口。
  
  這下子麻煩大了!
  
  “那,現在是什么情況?”楚云升腦袋有點亂,一時也沒有好的辦法,只好問起情況。
  
  譚凝神色緩和一點,道:“暫時我們還有時間,您也看到了,巨艦體積與質量都十分龐大,地球引力對它的影響也就十分明顯,所以它必須沿著陀螺線轉圈貼入地球的近地軌道,無法隨意改變飛行軌跡,只能巡著地心引力線繞地球轉圈飛行,一旦出軌,巨大的星體引力場作用下,它會立即如隕石一樣墜毀。”
  
  楚云升不太懂得那么多天體運行的理論知識,但他可以用眼睛看結果,疑惑道:“既然如此,它怎么就這么快從赤道一圈圈繞到蜀都了?”
  
  譚凝微微一笑道:“這里是它的近地點,再往前飛行,它就要遠離地球,四維空間沒有完全打開的情況下,就沒有足夠的暗能量場力給它借用以對抗地球引力,以它堪比十分之一月球質量的重力,必須嚴格遵守三維時空下的天體引力規則,不可能到處亂飛,像它這么巨大的戰艦,所有飛行軌道都是經過嚴格計算的,大部分動力是運用引力場而產生的,就算是在外面的太陽系也是一樣,否則引起引力場混亂,它不用我們去打,自己就會被某個星體捕獲而墜毀。
  
  從赤道到蜀都這段距離,四維空間占有絕大優勢,所以它能勉強利用暗能量力場抵消地球引力,反復繞行推進,但再往北走,三維空間逐漸變強,暗能量力大大縮小,它想要擺脫地心引力束縛且保持不墜毀,巨艦內部所需要耗費的能量極為驚人,不是那么容易能夠快速到達的。”
  
  楚云升瞪大了眼睛,譚凝說了一大堆,他卻沒怎么聽懂,不過他只要知道巨艦暫時一下子到不了北極基地就行,時間上還夠他做一些安排,太理論的東西,他也沒那個腦力去搞懂。
  
  “你們有什么計劃嗎?”思索了片刻,楚云升開始開動腦筋,總要想辦法的干掉這艘巨艦,總不能束手就擒吧。
  
  譚凝兩道秀眉微微凝起,道:“天空之城一位原美利堅科學家,提出了一個假定方案,認為沒有必要從火力上浪費資源去強攻巨艦幾乎無懈可擊的防御體,而是改為制造一種“引力塌陷炸彈”,在大量飛艦的掩護下,將巨艦誘入計算好的適當軌道中,再經過精確計算由現場采集回來的引力場數據,分析巨艦自身對引力場的干擾等復雜因素,然后最后推算出關鍵的引力崩潰坐標,投放并引爆“引力塌陷炸彈”,造成巨艦瞬間失去引力支撐或混亂,直至墜毀。”
  
  “引力炸彈?”楚云升再次目瞪口呆,壓根就聽不懂了,干脆只問起結果道:“你們有幾成把握?”
  
  譚凝想了想,伸出手掌,不確定地說道:“五成,只有五成,因為這只是一個“假定方案”,假設的前提就是巨艦對引力場依賴程度極高,并且成功被誘入適當的軌道點。”
  
  楚云升點了點頭,理論他雖不太懂,但假設的邏輯還是能聽明白的,然后就不再說話,陷入沉思,將目前的處境一條條的捋順,太混亂了,他就不知道該怎么辦。
  
  見他不說話,譚凝也不敢打擾他,沉默了一會,站起身,從艙體中的一個儲存格里翻出一包香煙,放在楚云升面前,她本想說些什么,有些話她想了好久,但最終還是沒說出來,當年的那件事,就像雪白墻體上的一根釘子,就算釘子被拿去了,釘孔卻仍還醒目地在那里。
  
  過了許久,楚云升皺著眉頭抽完了半包的香煙,飛行器也漸漸可以看見北極的冰雪。
  
  “和我說一下什么是開門工程吧。”滅了煙頭,楚云升恢復平靜道。
  
  一旦捋順事情的次序,楚云升內斂的性格,秉承凡事總有解決的辦法,使得他面對危機的時刻,總習慣于以最積極的態度去做最壞的打算。
  
  別說那個什么炸彈可能有五成的把握,就是只有一成的把握,他也會支持去試,如果不試,那連一成的把握都沒有了。
  
  假設的兩個前提,第一個是理論上的,他幫不了忙,第二個誘入工作,他倒是有辦法,這是他的強項,當然必須得先恢復黑氣戰力才行。
  
  不過,如果能找到第五枚玉牌,或許還可以有更好的辦法打開局面。
  
  譚凝給楚云升到了一杯水,什么也沒加,很清澈,熱氣騰騰,端到楚云升面前,坐下道:“楚大哥,雖然寒武前人留下的特殊能量夠打開一次,但很危險,您要慎重再慎重,不行的話,我們再想別的辦法去找。”
  
  楚云升捧起杯子,搖了搖頭道:“那枚玉牌你們找了二十年都沒找到,現在倉促之間更不會有什么奇跡的。”
  
  譚凝嗯了一聲,坐直了身體,認真說道:“寒武前人以前被稱之為亞特蘭蒂斯人,在文獻記載中,他們喜歡冥想,注重心靈開發,而往往忽略其他方面的行為,比如道德倫理甚至淫亂墮落不堪等等,這是有原因的,在1號發掘的許多資料中,找到了這個秘密,所有線索都指向這個門。”
  
  楚云升坐正了身體,表情也漸漸嚴肅起來。
  
  譚凝繼續說道:“這個門其實并不是一個門,而是一個仿制品,很久很久之前,寒武前人還在興盛的時候,他們在地球上發現一個石碑,根據1號后來收集的情報推斷,應該就是您在金陵城見過的那個。
  
  寒武前人日以繼夜的研究它,希望從它身上找到長生不死的秘密,但沒過多久石碑自己消失了,失落的寒武前人,集中了他們當時所有的力量與智慧,根據他們已研究出來的知識與推斷,試圖制造一個石碑的仿制品,以供繼續研究。
  
  仿制品的制造起初很順利,各種原材料源源不斷的從許多地方運送到地球,然而到了最后就要建成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導致仿制品突然崩塌,功敗垂成,幾乎將寒武前人無數年來的心血與積累毀于一旦。
  
  混亂之后,又過了很多年,始終不甘心的寒武前人在漫長的等待中,震驚地發現當年仿制品的崩塌終于完成,卻沒有形成石碑,而是一個門狀的東西。
  
  雖然不是石碑,但寒武前人仍稱之為“偽碑”,并立即又熱情高漲地對它開始繼續研究。”
  
  楚云升喝了一口水,道:“后來,他們是從“偽碑”中發現了長生不死的秘密?”
  
  譚凝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根據1號發現的資料,寒武前人的確是這樣的記載的,但具體如何長生不死,卻不知道,被人刻意刪除了,我們使用了各種辦法也無法恢復。”
  
  楚云升馬上問道:“那這和寒武前人喜歡冥想又有什么關系?”
  
  譚凝捋起耳邊的碎發,道:“就是因為這個門偽碑,以前的寒武前人是沒有冥想這個習慣的,自從有了這個門之后,才漸漸風行起來,而到了被多能族清理他們的遺民的時候,冥想已經形成為寒武前人遺民根深蒂固的習俗。
  
  后來,因為內戰,多能族對寒武前人喜愛冥想的深刻印象隨著多能族將基源散入人類之中,傳遞下去,到了人類文明盛起的時候,一部分基源顯性比較厲害的人,在無意識的記憶碎片中,甚至有的在夢中,會出現對他們來說無法理解的畫面和記憶,隨著那一波基源顯性波動的高潮周期,越來越多的那個時代的古人確信,在大西洋中真的存在過這樣的一個令他們無比羨慕的文明。”
  
  楚云升猜測道:“你說的高潮期是指柏拉圖和希臘神話等著作成型的時期?”
  
  譚凝點頭道:“凡事都是有周期的,基源的顯性與隱性也是周期交替出現高潮與低谷的,那個時期,大約在人類歷史上兩千五百年前左右,有很多來源不明的顯性周期,原因不明的集體大爆發,誕生了無數學說、哲學以及宗教,以至于很多人以為是神靈塞入他們腦袋中的片段,所以用文字或者圖畫的形勢,記錄下來,再經過加工和補充,漸漸形成一個又一個影響至今的體系,其中就包括亞特蘭蒂斯傳說。
  
  但也正是因為顯性爆發的周期高潮只是在他們的意識和記憶中產生一些碎片,并不完整,甚至不連貫,所以那時候的人并不知道為什么亞特蘭蒂斯人喜好冥想,又為何放縱于各種行為墮落,只能歸結于神的懿旨。
  
  事實卻不是這樣,當時寒武前人喜好冥想,是因為他們頻繁地將意識進入那道門,試圖尋找長生不死的秘密,而當他們出來之后,思維與意識上又產生了極大的混論與疑惑,對整個世界產生了質疑。
  
  很多寒武前人的精英天才們,最終心理崩潰,成批成批地死于自殺,最終令他們輸掉了與神人之間的戰爭。”
  
  “自殺?”楚云升語氣略揚,不解道。
  
  “是的。”譚凝擔憂的說道:“所以我也不知道告訴你這件事,究竟是對還是錯,根據寒武前人的記載,每一個意識進入過偽碑的人,都不同程度上造成心靈上的創傷,永遠無法彌補,只能通過再一次、一次又一次地進入,試圖找到解決的答案。”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