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549 木源體

戰爭之后,通常都是利益的瓜分與再分配,自古以來似乎從未變過,到了黑暗時代,也只會變本加厲,更為直接赤裸血腥。
  
  具體怎么應付五大勢力的奪權,楚云升沒去過問,細節都交給了秦奇英,對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坐什么,他一直拎得很清楚。
  
  不過,他否決了秦奇英的一個建議,讓余寒武繼承1號天導人這事他沒答應,雖然秦奇英也說了,這是詐稱,但多能做的人也不是傻瓜,最終弄不好會逼著余寒武真正“歸位”,楚云升不想讓余寒武成為第二個譚凝。
  
  陸挺聽到楚云升愿意出面親自處理蜀都叛亂事件,整個身體終于癱軟下來,在這里每一分每一秒,萬里之外的蜀都都要用人命來填補,一秒鐘他都耽誤不起。
  
  好在他終于說動了楚云升,不管將來如何,起碼以他對楚云升了解,那些被牽扯的蜀都人是保住了。
  
  中年軍官倒也沒說完,他也不敢說什么,楚云升要親自去處理,誰也不好說什么,他面對陸挺可以很兇,但面對楚云升,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不過,楚云升也沒為難他,反而在秦奇英的“要求”下,狠狠地夸贊了他一番,弄得這位已步入中年的男軍官七上八下,緊張不已。
  
  不過不得不說,這番夸贊還是很有用的,因為這番話不僅是說給中年軍官聽的,還是說給那些警衛部隊聽的。
  
  人家為了你拼命,于情于理,也是應該表示一翻感激的。
  
  之后,楚云升便在反抗軍與警衛護送下,連同立方體與柳璃遺體,直接去了反抗軍臨時的指揮軍部。
  
  一個巨大的自行打開帳篷,白顏色,門外層層守衛,穿著的都是純白色新式戰斗服,手中的槍式也是楚云升以前未見過的,應該是這些年新開發出來的,不像科幻片電影中的奇形怪狀傻大笨粗的大磚頭,反而很簡便很實用,看起來也很嚴肅威殺,這才是真正的戰爭工具,而不是糊弄觀眾的道具。
  
  楚云升行走不便,在秦奇英的建議下,接受了來自反抗軍軍醫的治療,不過為了盡快恢復傷勢,也盡快讓殤恢復傷勢,干脆將殤從與他的合體中分離出去,否則他和殤這么耗著,誰也無法快速恢復。
  
  殤的出現,嚇壞了很多人,尤其是趕來為楚云升治傷的幾位主治軍醫和他們的女助手護士,十幾張白白凈凈的小臉蛋唰地一下子慘無血絲,若不是楚云升這個名頭鎮在這里,只怕會當場尖叫。
  
  楚云升也是沒有辦法,他行動不便,更要無時不刻不離立方體與柳璃遺體的左右,以防止再生突變,路上聽秦奇英說到那柄長槍都被偷了,還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呢?所以只能當著許多人的面,分離出殤。
  
  一團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殤,的確很嚇人,不過火蟲的習性愛熱,北極的寒冷又是它所討厭的,此刻蜷縮在冰雪里,卻煞是可憐。
  
  當然這種可憐只是對楚云升而言,其他人眼里可不這么認為,從殤出現到現在,幾乎沒有一個人敢靠近它半步,就可想而之了。
  
  楚云升現在也沒有心腹之人,可以將它送回在它率領八百殤珉來北極前在太平洋上選好的黏液區,要是半路上有人劫道,殤此刻可是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無奈之下,也只能讓它先凍著。
  
  躺在治療床上,楚云升也不用脫什么衣服,他本身就沒穿什么衣服,殤一分離出去,便再次恢復裸身,不過和上一次不同,這一次他渾身上下幾乎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到處都是皮開肉爛,骨頭移位搬家,唯一一處相對保護尚好的地方,還是不能說的地方。
  
  殤離開后,他這具身體就立即回到普通人身體的狀態,無法自行愈合,所以再怎么尷尬,也只能接受下來,再說面對醫生,本身也沒什么,從陽光時代過來的人,他還是有這個心理素質的。
  
  但那些小護士每次瞄向他的眼神,卻讓楚云升異常的別扭,仿佛就像在看一個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偶爾還會竊竊私語一翻。
  
  不過楚云升很快就陷入沉思,如今他戰力全失,黑色漩渦一時半會也緩不過勁來,沒有黑氣當元氣,還受了這么重的傷,可能連外面的一個普通衛兵也打不過。
  
  唯一能信任的只有小老虎以及它的猛獸軍團,余寒武倒是有心,但他可憐的二元天境界,也抵不上什么大用。
  
  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繼續恐嚇,憑借沒人能夠知曉他真正的狀況,能壓住多久就壓多久。
  
  乘著神人也在發懵的時候,連恐嚇帶威逼,沒有道理它們會拒絕解救立方體中的孩子。
  
  ……
  
  黑暗時代二十年后的醫療水平確實有了很大的進步,處理好錯位的骨頭,軍醫們推出一套有著八對細小手臂的醫療機器人,如同蜘蛛一樣,飛快地在楚云升皮開肉綻的地方穿帶著一種綠色黏絲液體進行縫合,渾身上下頓時十分麻癢,卻不痛。
  
  前前后后,忙了很久,到最后完成的時候,楚云升卻拒絕了主治醫生準備給他進行的某種消炎注射,那藥不知道是什么,楚云升心中多疑,推開了。
  
  軍醫試圖解釋了幾句,但見楚云升態度堅決,出于對楚云升神秘莫測的武力敬畏,也不敢再多說,他能夠主治天下號稱第一的武源,已經是開了先河,別人可沒這個榮譽,現在外面排隊的,比他技術與能力前的醫生多得是,尤其是天空之城派來的,都是最為先進的設備和人員,可惜人家武源不信任他們,硬是讓給擋在了外面。
  
  換了一套柔軟嶄新的白色保暖衣服,楚云升仍是不能行走,骨頭剛接好,就是再快,也得等黑氣出來,才能強撐起來。
  
  于是索性也不出去,省得這副形象出現次數多了弄得穿幫,直接改在這件醫療帳篷中再見植物林的小川和神人特使“狐貍精”。
  
  說實在的,當她們倆進來的時候,退了水晶衣人的那副密不透風的戰衣,楚云升還真看不出來“狐貍精”與普通人之間的區別,怎么看也看不出來。
  
  他已經準備好一番威脅之詞,計劃著逼迫水晶神人救回自己的女兒,卻沒想到狐貍精一見道他開口就說道:
  
  “楚先生,我這次來就是告訴你如何救醒孩子的,沒有任何條件,只要你能聽我說完原因。”
  
  楚云升沒料到神人會這么爽快,反倒警惕了一下,然而反應過來,不得不佩服皇北櫻對他性格的了如指掌。
  
  如果她提條件,只要是的不過分,或者不是做不到的,楚云升肯定會答應,但雙方之間就再無和平的可能,因為這件事本就是神人先囚了他的女兒在先,如果還要談條件,只能讓楚云升對神人更加敵視。
  
  “原因我不想知道,無非就是那個什么域使逼迫你們干的,現在說這些也沒什么意思,直接說如何救孩子吧。”楚云升也是直截了當,不想浪費時間。
  
  他余光落在小川身上,但小川不敢看他,一直低著頭,堂堂五大勢力之一的植物林統治者、璧主,如果被外人看見她在楚云升面前連頭都不敢抬的樣子,也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事情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楚云升倒也沒再怪她什么,人生各有各的,當初他的確救了她和小草,但狐貍精同樣也幫她殺死了東璧主,各有各的情,各有各的路,再說植物林也是唯一個沒有派出殺手追殺過自己的勢力,只是不肯與自己相見,再加上畢方庭的表現一直令楚云升還算滿意,這一戰又是全力站在自己一方,尤其是最后出手接孩子,雖然沒接到,但楚云升一向是非分明,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你對我不好,我也沒必要對你怎么樣。
  
  小川自然不知道楚云升的心思,她是硬著頭皮陪狐貍精來得,進來了卻后悔了,不知道為什么,她越來越害怕見到楚云升。
  
  “我們可以暫時把孩子先取出來。”狐貍精上前一步,取出她的光芒體,射出一副動態畫面,畫面上演示的正是一個嬰兒從立方體取出來的之后的一些列操作,像是一套很古老的醫療流程。
  
  她一邊舉著光芒體,一邊解說道:“當初停滯孩子的發育,為保存她最初誕生的意識不變,按照域使的要求,沉睡她的時候使用了一系列超常技術,所以和正常的沉睡程序不同,在她的母體死亡后,必須盡快取出,否則生命將會有危險,其中技術部分太復雜,我就不詳細解釋了。”
  
  楚云升聽到這里,臉色鐵青,但沒說什么,只等她把話說完。
  
  狐貍精也意識到了楚云升的情緒變化,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現在不說,將來再說形勢就會更糟糕,因此也只得繼續道:“以我們現有的技術,可以在把她取出后三個月內保持住她的生機,但三個月后,如果拿不到一樣重要的原材料,我們也無力回天。”
  
  “什么原材料!?”楚云升語氣冰寒的說道,他本以為水晶衣人做的事情,自然它們自己有解決的辦法,卻沒想到事情竟然會這么糟糕。
  
  這幫孫子,他真恨不得都用機關槍全給突突了!
  
  狐貍精定了定神,沉聲道:“木源體,真正的木源體!”
  
  “木源體?”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馬上思索起來。
  
  這東西他是知道的,當初就是為它才會千里逃亡,才碰見了令他一生不忘的六只蟲子……他還記得,木源體孢子森林就有,火蟲為了它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原以為也只是蟲子們爭奪的東西,卻想不到自己現在也急需它了,但既然是孢子森林的東西,總還是有希望的,于是抬頭道:“這個好辦,我會發動所有勢力去尋找,而且說不定有人手里具有,三個月時間應該找得到。”
  
  狐貍精眼神跳動了一下,輕輕搖頭道:“楚先生,如果能找到的話,以我們的力量,現在就會帶來給你,根本用不著你再去找。我說的是真正的木源體,不是他們手中的次級源體,地球上最后一個真正的木源體已經隨著火蟲的消失而帶走了。”
  
  楚云升臉色立即沉了下來,冰冷道:“說了這么多,你的意思就是無藥可救了?既然如此,你還說這些干什么!你現在就可以回去告訴皇北櫻,人是你們以前囚的,你們說有原因,好,我可以不追究,但現在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人必須給我取出來,如果取不出” b/
  
  狐貍精見楚云升真的怒了,立即道:“楚先生,你聽我說完,地球上雖然沒有了,但我們還有一個,一直存儲在月基里,只要你在三個月內想到辦法登上月球,取回已經存放很多年的木源體,就一定能救回您的女兒,當然,我們自己也會想辦法回到月球,現在外面維度混亂,再沒有徹底穩定之前,我們已經試過很多次了,始終沒有辦法突破混亂的空間勢壘,所以希望你和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
  
  狐貍精擔心楚云升發飆,干脆一口氣說完,然后鎮定的看著楚云升的反應,無論如何,總要說到這步的。
  
  過了大約一小會,楚云升眼神微微匯聚,也想到了一個可能,語氣質疑道:“我記得你和我說過,你們的立方體每一千年就會由月基飛臨地球,清理地球上的命源私修者,怎么又飛不上去了?大家打開天窗說亮化,如果你們想讓我去月球上辦什么事情,不如直說,好說好商量,否則騙來騙去,倒霉的不僅是我,我保證也會有你們!”
  
  狐貍精似是早知道楚云升會有這么一問,苦笑道:“楚先生,你如果不相信我,一旦找到辦法,可以派別人去,只要有人能上得去,誰都行,不一定要你親自去,這樣你應該放心了吧?再說五族的技術遠低于我們,我們上不去,他們就更加上不去,但如果我們能上去,也不會過來與你商量,直接帶下來給你就成了,現在的問題是如何上去,而不是我們又想著什么騙局來騙你。”
  
  楚云升盯著她看了很久,眼下救女心切,也沒什么別的門路可選,心中有了不是辦法的辦法,但臨開口的時候,忽然轉向小川道:“小川,她說的是真的嗎?”
  
  事發突然,小川驚覺了一下,等聽清楚楚云升的問話,看了看狐貍精,結結巴巴的小聲道:“我,我不,不太清楚。”
  
  楚云升眼神中射出一道逼人的目光,看向狐貍精道:“好,我可以信你們一次,但你回去告訴皇北櫻,如果她敢騙我,我就有辦法將你們卓爾星人殺到一個不剩!”
  
  聽到楚云升猛地說起卓爾星人而不是水晶衣人,狐貍精難以置信的望著楚云升,心中一片駭然。
  
  “你們出去吧,我要仔細想一想。”
  
  楚云升咬著嘴唇,細細思量,如今之計,沒辦法了,指望別人不如先指望自己,只有找到前輩的遺藏才有飛出去的機會,不過還卻一枚玉牌,可是該死的身體又恢復了普通人,珉體也戰亡了,合體一路也行不通。
  
  沒有元氣境界,古書就取不出來,也感應不到,唯一的辦法
  
  “虎仔!虎仔!”
  
  辦法倒是有一個,不過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那就是那顆大樹的種子,可以讓人回到零維空間的種子,雖然耗時較長,但是三個月的時間足夠,現在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了,他記得虎仔就霸占過一個。
  
  當然在這之前,他還不死心想找個楚術門人來問問,說不定有最后一枚玉牌的下落消息。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