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544 白雪如脂的戰甲

前輩說過,弓的境界分為四個層次,其中第二個,便是“破天”。
  
  而這一箭,正是那“破天”。
  
  楚云升的心臟猛地收縮在一起,捏得緊到不能再緊,這一箭,幸好他沒有沖著年輕人,目標只是六根神釘,否則他現在死的心都有了。
  
  饒是如此,破天飛去的黑氣一箭,仍波及到了年輕人與立方體,黑箭的速度極快,前一秒還在楚云升箭弦上,后一秒,已經到了萬丈高空,其中它是如何與六釘激戰的,就連楚云升的目力都沒有能看清楚。
  
  等他視覺系統反應過來的時候,黑箭與六根神釘早不見蹤影,年輕人與包裹嬰兒的立方體正高高蕩起,向下飄落,同時落下的還有柳璃的遺體。
  
  楚云升來不及多想,甲翼鐵震,若離弦之箭般射出,蓬蓬烈火再也壓制不住,洪烈燃燒,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只乘火飛行的鳳凰。
  
  火是紫色的,所蕩散出火能量,猶如懸空的太陽,就連以火為傲的煥,沖奔在半途,都驚嘆地暗罵一句:變態!
  
  而與他一起火速趕往格域使墜落地的,眼角則有一絲愕然:他是如何恢復的?
  
  黑氣所造成的混亂,就像它產生的時候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多人就像做了一個極短暫的噩夢,黑箭消失后,立即夢醒般驚醒,再看看自己錯亂的位置和方向,都是一臉的錯愕。
  
  運氣好的,深處本方大軍核心,還有時間與同伴面面相覷,運氣不好的,孤零零身處敵人前線,危機四伏,也有運氣背到極點的,抬頭一看,膽汁都嚇出來,四周全都是敵人,最近的一個神人,就挨在自己屁股底下!
  
  擁楚派的有這樣悲劇的人,伐楚派的也有,剛才混亂就連神人也波及了,現在還有好幾個莫名其妙地身處五族大軍重重包圍中,欲哭無淚。
  
  時間似乎集體靜止了一秒,等反應過來,那些悲劇陷入敵方群圍的,立即徹底的悲劇了。
  
  大戰不宣再起!
  
  戰場依舊混亂不堪,處處戰火,但細心的人,尤其是站在統觀指揮全局的人,漸漸發現,現在的混亂與之前的混亂完全不同。
  
  以前的混亂是由叛亂不停而引起,一會叛東,一會叛西,誰也不知道前一秒還是自己戰友的一方,下一秒會不會朝著自己開火。
  
  而現在的混亂,只是由于黑氣擾亂而引起的位置混亂,隨著毒氣軍團配合猛獸大軍以及機械人部隊對地面的控制,楚云升“蟲尊”形象的震駭出現,再加上,黑氣一箭射落域使,三重效應下,擁楚派內部叛亂不再,逐漸穩固,反而越來越多邊緣伐楚派開始紛紛向擁楚派倒戈!
  
  戰爭尚未結束,戰場的局勢已經逐漸傾斜明了,聰明一點,都意識到伐楚一派要完蛋了,要真等到徹底完蛋了再投降那就沒什么用了,乘著戰爭還未結束,最后一次站隊的機會,那些騎墻派再不敢猶豫。
  
  戰場上一邊倒的形勢,都在皇北櫻的意料之中,她不并在意,擁楚派的主力天空上是五族復蘇、天空之城、以及一部分云宗勢力,其他諸多勢力,大都出工不出力,就是出力威脅力也高不到哪里去。
  
  地面上擁楚派卻擁有絕對的優勢,除了多能族與楚術門人全力支持,猛獸大軍自然更不用說,植物林帝國雖和神人有協議,但現在表現來看,多半也是擁楚的,尤其是那個毒氣軍團首領,除此之外,甚至噶爾洛夫卡市的新任土耳其王都派了垃圾部隊前來搖旗吶喊,殺人建功基本等于零,但旗幟打的比誰都多都明顯,恨不得讓楚云升看見一樣。
  
  畢方庭對塞弗耳此舉嗤之以鼻,擁楚的事情只要做了,就不用擔心楚閻王日后不知道,如此招搖現世的蠢貨,如果萬一楚閻王落敗了咋辦?你還要不要自保了?果然是歐洲粗人,不懂得東方人的隱晦之道啊!
  
  不過這話,他可不會去和塞弗耳去講,一來語言不通,二來大家素不相識,萬一楚閻王敗了,他楚老人家實在太詭異了,拍拍屁股說不定走路了屁事沒有,過個二十年三十年再鉆出來,可剩下的殘局,總有人要被當做典型揪出來殺個幾批,這個蠢貨自愿沖在前面,替大家擋住,高興還來不及呢。
  
  不過隨著局勢越來越明朗,敏感的畢老師一拍大腿,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當然低調一定要低調。
  
  另外一邊,在半空中,皇北櫻終于攔住了楚云升的去路。
  
  “滾開!”
  
  空中太亂,楚云升并沒有看出攔住自己的是誰,現在誰敢擋在他路上的,結果都是要面對他的雷霆死戰,是不是皇北櫻并不重要。
  
  所以楚云升仍在加速,絲毫沒有停下來應戰的跡象,一柄赤焰長槍,抖撒著熔巖般的紫炎,破空就直刺了過去。
  
  皇北櫻可以選擇與他戰,也可以選擇不戰,但他不會躲,這是他多年以來的血戰戰法,沒什么花招,沒什么技巧,也不躲避,就是拼著自己身受重傷的代價,也要一槍刺中你!
  
  拼就是膽氣和信心!
  
  皇北櫻遇到過這樣的人,不僅遇到過,還遇到很多,但幾乎沒有一個可以從她手里活下來,然而,她卻退開了,不是因為沒有信心面對楚云升,而是楚云升身后飛速趕來的另外兩個極難纏的家伙。
  
  煥和。
  
  她自信可以一舉拿住楚云升,但也非常確定自己也一定會受傷,而且還是重傷,楚云升的武力向來沒有敢小視,然而,一旦自己重傷,后面的那兩位合力之下,她三魂未合一,又靠什么來擋?
  
  楚云升一箭破天大亂了所有人的計劃,包括域使的,皇北櫻相信就是域使也沒想到堂堂七神釘,也沒能替她擋住這一箭之威。
  
  七神釘走了六個,皇北櫻就知道這場戰爭輸了,不可能再有贏的希望了,域使是個極聰明的人,自己肯定想好了退路和保命之法,但她皇北櫻身后還有整整一族之人的性命,不能兒戲。
  
  其實在櫻序中,排名前幾位的已經成功歸位的,也有幾個頂尖的高手,可以調來與煥和一戰,但她覺得已經沒必要了,能保存一份實力就是一份,只有實力還在,就不會走到靠投降保住全族的那一步。
  
  所以,皇北櫻擋在楚云升道路上,只是做做樣子,給域使看得罷了,畢竟神靈對她的信仰與民族影響極大,有些后果她不能像五族那樣不計不較。
  
  楚云升從她身邊火速掠過,頭也不回,身后便傳來煥與聯手攻擊皇北櫻的激戰之聲。
  
  皇北櫻遇楚避而不戰,其他沖上來的人頓時都楞了一下,眨眼之間,跑得干干凈凈,一個不剩。
  
  失去七神釘護身的格域使身體無法自主懸浮,將一切看在眼里,冷笑一聲,面對殺氣騰騰越逼越近的楚云升,竟然沒有一絲慌張。
  
  “楚,我看你怎么殺我!”
  
  格域使吐了一口鮮血,面容在極端的時間內蒼老下去,一束氣柱從頭頂沖起,只閃耀了一下,便立即降臨到身邊的柳璃遺體上。
  
  這是二次降臨,也是最后一次降臨,她本想降臨到女嬰身上做最后一搏,但女嬰太小太虛弱,根本沒有任何能力,現在她還剩下一根神釘,降臨在女嬰身上動用不了,只能等著楚云升囚禁,再想辦法慢慢驅逐并折磨死自己,不如降臨在柳璃遺體上,還能控制住化作浮雕巨柱的最后一根神釘,仗著楚云升必定不會對柳璃身體動武的憑借,離開這里,找個地方躲起來,等待維度徹底復原后,仍可返回域苑,逃出一命。
  
  至于尊上會不會殺她滅口,有這段喘息時間,她相信以自己的智慧肯定可以想出新的辦法。
  
  氣柱迅速鉆入柳璃遺體,過程十分痛苦,但格域使仍以最快的速度睜開眼睛,強行壓住一切排斥反應,直視已逼到身前不足百米的楚云升。
  
  滾滾的熱浪,雖仍有百米的距離,仍將她的頭發燙卷起,向后吹開,露出不健康的肌膚,正以可以看得見的速度恢復白皙。
  
  她相信,楚云升這槍,絕對不會刺下,想要殺她,必須毀滅整個尸體,這個代價是楚云升無法接受的。
  
  果然,楚云升在不足三十米的地方中止了凌厲的進攻,一雙憤怒到極點的眼睛死死盯著她,扭頭沖向下墜速度更快的嬰兒立方體。
  
  下方是堅固的冰川,楚云升不知道立方體的堅固程度如何,但就算堅不可摧,從上千米的高度掉落下來,配上加速度重力所引起的震蕩,一個還未睜眼看到這個世界究竟是什么摸樣的嬰兒,又如何能夠撐得住?
  
  他必須在墜地前接住它,必須!
  
  但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雖然距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但此刻立方體的下墜速度已經累積了相當恐怖的程度,當然楚云升的速度更快,拼盡全力之下肯定能夠追得的上,不過要在接住立方體后停止它的高速下墜,所產生的類似“緊急剎車”反作用力也是相當驚人的。
  
  楚云升沒得選擇,兩害相較只能取其輕,比起反作用力,砸下去的后果更嚴重。
  
  但他沒想到,眼看就要接住立方體的時候,冰川下忽然鉆出一段迎空瘋長的植物,根基在海洋里,應該是海洋植物,它的枝葉十分寬大,生長迅速,像是被加大了某種催化劑一般。
  
  一卷闊葉微微托住立方體,跟隨主體藤莖,旋轉著減速下降,卸去層層重力加速度,直到緩緩落下地面。
  
  楚云升一直跟著,沒有貿然出手,只是稍稍動了一下,壓住紫火,將“柳璃”禁錮在手里,不讓格域使逃脫。
  
  躲在冰川縫隙中的畢方庭,此刻滿頭大汗,萬分心疼卻松了一口氣:“提煉了十年的木源體,就這么浪費了……”
  
  格域使又豈能讓楚云升困住?
  
  她剛剛恢復了幾分,心中確定幾分握,便調動浮雕巨柱,準備逼楚云升松手,逃離這里。
  
  然而,她剛一動浮雕巨柱這根最后一只神釘,天空中,黑箭與其他六只神釘消失的地方,猶如一個被戳開的鍋蓋,一束久違世界的陽光普天照下。
  
  緊接著,還未等那些陽光時代的老人激動萬分,便見那“天破”的地方,風云驟變,一股旋風席卷而起,呈七種顏色首尾銜接,組成一只巨大的彩色漩渦。
  
  漩渦中雷霆交加,七彩游走,浮雕巨柱緩緩升起,漸漸被漩渦吞入進去,化作一只小小釘芒,與其他若隱若現于漩渦中的六只匯合一處,七彩飛揚。
  
  北極上空,在它們的攪動下,形成一股颶風,所有戰艦飛船,被吹得東倒西歪,皇北櫻與煥二人也不得不停下手,注目觀望。
  
  不多時,七彩漩渦中,誕下一道彩芒,直射楚云升手中的柳璃,一股威嚴不可觸犯的力量,當場將楚云升掀出百米之外。
  
  彩芒光柱中緩緩上升,身不由己的格域使,驚恐萬分,失聲道:“尊上!?不,您不是,您是……”
  
  同時,畢方庭好不容易才保護下來的嬰兒立方體也跟著上升,柔和而強大的力量,將那株瘋長的植物連根拔起!
  
  “站住!”
  
  穩住身形的楚云升,再次蓬發身上的火元,猶如一頭雄獅,不顧一切地沖上去。
  
  不管是作為一個父親,還是作為一個丈夫,他此刻必須沖上去,不能眼睜睜地讓別人將她們帶走!
  
  七彩漩渦中陡然伸出一只巨手,纖細修長,照著楚云升身體,輕輕一握,然后盈盈收回,好像什么也沒發生,但楚云升明顯地感覺到少了什么。
  
  是古書!
  
  那只巨大手心中,握住的正是古書。
  
  楚云升振動著甲翼,飛了起來,準備再沖上去,他可以不要古書,但不能不要孩子和柳璃。
  
  但卻在此時,古書與那只巨手相觸融入,一道道字符從書中射出,饒空旋轉,一舉拍散巨手。
  
  七彩漩渦深處,傳來了一聲輕微的“噫?”
  
  只見古書頁頁飛散,字符盡出,組成一條字符長河,符音陣陣,音節過后不到一會,天空中四面八方傳來一陣陣呼嘯破空之聲。
  
  無數碎片長空飛來,就在楚云升跟前不遠的地方,一片片堆積、成型。
  
  最終顯出了一尊戰甲!
  
  白雪如脂的戰甲!
  
  那戰甲頭盔上,眼睛的部分,是閉合的,卻在剎那間突然睜開,一道威嚴天地的紅芒直射而出,擊在那道七彩漩渦的正中心。
  
  七彩漩渦頓時停滯,飛速暗淡下去,漩渦的深處隱隱傳來一聲悶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