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543 破天一箭

M型的翼,黝黑肩甲鋒銳暗亮,尖端微微犀利上翹,腹部呈倒三角直至堅固跨甲,驟顯出無窮力量,甲片順著四肢裹護雙手雙腳,頂端一副幽暗甲盔遮住全貌,只露出一雙血紅眼睛。
  
  四周,黑氣旋繞,霧帶般鉆入鉆出,纏繞全身直至手中那只緩緩拉開的大弓!
  
  太像了!
  
  除了手中的兵器,簡直太像了,但凡曾親眼見過蟲尊的人,都在心底深處升出一股巨大寒意,包裹四肢百骸。
  
  蟲尊在世人的心里中有著許多種理解,但不論那一種,它的戰無不勝攻無不取、遮天而來蔽城而去的形象給所有人都留下無法擺脫的陰影。
  
  楚云升不在的時候,天下間,只有一人,布武使埃德加,敢站在它面前說上幾句話,其他人,就連天空之城的城主也不敢近它半分。
  
  它不知何時出現,一現便是鋪天蓋地的蟲威,一夜之間接連摧毀一座座城市,一戰之際殺得多能族無敵艦隊丟盔棄甲,一年之內連續十次大敗五族聯軍,遍地追殺,殺得五族復蘇不得不東躲西藏,威嚴盡失,直到黑人布武使埃德加出現,不管是人類還是五族這才得到一絲喘息之機。
  
  隨后蟲族內戰烽起,在黑人布武使埃德加的協調下,人類聯合五族大軍,跟隨蟲尊掃蕩全球十一殤,連續數年昏天暗地的廝殺,遠遠跟著蟲尊屁股后面掃尾的聯軍,親眼見到戰場上的超常慘烈,蟲尊的冷漠強大,以及十一只殤臨死前的凄厲絕望聲,讓他們從此在心靈上深深落下巨大的畏懼創傷。
  
  蟲尊越來越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很多人認為它已經突破到第四元天,但無人可以證實,因為只有黑人埃德加一人可以接近它。
  
  也正是因為這樣,埃德加的地位幾乎是坐著火箭一般直升,雖然他沒有武力,普通人一個,雖然他手握楚云升遺書,雖然他不屬于任何一方勢力,但就連最強大的五族復蘇首領對他也是恭恭敬敬,不敢冒犯。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蟲尊忽然消失的那天……
  
  而今眾人再次見到“蟲尊”,一下子心中的滋味矛盾奇妙,一邊畏懼蟲尊害怕蟲尊,一邊又認為蟲尊的確是掃蕩天下的利器,惶恐中帶著一絲希望,希望中帶著一點惶恐。
  
  惶恐是惶恐蟲尊的殺伐落在自己頭上,希望是希望蟲尊的殺伐落在別人頭上。
  
  下層的人不知真相,“蟲尊”一顯,便如定海神針,不論是伐楚派,還是擁楚派,都不敢妄動,神靈只是虛幻的東西,蟲尊的恐怖才是實實在在的。
  
  上層的人始終盯著烈焰深處的一舉一動,加上他們知道的東西也多,幾乎在“蟲尊”拉開長弓的同時,就認定那就是楚云升自己!
  
  當然他們也希望出現的真的是蟲尊而不是楚云升,其實在眾人的心理烙印上,蟲尊冷酷無情的戰爭計算與發動能力,遠勝于喜愛單打獨斗感情用事的楚云升。
  
  就現在的情況,如果真是蟲尊回來,仗就不用打了,五族五勢聯軍就跟著后面掃尾吧。
  
  這點他們倒是很有自信!
  
  而且,那蟲尊再無情再不訓,面對楚云升也是一口一個“我主”,自然是楚云升站在哪邊,它就鐵定站在哪邊。
  
  不過即便不是蟲尊,面對楚云升拉開的長弓,那支黑氣凝聚而成的一線箭鋒,越來越多的人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沒有任何天地元氣的波動凝聚,也沒有任何維度混亂的跡象,也沒有失重等大規模的戰場手段的感應,一切威殺只在楚云升自身與那黑氣之間。
  
  年輕人也感覺到了危險,六只神釘昂起釘頭,似乎異常嚴肅的認真起來,而她自己卻退后兩步,站到女嬰立方體后面。
  
  她很聰明,此刻最好的防御不是七神釘,而是這個女嬰,憑借她對楚云升了解,再給楚云升十倍力量百倍膽子,他的箭也不會洞穿女嬰。
  
  然而,或許智者的身份,以及長年充當尊上的影子,卻令她忽視了一個極為微小的細節,她在此地此時此戰,不是使者也不是輔助的智者,而是一個統帥,一桿旗幟,只要稍稍退后一步,所造成的影響就會瞬間被擴大無數倍!
  
  甚至影響到整場戰爭的戰局。
  
  當然這需要更為高明的對手才能察覺,此刻也只有渺渺幾人心中一動。
  
  第一個就是距離她最近的皇北櫻,她常年的統帥身份對此十分敏感,心中頓時涌現出一絲不好的感覺。
  
  其次就是中心指揮艦中的丁顏,他仿佛捉到了天大的機會,一道道帶著鼓動造勢的命令,飛速下達。
  
  另外一個卻是楚云升,但和皇北櫻丁顏位置身份不同,所得出的理解也不同,他撲捉到的是對手害怕了!
  
  這是他無數次血戰中得來的廝殺經驗,往往血拼到最后一刻,誰先扛不住巨大心理壓力,誰先露出膽怯,哪怕只是一點點,都是致命的。
  
  楚云升提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慌,天平開始傾斜了,不管七神釘有多強大,年輕人手中還有什么殺招,只要她開始害怕,她最終必輸。
  
  因為他現在也麻煩大了,這箭射不出了!
  
  用力再次拉滿弓弦,黑氣匯聚為一線,箭鋒遙指六根神釘,明明對方膽怯了,它卻射不出去了!
  
  融合了八百珉體的身體到處肆掠著驚人火能量,楚云升卻一概沒用,只取八百珉體中與他相似同源的命源,以同源命源為基,黑氣為引,將它們合體為一,境界直飚三元天巔峰。
  
  雖然沒有突破至四元天,但三元天巔峰的境界足以令他拉開弓弦,最大限度的利用黑氣能量,使之成箭。
  
  他實踐了溶洞中的想法,以黑氣代元氣制了一個小型的聚元符,構裝在古弓上,本意是加速黑氣的凝聚速度,加大它的威力,卻不成想,黑氣為元氣制的物納符異變還沒搞清楚,再制聚元符,一下子就出大問題了。
  
  箭射不出去!
  
  真正原因楚云升還沒搞明白,但似乎是箭與弓都沒有凝聚到足夠射出去的威勢!
  
  它仍在拼命擴大吸取黑氣的范圍,從楚云升身上,從零維空間的黑色漩渦中,瘋狂吸取,仍不滿足,繼續擴大,抽取八百珉體命源中夾雜的來自冥遺傳的黑霧……
  
  楚云升想立即將聚元符撤掉,但已經晚了,他已經控制不住黑氣凝聚吸取的范圍了。
  
  幾乎吸干了八百珉體命源中的黑霧,聚元符所產生的吸取力在楚云升身體內四處尋覓掃蕩,尋找一切可以再凝聚到箭體上的黑氣,直到它碰見一處異樣的東西
  
  寒武魂引!
  
  一碰到它,黑氣占據的攝元符立即興奮的歡呼雀躍起來,不費吹灰之力地便將寒武魂引“擄掠”至構裝在古弓上的聚元符中心位置,淡淡的顯出一道漩渦圖紋。
  
  下一刻,攝元符吸取的范圍像是猛地突破了某個臨界值,蓬地一聲四散鋪開,朝著整個戰場上飛速蔓延,首先掠過那些死尸……
  
  位于北極基地指揮中心未死將死的老頭,猛地像是覺察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連連低語:
  
  “不可能,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戰場上仿佛被一股來自深淵的巨大恐懼所籠罩,除了神人,所有人類、五族包括兇悍不馴的猛獸,靈魂深處都誕生出一股巨大的恐慌,甚至出現各種幻覺,每個人心底深處各不相同的但都不愿觸及的一些只有噩夢中才會出現的幻覺。
  
  而稍微清醒的,紛紛抬起頭,尋找恐慌的來源。
  
  年輕人也覺察到了,她這具身體也在恐慌,不可抑制的恐慌,那是她降臨這具身體時,這具身體的主人當時所產生的巨大恐慌與害怕。
  
  這股恐慌,仿佛要窒息住整個世界。
  
  而恐慌的來源,也終于被發覺了!
  
  是那只箭,那種黑氣凝聚而成的利箭!
  
  整個世界的恐慌都仿佛攥在利箭手中一般,凝聚出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
  
  “不能讓他射出那支箭!”
  
  年輕人驚叫道,神色大變:“那是毀滅之箭!”
  
  巨大到無法承受的恐慌壓力下,戰場上竟發生了戲劇性的一幕,剛剛還在擁楚伐楚的各路人馬,全都像是中了邪一般,心底深處只有一個共同的念頭:毀掉那只箭,絕不能讓它出世!
  
  不受影響的神人立即率先沖了上去,剛剛還在攔截它們的各方勢力也夢游般的紛紛掉頭,直撲楚云升高浮的上空。
  
  但他們越接近這只箭,心中的恐慌越是無法抑制,直到最后,除了神人,五族以及人類聯軍已經無法向前移動半步。
  
  神人以及機械部隊還在前進,覺察到危險的楚云升拼命摧毀著攝元符,一旦讓神人近身,他就完了。
  
  各種武器打擊隨著神人與人類的機械部隊逼近,一字排開,紛紛開火,楚云升大急,不顧一切的調集火元氣,開始攻擊攝元符。
  
  轟!
  
  一聲巨響,古弓上黑氣傾瀉而出,漫天彌散,眨眼之間便將靠近的神人軍團重重圍困。
  
  剛剛還沒有任何感覺的人們,陡然間便感到一股不可抵擋的恐慌襲至心底深處,各種驚恐異常的幻覺噩夢紛紛出現,甚至有幾個當場自己被自己嚇死!
  
  巨大的恐慌立即又令神人們無法前進半分,最后只有機械部隊昂首前進,劇烈開火。
  
  漫天彌散的黑氣卻立即又瘋狂內斂收縮,像是已經從神人身上聚集到最后一滴黑氣,又像是聽到了某種號令,以迅雷之勢猛地一頭扎回聚元符,納入黑氣利箭。
  
  楚云升只覺手中一松,黑箭破天而去!
  
  ******
  
  情節到這里,有必要說一下,因為許多兄弟反應最近很多地方看的混亂,不是很清晰。
  
  飄火是這樣想的,大家先不要著急,飄火的情節安排不會是簡單的打完地球打星際,打完四維打五維,并非是因為急著要把情節往上層趕而產生的粗糙。
  
  下一卷會很有意思,但也會在合理的邏輯之中,因為我已經埋下貫穿了全書的伏筆,當你回過頭來看,就不會再有混亂的感覺,而且我保證,下一卷開始,你會去翻第一章重新看一遍,尋找蛛絲馬跡。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