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535 希望與力量

反抗軍集體目瞪口呆,不說一直敬佩總司令的秦奇英等人,就連激進派都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實在太過荒誕了。
  
  他們叫做反抗軍,就是反抗異族,反抗神人,結果到頭來,他們的總司令不但是異族的一個頭頭,還是神人的奴才!
  
  這叫他們如何能接受、能相信!?
  
  原來全都被耍了!
  
  所有的人心中都頓生出這么一個念頭,并一下子出現了大規模的信念危機,對身邊的任何都產生了懷疑和極度不信任。
  
  原先,他們雖然大小各派,相互爭執,但目標卻是一致的,前提也是一致,都是希望能夠為反抗軍找到最正確的出路。
  
  但現在呢?卻發現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被人利用的棋子,還有誰值得可以相信?
  
  小小的溶洞工事內,彌漫著茫然、混亂與憤怒。
  
  然而,老頭卻置若罔聞一般,仍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出去吧。”
  
  年輕人輕輕揮了揮手,道:“你們的事情,本使不想管,也沒工夫管,但要壞了本使的大事,你們就等著再被鎮壓五億年吧!”
  
  老頭猛地打了寒顫,唯唯諾諾間,看了楚云升一眼,嘆息一聲,向秦奇英揮了揮手,道:“都退下吧,這已經不是你可以干涉得了的事情了。”
  
  但他看向楚云升的那樣很奇怪,也很隱秘,如果不細心觀察,絕對不會發現老頭眼神之間的波動,以及老頭瞬間更加蒼老的跡象。
  
  激進派的人最終還是聽從了年親人的囑咐,畢竟總司令的形象倒塌了,他們大都是年輕一代,沒有老一代根深蒂固的思想,最后還是要依靠這個神秘人物對他們許下的諾言的。
  
  而秦奇英雖猶豫了一下,卻不得不也跟著退出溶洞,年輕人手中的域證令牌上似有無窮無盡的力量,能在三維空間中,還能有此明顯威懾力的東西,單憑她這些人幾只槍,也根本不是對手,拼在這里也是白白送命。
  
  年輕人等所有人都退出溶洞工事,微弱道:“王叔,扶我過去。”
  
  “柳璃在哪里?”形勢忽然大變,楚云升也未料到,但聯系到丁顏曾在噶爾洛夫卡市與他密談過的那番話,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十有八九就是來歷神秘并針對自己的人,如此說來,柳璃大概也在此人手上。
  
  那年輕人估計也早就料到楚云升有此一問,并不著急,只淡淡說道:“楚云升,我們終于見面了!其實我們本可不必做對手,但這是我降臨此域之行的使命,不得不為。”
  
  “我不管你使命是什么,我只想知道,柳璃是不是在你手上?”雖然從老頭對待此人的舉止言行上來看,此人地位極高,甚至超過皇北櫻,但楚云升仍舊絲毫不給其情面,直言道。
  
  年輕人淡然一笑:“之前不在,現在確實在,過一會,第十三就會把人送過來,楚,如果在二十年你我相遇,你可以輕輕松松殺掉我……咳咳,降臨的過程還真是倉促麻煩,雖然我的力量與意識仍未恢復十之一二,不過,現在你卻沒有機會了,只要我一念即起,域所就會打開,而你就會跌落三維,瞬間消亡。”
  
  言下之意,楚云升已成為掌上之物,內有維度大限,外有神人布控,天羅地網,總之插翅也難飛了。
  
  楚云升冷哼一聲道:“你真以為我現在就殺不了你!”
  
  年輕人輕輕搖頭道:“楚,不要對我說大話,我和1號不同,不會說太多沒有意義的東西,我來只會告訴你一件事,外面那些人的事情與你我無關,你也最好不要插手,真相比你想象的更為復雜與恐怖,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也很感謝你將七神釘成功激活,但一切都應該結束了。”
  
  “你騙我去孤島,就是為了利用我幫你取回七根釘子!”楚云升眼底深處一束光芒頓時閃耀了一下,沉聲道。
  
  年輕人在王叔的攙扶下,每向前走半步都似乎極為費力,虛汗連連道:“你不用怨恨我,要怪就怪選中你的那位神靈吧,它的用意我的確至今未能明白,但就眼下的事情來說,若不是它選中你為傳承之人,此域之內,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取動屬于另外一個神靈的七神之釘,我的任務只怕還要延續很久!”
  
  或許是楚云升身份的一種認可,年輕人在與楚云升說話時,從不提“本使”二字,而一直是以正常的“我”來自稱。
  
  “是這樣嗎?”楚云升瞳孔微微收縮,他感應到古書與那個令他心動的感覺再次強烈起來,以他唯一的優勢邏輯嚴密反駁道:“我勸你還是小心行事,照你的邏輯,給我古書的神靈又豈會如此大意?明知道我的身份可以激活對手的主神兵,卻不留下任何防備措施,仍由你們鉆空子!?”
  
  這話并非完全沒有道理,楚云升自己智商達不到年輕人乃至前輩的高度,但并不妨礙他利用年輕人對前輩的忌憚,用前輩的智商來嚇唬年輕人,簡單總結起來,就是一條,神靈的安排豈會真的那么簡單?
  
  年輕人微微笑了笑,點頭道:“你說的一點也不錯,這正是我一直以來最為顧慮的地方,也是我唯一可能會失敗的地方,再加上七神釘還沒完全脫離你的掌控,所以我一直在等待,在觀察,在尋找最好的時機,絕不會輕易冒險。
  
  我可以花費很長的一段時間去研究楚術,用來確定絕不容錯的真正繼承人的身份,所以也不在乎再多等十年二十年。
  
  不過,你的邏輯卻錯了,我的確計算不過一個神靈,但它的對手卻不是我,是另外一個神靈!
  
  直到1號對你說了最后一翻話,我才知道原來上面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已經不需要再等待下去了。”
  
  這時,年輕人翕然一動:“你曾經的心上人到了,我提醒你一句,不要期望太高,否則失望就會有多大。”
  
  通道外面,傳來水晶衣人特有的肅穆之音:“天使,人帶到了。”
  
  年輕人似乎沒多少力氣大聲回話,動了動手指,示意一邊的老者。
  
  “帶進來吧。”王叔會意地高聲道。
  
  外面應了一聲,接著只見兩名穿著水晶戰衣的神人,操縱著兩塊懸浮的透明立方體,緩緩飄飛進來。
  
  那兩只立方體中,分別囚禁著一個女人,和一個似乎沉睡中的嬰兒。
  
  但囚禁嬰兒的立方體與囚禁女人的立方體大為不同,里面波紋漣漣,像是注滿了某種液體,淡藍色,異常美麗。
  
  她們剛一進來,就聽到囚禁中的女人冷聲呵斥道:“格域使,你可知私自破壞尊上的計劃是死罪!”
  
  那年輕人輕輕一笑,自信道:“怎么會是破壞?我是為尊上提前完成計劃,也好讓大家早點脫離這塊是非之地!”
  
  囚禁中的女人冷哼一聲,道:“你道我不知道你的真實想法!?我與你分屬不同系統,我是行苑的人,你無權私囚!想爭功,你就等著行苑的彈劾吧!”
  
  “爭功?”年輕人淡然一笑,緩緩道:“你太小看我了!”
  
  說完,年輕人對立方體后面的兩位水晶衣人道:“你們回去吧,告訴第十三,我們之間的協議可以生效了。”
  
  那兩個水晶衣人恭敬而退,但就在轉身的一剎那間,其中一個水晶衣人,像楚云升投來一個極為隱晦的眼神,并隨即移開,腳底卻暗暗落在地上,朝溶洞廢墟堆縫隙中,踢入一張金黃色刻有巍峨大門的秘牌。
  
  細微的動作,并沒有引起楚云升的注意,自水晶衣人送兩只立方體進來后,他便心神俱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兩只立方體上!
  
  柳璃,的確是柳璃!
  
  不過時間過去多久,他一眼仍能認出她。
  
  但認出是一回事,認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今他已經不是昔日的楚云升,在柳璃和那個嬰兒剛一出現的瞬間,他便生生感覺到兩種截然不動的驚覺!
  
  第一個,柳璃雖然還是柳璃,但有一種令他說不明白的陌生感,仿佛他以前熟悉的柳璃消失了,現在的這個像是別人一般!
  
  而另外一個感覺,與第一個說不明白的感覺不同,它十分清晰,甚至可以說是靈魂觸動,這個感覺來自沉睡的嬰兒,只看它一眼,楚云升便有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直插零維空間,甚至黑色旋渦都為它大開通行之門,沒入靈魂深處,連盤旋于此的古書都為之異動。
  
  這種感覺是楚云升從來沒有過,不管是克隆的原雪澗,還是真正的景記,有或者長相與他幾分相似的秦錯,都沒有給過他這種感覺。
  
  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是來自與他相同命源且是陽光時代最為原本的命源的一部分,是他沖擊意識原體后,才能夠隱隱意識到的,一種他生命的延續!
  
  如果他死了,那么這個嬰兒就是他在世間存在過的唯一痕跡證明,進而對以存在為組成基礎的現實世界,產生一些列如蝴蝶效應般的連鎖反應……
  
  隱約間,曾沖擊過意識原體的楚云升,以獨特的感應,在沉靜于那種奇妙且美妙的血肉相連的感覺的同時,卻沒有意識到,在他的靈魂深處,一閃無形的大門,正在以正確的方式糾正似乎存在的某種錯誤,緩緩打開一道縫隙。
  
  緊接著,那種感覺為之一升,一種為人之父的感覺襲上心頭,楚云升頓時手腳無措,什么天使什么七釘,統統滾到了一邊,此時此刻,好似只想把自己一切最美好的東西都給它,呵護它,讓它遠離苦難,永遠幸福快樂!
  
  楚云升“驚慌”地發現,在他布滿墳頭滿目蒼夷的心靈廢墟上,誕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無可抵擋的希望與力量!
  
  &nbp;那是一種愛,父愛如山!!!
  
  “我有女兒了!爸,媽,你們看到了嗎?你們有孫女兒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