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528 開門工程

時間過去了72小時,秦奇英想盡了一切辦法,也無法打開那具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棺材”,不要說打不開,暴力破壞也不行,沒有任何金屬材料可以在“棺材”面上留下哪怕半點的痕跡。
  
  她頭疼不已,但此刻頭疼的不僅只有她,外面的各方勢力自從失去楚云升下落后,絡繹不斷的派遣麾下所控制的普通人類前來打聽情況,就連神人那邊都干脆徑直地又重新派遣了一只水晶立方體專門守在北極外,看樣子,一天得不到楚云升的消息,大有常年駐扎下去的趨勢。
  
  見神人如此,其他五族勢力也有樣學樣,有模學模,紛紛圍繞著北極圈建立各自的長期駐扎點,以便及時聯系到里面的一舉一動,這一圈下來,楞是將北極圈圍個水泄不通,不明白原由的,還以為各方諸侯竟然準備聯合神人氣勢洶洶圍剿弱小到一塌糊涂的反抗軍呢!
  
  然而,外面的人可以繼續等下去,秦奇英卻不能,總司令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這兩天還是故意以楚云升的消息為交換籌碼,向五族索取最先進的維生設備才能堅持到今天。
  
  再也不能拖下去了,總司令隨時都有可能去世,但他卻又死活不肯將那個絕密告訴任何人,包括他自己欽定的繼任者。
  
  仿佛他寧愿將秘密帶入地下,也不愿意讓第二個人知道!
  
  司令部那邊卻為了繼任者資格吵翻了天,就在昨天,還有個元老級軍方大佬在休息時被工作人員刺殺,而據說刺客所使用那只未被安檢出來的秘密筆形武器竟是由天空之城所提供的。
  
  這個消息也不知道誰給捅了出來,整個反抗軍頓時集體炸開了鍋,陰謀論、勾結外敵論、人奸論、出賣人類投降論等等,如雨后春筍般紛紛冒了出來,全都一股腦兒潑向司令部,可謂風起云涌、山海激蕩。
  
  每天都有人不明不白的死亡,不是被人暗殺,就是暗殺別人,反抗軍內部派系的斗爭愈演愈烈,就連身在遙遠天空之城療傷的煥,每天除了必先查看有關楚云升的情報,其次就是反抗軍內部血斗的最新消息!
  
  反抗軍內部可是有著五族許多眼線的,而還很多,多到反抗軍高層早已放棄了清理。
  
  秦奇英雖然只是個將軍,卻也沒資格染指反抗軍指揮權利的核心,此時此刻的她,神情暗淡的坐在楚云升棺材對面,望著一絲不掛雙目緊閉的楚云升,身心疲憊,一夜之間幾縷白發飛渡鬢梢。
  
  她很失望,失望到透頂!
  
  二十年前,她歷盡千辛萬苦,不避生死絕境,抱著一股信念,完成了軍方任務,之后為了反抗軍,更是付出了心血無數,然而今天她終于徹底絕望失望了。
  
  看看四周,看看外面,危機四伏朝夕不保!
  
  而司令部的那些人在干些什么?他們竟然卻還為了權力,仍要爭個你死我活!
  
  這就是人類的未來嗎?
  
  秦奇英心力交瘁,看不到一絲未來。
  
  因為資源有限,因為利益分配有人多有人少,因為大家原先都是來自全球各地,反抗軍內部從一開始就存在許許多多大小不同的派系,秦奇英是能理解的,也知道這些派系合起來,無非總的可以分為激進派,保守派,以及投降派三種。
  
  但不管哪一種,都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相互內斗啊!
  
  老司令清醒的時候,以他的威望,以他手中最大資源派系,是能夠壓制的住各派騷動的,然而現在老司令時而昏迷,時而清醒,有些人就坐不住了,要奪權。
  
  原本她指望楚云升的到來,可以借助他如日中天的威望,將一切坐得住的坐不住的全都死死壓在地板上,以確保老司令指定的合法繼承人平穩上位。
  
  在噶爾洛夫卡市,秦奇英親眼見過楚云升威逼天下的氣勢,那些異族勢力,隨便拉一個出來,都能叫反抗軍旦夕滅亡,卻在楚云升的面前靜若寒顫,話都不敢多說,新生一代的逼宮也只在彈指一揮間飛灰湮滅,就連異族最強者火族煥,最后也不得不承認余寒武一個半大孩子的天下共主之位!
  
  天下諸雄倘是如此,區區反抗軍內部派系,誰人又敢逆其大旗!?
  
  她的想法是好的,但她還是低估了激進派與投降派的膽子和決心,趁著保守派大舉準備迎接楚云升的當口,這些人假借昏迷中總司令的命令,重啟已失敗無數次的“開門工程”,最終引發門內引力泄露,造成前所未有的大破壞。
  
  從陽光時代就開始全力打造的北極基地毀了也就毀了,那個時候也沒有完全料到,能夠防御他們的并不是這些如鐵桶般的建筑工事,反而是來自大自然的神奇力量。
  
  可是,包括激進派與投降派在內,誰也沒想到,這次“重啟”引發的禍事不單單是幾乎摧毀了大半個北極基地,還禍及了剛剛登門拜訪的“楚云升”!
  
  雖然激進派和投降派都不待見保守派,或者三方都相互不待見,但對保守派力促與楚云升合作的方式上,激進派和投降派這兩個以前最大的政敵,竟然神奇的不謀而合,站在一向中庸、兩面拉攏的保守派的對立面……
  
  秦奇英警覺性很高,也很果斷,在發現楚云升的第一時間內,嚴密地控制現場所有人員自由和出入,最初是想用最快的速度將楚云升從棺材里面救醒,對外界則能瞞多久就瞞多久。
  
  要知道,楚云升沉睡棺材,一旦為外界所知,尤其是異族和神人知道,形勢肯定會要大變,就反抗軍現在形勢,根本應付不過來,異族也不需要親自出手,單單利用三派之間的矛盾,就能在沒有楚云升壓著與總司令昏迷的情況下,將反抗軍分秒分裂肢解。
  
  但72個小時都過去了,各方催促的越發緊急,秦奇英自己的人手在橢圓形通道外也快頂不住了,激進派與投降派都調了大量軍力荷槍實彈準備硬闖了!
  
  激進派還好,秦奇英不怕他們知道真相,投降派就危險了,一旦這邊讓他們知道了,那邊異族的案頭說不定就擺上了“棺材”中最新照片。
  
  “母親,總司令來了。”軍制服少女看了一眼棺材中楚云升赤裸的背面,低聲道。
  
  “司令醒了?”秦奇英從沉思中抬起頭,重壓的心頭稍稍一緩,向那少女招手道:“錯錯,扶我一把,媽媽老了,不中用了。”
  
  說話間,她余光傷然地看了棺材中年輕如那年在大寨中初見一般的楚云升,歲月如梭,他還是那么的年輕,卻又距離那么遠。
  
  “您一點也不老,多能族給您的溶劑不是還在有效期內么?”秦錯連忙扶起她,伸手挽起秦奇英鬢角上散落的絲發,擠出一絲笑容,寬慰道。
  
  這幾天,不僅是秦奇英,其他人都累得夠嗆,秦錯也是,為了堵住通道入口,母親已無人可信,只能讓她晝夜不停靠服藥驅散睡眠頂在前面。
  
  因為過度勞累,睡眠不足,也是到了極限。
  
  秦奇英聽到“多能族”本來望著女兒的一絲欣慰笑容,突然僵化在臉龐上,眼神中滿是極度的后悔。
  
  秦錯心中一緊,母親一直最不愿意提起那件事,每次只要自己一提起,她有時候會默默不作聲,有時候只是在黑暗中獨自嘆息,但從來不肯告訴自己當初究竟發生了什么。
  
  然而自從她懂事起,就聽到許多風言風語,說她是什么什么工程的失敗品,本應該處理掉,卻因為孕育她的母體是秦奇英,以及那個如山般的名字壓著,才沒人敢動她。
  
  但北極基地里最好的生物科學家杰爾斯告訴過她,她最多不會活過18歲,因為不管如何,她都是一個失敗品,
  
  而今年就是最后一年,每晚被越來越頻繁的噩夢驚醒后,她雖然從不和母親提起,怕她擔心,但心里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時間了。
  
  她能將一切都埋在心里,包括一份單純單向的愛,但有一件事,她必須在死前了卻。
  
  秦錯咬了咬清秀的嘴唇,仿佛下了一個巨大決心,迎著母親的目光,終于道:“媽媽,能告訴我真相嗎?我,我想知道。”
  
  秦奇英手抖了一下,然后微微一笑,撫摸秦錯的臉頰,溫柔道:“錯錯,那是媽媽一生中犯下的最愚蠢的錯誤,但也是媽媽最幸福的錯誤,因為有你,不管別人,你永遠都是媽媽的女兒!”
  
  母親的愛意,讓秦錯的眼眶濕潤,幾乎是用盡了全力,望著棺材的男人,鼓足勇氣道:“那您后悔嗎?你喜歡他嗎?”
  
  秦奇英笑著搖了搖頭,將秦錯抱在回來,目光柔和地望著通道盡頭,似是在回憶那段美好的歲月,淡淡地說道:“媽媽喜歡的人在大災難剛發生的那一年就犧牲了,媽媽這一世只愛過他一人,有他媽媽就足夠了。傻丫頭,有你,媽媽永遠不后悔。”
  
  秦錯的眼淚終于忍不住地流了下來,語氣內疚地說道:“媽媽,李沉銘,他,他加入李叔叔的激進派了,恐怕這里的消息也被帶出去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