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527 進來

楚云升以為,即便那位身材高大的水晶衣人不準備與自己并肩作戰一下,也起碼帶著自己一起“跑路”,卻不料,對方不知是因為楚云升不答應釋放它們的英靈,還是來自冰川裂縫下的不安,憂心忡忡的飄上立方體,一言不發地轉眼走了,只留下楚云升一人在冰天雪地之中。
  
  它距離立方體沒多少距離,幾乎就在頭頂,漂上就能進去,立方體性能又好,眨眼便能瞬息千里,無影無蹤。
  
  楚云升卻不行,他連忙騰空急退,一連劈出幾十道劍氣,將來自崩裂時飛濺并砸向他的堅硬冰塊切為碎片,同時借碎冰砸力落向巨大裂縫的一邊,穩住身形。
  
  所謂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楚云升剛準備放出銳翼蟲,離開此地,便聽到深不見底的裂縫下傳來“嗖”的一聲!
  
  再等他驅散眼前的飛雪,定晴一看,只見一架噴著淡藍色火焰的戰斗機,呼嘯著從裂縫深處沖了出來,直刺刺地飛向萬丈高空,似乎身后有什么恐怖的東西在追趕一樣。
  
  眼看著,這架戰斗機的機身就要全部拉出裂縫地面,發動機的嘶鳴聲幾乎破耳欲聾,異常古怪的一幕出現了,那架戰斗機陡然像是被定格在那里,任憑整個機身劇烈震動,猶如憋足了氣力向上掙扎的飛鷹,卻紋絲不得動,寸步不得進!
  
  機身距離楚云升很近,幾乎可以看得見飛行員臉上驚恐萬分拼命試圖拉起飛機的表情,令楚云升心生不安,此時銳翼蟲剛放出來,他一刻不敢停留地準備飛離此地。
  
  但他這邊剛踏上銳翼蟲,連朝向那個方向飛的命令都沒有下達,裂縫口那邊,伴隨著一股巨大吸力,戰斗機“嗖”第一聲,速度快到就像原地消失一樣,被拉入無底深淵之中。
  
  緊接著,四周的大小冰塊紛紛順著那股吸力,呼呼地卷入下去,銳翼蟲只來得及強行震動了一次飛翼,便被那股來自冰川裂縫下深淵吸力卷走,連同楚云升,一起倒栽入黑暗之中。
  
  裂縫之中,到處都是尖銳嶙峋的冰刺,雖然看不見,但每次被撞在上面刺痛的感覺卻是清清楚楚。
  
  這些冰刺都凝聚了冰元氣能量,經過常年的冰化,早已堅固如鐵,三元天以下的人摔下來,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送命于此。
  
  楚云升若非有戰甲護體,說不定也已經千瘡百孔了。
  
  這裂縫無底洞下面,究竟藏著什么東西,可以僅僅憑借三維空間的吸力,就能將自己卷入下來?
  
  楚云升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幾次試圖用千辟劍扎入冰川壁上阻止下墜,卻只能劃來一條條劍縫,下墜之勢仍舊沒有緩解。
  
  時間一長,卷力的方向似乎變了,像是朝著極地方向拐了一個彎,他真正的危機很快也就跟著就來了。
  
  降維!
  
  從四維跌落三維,根本不是他如今的實力可以抵抗的。
  
  怎么辦?
  
  死亡的感覺,一下子就逼到眼前,十幾秒,或者就是幾秒鐘的事情了!
  
  他有點后悔將殤派了出去自行尋找建立黏液區了,否則有八百珉體在,以它們強大合力,未必不能將自己拉出裂縫深淵。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本以為勢力最弱,最無風險的反抗軍之地,竟然比任何地方都兇險萬倍!
  
  而這種兇險很滑稽,僅僅是出自維度限制而已,普通人毫無影響,四維中的人卻是絕境。
  
  上天果然待世間萬靈都是公平的!給你強大武力的同時,卻在另一方面,讓你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
  
  忍受著身體千刀萬剮般的肢解力撕扯,楚云升分明的感覺到全身的本體元氣狂亂大作,像是被逼得走投無路的絕望掙扎者,它們不容于這個空間,不容于這個維度,必須消失無垠,天規之下,如鐵律不可侵犯,必須抹殺多出的一個維度!
  
  修煉的過程是不可逆的,從普通人的肉體,到納元體、融元體、純逆元體,楚云升一步步締造出維持本體元氣的“大本營”,此時此刻,它們都如失去根基可憐的無助者,無矢向的亂串,一點點向絕望深淵崩塌。
  
  第七分叉線首先潰散,星星點點般飛速消散著,緊急著就是和元氣聯系密切的第六分叉線,搖搖欲墜。
  
  楚云升發出絕境中怒吼,同時拔出三柄備劍,一手兩柄奮力插入冰川壁上,雙腳死死蹬在身下突起的冰刺上,任憑鮮血淋漓,也全然不顧,將全身還剩下的逆元氣一口氣放出全部未死的飛行封印生物,命它們死死拉住自己向上抵抗來自深淵的吸力。
  
  但令他失望的是,絕大部分封印生物早已因為降維死在封印符中,要不了多久,他身上所有的符文都將一一泯滅,包括物納符!
  
  剩下苦苦掙扎不死的封印生物,連自保都成問題,還沒等它們上來幫助楚云升,轉眼便被吸入無底深淵。
  
  四柄千辟劍深插冰川壁,劃著深深的劍溝,一步步隨著楚云升的身體拖向深處。
  
  第七分叉線終于消失的一干二凈,第七釘頓時如同失去了束縛,在楚云升身體中亂串,尋找別在古書上的其他六釘,而古書干脆閃耀著四枚玉佩闖入零維空間,一個個字符由古書中飛出,試圖竭力維持零維空間的最后穩定。
  
  而那一絲心動的感覺,再次在這個混亂到極點的時候,不知道從哪里又鉆了出來。
  
  也許是“這些家伙”都感覺到楚云升大限已到,靈魂深處的那顆種子不甘心地再次試圖融合命源,但它一冒頭,那股無論如何也要毀滅它的力量不宣而至,雙方立即廝殺大戰。
  
  最后,黑色旋渦終于黑氣彌漫,布滿楚云升體內體外,亂戰于一團!
  
  然而,在降維面前,就連弱小的它也無能為力。
  
  楚云升渾身上下,每個毛細孔中,都散發著懾人的黑霧,猶如死前的凄厲!
  
  忽地,他這一生的記憶都如倒放的電影在腦海中飛速閃過,一種奇妙的感覺靈福至心,緊握劍柄的雙手翕然一松,嘴角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仰面落入無底冰淵。
  
  在那一剎間,他想通了,是該放手了,是該了解他如此痛苦的一生了,遲早都是一個死,為何臨了的時候還反而留戀呢?
  
  為何不放手呢?
  
  不是早就想好的嗎?
  
  該放手了!
  
  楚云升閉上眼睛,亂竄離體的元氣將他的衣服廝為粉碎,戰甲也片片消散……
  
  ……
  
  黑暗,沉寂
  
  ……
  
  ……
  
  “進來!”
  
  迷糊間,楚云升似乎聽到一個極微弱的聲音。
  
  “進來!”
  
  聲音仿佛就在他耳邊,氣息微弱,但他還是再一次聽到了。
  
  “進來!”
  
  楚云升終于驚起,張開眼睛,四周黑洞洞的,什么看不見,他的身體還在被吸力拖動,肢解也還在繼續,到了最后的時刻。
  
  “進來!”
  
  又是一聲,不過這一次,顯得十分嚴厲與急促,同時楚云升也終于聽到它來自身后!
  
  他猛地用力回頭,卻見黑暗中伸出一只慘白熒光的女人的小手,將他一把抱住,拉入黑暗。
  
  是一個狹小的空間……不對!
  
  楚云升頓時清醒了幾分,身體上分崩離析的感覺忽然沒有,體內的所剩無幾的本體元氣也平靜了,第六分叉線只剩下半點星星掛在叉梢上,一動不動。
  
  停止了?
  
  難道自己出來了?
  
  楚云升想動一下,打探一下四周情況,一抬頭,卻猛地撞在一塊堅硬的東西上,鉆心的疼,他現在可沒多少本體元氣可以護體,剩下的純元體也都是奄奄一息。
  
  難道自己死了?
  
  他忍不住又動了一下,卻一下子吃驚在那里!
  
  他身下壓著一個人,還是一個女人!
  
  男人和女人他還是分得清楚的,就不說胸口的那兩團東西,一股淡淡的寒香,清晰地表明了身下之人的性別。
  
  “別動!”
  
  就在楚云升腦袋混亂,驚訝不已的當口,一張柔軟含著淡淡香氣的嘴唇貼了上來,“貪婪”地吮吸著他體內冒出的黑霧。
  
  “棺材!!!”
  
  楚云升終于想起來了,猛地推開身下的女人,頭卻再一次撞在上方的堅壁上,疼得兩眼冒火星。
  
  虛弱到極限的逆元體,再遭劇痛,轉而進入自我保護的休眠,而零維空間在驚天動地的混戰后,更是奄奄一息,徹底關閉。
  
  體內體外皆是創傷,都到了極限,楚云升一下子昏暈了過去。
  
  黑暗中,布滿黑霧的“棺材”飄零沉落冰川深淵,那張柔軟的香唇再一次貼上來……
  
  ******
  
  反抗軍,北極基地。
  
  一片混亂的地下廢墟上,秦奇英焦急的來回疾走,并不時地將目光投向通道盡頭。
  
  許久之后,通道盡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秦奇英猛地抬起頭,急步迎了上去,著急道:“找到了?”
  
  來人穿著制服,眉宇間與楚云升有幾分相似,失望地搖了搖。
  
  “再找,再去找!他不能死!”秦奇英一下子癱軟在廢墟上,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抽空了一般,喃喃自語道:“他一死天下就要大亂,我們就在再機會!”
  
  來人咬了咬唇,想問什么卻始終沒有張開口,默默轉頭離去。
  
  卻在這時,秦奇英身邊的通話機忽然響了,大概是信號不好,里面斷斷續續地傳來一個男人語氣怪異的聲音:
  
  “將軍,將,將軍,呼叫秦將軍,通道清理干凈了,人,人也在里面找到,到了,不過,不,不過,,,您,還是自己,來,看看吧!”
  
  秦奇英雙目一閃,與身前的少女對望一眼,兩人立即飛奔而去。
  
  等她們到了現場,全都楞在了那里,面面相覷。
  
  只見,眾人面前矗立著一只晶瑩剔透的棺材,棺材里面黑霧纏繞,一個傾倒眾生的美人與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嘴唇對嘴唇,糾纏于一起……
  
  那個男人,赫然就是楚云升!
  
  ******
  
  咳咳,嚴肅,要嚴肅,從明天起,飄火準備嚴格更新了,每天兩章。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