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526 意識原體

三天之后,楚云升乘坐大氣級指揮艦,抵達大雪紛飛的北極外圈,這里天地元氣混亂,各種能量復雜糾纏,橫行暴虐,兩元天以上的人,只要稍稍再往前踏入半步,便立刻致使體內能量矢向大亂,亂闖分裂、暴斃死亡!
  
  然而神奇的是,普通人類卻不受此影響,進出自由。
  
  按照煥的解釋,這里以及遙遠的南極,都是空間維度恢復程度較慢的兩端區域,再根據狐貍精的說法,已在大半四維空間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五族以及各大勢力覺醒者,是無法步入這些低維區的,除非是死。
  
  當然北極圈已經在逐步恢復了,只是因為維度恢復速度由赤道向兩級逐級遞減,所以這種維度隔絕的限制也并非完全清晰,而是以進入地極深度為標準,呈自高到低階梯式分布,二元天以下的人,元氣不足,若能按捺住體內能量的狂暴,運氣好的時候,也是可以深入一點距離的,但核心的地方,據說還是三維世界,他們試過,根本進不去。
  
  這也是為什么至今為止,即便各方勢力都明明知道反抗軍的老巢所在,卻始終奈何不了的原因。
  
  世界生生隔開了!
  
  只有等到空間維度完全解開,此地才能被徹底征服!
  
  但,留給反抗軍的此種天然保護,也為時不多了,或許真的只有兩三年。
  
  一旦天地復開,也許才是前輩所說的,萬法復原,天地浩劫!
  
  楚云升雪中沉思,身上穿著的是二十年前得自申城的灰厚土棉衣,宛如陽光時代的一個深山農民,獨自站在暴風雪外,任憑漫天飛雪將他落成雪人。
  
  他沒什么氣勢,也沒有盛裝,但他身后斜背著的黑霧棺材卻憑添了幾分邪氣,那具恢復年輕、相貌普通沾滿白雪的臉龐,讓整個天下,上達神人,下抵平民奴隸,橫掃各方勢力,無不為之傾注,心系此行!
  
  再沒人敢小覷他的一言一行,哪怕是一個細節,一個出人意料甚至滑稽到難以置信的舉動,都將一一變成許多人案前高筑的極重資料。
  
  未來三年間,他的一舉一動所將牽扯的各方利益實在太多太多!
  
  誠如出身英皇室柯琳娜所言,他的位置悄然間已從默默無聞不夠資格的平民達到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程度,不管誰承認不承認,也不管他在與不在,總是繞不過這個名字。
  
  楚云升靜靜的等待著里面的人出來,他收斂了大部分本體逆元氣,努力壓制到需要取棉衣避寒的程度試了許多次,仍是進不去。
  
  不過,那種被擋在外面的阻滯感覺令他想起在荊棘島的時候,還是蟲身的那會,曾有一次,他振翼高飛試圖沖上遼闊的高空,看一眼久違的陽光,但巨大的生死壓力,就如同遮天的鐵幕,嚴絲合縫,將他無情的擋在下面,再進一步,死亡都是那么的明顯,其情形與現在十分相似。
  
  這令他對狐貍精的部分言論,又信了幾分,但疑問隨之又來了,能夠在黑暗降臨之初就能擠出空間壁的蟲子來歷卻更加的迷惑了。
  
  千萬年的歷史塵垢豈是三言兩語能夠簡單說清楚得?單是年復一年的所積累的文化歷史資料與進步,都足以汗牛充棟,浩如煙海!
  
  煥就說過,他所在的時代,文明已經累計到一個恐怖的高度,遠遠不是如今人類區區幾千年幾萬年的文明史所可以比擬的。
  
  楚云升抖落身上積雪,又向前試了試,黏厚的壓力再次將他無情壓了回來,秦奇英進去通報也有一會了,卻遲遲不見有人出來接引,也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似乎一點動靜都沒有,他老這么等著也不是個事。
  
  煥剛剛走了,他需要立即返回天空之城恢復傷勢,雖說皇北櫻立下三年和平之約,但誰知道她什么時候又會毀約?畢竟以眼下的形勢來看,她仍舊占有著最大的武力優勢。
  
  另外,煥這一受傷,其他幾族會不會蠢蠢欲動,試圖殺而代之?都是未知之數。生于亂世,前一刻還是盟友的同伴,轉眼就會將刀鋒插入你的胸膛,楚云升自己就親身經歷過,沒什么可吃驚的。
  
  但因為楚云升堅持要求返回噶爾洛夫卡市了解情況,這才耽誤三天的時間,要不是有殤珉大軍在,周邊安全系數極高,煥即便再倨傲,估計也不敢拖上這么久而不回天空之城治傷。
  
  在臭罵一頓姚翔后,楚云升不得不面對眼下的現實,余寒武被抓,景記與景恬遺體也在皇北櫻手里,看似兜了一大圈白忙一場,但凡事有利必有弊,有弊也一定有利,余寒武在皇北櫻手里,有三年時間與水晶衣人相處,或許更加有利他將來協調于水晶衣人與五族諸勢之間,有利于他天下共主的位置,左右大勢中立于不敗。
  
  而景恬遺體留在皇北櫻手里,或許也好過留在瘋瘋癲癲的姚翔手里,若還在姚翔手上,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會沖動到什么地步,干出什么更為瘋狂的事情來!?
  
  皇北櫻按理也不會褻瀆景恬遺體,想要研究自己的話,他一個大活人就在這里,沒有比本人更好的研究實體了。
  
  至于三年之后的事情,他或許早已不在人世,想管也不管了,自己鋪好路,但最后怎么走?怎么活著?終究還是余寒武他們自己的事情。
  
  到了如今這份上,人生的最后一段路,楚云升也傷不起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皇北櫻設下圈套,施行“綁架”之舉,對楚云升的影響并不大,因為,他實際上的確就是快完蛋了,蹦不了幾天了,四元天,那不過是滿嘴跑火車而已。
  
  反而那個棺材倒是有些麻煩,黑氣鉆出體外不久,楚云升迅速反應,立即利用黑色旋渦加大吸力實行反制,強行隔絕內外黑氣繼續外流,這才壓住了棺材中的那位“詐尸”的可能。
  
  眼下已經夠亂了,再讓一個來歷不明、為何突然會動也不明的女尸爬出棺材,楚云升自問也招架不住。
  
  當然有關黑氣的詳細情況,他也沒告訴煥,防止煥為了讓棺材中的女人醒來再出什么幺蛾子。
  
  黑氣是怎么來的,除了死去的釘中影人,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別人想知道那只能靠猜,一旦涉及到武力方面,準與不準,如今估計也沒人敢打包票了。
  
  現在的麻煩是那些鉆入棺材中的黑氣霧化后,一直往那女尸身體里面鉆,在它們全部鉆入消失前,無法收入物納符,否則又要和零維空間的黑色旋渦達上聯系,造成混亂以及不必要的亂子,所以只能背在身后。
  
  只能等黑氣消停了,再另做打算。
  
  大約又等了一會,始終不見反抗軍里面來人,楚云升開始意識到極地里面一定出事了,否則僅憑秦奇英在反抗軍中的地位,也沒人敢將他晾在這里這么長的時間。
  
  但他又沒辦法進去,北極風雪又極大,十步之外,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連方向都看不清,更不要說能看到里面的情況了。
  
  思忖間,他忽然心中一動,用他僅剩下的一點七分叉線之力,將第七釘射出體外,順著維度衰減的階梯,刺入茫茫大雪之中,破維之感不絕于心,只瞬間的功夫,它便來回了一趟,暢通無阻!
  
  楚云升心中頓時大駭!
  
  第七釘居然可以無視降維限制,隔維攻擊!
  
  楚云升第一反應是如果七釘主人取回七釘,那么就算他身在地球半四維空間,第七釘說不定都能跨越遙遠星空,一釘而取他性命,他可沒忘當年在孤島,七根厲釘是如何的巨大,猶如釘著地球的釘子一般。
  
  接著第二反應才是既然七釘是別人的主神兵,那么前輩的主神兵會不會也擁有同樣跨越維度的攻擊能力?又或者,是其他同等級的某種特殊能力?
  
  忽然之間,一種心動的感覺猛地傳來,感覺中,生出一絲奇怪的想法,前輩留給他的主神兵也許不是一柄劍!至少不是他一直所想象的劍!
  
  楚云升緩緩抬起頭,仔細察覺,這種感覺來的很突然很奇怪,是由古書作為中介而傳出的,難道是古書“升級”完成了?還是前輩留下的東西就在附近?
  
  古書所缺五枚玉佩已齊集四枚,只差最后一枚不知下落,此時發生某種關聯感應,也是極有可能的!
  
  然而心動的感覺若影若無,似乎在與楚云升捉迷藏,當他匯聚心神體會的時候,它便漸漸地消弱于無形,無從找起。
  
  楚云升下意識的將身體調轉了一個方向,想找個合適的“身體天線”接受位置,卻無意中發現從天際邊閃爍飛來一只水晶立方體。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沖著自己來的,楚云升頓時警覺戒備,剛剛皇北櫻才定下三年之約,難道又想反悔不成?
  
  這也不是不可能的,誰知道當時在沙漠的一幕是不是皇北櫻的緩兵之計?
  
  但轉瞬及至的立方體中飛出的身材略現高大的水晶衣人,第一句話就令楚云升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櫻95827,請您將三天前戰死族人的意識原體釋囚吧,讓它們魂歸天地,它們應得到尊重……”
  
  “什么?”楚云升眉頭深深擰起,自己什么時候囚禁過水晶衣人的意識原體了?好像喜歡囚禁別人的正是水晶衣人它們自己吧!
  
  “櫻98527,你取走了他們的魂源,剩下的意識原體已是一片空白,留著也無任何作用,但它們是我們的英靈,即便沒有了任何意識,也該得到應有的尊重與安息。只要您現在釋放它們,作為交換條件,吾王也立即送回那具女子遺體,決不食言。”那個水晶衣人緩緩飄落雪地間,嘆息道。
  
  楚云升聽了之后,眉頭反而擰的更緊了,從煥嘴里他倒是明白魂源和命源是一回事,第七釘取走以身擋釘的水晶衣人的魂源命源可以理解,但意識原體是個什么東西,他自己到現在也沒搞明白過,什么時候還“囚禁”水晶衣人的意識原體了?但事關景恬的遺體,略作思索,便開口摸棱兩可地反問道:
  
   “你們怎么就知道是我囚禁的?”
  
  當時在場的,除了自己,還有煥,還有那具棺材,怎么就斷定偏偏就是自己?難道煥那么急著趕回去,不僅僅是因為傷勢,還有別的原因?這個問題得先搞清楚。
  
  那水晶衣人看了楚云升一眼,慎重道:“櫻98527,我只能告訴你,從來沒有人可以囚禁意識原體,就連十三大人也做不到,這是天地之規,十三王在這三天內無法感應到英靈們的歸逝,所以王十分震驚,并斷言只能在你這里!”
  
  楚云升心中大奇,壓根就聽不懂它在說什么,搖了搖頭,剛想說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畢竟對方也不是傻子,自己拿不出意識原體,人家也不可能先送回遺體,想騙是不可能的,但轉念一想,到了嘴邊的話立即就改為:“皇北櫻猜得不錯,它們就在我這里,不過你聽好了,既然皇北櫻下三濫的綁架我的人,那就讓她等著吧,給我把人和景恬的遺體伺候好了,三年之后,一手交人一手交你們的什么英靈!”
  
  人算不如天算,天上掉下一個“把柄”,這個關鍵時期,楚云升就是再傻也知道得搶在手里,再說自己否認估計也沒用,皇北櫻認定的事,估計別說水晶衣人,就是煥等五族也會相信,既然左右也說不清楚,不如就認了,手中多個憑借,更可以讓皇北櫻它們不敢亂來。
  
  退一萬步說,即便這件事的分量并不算太重,否則皇北櫻必定不會派人前來索要,這是明擺的自送把柄,她還不至于那么蠢,但多少也算個籌碼,既然是籌碼,不管輕重,對楚云升目前的情況來說,自然是越多越好。
  
  而景恬的遺體有了這些籌碼,則更加安全了,至少比落在瘋瘋癲癲的姚翔手里強!
  
  當然最可能的原因倒不是這些,而是是皇北櫻大概并不知道實情,她估計也被七釘鎮住了,說不定壓根就沒想過自己可能根本不知道這件事,認定了自己故意收取了什么意識原體!
  
  說起來,楚云升靠著七釘的神秘優勢,終于也和皇北櫻信息不對稱了一把!
  
  水晶衣人怔了一下,死亡后的意識原體是無用的,這是五族都知道的常識,以景恬遺體為條件換取它們,只是他們出自對戰死同伴的一種尊重和安息,卻沒想到楚云升一口拒絕了,連它們開出自認為可以直擊楚云升弱點的必殺條件都沒用,楚云升開口就是三年后。
  
  但它還想說些什么,想要說服楚云升,卻只見大雪紛飛的白茫深處傳來一陣陣子彈破空的聲音,接著便是自行火炮驚天動地的炮襲轟鳴。
  
  大地明顯的一陣搖晃,腳下冰雪封地嘎吱吱作響,一條巨大裂縫,由于光線的原因,想一條蜿蜒的黑蛇從遠處咔咔蔓延,轉眼就到楚云升腳下!
  
  楚云升暗罵一聲,背頂著黑棺,戰甲加身,騰之戰能立即觸發,整個人向后用力騰空彈起,一條深不見底的冰川裂縫赫然出現在他懸空的腳下,陰風呼嘯,冷得透骨冰寒!
  
  裂縫深淵中,傳來一陣陣令人心悸的吼叫。
  
  ^
  
  還有一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