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525

楚云升一陣錯愕,形勢突變,第七分叉線險些崩散。
  
  沖出來的人居然是袁期陽!
  
  袁期陽和狐貍精???
  
  楚云升怎么也沒辦法將這兩個不同世界的人聯系在一起,雖然已經不止一次聽到有人提起過袁期陽的事情,但無論如何他也沒料到,袁期陽喜歡的竟然是它!
  
  還本著陽光時代陳舊觀念的楚云升,有點接受不了,狐貍精風華正茂的時候,袁期陽還是個拖著鼻涕的小屁孩,這兩人怎么弄到一起去了?
  
  但世間的事情就是這么荒唐,就是陽光時代也有72歲迎娶27歲的事情,不足為奇,只是那會那些人那些事都距離他太高太遠,當當飯后談資了不得了,遠遠不及身邊人給他活生生所帶來的震撼。
  
  這樣也行?果然已是混亂的時代,連倫理都不顧了!
  
  二十年的時間,他真與這個時代脫節越來越遠,就像在監獄中關了一輩子,等出來的時候滿地的自行車變成了遍地小汽車……
  
  楚云升不想殺袁期陽,從來沒想過。
  
  和蟲之子一樣,在他眼里,甭管長多大,他們始終都還是孩子,即便犯過一次、兩次錯,他也能容忍,這和丁顏等人是完全不同的。
  
  況且袁期陽說起來是云宗的少主,而實際上,弄不好就是云宗的一個傀儡。
  
  但他不想殺,卻阻止不了第七釘的“殺!”
  
  水晶衣人的速度一向受到某些東西的限制,即便是在這種情況下,比起袁期陽高速呼嘯沖來,她的速度仍慢如蝸牛,一小會的功夫,袁期陽風一樣掠過,用盡全力將她撞開,但他自己再想躲開逼到身前不足一米的第七釘,已經來不及了。
  
  袁期陽神色黯淡地閉上眼睛,他不敢看楚云升,更不敢回頭望向云宗那邊幾位曾待他如父如母的長輩,隔著這么遠,他都能感覺到來自云宗“親人們”的憤怒、失望、痛心以及難過。
  
  七釘上來了,逼人的鋒芒凌空絞碎袁期陽胸前衣襟……
  
  卻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目光被袁期陽吸引的眾人,包括楚云升在內,都沒發覺一道映紅的影子,以更快的速度沖了上來,重重地撞開袁期陽。
  
  “為什么!!!”袁期陽墜向地面,睜開眼睛,大聲嘶吼道,聲音中夾帶著陣陣顫動。
  
  那紅影轉首慘然一笑:“蠢貨,你是我弟弟,我其實愿意的”
  
  七釘芒鋒穿紅而過,冷酷無情地射向遠方,釘在立方體屏障之上。
  
  那紅色的影子,猶如凋零的紅菱飄帶,自天而落,四方沉寂。
  
  “姐!”
  
  下墜的袁期陽仰面紅綾,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凄厲,他身下只不過百米之高,卻如萬丈深淵,黑暗冰冷,吞沒無情。
  
  斑斕巨鳥失去主人悲鳴飛旋,畫出一道弧線,返回托起下墜的袁期陽,又托起那紅色的影子,凄涼中節節盤飛,聲聲尖銳鳴叫。
  
  “姐,為什么?你不是告訴過我,你不喜歡我,你恨我嗎?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你其實……?為什么讓我一直以為你恨我?為什么?天啊!你告訴我這是為什么!”袁期陽抱著一城紅衣,失聲慟哭,仰問黑天:
  
  “誰來告訴我!?”
  
  “誰來告訴我為什么要打這場該死的戰爭?”
  
  “為什么打了那么多年,還要打下去?”
  
  “為什么我們都不知道為什么要打這一場場誰都不知道原因的戰爭!”
  
  “為什么!誰來告訴我!”
  
  ……
  
  楚云升筋疲力盡,他竭盡了所有力量試圖返回七釘,但無事于補,七釘仍射殺了袁期陽的姐姐,并以余威強行破開久久不克的立方體屏障,等待已久的煥,立即流星般的火飛進去,一頭鉆入進去。
  
  一陣陣能量浩蕩橫掃的廝殺頓時自立方體中沖天而起,滾滾烈焰翻騰于道道橫射光芒之中,一波波逼人沖擊氣浪令整個戰場都動蕩不安!
  
  許久。
  
  四射光芒與滔天火焰消散之后,身形憔悴的皇北櫻與身負多處重傷的煥,在眾人眼前顯出兩只對峙的身影。
  
  兩人的中間,是一具已經縮小到正常大小的棺材,里面的女人仍靜靜的躺著。
  
  不過這一次卻可以看得清楚,看得到全貌。
  
  她的面容,絕世傾城,肅穆冰潔,足以引起所有人的驚嘆與仰望。
  
  世間竟能締造出如此完美的女人!或者說,人!
  
  “櫻序95827,你說過你可以用十年的時間掌控到源門樞機?”晶盔下的皇北櫻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語氣中透著極度的疲倦與憔悴,從開啟棺材到對抗楚云升第七釘,再到與煥不要命的一戰,尚未恢復三魂的她,大抵上也是到了極限。
  
  “不錯。”楚云升坐在戰艦外殼上,無力站起來,但仍毫不示弱的說道,雖然他不知道什么源門樞機,但從煥那里得知,大概也就是四元天的意思。
  
  “憑你擁有“追本朔源”這一頂級之法,我相信于你!”皇北櫻伸手止住身后共計八只小型立方體試圖飛臨再戰,繼續說道:“但我只能給你三年時間!”
  
  “十年!少一年都不行!”楚云升看了一眼悲傷以致昏厥的袁期陽,堅決道。
  
  皇北櫻嘆息了一聲,仰頭望向黑暗的蒼穹道:“我又何嘗不希望能有十年?95827,你只有三年的時間,三年之后,天地復開,太陽系外面的那些太空艦隊就會像雨點一樣降落人間,你和我,必須有一人達到源門樞機,取出“契約”,才能威嚇住它們。”
  
  “什么契約?”楚云升略作思索,抬頭疑惑道,如果她和狐貍精說的是真的,那么就有一個問題,究竟是什么樣的“契約”,可以一紙擋萬艦?
  
  其實面紗女人狐貍精說的話,他也并非完全不相信,原因倒不是狐貍精沒怎么騙過他,而是那番話中特出信息給了他一絲觸動。
  
  狐貍精說,高維中的生命無法進入低維橫行無忌,維度的限制,使得低維中的低等生命受到來自大自然的天然保護,但一旦有生命成功地從高維進入低維,在低維生命的眼里,理解不了高維生命一些不可思議甚至違背低維世界規律的能力,便覺得那是神靈,是以低維世界中的知識與體系無法解釋的存在。
  
  然而,無論是神話,還是現實,似乎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神靈似乎真的存在,換句話說,有“特殊生命”的的確確成功地由高維降臨低維,前輩和七釘之主,便是最好的例子。
  
  但對楚云升的困惑來講,其關鍵就在于從高緯進入低維,少去了一維,生命如果還能存在,它們所持仗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能揭開這個謎題,那么對他目前瀕死的狀態或許有所幫助,因為他死亡的起因就是維度空間崩塌!
  
  但狐貍精也說了,那是“神靈”的領域,連水晶人都一知半解,不用腦袋想也知道會有多難?
  
  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先搞清楚什么是水晶衣人口中的“契約”,按照剛剛狐貍精的說法,大約是所謂的神靈留下的最直接的證據和突破口。
  
  皇北櫻看了他一眼,大有深意地說道:“與神靈的契約,得自它的庇護。”
  
  楚云升心中微微一震,他還不至于是笨到家的笨蛋,立即就想到一句像刻在他心里的一句話:威靈震怒,庇佑不再!
  
  “你的意思是說,當年,契約,契約已經!”楚云升猛地明白過來,脫口而出,但最后兩個字并沒有說完,就被皇北櫻強行打斷
  
  “契約已經封存!只要重掌樞機,就能取出它!”她目光也隨之由楚云升身上轉向煥,似是不再想談論契約的下落,轉而道:“你只知道有人殺死了他身上的櫻序,但你沒明白那位神通廣大之人,為何留下對他來說可以輕松抹去的死序!”
  
  “什么意思!”煥皺起眉頭,在他看來,此舉多半是那個神通廣大之人故意對皇北櫻留下的威懾手段,當初他就是這么判斷的,但此刻,煥又隱隱地意識到,真相可能不僅如此,只恐怕還會有更深的用意,僅這么一想,便令他不寒而栗這需要多么深遠的算計與高度才能做到?
  
  “你想到了?”皇北櫻目光滑過晶瑩剔透的棺材,停了一停,才平靜說道:“只要死序還在95827的體內,他仍舊是我族之人。世上的人分兩種,一種是活人,一種是死人,他就是我族的“死人”!但死人歸死人,卻也是有身份的,而只有這個身份才應許他打開我們的契約!”
  
  煥終于駭然變色,失聲道:“在他身上,有神靈之戰!?”
  
  皇北櫻卻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煥,既然我已力盡,你也身負重傷,誰也得不到八域巡天的域所,我便也與你們定下三年之約,期間一切戰爭平息,但這具棺材我也不放心給你們,就讓95827暫時保存吧。”
  
  煥像是沒聽到,顯得憂心忡忡,似是有什么理念被打破了,腦袋中正天人交戰著,片刻才答非所問道:“真的有神靈?”
  
  皇北櫻嘆息一聲,道:“一直以來,我們都諄諄告訴過你們,神靈存在,不可褻瀆,而你們自以為了解了我們,戳破了神話,就認為這世上根本不存在神靈了?現在看到了傳說中的八域巡天的域所,又看到95827身上的秘密,終于知道你犯下多大的錯誤了!?”
  
  “我還是不相信!即便是真的,我們也沒錯!”煥眉頭緊鎖,陷入沉思之中。
  
  皇北櫻也不再理會他,伸手輕揮,透明的棺材順著她的力場,徐徐飛向楚云升的頭頂。
  
  “95827,此物交由你保存三年,三年之內,你不得交給任何人,否則我會立即開戰,第一個殺的就是你推薦的天下共主,以及那些反抗軍!
  
  三年之后,如果你樞機不成,我也將取回此物,立成三魂!”
  
  說完,她竟不等楚云升答復,調頭回到其中一只立方體中,消失于天際之邊。
  
  楚云升正在詫異之中,就聽到殤急急向他匯報:“典主,艦隊中剛剛得到消息,立方晶船采取屏蔽之法偷襲噶爾洛夫卡市,聯軍大敗,死傷無數,姚翔重傷昏迷,他偷偷帶在身邊的景恬遺體被掠走,余寒武與景記被抓,留下三年誓約,除保重三年內不動他們分毫,敬為上賓,除此之外,其他內容與剛才一字不差!”
  
  “我操!”
  
  楚云升腦袋如遭重擊,踉蹌了一下,張了張嘴,失聲道:“姚翔這個王八蛋,,沒事帶著景恬干嘛!?不,他這個瘋子到底想干嘛!?為什么不讓景恬安息,為什么帶了還不告訴我!”
  
  “楚,說這些已經沒用了,我馬上送你去反抗軍的地盤,我知道你對亞特蘭蒂斯人的地球軸心感興趣,只要有一絲可能,你與我都不能輸!”煥不知道什么時候恢復了心境,縱身掠回戰艦,沉聲說道。
  
  但他傷勢太重,已無出征前的飛揚風采,極為虛弱,此刻只要殤珉大軍一擁而上,他或許必死無疑,然而他卻仍有膽量站在楚云升面前。
  
  楚云升飛快的鎮定下來,沉思片刻,點了點頭,對那棺材絲毫沒了興趣,揮手準備將其收入物納符中,現在,這東西成了“抵押品”了!
  
  只要這東西在,任憑皇北櫻還是煥,暫時都不會亂來,而煥此刻與將來更是對抗皇北櫻的“重手”,所以楚云升也無打算冒著與五族艦隊血拼一場為代價殺掉煥這個隱患。
  
  然而,就在他的手剛剛接觸到晶瑩剔透的棺材時,許久未曾出現體外的黑霧,自零維空間,接連“跳維”,破開維度限制,大舉侵入晶瑩棺材。
  
  剎那間,棺材內黑氣密布,成了一具幽靈般的“黑棺”,異常恐怖、滲人!
  
  忽然!
  
  棺中的那個女人,纖美而蒼白無血絲的手指,微微動彈了一下!
  
  楚云升與煥兩人不由得地驚悸對望一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