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521 跟隨我之劍

楚云升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直沒聽到煥的密語一樣。
  
  煥是何等的心思,立馬就明白過來楚云升是什么意思,這不,被姚翔那小子鬧了半天,都快忘了雙方的條件了。
  
  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因為他更本沒將這些事情當成個事情,一時忘了,也在情理之中。
  
  眼下最后一處反空間出現,形勢便驟然嚴峻起來,煥也不再過多“廢話”,當即利索轉身,沖著廣場上眾人大聲宣布道:“傳我之命,自今日起,廢除所有奴役勞力制度,改雇傭制,承認反抗軍之合法地位,五族之內,各方勢力,旦有違抗我命者,一律處決!”
  
  二十年來,尤其是近十年,黑暗時代已進入了一個更深層次的階段,最初的,新貴取代舊貴的巔峰高潮漸漸去過,重新洗牌后,各階層新的地位正加速形成,并逐漸穩固。
  
  為確保他們的既得利益與權勢,各方大小勢力,在這十年間,紛紛制定并完善了各自的領地秩序、法律以及制度,除了逃出的反抗軍集團,各領地內的抵抗分子也基本肅之一清。
  
  殘酷的奴役制度,也正在是在這一時期,為了最大化占有資源,最廉價的方式開采資源,最快的速度建造武器平臺,各領地皆以鐵血政策強制形成。
  
  大部分不能覺醒的人類,因而紛紛淪落為最底層的賤民、奴隸,身份如同豬狗,只是叫法上各有不同而已。
  
  從大勢上講,當下的階段,便是從上述基礎上繼續發展而出現的另一個更新的階段!
  
  在這個階段,時局正在由大小領地割據一方極為紛雜的局面,走向以四大勢力外加植物林帝國俗稱4+1為首的大勢力吞并小勢力的緊密前奏期。
  
  統一秩序,統一法律,統一制度!
  
  為此,內戰外伐,愈演愈烈!
  
  身處于這個階段中的人,不管是以前的復蘇異族,還是各方霸主,都處于時代的洪流漩渦中,不進則退,甚至可以說是身不由己。
  
  你不去想方設法“秩序”別人,明天就會被別人“秩序”了!
  
  這是個亂世。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天下共主”其實是個必然結果,即便沒有楚云升存在過,也必定有張云升、李云升等等,是這個時代的需要,而不是某個人或者某個勢力的需要。
  
  但就吞并進程速度來說,站在漫長時間的高度上,它應該是緩慢的、有耐心的,需要有足夠的時間讓各方利益在戰爭、謀斗中此消彼長,相互扯皮、摩擦、變化,直到新的平衡再次形成。
  
  楚云升在這個時候重返人間,雖然橫插了這么一杠子,但就其根本來說,并沒有改變時代洪流的大方向,反而起到了一種類似催化劑的作用,間接地觸發了第二次人神大戰爆發,逼迫各方勢力不得不加速尋求統一內部秩序的途徑,以一個聲音對抗龐然大物的神人。
  
  攘外有時候真的需要先安內的,哪怕只是表面上的一個聲音。
  
  因此,站在大勢所需的角度上,煥對誰來做天下共主并無興致,只要有一個人馬上被推出來,即便形勢上一統“諸侯”,只要應付當前的局勢便足夠了。如果還能用這個沒有太多實權的位子換來楚云升的武力支持,那就更好了,還能有比這個更加劃算得嗎!?
  
  兩個問題都解決了!煥自然樂見。
  
  所以他為了安撫住楚云升,不僅親口宣布廢除運行已久的奴役制度,干脆更是直接的承認了反抗軍的合法,滿足楚云升的需求,省得他再給自己提這些等同“屁事”的條件。
  
  天下共主的位置都給你了,你們給反抗軍正名那不是遲早的事情么?
  
  然而,每個人看問題都有不同的角度,站在不同的角度上,就會有不同的看法與想法,煥心里這么想,不等于楚云升也這么認同。
  
  在煥的話音剛落下不久,楚云升便走上前,態度強硬地補充了一句:“煥,能做決定的只有天下共主,你地位雖高,但也只能支持,而不是代為宣布!”
  
  面對楚云升決不讓步的目光,煥詫異的看了看殤背后的余寒武,看樣子,楚云升是一定要拿自己來給這個小娃娃豎立威信了。
  
  從在辦公室里,他就知道,楚云升的真正條件絕不是赦免幾個奴隸那么簡單,真正的用意不過是讓自己在“天下共主”面前,在全天下的各大勢力領主面前,表態!
  
  哪怕只是形式上,只是過過場,只要他一表態,不管可信度有多高,有一點卻是如論如何怎么也跑不掉的!
  
  所有精明透頂的地方領袖們都會猜到,楚云升手里有能夠制衡得住他的東西!
  
  不需要去管這個東西究竟是什么,只要知道有,那便足夠了,能制衡的住煥的,就能制衡的住他們。
  
  這才是楚云升的“殺招”,而且還不能他自己明說出來,那樣沒有任何力量與說服力,因為對力量理解的層次與高度不同,面對武力方面遠低于煥的各方勢力領袖,弄不還好成了王婆賣瓜,自賣自夸。
  
  無論是七釘,還是殤的能力,只有煥清楚它們的份量有多重!
  
  所以,這一切,由煥親自公開“承認”,威懾力遠比在辦公室殺一兩個人強的太多!
  
  但雖然說是“殺招”,楚云升也絞盡了腦汁才能想出來,其本身卻并不復雜,煥不到一會的功夫,就能明白的一清二楚,不過,這不能算是“算計”,而是擺在明面上的,只有他二人心中雪亮的條件交換而已。
  
  “好!沒問題!”煥沒再多想,開口便爽快地答應道。
  
  不得不承認,現在他的確需借助要楚云升的力量去對付皇北櫻,而且形勢極為緊急,拖延不得,至于其他,他還真的沒放在心上。
  
  但臺階下,頓時一片愕然。
  
  在他們的心目中,煥一直以來的形象實在是太過強勢了,火族之人還好,畢竟是自家的老祖宗,其他幾族面對煥的“頤指氣使”的蠻橫,一直深有怨言,只是礙于煥恐怖的武力,不敢表露。
  
  這里有許多人還記得,煥逃出生天沒多久,就在天空之城召集五族之人,冰族中一個巔峰復蘇的領袖人物,只因為隱晦地說了半句質疑的話,當場便被煥果斷地斃命于眾人眼前。
  
  此后,再無人敢挑釁煥的權威!
  
  但現在,楚云升不但挑釁了,態度還十分強硬,而神奇的是,煥竟然像是換了個人似的,不但全盤接受下來,看樣子,還沒有動什么怒。
  
  這么說明了什么?各人心中自知!
  
  在場的,除了丁顏預先得到過莫裳的密保,其他人還是第一次在心里震驚的推論出一個駭然的結論:楚云升的武力竟然已可以與煥平起平坐!
  
  這和他們的情報相差太遠,很多人手里還拿著楚云升曾落水的報告,一個本體還不能御用能量騰飛自如的人,不論名聲再如何的響,與空中來空中去給人極度震撼的煥相比,高下自然立分。
  
  然而現在看來,全都錯了,武源果然就是武源,不管在其他方面如何,武力上,至今仍無人能夠出其之右!
  
  令他們產生這種判斷的還有另外一個致命的原因,長久以來,他們能猜測到楚云升的各個方面,但對楚云升變化莫測的武力,始終猶如一團黑霧,琢磨不透。
  
  許多曾進入過楚云升辦公室的人,冷汗再次浸出后背,煥能夠瞬間斬殺一個巔峰復蘇的冰族人,同樣道理,楚云升剛剛要是想殺他們立威,根本不會費吹灰之力。
  
  于是,他們再望向余寒武的眼神就稍有些不同了,楚云升透過煥彰顯出來的赫赫力量,讓這個小孩坐在天下共主位子上的籌碼飛飚直奔,有些計劃是需要稍微的修改修改了……
  
  眾人心思的微妙變化,楚云升沒法知道,也沒有時間去研究,乘著煥話趕著話急著要去阻擋皇北櫻進入反空間,他得以最快的速度坐實了此事,朝柯琳娜暗示道:
  
  “柯琳娜,該怎么做,交給你了。”
  
  作為曾經的英國皇室,怎么營造天下共主的氣勢,她比自己要更加專業,再加上她目前反抗軍的身份,由她來處理奴役一事,最為合適不過了。
  
  柯琳娜點了點頭,行動也很迅速,只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抬頭道:“武源大人,可否借您的劍一用?”
  
  楚云升不知道她借劍干嘛,但也沒多想,物納符中備用的還有好幾柄,便順手取出一柄,拋了過去。
  
  柯琳娜接劍后,恭敬地行了一禮,雙手平捧著那柄長劍,異常莊重肅穆地來到余寒武身前,徐徐跪下,托起長劍。
  
  “陛下,請執此劍,以您號令天下的共主之名,賜予他們自由之身……”
  
  柯琳娜不虧源自正統皇室出身,只憑借著一舉一動,寥寥幾言,便將天下之主的尊嚴與地位,存托的淋漓盡致!
  
  余寒武的胸腔劇烈地起伏著,望向楚云升。
  
  剛剛,姚翔與師傅的話,他都聽到了,一字不差。
  
  當他知道了真相的那一瞬間,幾乎站立不穩,如遭雷劈!
  
  瓜地,他摯愛的地方,還有冬兒……全都死在了刀塢人的手里,姚翔也承認了刀塢是他的人,幕后的人終于找到了,但這個人的目的又是為了恩師的妹妹,而恩師、恩師,不但對瓜地對妹妹們極好,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是自己傳道的師尊,是自己活下去的支柱,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剩下的一切的一切……
  
  他還是個孩子,即便再內慧,也只是個孩子!不知道如何去處理如此復雜的關系!不知道該怎么辦!
  
  他望向楚云升的目光中,沒有劍,也沒有共主,只有一個孩子的無助與向唯一能依靠的人的求助。
  
  楚云升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也明白他所承受的一切,但他現在無法告訴余寒武該怎么做,不該怎么做,這一關,他得自己過去,去承受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活著,就得扛著!
  
  這是他師徒二人共同的命。
  
  余寒武不得不獨自面對眼前的一切,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緩緩落下,握起劍柄,停頓了片刻,仿佛在思索著什么,就在眾人以為他無法勝任的時候,只見他忽然拔劍橫指,劍鋒之下,層層浪浪跪下密密麻麻的奴役!
  
  “神天在上,我以師尊武源之劍,以天下共主之名,賜予爾等自由之身,使你們的身體不再飽受奴役與饑餓,使你們的妻子不在遭受淫辱與殺害,使你們的后代享有眾生之平等!
  
  跟隨我之劍,斬荊披棘,生存與尊嚴,堅毅與忠誠,榮耀,世世代代,銘!”
  
  廣場上黑壓壓的奴役們,頓時沸騰了,緊緊地摟抱著自己的妻子、親人,哭聲一片,驚天動地!
  
  他們的苦難是楚云升從來都沒有體會過的,他們的生命猶如一豬一狗,任由踐踏,他們的財產任由剝奪,從來不受保護,他們的妻子隨時遭受奸污,不受任何懲罰,他們的孩子成年前,猶如動物一般擺在試驗臺上,任由摧殘!
  
  而他們渴望的也同樣是楚云升無法知道的,其實很低很低,不是所謂的自由,而是生存能受到那么一絲絲的保護而已!
  
  誠然,奴役們沸騰如海洋一般的情景,固然有著柯琳娜多年來在噶爾洛夫卡市安插的下線煽動所致,但他們一浪蓋過一浪地呼喊著天下之主的名字的氣勢,卻令所有的人,都震撼不已,無法避開。
  
  就連煥都濕潤了眼眶,此情此景,仿佛觸動了他靈魂深處的一段記憶,那是一段悲壯的記憶,那是更加沸騰的海洋,萬丈高空,都回蕩著那個偉大英靈的名字,令他永世難忘。
  
  他也有點后悔了,不知道和楚云升的這筆交易,是對還是錯了?
  
  世間最強的力量不是邁入樞機源們的武力,而是蕩漾在人們心中的渴望與靈魂,最是堅柔不屈!
  
  柯琳娜也驚訝著,余寒武自己改了她為他預備好的話,只在那些話前,加了一句:以我恩師武源之劍!
  
  僅此一句,整句話的意義翻天覆地,不知將影響多久多久……
  
  而楚云升心中則如打翻了五味瓶,什么味道都有,但有一點和煥一樣,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對了還是錯了。
  
  余寒武用加進去的一句話,向自己表明了他最后的想法,作為一個孩子,能做到這樣,楚云升其實自愧不如。
  
  如果能放下仇恨,跳出圈去,生命之外還有更廣闊的天地么?
  
  余寒武得到了沸騰的海洋,丁顏說這不是自己的戰爭。
  
  可是,楚云升放不下,也無法放下,丁顏總有一句說的對,因為前輩的古書,他早已被捆上轟轟的戰車,只有朝前奮力拼殺,永無退路。
  
  “楚,走吧,再遲就一切都來不及了!”煥嘆息了一聲,騰火而起,號令四方道:“出戰!”
  
  昏暗的天空中,一道道流光般的軌道光痕,閃亮蒼穹,那是空戰部隊在前進,黝黑的大地上,無數條長龍開出噶爾洛夫卡市,那是地面部隊在結集。
  
  他們的身后,八百紫火呼嘯長空,三千猛獸奔騰不息!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