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517 深陷其中

楚云升警覺地坐直了身體,飛速地思考著丁顏時至今日是不是還在說謊?
  
  可是,丁顏既然要騙自己,為什么又要拆煥的臺?對他又能有什么好處?同為火族,這點無法說得通。
  
  這需要超高的判斷力,可惜他沒有,除非讓殤把丁顏給吞食了。
  
  有限的時間里,楚云升只能想到兩種可能。
  
  其一,丁顏在忽悠自己,目的是將自己的注意力引至剛剛殤所發現的那個背后的人,并且,殤之所以在剛剛的混戰中能獲得這個奇怪的信息,很有可能也是丁顏可以安排的,否則以丁顏所說的,那人智商極高,又如何會將自己泄露出去?
  
  這是一種可能。
  
  另外一種,也極有可能,丁顏的話里半真半假,拿準了自己不會再相信他的心思,說一些真事來誤導自己,將自己推到另外一個設計中,一個他壓根現在沒有能力能分析出來的陷阱中。
  
  一時之間,楚云升無法判斷那一個才是合理的判斷,他所擁有的信息太少了。
  
  “多能族不是火族,煥犧牲它們自然不會心疼。”楚云升也沒想太久,有些東西正如丁顏所說,思考層次不夠,就是花費再多時間也沒用,同樣他也毫不在意地表現出對丁顏的不再信任。
  
  所謂,謊言天天有,不聽自然無!
  
  “我聽殤提起過,多能族并不同于五族,當年為了抵抗神人而出現的分支,希望通過借助外物手段,也就是科技能力,對抗神人的精神控制,和殤的本領類似,但又有所不同,也比不上。在黃山的時候,你很清楚多能族的能力,這些我就不多說了。”
  
  丁顏一邊說著一個話題,一邊寫著另外一件事情,“一心二用”的本領,楚云升倒也學不來,換做他,時間一長腦袋里就要亂套了。
  
  但由此,他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當初在金陵城漆黑石碑初現的時候,方教授的腦袋當場就受到它的刺激過,大呼小叫的,現在丁顏也這么說,但為何他自己卻一直沒什么太大的感覺?難道是因人而已嗎?
  
  他之所以想起這件事,是因為柯琳娜曾在打動他的一句話中,竟提到了這個漆黑石碑!
  
  亞特蘭蒂斯人即便幾乎都要到了滅絕的邊緣,逃走的那一部分支,竟然還在苦苦尋找著漆黑石碑的線索,直到死絕仍不肯放棄,并留下大量關于他們當初與石碑接觸期的資料。
  
  當然柯琳娜對石碑知之不詳,或者壓根就是故意的,金陵城當年石碑的事情幾乎無秘可保,她的話中,只提到亞特蘭蒂斯人希望從石碑上找到永生不死的秘密。
  
  但對楚云升來說,意義卻完全不同,除了石碑,沒有任何其他人可以推翻前輩對他判斷的“死刑”!
  
  那畢竟是連前輩都搞不清的東西!
  
  而如果說他還能有一線生機的話,那也只有這個石碑了。
  
  ……
  
  這個時候,丁顏停下筆,楚云升垂目掃去,上面寫著:
  
  楚,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事實就是這樣,二十多年前,那人在荊棘城確認了你的身份,然后它去了當時的首都,因為它的獻計,多能一族與楚門才能成功的將你騙到那個島上,現在云宗的那群傻瓜還將它當做與天空之城對抗的寶貝。
  
  楚,我今天來這里,不是要向你解釋什么,也不是要說些什么來博取你的同情,或者請求你原諒什么,你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拒絕承認現實,這已經是個黑暗的時代,每一個人都要承擔巨大的痛苦與創傷,不僅僅是你一個!
  
  我有我的責任,你也有你的責任。可是,你可能從來都沒有想過,當你繼承那本書給你帶來無上武力的同時,同樣還繼承了那本書會給帶來的痛苦、創傷與孤獨。
  
  上天是公平的,任何事情都是有代價的。
  
  你享受它的成果,卻拒絕愿意承受它的代價,這就是你痛苦的根源。
  
  我們都老了,不再是那個肆意理想的年輕,楚,如果你還和以前一樣,永遠糾結在你自己認為的錯誤中、那些細枝末節中,那你即便到死,也不無法跳出你自己勒住自己脖子的痛苦之繩。
  
  楚,我知道你要找反抗軍,如果亞特蘭蒂斯人留下的那些東西能夠幫助你解決你現在遇到的問題,我會暗中安排幫助你。埃德加也在他們那里,如果他能醒來,他會告訴你我所說的是真是假。
  
  你可能沒想過為什么會“偶然”碰到他們,如果沒有我們的安排,他們那點力量,根本不可能活著見到你!
  
  如果你想殺我,現在,或者隨時,我都會等著你,因為你救我的命,但我也會反抗,因為我有我的責任,我欠你的是我的命,不是整個金陵城的命,如果我死去,他們遲早會成為復蘇人與煥的奴隸、試驗品。
  
  金陵城可以因為你曾炸過墳,為楚姨她們付出過無數條生命,如今,如果你還要殺光他們復仇的話,我也會為他們不惜與你死戰到底!
  
  楚姨很善良,她們是因為不想再看到更多的人去送死,選擇了自殺,你要恨,就恨我吧,因為只有我知道她們會真的自殺……
  
  楚,你不知道,我們曾去過什么地方!我們一起共同承擔過什么!
  
  當初,火族與冰族連手打開空間通道,金陵城被吸入進去,那個地方是不是蟲子的世界,至今我都不知道!
  
  外界的傳聞大都是我們故意說出去的,因為我們壓根就沒敢離開金陵城多遠的范圍。
  
  那里全是死亡的生物,就像一個墓場一樣,天地間充斥著煞人的寒氣,就連出沒的蟲子都在苦苦掙扎!
  
  蟲子無時不刻不在想奪取金陵城作為躲避寒氣的棲居地,在最危急的時候,曾有一個出沒在墳場中尋找靈魂的迷惘巨人幫助了我們,但代價是十萬條人命交它!
  
  金陵城所有對它知情的人后來都被我殺了,你知道為什么嗎?
  
  因為,它對那些鋪天蓋地瘋狂的蟲子只出了一劍!而那一劍,與你在蜀都時使出的一模一樣!!!
  
  所以楚,這里不是你的戰爭!
  
  寫不下了,最后,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去看看姚翔吧,自從景恬死后,他和你一樣,一直活在內疚與痛苦之中,別人都娶妻生子了,只有他守著景恬曾住過的房子,一守就是二十多年……
  
  他的心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我擔心他這次見過你之后,也會自殺。
  
  ……
  
  丁顏走了,燒掉了那張寫滿字跡的紙,楚云升獨自一人久久地站在窗戶前,沉默著。
  
  丁顏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嗎?
  
  金陵城對他到底是恩,還是仇?
  
  前輩在石碑中的那一聲嘆息,是因為他早已料到最終拿到古書的人,所要承受的孤獨、痛苦與創傷嗎?
  
  誰才是自己真正的敵人!?
  
  他所作的一切,又正中那個神秘人的下懷嗎?
  
  那一切還有什么意義?
  
  ……
  
  許久之后,他推開大門,落寞地說道:“柯琳娜,帶我去見秦將軍吧。”
  
  兀然間,他覺得埃德加說什么已經不再重要,他想躲,遠遠地躲開這個復雜的世界,讓他心力交瘁的世界。
  
  但他又必須挺直了腰板,不能倒下!
  
  不管是不是他的戰爭,他都已經深陷其中。
  
  ******
  
  和秦奇英的會面是在一所陽光時代的博物館,里面的東西沒燒毀的,自然也早被塞弗耳搜刮一空,除了干凈的四壁,早已不剩下什么了。
  
  一身戎裝的秦奇英發梢上有著幾縷清晰可辨的白發,印上歲月流逝的痕跡,站在空空蕩蕩的博物館大廳,孤孤零零。
  
  柯琳娜留在了門外,雖然曾是皇室之人,但如今的地位卻不再比得上大廳中的兩位。
  
  “埃德加怎么樣了?”楚云升遠遠地停下腳步,不想靠的太近,流逝的年華會讓他的心情更加的灰暗。
  
  他必須強逼自己保持著戰意。
  
  “我們救不醒他,或許您有辦法。”秦奇英不知為何,似乎也不想距離楚云升太近,隔著遠遠的距離,說道。
  
  “等我見到他再說吧。”楚云升搖了搖頭,他也不敢保證能救醒埃德加,現在連他怎么昏迷的都知道,沉聲道:“我的條件,柯琳娜應該都告訴你了吧,你們是怎么考慮的?”
  
  反正丁顏都知道自己要見反抗軍了,楚云升也不在乎被他們竊聽了,大家都明面上來吧!
  
  “只要您確定他是沒有覺醒的人類,原則上沒有問題,反抗軍愿意全力支持一個真正的人類。只是總司令希望您能盡快去一趟基地,他想見見您,有一些絕密的信息要親口告訴您,內容我沒有權限了解,他,他快不行了,醫生說撐不過這個月……”秦奇英點了點頭,沉重地說道。
  
  “明天出發吧,今晚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安排。”楚云升轉過身,朝外面走去。
  
  他還要見煥,今夜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楚,秦錯其實”秦奇英忽然抬起頭,猶豫道。
  
  楚云升擺了擺手,不想再聽。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