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511 攻心

地點仍舊是塞弗耳以前的辦公室,房間內被楚云升撞壞的碎片已經收拾干凈,木質的大門也被塞弗耳命人簡單的修葺了一翻,但損壞的地板暫時是沒辦法更換了,只能鋪上厚厚的紅色地毯,權做遮蓋,再配上一套新搬來的白色沙發,倒也看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
  
  房間里原本還是寬敞的,四周都掛著名貴的鮮艷格調的大型油畫,塞弗耳什么都喜歡大,要奢華、闊氣,仿佛只有這樣才能顯出他四分之一的貴族血統來。
  
  不過眼下卻讓人覺得仍舊是狹窄了一些,畢竟塞弗耳就是做夢也不會想到,會有一天有如此之多的大人物涌入他的辦公室,要是早知道,他一定會修建出更加大上兩倍的辦公室,這樣才顯得出點“土耳其王”的氣派吧,再退一步說,就算超級大人物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也得起碼也對得起鼎鼎大名的武源名頭了。
  
  塞弗耳現在是沒得選了,有關楚云升封他為土耳其王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就不脛而走了,這事八成與柯琳娜那個賤人有關,他想蓋都蓋不住,那賤人現在攀上武源大人的高枝,殺也殺不得,動也動不了,塞弗耳可沒那個膽子,只能把柯琳娜恨得到牙疼。
  
  好在他也算是白白擔心了一場,封王的消息傳出后,正如武源大人說的那樣,頂端的大人物不知道是根本沒把封王當回事,還是默認了,總之竟然沒人公開反對,新生一代也沒什么反應,而且,非但如此,自家的堡主親自召見他詢問完前因后果后,還第一個公開承認了他土耳其王的身份,并讓他盡力做好武源大人交代給他的任何瑣事。
  
  大BOSS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真實想法,塞弗耳無法確切的知道,他目前的身份太敏感了,“被逼”腳踏兩條船,堡主即便有什么想法也不會對他明說了,在黑暗亂世混了這么久,這點道道他還是很清楚的,但堡主親自召見他,語氣也很溫和,不但不追究任何“背叛”城堡哪怕是嫌疑的責任,還承認了自己的封王地位,就是一個傻子,也知道了,堡主反倒是十分看重他目前的位置,能放一個自己人在天下第一人身邊,即便這人曾是外圍的,也遠遠優勢于其他勢力。
  
  弄清楚了上頭大人物的想法,塞弗耳在求生本能的驅動下,以他多年來的生存經驗與歷練,總算是理清出了一條夾縫中的活路:無論如何,他都得伺候好武源,雖無法得到信任之類的東西,但只要在做事上得到武源的肯定,他的命就算是保住了。
  
  道理很簡單,只要武源還在用他,那么,他對那些與武源勾心斗角的大人物們就有價值,這個“王”的招牌無論走到那里,都會和鋼鐵一般堅挺,但如果哪一天武源不再用他,那他的死期也就快到了,第一個要殺他,或許就是自家的BOSS。
  
  所以他不僅帶親自帶人修葺了辦公室,而且還花了很大的精力準備了許多精致的食物與酒品,等楚云升徑直做到白色的沙發上,立即殷勤地只為楚云升倒了一杯即便是在上層都算是高檔的紅酒,端放在明亮暖色的茶幾上,“勇敢”地無視了身后一堆的超級大人物。
  
  這些人雖然曾經都是伸伸手就能捏死他的人,但看看沙發上坐著的這位,就那么坐著,這滿屋子的人愣是沒有一個敢同樣地坐下來,別說自家的BOSS,就是天空之城的城主,也得站在那里!
  
  這一坐一站,不管放在在以前的那個國家、地域或者文化圈,地位高低都一目了然,塞弗耳這個時候腦袋清楚地很。
  
  但楚云升并沒有喝他精心準備的紅酒,只看了一眼,便移開了目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這個舉動讓塞弗耳很是忐忑不安,心中認為這是武源對他不信任的緣故,可偏偏他又不會說漢語,無法溝通,只得暗自下個決心,為了活命,還得重新學習晦澀難懂的東方語言,否則將來說不定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實際上,他卻是想偏差了,楚云升根本不在意紅酒里有毒沒毒,對他來說,行之將死,還有什么毒能比得上零維空間的崩潰?再者說,以三元天與眾不同的逆元體體質,即便有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之所以沒動,是因為楚云升現在的心情并非他表面上看起來的那般淡漠與平靜。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不管這情是好的,還是仇恨的,隔了這么多年,哪怕就算在鄱陽湖追殺后斷了這情,當一個個熟悉的面孔,一個個熟悉的大活人,金陵城的,黃山的,植物林的,荊棘城的,蜀都的等等,都有,都站在自己的面前,仍令他抑制不住地想起很多很多的往事,一幕一幕,仍起波動,就像發生在昨日。
  
  而且,每一件事,就像刻在他們的臉上一般,只要他的目光稍稍在上面停留半秒,那些封塵已舊的事情就會一件件地不由自主地從腦海中自動地冒出來,仿佛驗證了陽光時代一句歌詞:那個年代,有些人,有的事,永遠也無法繞得過去……
  
  有一起面對危機時的緊張,有一起脫險后的悻悻,有相互信任的時候,也有一同戰斗過的一刻,但最終,都被一聲聲死亡的吶喊所淹沒,被一片片滲人的鮮血所冷漠,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靜。
  
  屋子里也始終沒有一點聲音,各人心頭飛絮,千思百緒,似乎有著一種沉重的東西壓抑在每個人的心頭,讓人喘不過氣來,這種氣氛停滯的越久,空氣中越是彌漫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尷尬、難過以及滄桑變化的沉重感。
  
  “……,我還能再信任你們一次么?”楚云升終于打破了壓抑的沉靜,話說得很慢,語氣中充滿了令人心尖發顫的哀傷與滄海桑田,無論是說話的人,還是聽話的人,仿佛在這一瞬間,所有的愛與恨,所有的悲與傷,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這一句,卻讓人無法承受它有多沉,有多痛!
  
  是的,在原本的計劃中,這句話是楚云升他事先思忖好的,是要背著本心忽悠一些人的,但當這句話真正說出口的時候,他的心竟也跟著在打顫、難過。
  
  他不知道為何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這個問題自己一直在想,想了好久好久,每一次似乎都想明白了,可是下一次,又會有不同的答案,一次與一次不同,永無止盡地在折磨著他,蹂躪著他,有時候,他都覺得,或許死亡才是自己黑暗人生真正的解脫。
  
  這段日子以來,他其實一直徘徊在生與死之間,一方面,人的求生本能加上他現在還不能死,這兩股力量支撐著他的生念;另外一方面,在安排好需要跨越幾代人的復仇計劃后,他估計到那時,自己對“生”也感覺不到太多的留戀了,人活著總要有希望,或者執念,甚至是麻木、仇恨來支撐著,當這一切都不在的時候,能剩下的也只有“死”念了。
  
  心累,累得讓他的內心遠比外表看起來更加的蒼老與衰弱。
  
  所以這句話,也是他內心矛盾與痛苦的一種折射,飽含了他無盡的憂傷與深深的絕望,因此就算是事先準備好的,也會難過,也會傷然。
  
  站在這里的大部分舊人,只是與他斷情決義而已,并非當年直接逼死他親人的兇手,感情上,痛比恨要多得多。
  
  也正是因為這句話附上了他真正的感情,這樣絕望的語氣,這樣哀傷的眼神,直刺心尖,痛若刀絞,不是每個人都能扛得住的,尤其是剛剛在外面的經歷了一次冷漠的打擊,許多舊人的呼吸瞬間就變得極為極為的急促、濕潤……
  
  人總繞不過一個“情”字,無論男女,無論老少,也無論何“情”。
  
  靜靜地室內,忽然噗通一聲,只見一個人影沖上前去,跪在地上,流淚不止道:
  
  “楚哥,你不要說了,你打我、罵我,拿劍殺了我,都行!你越這么說,我越,越……,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景恬,我不是個男人,我他媽的眼睜睜地看著她死,死,死,可我他媽的就是一個傻逼,我,我,活著,恨,我”
  
  他赤紅著眼睛,越說越激動,情緒幾乎快要到了崩潰的邊緣,連話都要說不清了。
  
  “姚翔!”丁顏冷著臉,在他身后猛地叱喝一聲。
  
  跪在楚云升面前的那人渾身一抖,雙手攥成拳狀,緊緊地握著,但最終還是松開了,幾乎頹然地癱在地上,只有那眼淚深深流過臉龐,落在紅色的地毯上,不知是悔,還是恨。
  
  他的舉動就像瘟疫一樣迅速地傳播開來,陸羽跟著姚翔后面跪下了,曹正義跪下了,袁期陽也跪下了……丁顏的一聲喝斥幾乎成了導火索,塞弗耳如遭雷擊地看著一個接著一個光是說出名字都能嚇死人的大人物紛紛含著眼淚跪了下來,令他目瞪口呆,惶恐驚駭!
  
  這大概是他自黑暗時代以來,見到過的最不可思議,也是最震撼的一幕。
  
  然而,被嚇著的不光是他,還有余寒武!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未完待續。)
  
  
[xs52]